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作者:木木三|2017-05-21 22:49:03更新|4163字

    一之濑玉玺暗恋夏九洲,整个九班的同学都看出来了,也就只有当事人夏九洲本人还不知道。

    没办法,夏九洲一天的上课时间有半天是翘课在外面溜达,另外半天又有一半时间是在学校睡觉,剩下的时间就算是坐在教室里,心思也从没有放在同班同学身上过,反正就不是什么好学生!

    一之濑玉玺是九班的班长,也是“九洲后援团”的团长,家世显贵,成绩优秀,小小年纪就接触了家族企业并自己创业还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能力不俗,手腕了得,妥妥的人生赢家!如果……

    哎,做人最怕“如果”“但是”之类的词啊!

    一之濑玉玺如果长得好看一点就好了!所有人都这么惋惜道,包括家人,朋友,同学,还有那些明里的对手暗里的敌人。

    是的,一之濑玉玺长得有点丑。

    嗯,这或许是那些看他不顺眼和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唯一能攻击他的地方了!

    所有人眼中不用未来,现在就是人生赢家的一之濑玉玺打小就长得其貌不扬,长大了还是不好看,因为这他还是很有些自卑……好吧!是特别自卑!

    智商高又不能提高颜值,更何况他的父亲家族是茶道世家家主,母亲是插花世家幺女,长得都特别好看,所以,作为长子的一之濑玉玺就算再聪明乖巧听话,还是因为脸集齐了父母所有的缺点而得不到爱护与重视,特别是之后又有了好几个或漂亮或帅气或精致或萌萌哒的弟弟妹妹们,他存在感就无限趋近于无了!

    没办法,这个看脸的世界,颜狗当道啊!

    其实长大了一些一之濑玉玺知道自己父母还是爱自己的,在不看见自己的脸的时候,他自己也是颜狗,能感同身受能体谅但是不能原谅,说好的“母不嫌子丑”呢?

    当所有认识的人看见他都是“如果长得好看一点就好了”ʕᴥʔ纠结的表情……

    当所有不认识的人看见他都是“你丑到我了” (。•ˇ‸ˇ•。) …的表情……

    当所有想讨好他的人看见他都是“怎么长这样,太可惜了”ರ_ರ 心塞的表情……

    当所有心理阴暗的人看见他都是“哈哈,长得丑死了”✧٩(ˊωˋ*)و✧幸灾乐祸的表情……

    当……

    咳咳,夏九洲出现了!

    其实就算一之濑玉玺丑得突破银河系,只要他是个乖乖自我介绍的人类,夏·脸盲·九洲对他的态度就不会变,除非把他头顶的备注“班长——一之濑玉玺”抹掉!

    可是,一之濑玉玺他不知道啊!

    一之濑玉玺不知道夏九洲脸盲,于是美好的误会就这么产生了,特别是见面第二天就被夏九洲“美救英雄”了一次,更是把一颗少男心双手献上了!

    过几天学校就要放假了,一之濑玉玺决定要告白,他怕夏九洲寒假回国,万一过了年不来这所学校就见不到了,想要把自己的心意告诉她。

    “夏桑。”

    “……”

    “夏桑。”

    “……嗯?”翘了课躺在空荡荡的音乐室睡觉的夏九洲被人叫醒,她从长椅上坐起,睁开眼睛:“班长……一之濑君?”

    “是,是我!”一之濑玉玺紧张得要结巴了,心脏不听话地狂跳,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单膝跪地把怀里的一大捧玫瑰送到夏九洲面前:“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刚醒脑子有点懵的夏九洲呆呆地看着鼻子下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才反应过来了:哎?喜欢我啊?

    “夏桑,我喜欢你!”一之濑玉玺脸红脖子粗地重复了一遍,眼睛紧紧地盯着……地上的地板,不仅心惊肉跳,大脑还是一片空白,嘴巴跟被谁抽了一样完全说不出甜言蜜语,只是干巴巴地说着:“我喜欢你!”

    “谢谢你!”被表白了的夏九洲微微一笑,淡定地接过那近在咫尺的一大捧花:真是吓我一大跳,这场景,这架势,再加上一对戒指的话,我会以为自己被求婚了呢!

    “不,不客气!”表现得傻了吧唧的一之濑玉玺紧张得腿软,干脆直接跪坐在夏九洲面前的地板上,稍微放松了一点,“夏桑,那个花,可以吃!是我做的,你可以试试?”

    怪不得有股子巧克力味呢!鼻子对食物的气味特别敏锐的夏九洲从怀里抽出一朵玫瑰,张嘴就是一口:嗯!味道好极了!

    然后,一之濑玉玺就心满意足地看着夏九洲一口一口把自己亲手制作的爱心“玫瑰”吃光了。

    再然后,毫无“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自觉的夏九洲认认真真地拒绝了他“求交往”的要求:“我对你只有同学之谊朋友之义,没有爱慕之心,不能做你的女朋友。”

    “如果我每天为你做三餐和甜点零食,每天陪你翘课玩游戏,每天陪你做你想做的事,听你的话答应你所有的要求呢?你愿意考虑一下我吗?”

    “……”夏九洲还真的考虑了一下。

    “……”紧张又期待中的一之濑玉玺。

    “……抱歉。”夏九洲忍痛拒绝:朝日奈要不就是这么干的,可是你看看现在他……哼!

    “是因为……我长得丑吗?”心痛的一之濑玉玺情绪低落地问,有种生无可恋的颓废感。

    “你丑吗?”夏九洲愣了下,仔仔细细地盯着他打量了一会儿,怎么看都是一张大众脸,于是摇头:“没看出来。”

    “不是这个原因吗?”振作了一点的一之濑玉玺追问,“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

    “不是。”夏九洲想了想,诚实地坦白:“我答应过我爸爸,十八岁之前绝不早恋,所以就算我喜欢谁也不会在成年之前和他谈恋爱!”

    “……”WTF?被这意料之外的答案冲击得懵逼了一瞬,回神的一之濑玉玺可耻地红了脸,更萌更喜欢她了怎么办:为什么觉得听爸爸的话的夏桑更可爱了呢?我是不是没救了?不想抢救不想吃药怎么办?

    晚上回到了日升公寓的夏九洲可不知道一之濑玉玺是不是有病,她只是有些烦躁地瞪着那个思思:“让开!”

    没事挡在自己房间的门口,是想找碴吧?

    “夏桑,我想你可能对我有一些误会……呜呜呜呜……”还未开口就泫然欲泣,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泣不成声的“思思”。

    “……”MDZZ!夏九洲难得地想骂人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不是哭就是笑,玛丽苏光环不要钱也就算了,难道就没有保质期吗?不怕光环用多了能量枯竭吗?天天跟个神经病一样不累吗?

    “夏桑!你又在欺负思思了吗?”朝日奈侑介冲了过来把那个思思拉到身后,很有一股子“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味道,连称呼都疏远了,“你不要老是针对思思好不好?”

    “……”MDZZ!夏九洲悲哀地发现自己最近脑子里除了这个词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果然,“智障”这玩意儿会传染啊!

    “怎么了?”朝日奈光“路过”,笑嘻嘻地把哭得很有美感的那个思思拉入怀:“可爱的小姐,怎么哭了?不哭,会有人心疼的~”

    “呜~不关夏桑……”

    “砰!”巨大的关门声打断了那个思思矫揉造作的哭诉,夏九洲烦躁地扑上床:一群智障!

    “……”被吓了一跳的朝日奈侑介:差点以为自己要被门砸到了啊!吓死人了有木有?

    “……”一口气被打断噎得不行的“思思”:吓死我了!这个女人怎么不按计划来啊?被吓得哭不出来了……

    “……”不知为何想笑的朝日奈光:九洲酱还是那么可爱啊!

    十二月三十一日清早,朝日奈椿和朝日奈梓的生日,夏九洲本来不想送礼物的,因为冲动易受挑拨又没脑子的朝日奈椿这段时间得罪了她很多次,但是朝日奈梓,就算是那个思思再怎么栽赃嫁祸,他都是十分冷静地旁观和阻止朝日奈椿作死,所以,礼物还是要送的。

    于是,自从吐出“交配”两个字被关了小黑屋的助手小精灵小二再一次重出江湖,开始了“不刷屏就会死”模式:“嘤嘤嘤嘤嘤……主人,小二好想你啊!嘤嘤嘤嘤嘤……主人,小二做错了什么?嘤嘤嘤嘤嘤……主人……”

    “有个问题问你!”打断机械电子噪音,无视了密密麻麻如流水的字幕,夏九洲干脆直接地问:“除了和朝日奈兄弟们交配,还有什么办法消除玛丽苏光环的影响吗?”

    “主人,有很多办法啊!”

    “真的?”

    “对啊!”

    “都有些什么方法?”

    “主人,那些方法你是做不到的呀!”

    “……”

    “主人,你毕竟只是个区区纯人类,还不能修炼,说了办法你也做不到啊!”

    “……”

    “主人,你还要听吗?听了也做不到还听吗?”

    “……”

    “主人……”

    “开启待机模式!”

    “嘤嘤嘤嘤嘤……”

    “……”面无表情的夏九洲:感觉助手小精灵升级了,更人性化了,更能作死了,作死都作出了新境界,还能不能互相愉快的玩耍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只能听听对方很有节奏感的哭声了!谁叫我是个啥也做不了又不能修炼的纯人类呢?是吧?

    不能彻底搞定玛丽苏光环这件事,夏九洲干脆去晨练前先叫醒了两只妖精,给了他们一张“定身符”和一张“隐身符”:“现在去贴到那个思思身上,朝日奈要现在不在家,我明天送你们去庙里修炼。”

    “好啊!”两只妖很干脆点头:这里没什么好玩的,还是修炼要紧啊!如果不是老和尚师傅不在庙里,怕自己找到庙里去被当做坏妖怪收了,咱们早就跑了啊!

    这两张符就算是朝日奈椿的生日礼物了!夏九洲单方面决定了,然后敲响了朝日奈梓的房间门,也不管会不会打扰到对方或者对方不想起床想睡懒觉什么的:“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早安!”

    “……早安!”本以为是朝日奈椿在恶作剧想发火,没想到打开门发现是夏九洲,有些吃惊的朝日奈梓心情转好:“九洲酱,有什么事吗?”

    “梓哥,生日快乐!”夏九洲双手送上玉符:这玩意虽然没办法抵挡玛丽苏光环,但是物理防御和一般的非人类攻击还是挡得住的,聊胜于无嘛!

    “谢谢!”朝日奈梓接过礼物心情更好了,“九洲酱,大家用了早餐一起去温泉旅行,你也会去吧?”

    “你想要我去吗?”夏九洲不觉得自己会受欢迎:温泉旅行啊!等他们离开了,自己也可以去吧?

    “我们都希望九洲酱去,椿和侑介,还有小弥,如果他们说了什么没脑子的话,九洲酱不要放在心上,无视就好了!”朝日奈梓微笑着请求道:“九洲酱,可以陪我吗?”

    “……可以。”为什么觉得他话里有话?夏九洲没多想,干脆地点头:反正那个思思今天到明天早上都没办法作怪了!

    “谢谢九洲酱!”朝日奈梓情不自禁得笑出声,“九洲酱还要跑步吧?等我一分钟,我们一起去!”

    “好啊!”夏九洲无所谓地答应了,见朝日奈梓一分钟不到就洗漱完当着她的面换起了衣服,不由地流氓般吹了声口哨,赞道:“梓哥,六块腹肌,身材不错哦!”

    “虽然我的目标是八块腹肌,但是工作挺忙,暂时也就只能保持六块不消失了!”换好了衣服的朝日奈梓关上门,转身把夏九洲圈在怀里,很“霸道总裁”地笑:“小妞,满意你看到的吗?”

    “……”被壁咚了的夏九洲无语了一下,看着朝日奈梓“邪魅狂狷拽”的笑容,见他不放开自己,只好跟着做做样子,学着“单纯不做作的白莲花”的做派开腔:“你讨厌死了啦!人家什么都没看见,不理你了啦!走开啦!”

    “很好!小妖精,你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没想到夏九洲演得不错,朝日奈梓收回了双手,夸奖道:“九洲酱演的小妖精很好,跟外面的……”

    “什么小妖精啊?我明明演的是小白莲!”夏九洲忍不住打断朝日奈梓的话,“那种清纯单纯纯纯的白莲花!”

    “……”这下轮到朝日奈梓无语了,半晌他笑了笑,干巴巴地道:“嗯!很好很特别的白莲花!”

    呵呵,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