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作者:木木三|2017-06-10 16:14:20更新|2616字

    王小姚到来的第二天。

    一大早,夏四海就带着朝日奈美和和朝日奈椿,朝日奈昴,朝日奈侑介,朝日奈风斗,还有朝日奈弥出去玩了。

    然后,剩下的朝日奈兄弟们就眼睁睁地看着夏九洲打开了思思少女的门,在闺蜜王小姚穿着道袍带着桃木剑进去后火速关上。

    然后,夏九洲和朝日奈兄弟们就这么无所事事地大眼瞪小眼地等着,等着看王小姚的成果!

    大概,两个半小时,门被从里面打开了,王小姚最先走出来,悄悄地比了个“OK”的手势,她身后跟着眼眶红红的思思玛丽苏少女。

    “就这么……搞定了?”不可能吧?这么轻松?简直是不可思议啊!夏九洲看着乖乖跟在闺蜜身后的少女思思,无比干脆地献上了自己的膝盖表示拜服,但是还是问出了满心的不解:“小妖,求指教!你是怎么说服她,让她心甘情愿放弃开后宫转而拜你为师的?竟然光靠开嘴炮就成功了?”

    “当然是……”王小姚拖长了音,然后话锋一转,怼上了同样十分好奇的众朝日奈们:“都是因为你们这群男的太自以为是太自大了!都以为自己是谁啊?以为只要是个女的就会爱上你们吗?以为世界少了你们就不会运转了吗?你们的脸都是这么大————————————大啊?”

    “……”无辜躺枪被怼的朝日奈兄弟们一脸茫然若失:我们怎么了我们?要不要突然开炮啊?你的脸才这么————————————大呢!

    “……他们怎么了?”夏九洲也有点懵:他们做了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

    “他们实在是太无耻了!”王小姚作势挡住身后的少女,语气十分地痛心疾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BALABALABALABALA……”

    “……”无语地看着闺蜜一边笑眯眯地冲自己眨眼一边语气强烈措辞激烈地谴责朝日奈兄弟们,夏九洲面无表情:呵呵哒。

    “……”被骂了好一会儿才听明白反应过来的朝日奈兄弟们集体捂脸:所以,这位道士姑娘的拯救方法就是诬陷我们要害思思少女,自己当救世主了?不管这个方法有没有用都太无耻了!所以说,到底是谁厚颜无耻啊?

    “……总之,思思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有我罩着,你们有多远滚多远,不要想着害她了!”把无中生有的事情说得跟真的一样,王小姚终于骂过瘾了,心怀大畅,回头拍了拍思思少女的肩,眼神鼓励,“思思,你有什么要和他们说的话就说吧!说完我们一起搬出去,眼不见为净!”

    “……”看着众朝日奈们的思思少女沉默了一会儿,表情复杂眼神十分地一言难尽,最后,她哀怨的目光定在朝日奈要身上,问道:“要君,真的是你哭着下跪求着师傅来收了我吗?因为你觉得我是妖孽会蛊惑人心?”

    “……”谁哭着下跪求王小姚来了?不要含血喷人!朝日奈要悲愤地瞪着王小姚:明明是她自己求着夏四海死活要过来的好不好!这是赤~裸~裸的污蔑啊!简直是欺人太甚!

    “光君,你真的认为我影响了你的思想就是妖怪吗?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只是打算迷惑我,觉得妖怪蛊惑人心的事情是个好题材所以干脆放在身边观察吗?”

    “……”不不不!我喜欢你,并不认为你是妖怪!硬生生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话,朝日奈光艰难地把视线从思思少女身上挪开,凶狠地盯着没事人一样的王小姚:这个家伙睁眼说瞎话的样子和夏九洲真是十足地像,该说不愧是闺蜜吗?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雅臣君,我一直以为你是最温柔最体贴最善良最有爱心的男人,没想到你竟然要师傅收了我之后就把我解剖掉,简直是丧心病狂!”

    “……”解剖?鬼才要解剖你啊!就算被以毒攻毒治好了晕血的毛病,但还是特别不喜欢见血的朝日奈雅臣:丧心病狂的人是你身边的那个女的!

    “右京君,衣冠禽兽人面兽心就是你这样子的!斯文败类!”

    “……”喂喂喂!我怎么衣冠禽兽怎么人面兽心了啊喂?被骂得眼镜都要掉下来的朝日奈右京无奈又恼怒,瞪向王小姚: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到底对她编排了自己的一些什么东西啊?竟然连衣冠禽兽和人面兽心都出来了?还有斯文败类?

    “梓君,就算你想让师傅杀了我也是没有用的,椿哥已经喜欢上我了!他是你的亲兄弟,他不会和你乱伦的!你死心吧!”

    “……”谁要和那个蠢货乱伦啊?向来冷静的朝日奈梓都有了杀人的冲动,缓缓地推了推眼镜,恶狠狠地盯着王小姚:这个人到底胡言乱语了些什么鬼东西啊?

    “枣君,我们分手吧!不过,我是不会祝福也不会撮合你和昴君的,你就死心吧!”

    “……”谁说让你撮合我和昴了?我们可是亲兄弟啊!同样被出柜了的朝日奈枣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瞪向王小姚:我喜欢妹子啊妹子!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感觉比夏九洲还讨厌啊?

    “祁织君,你以为你是神经病杀人就不犯法了吗?太天真了!不过,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神经病!浑身上下散发着忧郁气质的朝日奈祁织下意识地跟着兄长视线方向看,然后发呆:咦咦咦,这个女人是谁?好像是九洲酱昨天带回来的朋友?

    “我知道你们让美和阿姨和她的丈夫把喜欢我的椿君昴君侑介君风斗君还有小弥带出去,就是为了设计让师傅收了我,但是你们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吗?你们都错了,你们忽略了遗忘了两件事,我不是妖怪,还有我和师傅是一个国家的,所以,师傅才不会为了区区几千万就残害同胞呢!”

    “……”谁说,要给,几千万,做掉,一个人?总是这样被习惯性忽略的朝日奈琉生,有些迟钝地眨了眨眼,跟着兄弟们瞪向王小姚,刷刷存在感:这个,九洲酱,的朋友,脑洞,特别大,的样子!口才,也很棒!思思,看起来,深信,不疑啊!厉害!要不要,点个赞?

    “你们不要这样瞪着我师傅!”误会了朝日奈兄弟们凶狠的模样是恼羞成怒,思思少女一颗暗许的芳心瞬间破裂,残余在心底的希望被风吹散,失望透顶,“是我的错!没有想到你们都是这样的人!早知道你们都是这样的人,我才不会跑到这个鬼地方来找你们谈恋爱呢!”

    “……咳咳。”集中了朝日奈兄弟们的所有怒火,有点小心虚的王小姚抬头望天——花板,避开了朝日奈兄弟们火辣辣的视线:我的办法就是这样简单粗暴,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们好啊!我要做好人的话,那必须得有坏人啊!不坑你们难不成坑自己的闺蜜吗?

    “……”我们也没想到我们都是这样的人啊!感觉自己被坑惨了的朝日奈兄弟们一个个闪人了,一声也不吭:对王小姚他们能怎么办?报复吗?可人家是九洲酱请来帮忙的!对思思他们能怎么办?反驳吗?可万一她不离开就惨了!所以说,他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

    “……”万万没想到啊!夏九洲叹服地看着冲自己挤眉弄眼的王小姚,竖起了大拇指:这个拉仇恨的能力也是绝了!甩锅的技巧也很了不起啊!都刷爆了朝日奈兄弟们的仇恨值,还屁事没有地得到了一个崇拜自己的徒弟,牛就一个字啊!妥妥的三十二个服字送上!

    嗯,至于身心受创的朝日奈兄弟们,夏九洲只能亲手点了一排蜡烛意思意思了:iiiiiiiii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