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木木三|2017-03-13 14:45:41更新|5724字

    入住日升公寓的第七天。

    拎着早餐进门的夏九洲一眼就看见了和一个女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的夏四海,呆了一下:昨天晚上不是说中午才能到吗?

    “宝宝,爸爸好想你~”夏四海在女儿还没反应过来就抱住了她,转圈圈转圈圈转圈圈,顺便啃了一口,“宝宝,看见爸爸有没有好惊喜好惊喜的感觉啊?”

    跑步跑得累得手软脚软的夏九洲也不挣扎,不断蔓延的喜悦感令她不自觉的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把脸上的汗水和对方的口水全蹭到对方的衣服上,习惯性地撒娇:“爸爸,我好想你~”

    “爸爸也好想好想宝宝!么么哒~”毫不嫌弃地在女儿小脸上啃了好几口,夏四海指了指自己的脸。夏九洲抬头就“啵啵啵”吻了好几下,两人相视而笑,都笑得特别傻:“爸爸,我买了好吃的千层糕和牛肉面,要不要吃?”

    “要!不过,宝宝先去房间换身衣服,可不能感冒了!”接过三份早餐,夏四海忍不住又啃了口女儿嫩嫩的小脸,“宝宝,要不要爸爸抱你上去啊?”

    “不要,我已经长大了!等我十分钟就好了!”

    等夏四海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被两个人都无视了的朝日奈美和才笑眯眯地开口:“那位就是九洲酱嘛?真可爱呀!”

    “那就是我的宝宝!等下我给你们互相介绍。”夏四海笑容收敛了一些,看着手中的三个大袋子皱眉,心中一把火烧得旺旺的:这群姓朝日奈的混蛋竟然连早饭都不给我宝贝女儿做吗?竟敢这样委屈我的宝宝,真、是、好、样、的!

    夏九洲飞扑下楼时已经把自己打扮得萌萌哒:“爸爸,好看吗?”

    短时间被召集的朝日奈兄弟们:这么萌萌哒真的“带胶布”?骗人的吧?

    十分自然地接住往自己怀里扑的宝贝女儿,夏四海喜笑颜开地打量穿着猫女服装可爱到爆的夏九洲:“好看!宝贝最好看了!”

    “爸爸穿西装也好帅!最帅了!爸爸穿什么都帅爆了!”

    “那是,爸爸可是宝贝的爸爸啊!”

    “都是因为爸爸的基因好!”

    Balabalabala…

    隔了一个星期没见面的“父控”和“女控”旁若无人地腻歪了好一会儿才在众兄弟各种咳嗽声中分开,手却还是牵着手没放,夏四海介绍朝日奈美和:“这位就是朝日奈美和,我明天的结婚对象。”

    “美和阿姨,您好!”夏九洲心情好,笑容没变,冲沙发上的女人点头,伸手:“我是夏九洲,见到你很高兴。”

    “真是可爱的女孩子!见到你也很高兴哟~”朝日奈美和笑着握手,“在这住得还习惯吗?兄弟们没有欺负你吧?告诉阿姨,阿姨帮你教训他们!”

    呵呵…夏九洲微笑,不说话:你自己的儿子你会不清楚吗?看在你明天就要和爸爸结婚的份上,给你面子了。

    “夏先生,您好!我是长子朝日奈雅臣。”

    “次子朝日奈右京。”

    “三子朝日奈要。”

    “四子朝日奈光。”

    “五子朝日奈椿。”

    “六子朝日奈梓。”

    “七子朝日奈枣。”

    “八子朝日奈琉生。”

    “九子朝日奈昴。”

    “十子朝日奈祁织。”

    “十一子朝日奈侑介。”

    “十二子朝日奈风斗。”

    “末子朝日奈弥。”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以后,多多指教。”看着这么一群男性朝日奈,夏四海笑得非常诚恳,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这段时间辛苦~你们照顾~我的宝贝女儿了,真是无比感激~呢!过几天回国了,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嘿~爸爸,你笑出阴影了啊!夏九洲怜悯地望了朝日奈要一眼:爸爸要整你,就算是朋友我也不会管哟~

    嘛~反正不会有生命危险,大概?

    因为是属于强强联手的政治联姻,而九洲集团明面上的实力比朝日奈社略胜一筹,所以在日本举行了西式婚礼之后必须回华夏结婚,朝日奈美和婚后和夏四海住一起,一年后两人有感情就继续维持联姻状态,没感觉就离婚分开,为了一个孩子,两人就是这么任性!

    回国的第一天。

    一群朝日奈一起下飞机的场景引起了阵阵喧哗,围观群众的好奇心和惊叹声还有看猴子似的稀奇眼神探究视线挡都挡不住:“哇塞!是旅行团吗?全是帅锅锅啊~”

    “是兄弟吧?长得都有点像,可是还是有哪里不对劲啊!那些五颜六色的头发不会是天生的吧? ”

    “是一家人吗?一个大家庭?”

    ……

    “夏、九、洲!”一个清亮的女声直接压下了“嗡嗡嗡嗡嗡嗡”的议论声,下一瞬,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穿着道袍的女孩扑上了那群人里唯一的女孩。

    “小妖,我好想你哦~”差点被扑倒的夏九洲先下手为强,抱住闺蜜开口后就送上一个“爱的么么哒~”,“想你想你好想你~小妖,你有没有想我啊?”

    “……”一口怨气堵胸口的王小姚:每次都是这样耍赖,太讨厌了!撒娇卖萌什么的好过分!HOLD不住了!伐开心,心塞塞,嘤嘤嘤~

    “夏叔叔好。”王小姚拉住夏九洲,准备走人,“小瞎子我就带走了哦!”

    “哎~等等!”夏四海连忙把朝日奈要推出去,笑得那么“慈祥”:“带小三一起去玩耍,好、好、玩、玩,晚上不回来也可以啊!”

    “神马情况?这个日本鬼子得罪夏叔叔了?”王小姚不知道朝日奈要会中文,没什么意识的问,“我们又不是去人类的游乐园玩,我们的游戏可是去妖魔鬼怪的地盘上打BOSS升级挣功德耶!万一这个日本鬼子有个什么闪失怎么办?”

    “……”“日本鬼子”朝日奈要笑容有点无奈了:这个女孩就是夏九洲的那个道士朋友“贫乳妖”吧!这性子还真是和夏九洲一样直白呢!

    “美和的儿子们喜欢他们的前继妹日向绘麻,很排斥我的样子,这种不欢迎的态度爸爸见了当然就忍不住了啊!”夏九洲笑眯眯的,语气幸灾乐祸得不行:“因为这个和尚是我的朋友,所以爸爸只是想让我们吓吓他,其他人可就呵呵了!”

    “日向绘麻是谁?”王小姚的注重点明显偏移了,“这个日本鬼子是和尚?你莫驴我!难道他头上的是假发?”

    “……”戴着“假发”的朝日奈要。

    “日向绘麻就是那个身边有只松鼠妖怪的网友女孩。”夏九洲也没在意闺蜜的注意力歪了,很开心地回答问题,“对呀!他头上的是假发,他是一个日本和尚,外号要仁。”

    “朱莉是只妖怪?”朝日奈要惊呆了。

    “你会说中文?”王小姚震惊了。

    “对呀!对呀!他的中文还不错!”夏九洲乐了。

    “咳咳,我们要去哪里?”尴尬的朝日奈要转移话题。

    “去异度空间降妖除魔啊!”停在偏僻一角的下水道前,夏九洲撬开盖子,“入口就是这里了!”

    ……一分钟后。

    “小三,跳啊!”王小姚不怀好意地笑。

    “我不是小三!”虽然前一秒才眼睁睁的看着夏九洲“主动”跳进了下水道消失不见,但是觉得非常非常非常不靠谱的朝日奈要很想问,好吧,已经问出口了:“就这样跳下去真的能到达那什么异度空间吗?不会直接见鬼去吧?或者干脆掉到了下水道底部?”

    “……”废话怎么这么多?不是会中文吗?说日文是想欺负我吗?听不太懂日文的王小姚有点不耐烦了,她直接抬起右腿,脚尖对准:“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我一脚把你踹下去?”

    “好吧。”朝日奈要捏着鼻子跳进了下水道……

    ……两个小时以后。

    “呕……”

    吐啊吐啊都快吐习惯了的朝日奈要在经历了调戏的三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都瞬间变腐尸的情景后,终于明白了夏九洲之前说的“在‘异度空间’没有活人或者说人类”这句话的意思了,除了自己和身边看笑话的两个,其他看起来像人的东西肯定不是人。

    “呕~”恶心透了却什么也吐不出来的感觉,难受的要死的朝日奈要想骂人,可是左瞄一眼幸灾乐祸开心得不得了的王小姚:那三个腐尸可都是她解决的啊!不能得罪也得罪不起!

    右看了看皱着眉头担忧地盯着自己的夏九洲,朝日奈要呼吸一滞,心揪了一下然后就像揣了只兔子乱蹦哒,想起了每次自己最危险的时候都是她扑上去把自己救下,而没心没肺的王小姚笑眯眯地袖手旁观最后实在撑不住才出手:不行!还是好想骂王小姚啊怎么办!

    “要,先漱漱口,再喝口水。”夏九洲从背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递上,有点后悔带他进来了,她对亲近的人最是护短也最是心软,“要不然我们先回去再说。”

    “我不要!”王小姚尖叫,“我们才进来两个小时好不好!一个月才能进来这里一次好不好!谁知道这个小三和尚这么不分轻重没有自知之明没用还爱作死,等下我会好好保护他,才不要回去!”

    “咳,咳咳咳……”喝水被呛到了“没用还爱作死”的朝日奈要:没有自知之明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要,你还好吧?”夏九洲想了想,“这个区域是尸鬼的地盘,比较恶心,不如我们直接去妖精的地界好了!”

    “我比较喜欢这里啊!”王小姚抗议,“这里的鬼又多又弱,而且我是道士,捉鬼才是王道啊!降妖什么的,我这么弱,会被吃掉啊!”

    “我们华夏的妖精很美,那边妖界的环境也很美,要不要去欣赏欣赏?”无视了闺蜜的抗议,夏九洲看着脚下寸草不生的泥浆湿土和入目所及无数灰黑翻涌的雾气,“至少脚下的路是草地,没有雾气,看得见太阳。”

    “去妖界吧。”朝日奈要觉得再在这里待下去就要有心理阴影了,勉强转移注意力:“我们怎么去?走着去吗?离这远吗?”

    “……”从背包抽出了三张“驭鬼符”的夏九洲盯了脸色苍白的朝日奈要一眼,又塞了回去,转头看向王小姚:“用你的‘神行符’!”

    “啊?”王小姚有点懵:“可是‘神行符’要走路啊!就算速度很快也是要摆动双脚的耶!直接让鬼送更快啊!我们又不怕鬼!”

    “怕鬼”的朝日奈要:心塞~

    “因为你要减肥了,该长肉的地方不长,尽长在不该长肉的地方,所以要运动啊!”夏九洲的话让王小姚下意识地左手捂胸右手摸肚子,然后炸毛:“你才平胸你才胖!”

    一个小时后。

    “可恶!我们为什么要放着便捷的‘交通工具’不用自讨苦吃啊?”跑了近一个小时终于看见了阳光的三人扑倒在草地上,累瘫了的王小姚怒吼着压下夏九洲,“腿都要废了有木有啊!看招!”

    “……”累得跟狗一样只能喘气的朝日奈要羡慕嫉妒恨地盯着还有力气占夏九洲便宜的王小姚:刚才感觉双腿跑得飞起来了好像不是自己的腿,现在宁愿这双腿不是自己的,又酸又麻又涨又痛又痒又无力,这种复杂的滋味不好受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挠痒痒的夏九洲笑得停不下来,翻身反击:“哈哈~接,接招!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在草地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的,玩够了才停止嬉戏,夏九洲勉强站了起来,看着不远处一大片一大片的向日葵:“这里是向日葵妖精瓜子的地盘。”

    “俺不叫瓜子!俺叫秋菊!”金色的长发像阳光一样灿烂,褐色双眼干净明亮,说着话的女孩穿着绿衣服从面前的草地里钻了出来,表情愤怒:“你们到俺这儿来是又想偷俺的瓜子宝宝吗?俺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又?”朝日奈要捕捉到了关键词:难到她们经常来偷瓜子吗?

    一路经过了向日葵妖精“瓜子”、牡丹花妖精“牡丹”、油菜花妖精“油菜”和茶树妖精“绿茶”的地盘后,三个人来到了目的地:狼妖“吞天”的地盘。

    “最后再提醒一次,”王小姚瞪着分不清轻重的朝日奈要,“等下我和睁眼瞎要干掉这只杀孽过重的畜牲,你捏着符纸躲好,别拖我们的后腿!”

    “……”手里捏着对方给的一叠防护符苦笑,朝日奈要有些挫败地开口:“好歹我也是个男人,给点攻击性的符啊!我可以帮忙的!”

    “不给!给你也是浪费!”王小姚果断拒绝,嘲讽脸:“你练过武术吗?你跑得过妖吗?你知道如何扔符才能扔准吗?你……”

    “狼妖过来了。”打断了王小姚的话,夏九洲从背包抽出一把有一米多的长刀递给朝日奈要,鼓励一笑:“安全最重要,加油!”

    “……嗯!”默默地把胶在那个小熊猫背包的视线撕开,对上夏九洲温柔似水的双眼,朝日奈要心悸动得厉害,硬是压下一肚子的疑问:“安全第一。”

    “嗷……!”一匹狼,一匹黑色的狼,一匹黑色的有四层楼高的巨狼冲了过来,张开了血盆大口咬向王小姚:“该死的道士!吃了你吃了你吃了你!”

    好大……!朝日奈要目瞪口呆:为什么那些花妖什么的都是娇小的人型?

    “别发呆啊!想死啊!”又从背包抽出一把刀的夏九洲情急之下一脚把没反应过来的朝日奈要踹飞,自己避过尖爪险之又险地冲到了狼妖腹部之下,挥刀!

    正面对敌的王小姚一剑斩下,长剑和利齿相撞,火花四溅,脚尖轻点,提气纵身一跃而上:“妖孽!上次让你逃了,这次绝对不会放过你!受死吧!”

    “嗷呜……!”才一爪子拍了过去,狼妖“吞天”就被下体的剧痛弄得惨叫,“卑鄙无耻下流的混蛋!嗷嗷嗷嗷……”

    不远处爬起来的朝日奈要冷汗都出来了,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蛋蛋伤还是菊花残?

    一声不吭的夏九洲下手凶残,分分钟刷爆了狼妖的仇恨值,然后开始玩命地跑,一边跑着无规则路线一边示意小二装作背包里有扩音器并发出贱贱的机械音呐喊:“来呀~来呀~来追我呀~被(哔~)了(哔哔~)的(哔哔哔~)”

    “嗷嗷嗷嗷……”痛急攻心的狼妖恨毒了夏九洲,彻底无视了正在准备放大招的王小姚和打酱油的朝日奈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嗷呜~”

    “来呀来呀来呀!来杀我呀!……”贱兮兮的机械音从夏九洲背包传出,夏九洲险之又险地擦着尖牙利爪拐弯转向狂奔,仇恨值都快刷爆了。

    “嗷嗷嗷嗷……”气疯了的狼妖狂暴地加速,“嗖”的一下超过了夏九洲,“去死去死去死!嗷!”

    悄悄贴上“神行符”的夏九洲趁狼妖转身之际再次闪到对方腹部之下,挥刀!

    “嗷……!”可怜的狼妖“吞天”再一次遭受重创,仇恨值要逆天了:“要你不得好死!嗷嗷嗷嗷……”

    “来呀~来呀~来追我呀~”怒刷存在感的小二。

    真是好贱的语气!想帮忙的朝日奈要追着跑,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跑得快断气了都只听得见声音看不见人,停下喘了口气的功夫,现在连声音都听不见了,顿时无语了:……人呢?

    这是哪儿?抬头四顾,都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完全不记得自己是从哪个方向跑来的,朝日奈要更加心累,简直是欲哭无泪:华夏好可怕,我要回家!

    夏九洲把狼妖引到王小姚的陷阱里,两人合作默契,坑死了对方后收拾收拾准备走人了:玩得太晚了不好,该回家了!

    “咦?”走了几步路,夏九洲忽然反应过来,脸色不好了,“朝日奈要呢?”

    “……”王小姚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注意啊!不会被吃了吧?”

    “……应该没。”夏九洲迅速从背包里掏出一沓沓“唤鬼符”,“可能追着我跑,迷路了。”

    “他应该会待在原地等吧?”王小姚想骂人,“这个鬼地方可不是他这种菜鸟可以乱闯的,会死人的啊!”

    “放心,他的智商不低,不会有事!”夏九洲召唤出了一排灵鬼,让它们四面八方去找人,等了几分钟就有灵鬼回来报消息了:东南方向。

    “那他还活着!”王小姚松了一口气,贴上“神行符”,“那个方向好像是只狐妖的地盘?”

    “没错!”夏九洲贴上“神行符”,也是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希望他没有喜欢的女子,不然就会陷入狐妖的幻境。”

    “幸好那只狐妖不杀生,幻术也没有特别大的杀伤力,不会让他精尽人亡,顶多消耗些精气和体力,休息一晚就可以恢复了!”王小姚忍不住八卦一下:“睁眼瞎,你想不想知道小三他在幻境里的遭遇啊?我有特殊的符可以观看哦!”

    “不想!”夏九洲跑了起来,“我们必须赶紧带他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