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木木三|2017-03-18 18:56:54更新|4054字

    夏日炎炎的八月底,高中暑假的最后几天。

    “爸爸,你要和一个日本女人结婚是你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扯上我?还是我去日本读高中并住上一年?”简直是晴天霹雳有木有啊!夏九洲瞪着头顶备注“夏四海——父亲”五个大字的男子,复杂的心情难以言喻,想尖叫想怒吼想骂人,最后还是勉强冷静地选择了面无表情,质问道:“我必须独自一个人去即将成为我的后妈的女人的地盘,并且和对方成年了的儿子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一年?你确定你没开玩笑?”

    “不是孤男寡女,美和她有十三个儿子。”夏四海低头看着一脸木然无语的女儿,感到莫名的不安和小小的心虚,连忙递上一叠厚厚的资料:“宝宝,你听我说!美和的儿子最大的都有三十多岁了,只有最小的比你小几岁,他们从小到大的资料都在这里,本性并不差,不然我也不会同意美和的要求,你要不要看看?”

    “呵呵。”面无表情地接过资料,然而并不想看的夏九洲。

    “如果宝宝实在不愿意,那么爸爸就拒绝美和,宝宝才是爸爸心中最重要的!”一直把甜言蜜语当真心话说的夏四海,虽然那就是他的真心之语,但是让听见的人都觉得满满的都是羞耻感啊!

    “……”夏九洲艰难的忍住了吐槽的欲望,依旧面无表情,有些事情她必须了解清楚再来考虑是否接受:“爸爸,能告诉我为什么突然就想要结婚吗?还是和一个日本女人?叫什么美和?”

    “朝日奈美和。因为喝醉酒走错门,她怀孕了,我的种,所以必须肚子大起来之前结婚。”夏四海摊手,“我没想到会这样,而且竟然一次就中,真的是意外!真的!”

    “呵呵~”朝日奈美和?爸爸好友日向麟太郎的老婆?自己的书迷日向绘麻的后妈?夏九洲对于自己的爸爸不经意间撬了好友的墙角感到无语。

    “别这样,宝宝!”夏四海伸手抱起面部表情已死的女儿,像小时候一样举高高转圈圈,“这真的是意外!当然,这件事情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必须和她结婚,陪她去度蜜月,让她保持愉快的心情直到生产。你委屈一下在日本学校待一年,好不好?一切爸爸都会帮你安排妥当的!”

    “我可以拒绝吗?”夏九洲板起脸问,心情实在是好复杂,“你知道我不喜欢华夏九洲以外的其他国家,你们去度蜜月的时候不可以让大伯照顾我吗?一年而已?”

    “宝宝,那个,美和嫁给我的要求是让你去她家住一年,你不去的话,这婚也就结不成了!”

    “为什么非要我去她家住一年啊?”

    “美和她说因为她的儿子们都很喜欢原来的那个绘麻妹妹,她觉得已经走了个绘麻妹妹,要是多个新妹妹出现,她的儿子们就不会太难过了。”

    “一厢情愿罢了!”

    “但是,美和她就是这么认定了,我说服不了她!”

    “……她还有没有别的要求?”

    “没有。”

    “……我觉得她就是想把我推出去转移她儿子们对她的怒火和不满,日向绘麻跟我说过她和她兄弟们相处得很和谐,他们拥有整整一年的感情……”

    “宝宝很担心?”

    “担心?”夏九洲撇嘴,“我担心他们太作死我自己都无法控制我体内的洪荒之力啊!万一不小心生气了,发作他们时用力过度地话,那后果……啧啧~”

    “那么,也许宝宝你愿意为了你未来的弟弟或妹妹忍一忍?一年而已!眨眨眼就过去了?”夏四海抱紧了怀里的女儿,在她嫩嫩的小脸蛋上啃了一口,突然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当然,宝宝实在不愿意,爸爸不勉强哦!不结婚也没关系!宝宝才是最重要的哦~”

    “……我再想想。”

    三天后

    安安静静地坐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日本机场等人来接,已经坐等了足足一个小时的夏九洲心情很不好,她心情一不好就想报复社会,阴沉着小脸起身朝卫生间走去,进门右拐至最里间,从外表憨态可掬透着一股傻萌傻萌之气的熊猫背包里掏出了一叠鬼画符:名副其实的鬼画符,顾名思义,由恶鬼亲手执笔画出来的符纸,效果很不错哦!

    “秋都嘛得~”一个机械音突然出现在夏九洲耳边,“主人你要干神马?牙得~”

    “……”夏九洲不吭声,她知道,除了自己,被认主的系统发出的声音,只有已死之人,也就是鬼,才能听见,毕竟,它是地府制造的系统!

    “主人,等等啊!千万不要弄出人命啊!符纸不要乱用啊!要死人的啊!……”

    “……放心!”夏九洲阴阴一笑,抽出几张效果比较安全的“鬼画符”,“我有分寸。”

    十六年前,就是在死后进入了地府的一年后,夏九洲因天生阴阳眼被急需助手的阎王大人逮住了,要发展成手下自然就要进行调查,那时她还不叫夏九洲,叫岳阳楼,是个懵懵懂懂跌入地府仅仅一年的菜鸟鬼,入了阎王大人的眼自然是好事,可以跳脱轮回可以入地府籍可以修得正果可以青云直上,但是例行的生平调查却发现她阳寿未尽,是被勾错了魂才入了地府,这是勾魂使者的失误和失职。

    “因你阳寿未尽躯壳却失,本王会将你投入非本源世界,允你一生平安长寿,你可愿意?”一身金纹描边绣着红莲业火的及靴黑袍,头戴紫金蟠龙发箍,长相俊逸气势不俗威压强大的阎王大人就算每天忙得停不下来,还是抽空面见了被自己一眼相中的岳阳楼。

    阴阳眼是天生的,脸盲也是天生的,岳阳楼那普通却不平凡的二十年人类生涯中,让她放在心上,看在眼里,能一眼认出的人寥寥无几,现在才当了一年鬼,没有一个能鬼能治得了脸盲症,就算再次投胎不喝孟婆汤的话还会是脸盲症患者,这样的情况就很无奈了。

    现在面前是应聘时见过了一次,这是第二次见阎王大人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岳阳楼少有地情绪激动了起来,回答的声音都大了一倍:“我愿意!”

    “本王可以允你三个愿望,倾国倾城的美丽,富可敌国的财富和无人能及的权势之类的,都可以帮你实现。”高高在上的阎王大人漫不经心的许出动人心弦的诺言。

    “大人,能够给我一个系统吗?只要简单的,可以在我眼中打上备注姓名之类的就好。”岳阳楼对自己的脸盲症已经放弃了治疗,只能在外物上打主意,正好地府研发了好几代系统服务器,她只要最简单的版本就好了!

    “……还有两个愿望。”没想到有这么省心的鬼,阎王大人点了点头。

    “大人,我能抱抱你吗?我从小就非常非常喜欢,非常非常非常崇拜你,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握手也可以!”因为从小到大见鬼的经历,岳阳楼直面死亡的概率就像吃饭喝水,有时候真的觉得活着太不容易了,时时刻刻都在想死,却碍于对某些人的承诺不能随便去死,所以总是幻想死神的模样,地府最大的阎王大人自然而然非常符合幻想出来的条件,分分钟拥有了一个极品脑残粉。

    “……还有最后一个。”觉得对方太实在的阎王大人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顺手下了个“王的庇护”:阎王的庇护作用是无论什么妖魔鬼怪要谋害对方都没法对其产生伤害,比对方实力比对方仅高出一筹的攻击甚至会反弹自身,可谓是“绝对防御”了!

    “最后,阎王大人,给我签个名吧!”岳阳楼很干脆的撩起了白色运动服外套,点了点胸口部位,充满期待的望着他。

    “……”被对方的简单直接不做作打动了,阎王大人没有再浪费时间,直接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根毛笔行云流水般签了自己的名字,再顺手将自己的私用印章在对方右手手背戳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岳阳楼成了夏九洲。

    “雅蠛蝶~雅蠛蝶~”机械音循环播放,夏九洲眼前,视线之内的半米处开始了字幕刷屏:

    “主人不要作死啊!”

    “主人报社一时爽死后火葬场啊!”

    “主人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

    “人类那么脆弱,对付鬼的符太容易弄死人了!千万不要这样子……”

    “安静点!”被字幕晃花了眼,夏九洲差点把整叠符纸扔了出去,“再闹就待机吧!”

    “主人饶命,不要关我小黑屋!我安静我安静我安静!”

    这个系统是第二代系统,虽然是早已被市场淘汰的只能查询不能发布任务的“老人机”,但是也很贵很贵很贵啊!阎王大人真的是很慷慨大方,至少对看重的自己人特别特别大方,本人也是有钱有权有脸有手段,不愧是暗地里风靡整个地府的天王巨星,迷倒了万千鬼少女呢!

    第一代系统就像平板电脑,简单粗暴没什么科技含量的样子,但那也不是没入地府籍没有铁饭碗的菜鸟鬼买得起的,至少,岳阳楼买不起!

    第二代系统就像科技世界的全息光脑,本体自带10米*10米*10米储存空间,指定问题的答案会以投影的形式由助手小精灵投射出来,平常没事可以和助手小精灵聊天聊地聊世界之类的,不想理助手小精灵就待机,待机状态下系统功能正常运行,只有助手小精灵被屏蔽,非常人性化,价格就更是死贵死贵啦!岳阳楼也买不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流口水,望而兴叹啊!

    第三代系统是芯片类的,第四代系统后面的新型系统,信息资料全是听鬼八卦得到的,不知真假。

    夏九洲给助手小精灵的昵称是小二,正儿八经地给系统设定的名字却是夏无双。

    “问心符”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啊!嗯嗯,来两张?

    “迷魂符”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走夜路不撞鬼啊!不错不错,三张好了?

    “引欲符”心思不正的人就大小便失禁好了!嘿嘿,这个可以有,四张吧!

    “鬼火符”不要你们的命,吓一吓就好了!你们不高兴,我心情就会好点!这个可以来六张!总有一个两个人能触发一两张符纸,到时候……哼哼!

    “啪啪啪……”十几张符纸扔了出去,再跑到男厕所门口也甩了十几张符,报复社会后感觉心情好多了的夏九洲把剩下的符纸放回蠢萌蠢萌的熊猫背包——系统本体,洗洗手,出去,继续坐等人来接。

    一个小时后

    “有鬼!有鬼啊!真的有鬼!鬼啊啊啊啊啊啊……”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救命啊!救命!救救我啊!有鬼啊!鬼来抓我了!救命!”

    “有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神经病啊!”

    朝日奈雅臣坐车到机场时正好赶上一片混乱,被那几声尖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他有点懵:怎么回事?这里发生了什么?这群人在干嘛?

    “有鬼!真的有鬼!别过来!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手中握着刀疯狂的挥舞着在大厅跑来跑去跑来跑去跑来跑去……没人敢拦他!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蹲在一边的地上用修眉刀挖洞,啊不,是抠地板,地板都被抠出一大块了……

    “救命啊!救命!救救我啊!有鬼啊!有鬼!……”一脸血的男子在地上爬来爬去爬来爬去爬来爬去,裤子上有可疑的湿湿的臭臭的……见人就抱大腿喊救命,不知为什么就是不站起来……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有好几个男孩女孩纯粹是凑热闹的,在吊嗓子……

    朝日奈雅臣:“……”

    机场保安:“……”

    吃瓜群众:“……”

    酱油党:“……”

    罪魁祸首夏九洲:“……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