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她猜错了

作者:我好方|2017-03-27 08:14:22更新|7214字

    第七章 她猜错了

    林初夏穿上衣服,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一般老人睡觉都轻,这要是大晚上的,把奶奶吵醒了可不好办。

    好在她出来了。

    崔胜铉的车就停在不远处,在那根路灯下,昏黄的灯光反射出凄清的颜色。

    她走到车旁边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结果后面的车窗打开了,他还没有说话迎面而来的酒气差点把她熏个跟头。

    “后面……”

    看他的样子明显是喝醉了还没醒酒,这人也是厉害了,喝成这样还能开车,果然不作死就不会死。

    她绕过车头走到后面,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里开着灯,崔胜铉闭着眼仰靠在座位上,周围的酒气十分浓重,好像快要让人窒息。

    降下来她这边的车窗,外面清寒的夜风灌进车里,很快就把那些让人头昏的酒气带走了。

    两人在车里坐了一会儿,崔胜铉不说,林初夏不语,他闭目沉思,她凝神静止。

    感觉到车里的酒气散的差不多了,她把车窗升起,转头看到了后面有一盒纸巾,她拿起来递到他面前,“给你,要不要哭?”

    崔胜铉这才张开眼,静静地凝视着她,一双深邃如同耀石般的黑眸里倒映的都是她的影子。

    林初夏被他盯的头皮发麻,潸潸的一笑,把纸巾转手有放回了后面。

    “你大半的叫我起来,不会就是让我陪你在这里坐着吧?!”她眼神游离的撇了他一眼,看他的表情还像刚才一样,跟要吃了她一样,“你没事的话我就去睡觉了,你要是实在睡不着我就打电话跟你聊天吧。”

    她说着,拉开车门就准备下车,可是她一条腿都来没下去车门就被“嘭”的一声关上了。

    至此,她这原本就一直在压制的脾气再也忍不住了,从上车开始,他们两个就在这坐了半个小时了,他喝酒是精神了,问题是她还在睡觉啊。

    什么事说完了就得了呗,怎么着还要跟他在这耗一晚上啊。

    “你到底有事没事啊,没事我就走了,我这困着呢!”

    崔胜铉刚刚关上了她那边的车门,听到她这句话后,脸上的表情一度阴郁到让人不敢直视。

    突然,他探身一把抱住了林初夏的腰,整个脑袋也埋进了她的颈窝里,感受着她的脖颈传导至他脸颊上的温热。发丝的清香也让他烦躁郁闷的心,平静了不少。

    林初夏被他这突然的举动给惊着了,伸手推着他的肩膀,但是不管怎么弄,男人的力气终究不是女人能比的。

    “初夏,我难受……”

    他发闷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并非是因为欲望难以发泄的恳请,而是一种悲伤来自心底的感叹。

    她推他的动作停下了,两只手就那么垂放在身体两侧,渐渐的感觉脖颈处传开微微的湿意。

    他这是哭了么,在她的怀里,为了另一个女人……

    心里有些想笑,但是脸上的肌肉却僵硬的如同一块石板。

    她脑子慢但并不等于她傻,或许是出于女人天生的第六感,林初夏知道崔胜铉现在这个样子八成是因为今天在餐厅里碰到的那个女人。

    原本无意多想,这是他们的私事跟她也没有多大关系,但是有些情感或者情绪并非受你自己本身的意识控制。

    就如同现在,她颈间的湿意如同火焰一般灼烧着她的皮肤,这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泪水却落在了她的身上。

    心有那么一瞬间的扭动,仿佛是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不疼不痒可是让人无法忽视。

    感觉到腰间环着的手更紧了,脖子上的湿意也不断的扩大,她轻轻抬起手一只环住他宽阔的背,一只轻轻抚摸着他毛茸茸的黑发。

    “没事,过了今天你就不会再难受了,只要过了今天,以后你都不会再为那个人难受了……”她在他耳边轻轻的低吟着,如同咒语一般一个字一个字的印刻进他的脑海,他心底的最深处。

    没错已经三年了,过了这个晚上,他永远都不会再为那个人难过了……

    不知不觉两个人都睡着了,早上的时候还是林初夏先睡醒的,她张开眼,脖子上传来一阵阵麻木的酸痛。

    想要转动一下减轻痛处,结果低头一看才发现颈窝处还埋在一个脑袋……

    崔胜铉依旧保持着昨天晚上的那个姿势,就这么抱着她睡了一夜,还好她昨天有先见之明通了一下风,要不然估计今天早上他们就是两具尸体了。

    她拍了拍他的后背,他咕哝了两下,然后在她身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安然入睡了……

    这人怎么回事,睡觉离不开人啊,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奶奶快要出来遛弯了,这要是被她看见那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然而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老人每天早上都会早起出来溜达一下,结果今天刚一出门就看到了门口听着一辆车。

    因为她们家住的偏远所以附近的邻居挨得并不是那么紧密,这辆车竟然这么当当正正的停在家门口,怎么回事?

    听到前面敲车窗的声音,林初夏当时还正在使出浑身解术打算从崔胜铉的钳制里逃出来。

    降下车窗,她一抬头刚好看到奶奶那一脸我懂得的奸笑,而崔胜铉那时还无意识的在她身上蹭了一会儿,然后似乎对于她的挣扎很不高兴,下意识惩罚性的抱紧了她的腰。

    我的奶奶啊,你怎么就出来的那么是时候啊,我现在说跟他没有关系您能相信么。

    老人伸手拍了拍林初夏充满了百口莫辩的苦逼脸,然后转身就把家里的大门锁上了,临走时还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今天早上就别做饭了,奶奶去外面吃早餐了!”

    “嘿,奶奶,你别走啊,我没有钥匙啊……”林初夏奋力的把脑袋探出车窗,看着老人蹒跚的背影,掐着嗓子小声的喊着,“奶奶……别走啊!”

    回答她的只剩下了阵阵夹杂着笑意的风声,重新坐回车里,她低头看着依旧赖在她身上不起来的崔胜铉,心里那个气啊!

    “崔胜铉,你给我滚起来,你还睡,你竟然还睡!”她伸手开始猛劲的又是推他的肩膀,又是摇他的脑袋。

    至于崔胜铉睁开朦胧的睡眼,抬起头一脸蒙圈的看着几近抓狂的林初夏,呐呐的说道,“嗯?初夏啊,怎么了……”他说完还疑惑的看了看四周,不解的看着她,“我怎么会在这里啊,还有你怎么也在这里?”

    怎么了,老子现在想剁了你,我能说么?!

    他看着她越来越黑的脸,宿醉的后遗症也渐渐消弭,昨天晚上的记忆也一点一点的回到脑袋里。就在林初夏即将爆发的风口浪尖处,崔胜铉一把抓住她的手很及时的拦住了那个马上要落在他后脑勺上的耳贴子!

    “这个月工资翻倍!”

    “崔胜铉,你要是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好的!”

    于是,这场还酝酿已久的狂风暴雨还没有下起来,就被他的一句话给吹的烟消云散,果然那句话不管在那里都是真理:有钱能使鬼推磨……

    奶奶既然把门给锁了她也进不去了,崔胜铉听她说了早上他们那个样子被奶奶给撞见了,他倒是也没在意奶奶会不会误会。

    只要老人开心,误会一下就误会一下呗,又不疼不痒的。

    崔胜铉开车回到了他家里,两人在路上顺便买了一点早餐,因为他今天还有行程要回来准备一下所以也就没有在那里吃。

    他刚才车开到门口,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冲到车头前面,崔胜铉见状猛的一脚踩下刹车,还好车子停住了,要不然真的出事了可不好办。

    林初夏原本这一路还迷迷瞪瞪的,他看她困的都睁不开眼那个样子,索性也就没再跟她说话,让她再打一会儿盹。

    这突然的急刹车让她直接就窜了出去,还好系了安全带,要不然这会她都进屋了。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她这才抬起头看着车头前面站着的那个穿着白色大衣的女人。

    是昨天那个韩尚彩没错,不过没想到她竟然知道他的家在那里。

    崔胜铉坐在驾驶位上,同样看到了前面的女人,他的眉峰开始隐隐的蹙起,松开刹车打转方向盘准备绕过去。

    韩尚彩似乎发现了他的意图,立刻朝着旁边走了两步,然后又挡在了车前。

    就这么开开回回的几次,这车里车外的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坐在旁边的林初夏可是受不了了,手里还提着早餐,一会儿怕是都要洒在他车里了。

    终于,她忍无可忍的解开安全带下车,推开门就走。

    “你们自己慢慢玩,我先进去了。”

    韩尚彩听到车门声,她还以为是崔胜铉出来了,立刻微笑着做出他以前最喜欢的样子,然而当她看到从副驾驶里出来的林初夏的时候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消失,目光从她下车开始一直跟随到她找到备用钥匙开门进去。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一大早会从崔胜铉的车上下来,而且还知道他家的备用钥匙放在哪里……

    崔胜铉坐在车里,依旧不想下车,其实昨天晚上他只记得自己开车到林初夏家门口,然后打电话把她叫了出来,之后的事情已经记不太清楚了。

    可是很奇怪,他的耳边一直在回响着一句话,从他刚刚看到韩尚彩的那一刻开始,那句话就不断地在他脑海里盘旋着,如同咒语一般,“过了今天,你就不会再为那个人难过了,只要过了今天……”

    他的大脑里在潜意识的依从着这句话,渐渐的,他的心里也就没有刚刚最开始见到韩尚彩时的那些愤怒和心痛,更多的是渐渐趋于一种持衡点上的平静。

    崔胜铉开门下车,走到韩尚彩的面前,俊美的脸上平静的就像她仿佛是个陌生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眼中那丝丝缕缕的波澜,她还以为他根本就不认识她。

    “你有事么?”冰冷不带一点感情色彩的话语,这样的平静是最可怕的。

    “欧巴,刚刚那个女孩,是你的新女朋友么,为什么你们一大早才回来,我很早就过来这里了,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关机……”韩尚彩低垂着眉眼,眼眸中有一闪一闪的光芒,她抿着嘴,俏美的脸上渲染了悲伤的神色,那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让所有男人都会产生一种保护欲。

    不得不说韩尚彩很懂得如何拿捏人心,尤其的男人的心。

    “她是谁你没资格问,我早上去那里了,你也没资格管,”崔胜铉这冰冷决绝的话语,每一个字都在不断地抬高她心脏承受痛苦的能力,她不知道自己曾经给他的痛是怎样,她只知道现在自己的心很痛,很痛,“韩尚彩,我们既然已经分手了就没必要再有任何交集,我想你在我这里得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你再想要也只剩下了侮辱。”

    崔胜铉对于身后的哭声充耳不闻,曾经的他很傻,在不断追逐快感的生活中接触了很多女人,各式各样的。

    虽然虽然真正承认的很少,但是那依旧无法去缩短他猎艳的花名册。

    后来他累了,觉得27岁是一个要安定下来的年纪了,所以他遇到了韩尚彩,这个刚开始进入YG时羞涩又怯懦的小丫头,她不是练习生只想做演员。

    后来某一天他们遇到了,再后来的某一天他们相爱了,然后在一起,他带着她游走于个个酒会和聚餐之间,她的角色也从龙套渐渐变成了女四、女三、女二。

    可是一切都因为那个被他无意中听到的电话给打破了,原来韩尚彩有男朋友,原来她跟在他身边只是想要借机上位,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狗血。

    他还记得,他和她提出分手的那个晚上,韩尚彩哭的撕心裂肺祈求他不要丢下她,她当时已经和那个男人分手了,可是他也不想再被人利用。

    他们在一起一年,他对她真可谓是宠上了天,只要她说想要,他就一定会给她买。

    或许,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为零吧,即便那时bigbang里面的其他四个成员都对他说,韩尚彩这个女人不好,她只是在利用他,但他最后还是一意孤行了下去。

    结果就是如此,他们分手了,他也不再愿意去相信爱情……

    崔胜铉没有再去开车,经过韩尚彩身边时连看都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韩尚彩一个人站在冷风中,她今天特意穿成了他喜欢的样子,可是他却再没有为她驻足。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传来,她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面的来电显,脸色明显变得十分不好。

    手里的手机还在震动,大有她不接就一直响下去的阵势,没办法,最后她还是接了电话。

    客厅里,崔胜铉进来的时候林初夏正在把早餐摆到桌子上。

    他坐到她对面,虽然什么也没说,但看上去脸色不大好。

    “怎么着,你那旧情人的事了了?!”她喝了一口粥,不以为意的问道。

    “哦?你怎么知道……”听到她的话,他很奇怪,为什么明明什么都没说过他怎么会知道。

    “哎呦,就你昨天那样子,就差把‘她是我前女友’这几个字贴脑袋上了,再说了你昨天喝成那样子不也是为了她么。”林初夏一边吃着饭,一边毫无下限的挖苦着他,反正他都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那也就没什么可瞒的。

    “喝醉了而已,我经常喝醉的!”崔胜铉咬死都不肯承认自己昨天的惨状,还在和她硬拗。

    “呵呵,那你这喝醉也真是够可以的,人家喝进肚子里的酒都顺下半身出来,你呢顺眼出来!”林初夏对他毫无忌惮的揶揄着,反正说话不用上税。

    “哈!你还好意思说我,也不知道是谁上次在我车里哭的死去活来的,整整一盒纸巾啊,就给我省了一张!”崔胜铉对于她的挖苦丝毫没有感到不好意思,给了她一个白眼之后,低头继续吃。

    “嘿,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是女生我哭怎么了。你看看我这衣服就为了昨天给某人擦眼泪,狐狸毛啊,现在都还一缕一缕的,也不知道蹭上的到底是不是眼泪!”林初夏不要命的跟他对轰,看谁怼的过谁。

    “现在蹭上什么都无所谓,这衣服是花钱买的,我高兴蹭什么就蹭什么!”

    “拉到吧,你花钱买的怎么着,我告诉你穿我身上就是我的,”她一边说着,抬手敲了敲桌子,崔胜铉抬头就看到了面前伸出的那只白皙秀气的小手,“快点给我干洗费!”

    他抬头看着她,淡定的喝了最后一口粥,优雅的拿纸巾擦了擦嘴,微微笑无限魅惑妖冶,“这件衣服我不给你了,你给我脱下来!”

    “喂喂,崔胜铉,你别动手动脚的啊,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再追我,我可叫人了!”

    经纪人哥哥觉得,自从林初夏出现,他的存在就是个尴尬。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每次他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东西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他对透明观认识的下限。

    当时经纪人哥哥推门进来的时候,崔胜铉正抱着林初夏,一只手环住她的腰,一只手拉扯他身上的大衣,里面的浅灰色毛衣已经露出来了。

    听到门响,他们两人停下动作,崔胜铉抬头,林初夏回头。

    然后他们就眼睁睁的看到经纪人哥哥满脸通红的退了出去,关门的时候还隐约听到了一句,“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哥哥,是不是误会我们什么了……”崔胜铉低头看着林初夏,一脸呆萌的眨巴眨巴眼睛,疑惑的问道。

    “可能是……”她点了点头,肯定了他的猜疑。

    把两个神经粗到能打通地铁的人放在一起,经纪人哥哥也是心累啊……

    今天的事情没有那么多,主要是崔胜铉选定了拍摄的剧本,是一部韩国和美国合拍的国际大片,至于什么题材林初夏也没问。

    今天是美国那边的人过来和他们讨论片酬的问题,其实这些都是经纪人哥哥的事,她在那里无非就是个帮忙充数的,打群架也许还有点威慑力,但是谈判就什么用都没有了。

    今天,本来崔胜铉也不需要亲自来的,可是美国那边又一定要见他,毕竟人家是出资方,没办法最后也只能百无聊赖的坐在一边,和林初夏两个人一起,完全属于神游状态。

    双方都互相打了招呼,算是认识了。

    美国来的代表先开始很客气的和崔胜铉聊了两句,后来发现他也没有电视里说的那么高冷,所以就开启了追星模式,又是拍照又是签名,搞得那边的助理看着他们的带头人都一阵无语。

    双方开始正式的谈判,对方是全英文交流,崔胜铉会英语但是不想说话,林初夏似乎天生语言能力就很差,大学的时候英语就总是不好,所以人家说什么她根本听不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双方的谈判还处在白热化,看着架势没有一个小时是完不了事了。

    崔胜铉坐在林初夏旁边,看她满脸无聊的样子,其实他也很闷,但是现在走了有显得很不礼貌。

    “诶,对了,我前几天不是说要帮奶奶找个阿姨照顾么,胜利昨天跟我说找到了。”他悄悄的朝着她旁边凑了凑,小声的趴在她耳边说道。

    当时她还整盯着正前方的表盘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热气流进耳蜗里,条件反射猛的一缩脖子,转头刚好看到他近在咫尺的俊脸。

    虽然离得这么近也不是第一次,但是每一次都还是一样的心跳失常,她眨了眨眼睛,快速的和他拉开了一点距离。

    低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掩饰住了刚刚脸上的异样和心底的慌乱。

    崔胜铉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动,只是目光一直跟随着她的脸,从绯红恢复到粉白的过程他全部看在眼里。

    “崔胜铉先生觉得这个价码如何?”

    他刚刚看到林初夏那个样子很可爱,没有平常的张牙舞爪,也不会对他毒舌,原本还打算再逗逗她,结果突然听到一句向自己询问意见的话。

    转头看了看经纪人哥哥,得到他肯定得眼神之后,崔胜铉微笑着,游刃有余的用英文和对方谈定了条件,最后双方签署合同,这场谈判也终于算是落下帷幕了。

    俗话说外来都是客,人家毕竟大老远的跑来一趟,他们怎么着也是要尽地主之谊的。

    吃饭聊天很正常,至于夜晚,那是男人们的时间,酒吧、夜店才是只能够放松的地方,既然要招待周到,这五光十色的夜晚自然也不能平静度过。

    林初夏对于他们这种公式化的酒会没兴趣,崔胜铉也不想让她参加,所以当她吃完饭和他说准备提前回去的时候他欣然同意了。

    她从包厢里出来,回家之前先去了一趟洗手间。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林初夏那张懒散轻慢的脸上不时浮现出一丝意味不明的浅笑。

    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怎么就有那么巧的事,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就站在她旁边洗手台那里的那个女人应该是韩尚彩吧。

    她似乎正在补妆,精致的妆容将她原本的容颜完全掩盖,现在看上去也没有白天时候那样的清秀动人。

    林初夏不知道她的意图是什么,又或许只是凑巧遇到了呢,可能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洗完手烘干,她准备离开的时候韩尚彩也刚好补完装,先一步走到门口然后站定,不动了……

    时间过去了几秒,现在瞎子也看得出来她是诚心的,林初夏也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今天看这样子是打算给自己点下马威呗。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她站在她身后,客气又疏离的说着,冷眸寒光凝视着韩尚彩的背影。

    “呵呵走门知道说‘借过’,抢人的时候怎么这么不懂礼貌呢?!”韩尚彩嗤笑着转过身,被画的妖媚的双眼不屑的扫向林初夏。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看韩尚彩那阴阳怪气的样子就烦,想着尽快打发了自己也好早点离开去看看奶奶。

    韩尚彩看到林初夏那满脸不以为意的样子倒也没生气,果然有脑子和没脑子的区别就是大。

    她扬起嘴角,无限风华的脸上洋溢着自信又高傲的冷笑,“不要再装傻充愣了,我不管你和崔胜铉是什么关系,聪明的趁早离他远点,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那俨然一副正牌压制小三的高姿态,看着都让人感觉好笑。

    林初夏对于她这些完全没有头脑的警告也算是理解,毕竟韩尚彩和崔胜铉曾经有过一段海誓山盟,如今看来是想吃回头草过来先把明里暗里的对手铲除了。

    “第一我没有装傻充愣,第二你确实管不着我和崔胜铉什么关系,第三麻烦你借过,否则我现在就对你不客气!”

    林初夏云淡风轻的说,韩尚彩满不在乎的听,反正她就站在这,就是不让路,今天就一定要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

    这个位置她站着,那就谁都别想打这个位置的主意。

    林初夏的脾气向来不好,她会在关键时刻忍耐但不等于永远都是关键时刻,所以她在等了一分钟之后,看韩尚彩竟然还是顶着那么一脸狂傲,淡定而嘲讽的看着她时,她心里的火气真的蹭蹭往头上窜。

    韩尚彩就猜林初夏在这不敢对她怎么样,所以觉得无所畏惧,然而她猜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