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孽缘:前世今生 失控的邪造

作者:八千岁|2017-04-28 20:23:50更新|2120字

    怀柒夜满脸黑线,这小孩子跟着自己难道就因为自己是好妖?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嫌弃我啊?”邪造看得出来怀柒夜的不情愿,但是他偏偏还就跟定他了!

    谁叫他怀柒夜的身上有那个人的味道呢!

    “随你吧,爱跟着就跟着。”瞥了一眼身边的这个小孩子,心里自认为他也不会一直跟着自己,说不定跟个几天觉得无聊自己救走了。

    可是令怀柒夜想也想不到的事,一连一个月,邪造竟然都寸步不离的跟在他的身边,就连怀柒夜洗澡的时候,邪造都搬个小板凳背对着他等他洗完!

    终于有一天,怀柒夜忍不住了,正儿八经的让邪造坐在自己对面打算和他好好说一下这件事。

    坐在怀柒夜对面,邪造瞥了他一眼,随手拿起水果盘里的香蕉吃了起来。

    怀柒夜嘴角抽【搐】,他是看出来了,这个人就是来自己这里趁吃趁喝的!

    “小邪造,你还打算跟我跟到多久?”怀柒夜单手托着下巴,看着对面又吃又喝的人,他这么能吃,怎么也不会变胖呢?

    邪造不慌不忙的喝了口果汁,“跟到你死为止啊!”一句话,说的轻松淡然。

    一股怒火骤然上头,怀柒夜险些忍不住站起身一掌打在邪造的脑袋上,他在这里趁吃趁喝也就算了难道还在咒自己早点死不成?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我就是在咒你早点死。”邪造吃完手中的香蕉,抬起头,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怀柒夜,完全不怕他下一秒可能会撕碎自己。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再次升了起来,怀柒夜的眼睛里在冒火,他敢肯定,如果说他的寿命真的缩短了,那绝对是被眼前的这个人气的!

    重新坐回沙发上,怀柒夜轻抚眉间,叹了口气。

    “这段时间你跟就跟了,但是现在我要去一个地方,你可以留在这里等我回来,也可以选择离开。”

    在人界养伤已经养了一个月了,现在也是时候回去和怀柒城说一下这一阵子发生的事情了,尤其是那个叉九丸!一定要好好调查一番!

    “我不等你回来,也不离开,我和你一起去。”邪造甜蜜一笑。

    怀柒夜蹙眉,叶欣儿的事他不想让无关紧要的人知道,而且直觉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邪造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两个人相处了一个月,可是怀柒夜除了能感觉到他活着的气息,甚至感觉不到他有任何法力,他把自己的实力隐藏的非常好,这可是绝非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而且这一个月里,邪造完全没有和怀柒夜提起过自己的事情,反而变了法的从自己嘴里套话,这更让怀柒夜怀疑他究竟是敌是友了。

    “这个地方,你绝对不可以和我去,明天一早我就会走,是走是留你自己看着办。”说完,怀柒夜起身上了楼上。

    看着他的背影,邪造邪魅一笑,你说不让去就不去啊?万一你要是去见那个人呢?

    ——

    深夜,邪造偷偷摸摸的来到天台,看着怀柒夜的背影,他就知道,怀柒夜怎么可能告诉自己他要走的正确时间呢?还好自己聪明,一大早就来天台这里等着了。

    只见怀柒夜的身影在夜空中一闪,一股气息顺着东北方向飞去了。

    邪造轻抿嘴角,心中默念了一下咒语,身影随之消散,悄悄的跟在了怀柒夜的身后。

    来到冥界与人界的交界处,怀柒夜忍不住的打了个寒碜,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来到这里他都会心里一阵毛骨悚然,感觉周身好像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般。

    邪造使用隐身术跟在怀柒夜身后,看着周围的情景,脑海里痛苦的回忆一个一个的卷席而来,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怀柒夜来这里做什么?

    “咦~这不是邪造吗!你怎么又回来了?”

    “是啊,真的是邪造呢~”

    “邪造~邪造~”

    一声接一声的呼喊在自己耳畔响起,邪造痛苦的捂住双耳,眼睛紧紧的闭在一起,他不要见到他们,他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们……

    “邪造好像不想看到我们呢……”

    “嘻嘻嘻,也是呢,如果我是邪造,我一辈子也不要回来这里了。”

    嘈杂声不绝于耳,此刻的邪造只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掉了。

    骤然,邪造的眼睛突然变得殷红,周身的杀气使得整片森林都变得更加阴森。

    “啊——”

    杀气从体内扩散而出,周围说话的邪术都为之一振,互相看了眼彼此后,都统统躲了起来。

    感觉到身后的杀气,怀柒夜回身,当他看到此刻的邪造后更是为之一振!

    此刻的邪造杀红了双眼,周身都围绕着红色的血气,他的皮肤开始绽裂,鲜红的血液从伤口里一滴一滴的外露出来。

    怀柒夜蹙眉,这是……血术?

    怀柒夜的心里很是震撼,没想到才短短一个月,他竟然见到了两大禁术?而且还一个比一个夸张?

    这血术可比变脸术要邪恶的多,使用者每次使用此术都会耗费自身一半的血液,然后会让周围所有活物都被吸血而死。

    无论对方有多强大,只要遇到血术都绝对难逃一死。

    而且看着邪造此刻的样子,仿佛是失控了般,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邪造?”怀柒夜试图换回他的理智,如果血术一旦启动,城堡里的叶欣儿与怀柒城,都难逃一死!

    可是邪造却完全听不到怀柒夜的声音,周身的杀气越来越浓。

    咬了咬牙,怀柒夜狠下心,快速上前去制止邪造,无论怎样都要搏一把。

    怀柒夜距离邪造越来越近,就在怀柒夜接近邪造的前一秒,邪造身上的杀气竟然减少了一半!

    犹豫的停在了半路,这是怎么回事?

    邪造的眉头紧紧地蹙在一起,他的眼神看向前面的怀柒夜,他身上的味道……好熟悉……是那个人的味道!

    虽然很淡,淡到气息很快就会消失的地步,但是邪造还是强制的控制住体内的杀气,他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伤到那个人!

    感觉到邪造周身的杀气正在逐渐减弱,怀柒夜快步上前,在他即将晕倒的前一秒,将他抱在了怀里。

    看着邪造身上的伤口,怀柒夜心里一阵烦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邪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突然失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