第二十六章:过于天真

作者:王家姑娘|2017-03-12 18:38:45更新|2033字

    然后才表情莫测的移开了目光。

    话说,冷谟风和莫雪菲两个人离开了包间后,无人的走廊里,冷谟风拨通了一个电话,有人接了后,他迅速说道:“速来门口。”

    说完这句话他便挂了电话,顺便关机了。

    莫雪菲在她后面,眼里充满着爱意的看着冷谟风。

    “走吧,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交给他们了。”冷谟风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率先迅速离开了这层的走廊。

    快活人间的门口处,听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车牌是意国的,坐在驾驶座上的,赫然是冷谟风的部下宋然。

    冷谟风带着莫雪菲上了后座位,关上车门后,对宋然沉声下了命令:“开车!”

    “轰隆隆~”汽车发动的声音。

    “我们去哪?”莫雪菲见车要开了,才好奇地问道。

    “机场!”话少的冷谟风道。

    “喔。”莫雪菲淡淡地回了句话,就悄悄地坐在一旁不做声了。

    一路上车子颠簸的左摇右晃的,晃的坐在一旁的莫雪菲昏昏欲睡。

    冷谟风坐在一旁将莫雪菲此时的状态尽收眼底,脑海中浮现出米朵琪的样子,唇角情不自禁地划过一抹微弱的弧度。

    “到了~”冷谟风手疾眼快的扶住因为刹车即将撞到额头的莫雪菲。

    “嗯,谢谢谟风哥!”莫雪菲小声地说,脸上悄悄爬上一抹红霞。

    “嗯,走吧!”冷谟风率先下车,健步流星的往前走。

    上了飞机,冷谟风坐在一旁,闭目养神。他在想他回去怎么样才会给米朵琪一个惊喜,是酷炫吊炸天的出现在她面前,还是悄悄给她打个电话呢?

    闭上眼睛的冷谟风,表情没有一丝痕迹,内心的小人儿早已蠢破天际了,而沉浸在自己内心世界的冷谟风,没注意到一旁莫雪菲一脸花痴的看着他好久不收眼。

    冷谟风还在幻想,他一脸冷酷地走下飞机,人群中看见米朵琪,周围人声骚乱,他的部下迅速掏出手枪向空中放了一枪,人群自然的开了一个道儿,他就无比帅气地走向米朵琪,然后酷炫地说一句:“女人,想我了吗?”

    内心黑色的小人,一脸不屑的看着说话的白色小人,嗤笑道:“你是智障吗,一天让你少看总裁文,你还非得看,直接影响智商,拉低我们的整体水平。你先想想怎么解释音讯全无的三个月吧!”

    白色小人皱着眉头说:“三个月啊,任务又不能说出去,她该不会以为你是玩弄女学生感情的人吧!搞不好她以为你甩了她把!”

    冷谟风突然睁开眼睛,皱紧了眉头,略带纠结地紧抿着性感的薄唇。

    见冷谟风睁开双眼,莫雪菲连忙收起花痴地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机舱顶发呆。冷谟风见状也没在意,他这会儿正在纠结和米朵琪见面怎么解释这个离开三个月的事。

    愁死人了。

    左思右想,冷谟风还是决定等他下了飞机再说,这会儿先补个觉吧!

    飞机降落机场的时候,冷谟风正好醒来,等到舱门打开,他快速地站起身子,一个健步迈出去,率先下了飞机。

    “谟风哥,等等我”莫雪菲见冷谟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连忙追上去喊道。

    冷谟风听见疑惑地回头看着莫雪菲说:“怎么了?”

    “嗯,谟风哥,能不能带我去街上逛逛,我好几年没回来了,想给我爸妈买点礼物,但是我不知道在哪可以买,听说你前段时间休假回来了很久,所以……”莫雪菲眼巴巴地看着冷谟风,脸微红着,语气有些尴尬地道。

    “走吧!”冷谟风挑了挑眉,凝视着莫雪菲,打量了一会儿他爷爷世交的孙女。

    “哎!谢谢谟风哥!”莫雪菲笑眯眯地说。

    “嗯,你要给伯父伯母买什么?”冷谟风随口问道。

    “我想给我妈买一副首饰,给我爸买一盒茶叶!”莫雪菲思考了片刻,抚着下巴道。

    冷谟风皱着眉,想了想说:“我知道有一条街可能会买到你想要的,我带你过去吧。”

    “啊,那太好了!可以省很多事儿了,真的是太谢谢谟风哥你了,不然我可能要费好多时间呢!”莫雪菲满脸感激地道。

    “嗯,到了,就是这,走吧进去看看,有没有你要的。”冷谟风淡淡地说。

    冷谟风带着莫雪菲来到一家珠宝店,他站在一旁,莫雪菲挨个专柜在挑。

    “谟风哥,麻烦你过来一下!”莫雪菲看见一款戒指,兴奋地回头叫冷谟风。

    冷谟风上前看着莫雪菲说:“怎么了?”

    “谟风哥,你看这款戒指好看吗?我觉得应该很适合我妈。”莫雪菲边说边将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伸到冷谟风的眼前。

    “嗯,好看。”冷谟风瞥了一眼道。

    “嗯,那我就买这个了!”莫雪菲将手放在眼前,晃了晃两眼,美滋滋地道。

    此时,米朵琪和朋友出来逛街。走到了珠宝店的门口,透过橱窗看见冷谟风,仔细望去正好看见莫雪菲将戴着戒指的手放在冷谟风面前,他低下头欣赏的一幕,米朵琪的脸“唰”地一下白了。

    米朵琪的朋友见状担忧地问:“小琪,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呀!”

    米朵琪脸色苍白无力地说:“嗯,我突然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不好意思,改天陪你出来逛街!”

    为什么会难受呢?怎么会不难受,呵,这么多天她一直欺骗自己告诉自己他离开是有事迫不得已的,现在呢?真相多么伤人啊,可笑之极,她连上前追问地勇气都没有。

    “没事,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啊!我看你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没关系,我自己打车回去!”米朵琪嘴唇苍白硬是勾出一个微笑道。

    “那我先把你叫个出租车吧!”朋友说完,拉着米朵琪面向街道边停着的出租车走去。

    “我走了啊,拜拜!”米朵琪强忍着微笑说道。

    “小姑娘去哪?”司机师傅问道。

    “去外国语学校!”米朵琪强忍着哭意说。

    “好嘞!”

    出租车开动地那一刻,米朵琪苍白地脸上滑下了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