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木木三|2017-03-16 07:38:09更新|4473字

    秋游一结束朝日奈要就离开跟着他师傅去远方修行了。

    星期二放学后的路上。

    夏九洲发现自己和朝日奈要分开才一天,就开始想念了,想念对方晨跑的陪伴,想念午间的爱心便当,想念放学后的接送……

    真是的!被对方养成了不好的习惯呢!夏九洲一步一步往“日升公寓”方向走,心里不舒服,想报社,于是,走着走着,就拐进了一条阴气深深的小巷:不开心了,还是欺负欺负别的鬼开心一下吧!

    逢魔时刻,玩得正嗨时……

    “太过份了!给我住手!”路过的朝日奈椿看见了夏九洲,忍不住冲进了小巷,速度快得连身边的朝日奈梓都没反应过来:“哎?等等!椿!”

    “砰!”正在收拾怨鬼的夏九洲没防备,被突然间出现的朝日奈椿推得重重地撞上了墙,后背痛的厉害,看清楚是谁后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这个朝日奈椿和我八字不合吧!?永远都和我唱反调!现在整个朝日奈家就他喜欢有事没事针对自己,阴阳怪气的,简直一天没开嘲讽一天都活不下去的节奏啊!怒摔!

    “椿!”朝日奈梓没想到朝日奈椿会这么粗暴地直接动手,头都大了,马上走到夏九洲身边,担忧地伸手:“抱歉,九洲酱,你还好吗?伤的重不重?我们去医院看一下。”

    避开了朝日奈梓的手,夏九洲深深地看了沉醉在“英雄救美”情节中得意洋洋的朝日奈椿一眼,面无表情地摇头,跟这对双胞胎,不,是三胞胎,她无话可说,不想浪费口水,忍住后背的疼痛转身就走:要现在不在家,你还敢救个女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就作死吧!

    朝日奈梓看了看小声安慰着蜷缩在地看不见面容的长发女孩的朝日奈椿,感觉有点不对劲,又看了看眨眼间出了小巷子的夏九洲,鬼使神差地扔下一句话追了上去:“九洲酱受伤了,我去看看!”

    “九洲酱,抱歉!椿他太任性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我替椿向你道歉,对不起!”朝日奈梓是真的觉得对不起夏九洲,朝日奈椿那猝不及防的一下,就是作为旁观者的他,光看着都觉得很痛,他很担心夏九洲的伤势,更担心夏九洲告诉她爸爸,以夏四海的手段,知道这件事情后,朝日奈椿绝对药丸啊!

    “不、接、受!”夏九洲一字一顿地盯着对方的眼睛说,面无表情的脸在进公寓大门前突兀地对朝日奈梓露出个恶意满满的幸灾乐祸笑容,“让朝日奈椿好好享受‘有美相伴’的美好生活吧!希望他三天后别来求我啊!”

    为什么有种不详的预感?朝日奈梓顾不得问问题,马上转身去找朝日奈椿:不会出事吧?椿这个蠢货,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进入日升公寓。

    “我回来了。”进门后,夏九洲再次被朝日奈光缠上,对方一身女仆装:“主人,欢迎回家!”

    “主人,您是想用茶、咖啡还是……我呢?”

    “……”夏九洲眉心抽了一下,忍了又忍才虚弱的叹气:“不用了,帮我跟右京哥说一声,晚餐我今天不吃,我先上去了。”

    “主人,您哪里不舒服吗?脸色很不好啊!”朝日奈光观察力还是很在行的,脸色微变,“后背僵硬,是摔倒伤到了脊椎还是撞到哪里伤了后背?”

    “撞墙了。”

    “我去叫雅臣哥?”

    “不。”

    “我去买药?”

    “好。”

    “等等啊,马上回来!”

    夏九洲的房间里

    肌肤如玉温软滑腻,年轻的小姑娘如白生生的小羔羊鲜嫩又可口,就是后背一大片一大片的青紫淤痕红肿显得特别……虐~

    朝日奈光拿着药膏都不忍心下手涂抹,心疼:“怎么这么严重?到底怎么撞墙的?”

    上身只穿着少女系列小可爱的夏九洲趴在床上玩笔记本电脑,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回答:“是体质问题。被蚊子咬了一口就会红肿一片,不仅触觉敏锐,痛觉也很变态,是正常人的1.5倍。”

    “至于我待在这里这么久都没受过一点点伤,忽然就撞墙了……”夏九洲想到那个朝日奈椿就想冷笑,她意味深长地转头盯住朝日奈光:“因为我是在捉鬼的时候被你弟弟朝日奈椿推到墙上的,所以接下来三天你最好别太靠近他!”

    “所以,那个鬼,你没捉?”朝日奈光有点懵,“它缠上椿了?”

    “你猜?”夏九洲眨眼,歪头,可爱笑。朝日奈光被萌杀,把药膏涂上,伸手抹:“嘛~椿确实该受点教训了,你开心就好!”

    “…嗷!疼…疼疼疼!”

    “……那我轻点,你忍忍。”

    星期三中午**大酒店包间。

    “好像忘记了什么?”早上因为后背疼没有晨跑的夏九洲被见缝插针的朝日奈光拉着,出了学校,在大酒店里享用午餐,她隐隐约约觉得好像有事情要做,但是,肯定不是很重要,因为她不记得了啊!

    “下午的篮球赛啊,今天是周三,你答应了昴的,我们下午一起去!”穿着女装长裙和黑丝袜的朝日奈光比女人还女人,气质独特,韵味十足,笑容妩媚,“然后就一起去我常去的酒吧玩玩!”

    “不去!”夏九洲一本正经的摇头,“我未成年啊!”

    “你没去过酒吧吧?不好奇吗?”朝日奈光放下手中的红酒,诱惑力十足地笑,“里面是什么样的,有什么人,有什么游戏,好不好玩,就不想知道吗?”

    “不想!”夏九洲特别讨厌人多的地方,人一多,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会勾起很多很多不好的回忆,心情就会变恶劣,忍不住就想报社了!

    “好吧!”朝日奈光不勉强,转口道:“那晚上陪我去参加一个慈善晚宴怎么样?”

    “这才是你的目的。”夏九洲白了他一眼,到底给了面子,没拒绝,“我不会在那里待很久。”

    “没问题!”

    “九洲酱,你现在的学习没问题吗?”朝日奈光拉着面无表情的夏九洲坐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到观众席的朝日奈枣身边,好奇的问,“平时的成绩很好吗?可是你每次考试都是零分啊,为什么一次都没被请过家长呢?搞得我们这群哥哥都没有出场的机会了!”

    “因为我爸是夏四海啊。”夏九洲骄傲的挺胸,扯了扯嘴角,露出了及其拉仇恨值的笑容,“校长为了讨好我爸爸,不管我做什么屁都不敢放一个!”

    “……”无语的朝日奈枣:仗势欺人有什么好骄傲的啊!

    “好棒啊!”朝日奈光一脸羡慕,“我以前读书的时候也想随心所欲,可惜了!”

    “……”想动手揍人的朝日奈枣:可惜个毛啊!光哥你的三观呢?

    “我们家庭教育不一样。”夏九洲突然来了聊天的兴致,好奇地盯着朝日奈光:“光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啊!”朝日奈光来了精神,撩拨了一下头发,“是要问我为什么穿女装吗?”

    “……”不知不觉竖起耳朵听的朝日奈枣:光哥为什么穿女装?

    “不是!”夏九洲对这群朝日奈本身没什么太大的好奇,她只是好奇一件事情:“其实我一直都想问,你们十二个兄弟是只有一个爸爸还是有几个爸爸?”

    “我们是十三个兄弟!”朝日奈光纠正。

    “……”僵硬了的朝日奈枣:喂喂喂喂喂喂!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我们是只有一个父亲还是有很多个父亲啊?我也想知道啊!

    “朝日奈琉生是半妖,你们是纯种人类,物种不同,不可能是亲兄弟!”夏九洲解释了一下,“生下半妖的人类活不过一个月,朝日奈琉生自然就不可能是美和阿姨生的,你们肯定就不是亲兄弟了!”

    “半妖?”朝日奈光好奇大于震惊,“琉生以前确实是孤儿,不过,他爸爸是妖怪?妈妈早就死掉了?”

    “……”想开口问问题却只能憋着的朝日奈枣:等等啊你们!前面的问题的答案呢?重点歪了啊!半妖什么的很扯淡好嘛!又不是玩游戏!先回答前面的那个问题啊!

    “朝日奈琉生长得和纯正的人类不一样,而且他喜欢毛发,能听懂毛茸茸的四肢动物说话,本身说话也有缺憾感,性格好似温吞自卑,骨子里骄傲孤独自负,特点和大部分半妖都差不离……”夏九洲还没说完,发现头顶名字的朝日奈昴进场了,“啊!朝日奈昴进场了。”

    “……”郁闷中的朝日奈枣:敢不敢把话说完啊!敢不敢!

    “雅一sams!…”

    “酒井sama!…….”

    “昴sama!……”

    “泉sama!…….”

    “太郎sama!…….”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篮球场上运动员的一举一动都引起众粉丝尖叫呐喊,声浪一波一波不停歇。

    “你觉得昴会赢吗?”朝日奈光凑近对夏九洲大声喊道。

    夏九洲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他,伸手从那边耳朵里掏出一个耳塞:“你说什么?”

    “……”无语了一瞬的朝日奈光还是大声问出来了:“昴会不会赢?”

    “不会!”

    “你对他没信心吗?”

    “有啊!”

    “那为什么……?”

    “他身边的运动员有两个人被怨鬼缠身啊!”

    “……”被两个不搭理自己的人一直郁闷,都快郁闷死了的朝日奈枣:怨鬼个毛毛虫!乌鸦嘴!昴一定会赢!昴比赛一直都没输过!

    经过各种激烈的抢球抢球抢球投球投球投球等等一系列运动,最终还是朝日奈昴的九州队赢了。

    “……”夏九洲木着脸:这一点也不科学啊!这边五个主力有两个歇菜了,对手看起来每个都还很不错的样子啊!为什么朝日奈昴一个人就能单挑一群人?

    “干得漂亮!”朝日奈光笑眯眯地冲满头大汗的朝日奈昴比了比大拇指,“昴的球技越来越好了!”

    “谢谢光哥!”

    “很棒!”

    “谢谢枣哥!”

    “……”不想说话的夏九洲。

    “……”期待夸奖的朝日奈昴。

    “……”铁石心肠面无表情的夏九洲。

    “……”持续期待中的朝日奈昴。

    ……

    现场冷场了一分钟,夏九洲不得不在三个人一直默默地“盯~”的视线中开口:“一起去慈善晚会?”

    “噗~”笑得花枝乱颤的朝日奈光。

    “……哦。”莫名沮丧了的朝日奈昴。

    “……”默默怒火中烧的朝日奈枣:小气!夸奖一下昴会死啊!

    慈善晚宴会场。

    和朝日奈家的三个人窝在慈善晚会的一角,夏九洲想骂人,忍了忍没忍住才开口:“你们不去应酬?”

    “应酬哪有九洲酱重要!”朝日奈光义正言辞地继续黏在她身边,明明穿得是女装却硬生生透出一股子痴~汉的味道。

    “……”右边正襟危坐的朝日奈昴一言不发地红了脸。

    “……”站在夏九洲身后的朝日奈枣默默地在心底扎小人。

    想一个人窝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静静的夏九洲:“……”

    “咦?那是朝日奈椿和朝日奈梓?”

    “咦咦咦?朝日奈家不是来了四个人吗?”

    “对呀!怎么又来两个?”

    “大概是家庭聚会?”

    “……”

    被众人议论纷纷的朝日奈“四个人”中的夏九洲:呵呵。

    “你怎么在这里?”刚进门,一眼就看见了万众瞩目的夏九洲,朝日奈椿冲了过去。朝日奈梓心一惊,迅速上前:“小心!”

    “啪!”刚刚靠近夏九洲一米范围朝日奈椿就谜之摔倒了,本来是朝夏九洲那边摔,只要夏九洲伸手扶一下就好,可惜,夏九洲就跟见了鬼一样“嗖”地闪开了。

    慢了一步的朝日奈梓默默地将伸出的手捂眼:好痛的样子!

    “混蛋!你竟然躲开了!”朝日奈椿被对方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气的连自身的痛觉都屏蔽了,爬起来就扑了上去,“我让你躲!”

    “啪!”又一次谜之摔跤的朝日奈椿。

    “……”一边庆幸自己反应神经快,一边幸灾乐祸的夏九洲:哈哈,摔得好!有种再来一次啊!

    “啪!”刚刚爬起来不死心还是扑向了夏九洲的朝日奈椿。

    “……”幸灾乐祸的夏九洲。

    “……”没脸看的朝日奈梓。

    “……”被无视了的朝日奈三个哥哥。

    “……”吃瓜群众。

    吃东西被噎……

    喝水被呛……

    走路摔……

    还有各种各样的小意外……

    夏九洲看得很欢乐,面无表情地无视了朝日奈梓的哀求眼神,直到慈善拍卖会朝日奈椿又作死了,他拍了一副画,那种带有女鬼的中国画……水墨仕女图!

    “……”夏九洲无语:不用三天了!明天早上就可以给他收尸了!死法还会特别羞耻,精、尽、人、亡!

    “怎么了?”一直注意着夏九洲的朝日奈光看了看自己愚蠢的弟弟,“是椿又作死了?那副画有问题?”

    “……”要不要这么机智敏锐啊!夏九洲默默地为对方的智商点赞,然后点头:“那副画里有女鬼,最好是今晚就烧掉。”

    “……”朝日奈光无奈:愚蠢的弟弟的运气可真是没救了!本身被怨鬼缠身就够倒霉了,又来一个!还真是迫不及待地找死啊!呵呵。

    “……”一头雾水的朝日奈昴:画里有女鬼?

    “……”又想发火的朝日奈枣:迷信!那画不要钱啊!说烧就烧!败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