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作者:木木三|2017-06-22 21:03:25更新|2202字

    华夏历阳历一月二十二日,阴历十二月二十五夜晚十二点半,多云转小雨。(PS:以上所写是按照2017年的日历,具体年月日什么的,大家一起愉快地无视就好了!)

    “小妖,就快要过年了!”夏九洲有点郁闷地在半夜三更才逮住了那个带着思思少女抓鬼降妖玩得不亦乐乎的闺蜜,“我们该回国回家了!”

    “咦?这么快?”带着新收的徒弟彻底放飞了自我的王小姚有些惊讶,掏出手机看了下日历:“还真是!”

    “思思,你跟我一起回国,顺便见一下我的师傅,也就是你的师祖。”王小姚转头看向身边的少女,对于她修为增长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这件事情,感觉有点小头疼:“你没意见吧?”

    “没有!一切都听师傅的!”思思少女把暗搓搓地瞪着情敌夏九洲的视线收回,满目崇拜地看着王小姚,星星眼,“可以和师傅一起去见师祖,思思好高兴!”

    “……”这个女的不会被闺蜜折腾得神经了吧?夏九洲被思思少女仿若精分的行为弄得嘴角抽了下,有问题就直接开口问了:“小妖,你带着她这大半个月都在干什么?”

    “嘻嘻~当然是在捉鬼降妖了!”一直都是一身道士打扮的王小姚拍了拍腰上别着的葫芦,笑嘻嘻地说道,“我除了干这事就不会别的了嘛!”

    “我和师傅是出去行侠仗义替天行道顺便赚钱,做的可都是正事儿!”思思少女忍不住斜视夏九洲,眼神带着浓浓的羡慕嫉妒恨的味道,“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啊!天天带着一群男的出门花天酒地,丢人现眼伤风败俗乌烟瘴气不知廉耻……”

    “……为什么感觉才几个星期不见而已对方的智商涨高了不少啊?”都能喋喋不休地狂吐一堆“四个字”了!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呸!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我以前弱智吗?”气急败坏的思思少女抽出随身携带的桃木剑就捅了过去,动作十分熟练,干脆利落极了!可惜,被躲对方过了!

    “咦咦咦……我刚刚的吐槽被自己说出来了吗?”夏九洲扭了下腰就避开了木剑,有些吃惊地问闺蜜,“我不就是想了想吗?”

    “不,你不仅仅只是想了想!”王小姚笑眯眯地坐山观虎斗,走远了点,“你还说出来了!挺大声的,我都听见了!”

    “……”怪不得她这么生气啊!瞅了瞅对面拿着木剑虎视眈眈的思思少女,夏九洲面无表情地伸出食指冲她勾了勾:“你现在的表现也不聪明啊!我就说你是智障了,你有什么意见吗?不服气,来打我啊!”

    说了就说了,自己说的都是实话,不服来战啊!谁怕谁?来啊!态度瞬间无比嚣张的夏九洲,面无表情脸秒变极度拉仇恨脸,那个变脸绝技每每都令旁边看乐子的王小姚惊叹,佩服的五体投地:真是,特别特别特别欠揍啊!

    我去!好气哦!仗着有个师傅撑腰,现在完全不想忍耐的思思少女胆儿肥了,挥舞着桃木剑就朝十分欠扁的夏九洲冲了上去,然后……

    然后就用比冲上去的速度还快的速度冲了回来躲在了看戏的王小姚背后,泪流满面:“师傅,她欺负我……”

    这家伙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啊!一把桃木剑对一把一米多的黑色大砍刀是闹哪样啊?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呜呜呜呜呜呜……悲伤已经逆流成河的思思少女心碎欲死面如死灰:这样苦逼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这样被人欺凌的生活,活着还有什么盼头?没滋没味地过着没意思极了的生活,不如归去……

    “不怕不怕不怕!”王小姚拍了拍整个人都灰暗下去了的思思少女的狗头,不,是脑袋,安抚了一下就抽出背着的桃木剑,“师傅帮你教训她!”

    “师傅加油!狠狠地教训她!”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激动起来的思思少女,两眼放光地瞪向了夏九洲,精神抖擞:什么?你说我不是说了“不如归去”什么的?哎呀!我的意思是“不如让她归去”!不要误解了啊!自己还没活够呢!就算想死了,没见到对面的情敌先死,自己绝对会死不瞑目啊!才不要死呢!

    贴上了符箓的桃木剑和黑色大砍刀交击处发出了金石相撞的刺耳声响,两人交错而过时交换了一个眼神,夏九洲面无表情地盯着王小姚:你来真的啊?

    王小姚剑挑长刀踢向夏九洲的下盘,挤了挤眉毛,眨眨眼:就当哄孩子,你就哄哄我徒弟呗!

    夏九洲右手手腕一转长刀斜砍,对于王小姚偷袭来的腿,另一只手直接扔符箓,面无表情地瞪她:做梦吧你!和我打架斗殴我从来就没有输过!

    挡住长刀,王小姚也开始扔符箓,脸上表情有点无语:拜托!你身上的符箓有一大半都是我画的好吧!咱们就不能干干脆脆地动手动脚,别这么浪费成不?

    使出巧劲长刀脱手,带飞了轻飘飘的桃木剑,夏九洲直接上手开揍:成啊!当然成了!肉搏战才是我的最爱啊!

    躲过一拳又一脚,不小心腿上挨了一巴掌,腰部受了一爪子,然后就是臀部多了个脚印,瞬间落入了下风的王小姚欲哭无泪:说好的只是玩玩只是为了哄徒弟呢?

    表面上是你来我往谁也奈何不了谁,实际上打开心打顺手了的夏九洲:谁跟你说好的?我怎么不知道?

    苦涩的眼泪往心里流,被缠住没法子脱离战场的王小姚内心哭成狗了:我只是想静静地在徒弟面前装~逼而已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吗?还是不是朋友?友谊的小船翻给你看,信不信?

    有恃无恐的夏九洲眯了眯眼:翻啊!你倒是翻给我看啊!

    打不过的王小姚分分钟怂:翻个跟斗给你看怎么样?

    呵呵。

    “师傅加油!揍扁她!”

    “师傅加油,加油,加油!”

    “师傅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师傅揍她!揍她!揍她!”

    “师傅揍她!揍她!揍她!揍她!”

    “师傅加油!揍扁她!”

    ……以为两人势均力敌的不明所以罪魁祸首围观党思思少女:师傅有我为她加油,马上就可以打败那个可恶的女人了!嗯!我要再大声点为师傅加油!

    苦逼的躲都躲不开的王小姚尔康手:徒弟求你别喊了!你声音越大睁眼瞎下手越狠啊!

    #救命!闺蜜吃徒弟的醋,要打死我了怎么办?在线等,特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