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孽缘:前世今生 只可惜他做不到

作者:八千岁|2017-04-28 20:10:32更新|2010字

    回到别墅,叶律辰将叶欣儿轻轻放在床面上,看着浑身伤痕的她,心里简直比针扎了都疼。

    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额头,心中懊悔不已。

    “欣儿对不起,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以后我绝对再也不会离开你一步,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一直在叶欣儿的床边守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晨叶律辰刚刚醒来,却发现叶欣儿竟然已经醒了,而且那双眼睛就那样目不转睛的一直盯着自己。

    “欣儿!你终于醒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看到叶欣儿已经醒了,叶律辰心里一阵激动,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那整夜都蹙着的眉头也瞬间舒展了开来。

    看着叶律辰对自己的紧张,叶欣儿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微笑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事,我哪里都不疼,叶律辰,我好想你。”说完,叶欣儿伸出双臂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她还以为,她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叶律辰了呢。

    叶律辰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他知道,这些天叶欣儿一定非常难熬,而他又何尝不是呢?在知道她失踪后,叶律辰的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只怕她再出什么事,只怕自己会再次失去她。

    “叶律辰,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虽然已经知道了那个人并不是叶律辰,可是这些天在心里产生的问题已经不能说忘掉就忘掉了,现在见到了叶律辰,她想要知道,一百年前的叶欣儿,和自己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

    “叶律辰,一百年前的叶欣儿,和你是什么关系?”叶欣儿坐直身子,那双眼睛一刻不离的看着叶律辰的眼睛。

    叶律辰愣了下,随后无奈一笑,对于叶欣儿今天会问的问题,他很早以前就想过了,只是他却从未想过要告诉叶欣儿,如果可以,他不希望叶欣儿记得自己的前世。

    那个悲惨而又模糊的人生,他希望叶欣儿一辈子都不要记起来。

    “一百年前的叶欣儿,是我叶律辰这辈子最喜欢,也是唯一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子。”叶律辰抓紧叶欣儿的手,慢条斯理的说道:“可是她死了。”

    听到他的话,叶欣儿的心狠狠地被刺痛了一下,仿佛有那么一瞬间连呼吸都忘记了。

    “我爱她,但是我却没能保护好她,她死了,在她死的时候,我的心,也跟着死了。”

    叶欣儿的身体有些颤抖,她后悔自己问了这个问题了,她不想再听下去,如果可以,她现在宁愿希望自己永远不要知道这些事,宁愿自己永远当个傻子似的依偎在叶律辰的怀里。

    “我本以为,我这一生就会那样浑浑噩噩的过一生,一生再没有任何奢求,只希望死神将我带走……”

    “别说了……”叶欣儿垂下了头,她不想让叶律辰看到自己眼眶中的泪水,她也更不想听叶律辰说下去。

    叶律辰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叶欣儿的脸颊,声音温和:“可是老天眷顾我,他让我重新遇到了那个女孩,只是当我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婴儿……”叶律辰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后来我将她带回血族,细心呵护,亲眼看着她长大。”

    叶欣儿愣住了,茫然的抬头看着对面的人,为什么她听不懂了?

    “欣儿,一百年前的叶欣儿,就是你啊!你就是一百年前的叶欣儿,我这一辈子唯一爱过的人,就是你啊。”叶律辰双手捧起她的脸颊,温和的笑着。

    这下叶欣儿完全忍不住了,早就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瞬间夺眶而出,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这个故事也太感人了好不好!?

    “叶欣儿,我爱你,只爱你。”

    叶欣儿哽咽着,原来自己就是一百年前的叶欣儿,那自己这阵子到底在担心什么?在担心叶律辰会喜欢自己吗?真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可是……”叶欣儿嘟着嘴吧,“如果我不是一百年前的叶欣儿,你还会喜欢我吗?”

    轻手擦掉叶欣儿脸上的泪水,叶律辰苦笑,“会!”

    “我会喜欢你,因为一百年前的叶欣儿已经死了,我叶律辰现在只喜欢眼前的叶欣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再也不会让你出事。”叶律辰将她紧抱在怀里。

    什么血族殿下的位子,什么吸血鬼的贵族身份,统统都比不上此刻在他怀里的人。

    叶欣儿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她终于再也不用胡思乱想了,她终于可以做只在叶律辰怀里撒娇的小女人了。

    “对了!”叶欣儿突然想起什么般的起身,“叶律辰,你当初是从哪里将还是婴儿的我带回血族的?”

    叶律辰神情一怔,难道说叶欣儿在赤练堂里听说了什么吗?

    “我就是在血族里发现的你,当时你就是一个婴儿,躺在血族宫殿的大殿外,怎么了?”

    叶欣儿微蹙了下眉头,摇了摇头,“也没什么,我就是突然一下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了,叶律辰,你可不可以帮我找一下爸爸妈妈?欣儿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叶律辰勉强的笑了一下,柔声道:“好,我帮你找。”既然是叶欣儿的要求,他都会无条件的答应她。

    只是可惜,这件事他只能答应,但是他做不到了。

    ‘欣儿对不起,我不可能告诉你你的父母是谁,当年如果不杀死南宫家的所有人,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让我带走你的,原谅我的自私吧,我会拿我自己的一生来补偿你的,对不起。’

    “欣儿,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做点吃的,补充一下营养。”

    看着叶律辰要离开的背影,叶欣儿突然开口道:“叶律辰,我……还可以继续去学校里上学吗?”虽然才刚去那里几天就没去了,但是叶欣儿很喜欢那里,而且……她也想再次见到南宫矜,问他几个问题。

    “好,我陪你一起去。”叶律辰回答完,转身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