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二)五年后

作者:alysa1203|2017-03-01 12:26:32更新|2020字

    五年后,又是一个漫天飞雪的冬天。一个长发飘逸的女子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旁边是个和她一样清纯可爱的女孩正在摆弄着一只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的金色怀表……

    女孩打开怀表,怀表立刻发出了一阵十分悦耳的音乐。女孩好奇的问:“妈妈,这个怀表真神奇!是谁送给你的?”女子转过头微笑着对女孩说:“婷婷,这个怀表是你爸爸送给我的。”

    “爸爸?!婷婷居然有爸爸!”女孩挣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女子。女子回答道:“我们婷婷当然有爸爸了,婷婷你姓什么?”女孩天真的回答:“妈妈,我姓慕容我叫慕容婷不是吗?”女子抚摸着女孩的头发说:“是的,你姓慕容,你叫慕容婷所以你要记住你的父亲也同样姓慕容知道吗?”

    女孩一知半解的点点头。女孩接着问:“妈妈,那我爸爸在哪儿?”静婉知道女儿迟早会问这个问题所以她平静的回答:“婷婷,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很远的地方?那我们可不可以去找他?”

    静婉看着孩子渴望的眼神有些不忍心!因为她不想伤害孩子,她不想让孩子背负着私生子的名声永远抬不起头……

    她看着女儿甜美的容颜:“婷婷,等你长大了就会见到你的爸爸所以你要快点长大!”女孩疑惑的说:“真的?”静婉笑着说:“婷婷,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女孩相信了天真的说道:“那婷婷要快点长大!”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公园里,可两个人的心情却完全不同……

    静婉被女儿的话震惊了!她原以为自己只要给婷婷足够的爱就够了,但是今天她终于明白在孩子的心里她永远都代替不了父亲!代替不了慕容沣……

    原来在孩子的心里,永远都是那么渴望见到自己的父亲!

    承州的督军府里,五年了自从静婉离开后这偌大的督军府给人最多的感觉就是一片死寂……

    只有一个角落富有一丝生气——静园,静婉的离开让慕容沣变成了一个躯壳,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在外人看来他是威风凛凛的永江总司令,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却是一个可怜的人,他有慕容夫人可是五年了他却从来都没有去过主楼的卧室,慕容夫人从来都有名无实……

    一年前他娶了一个风尘女子,而原因是这个女人长的像他的静婉。每天他对着这个女人自欺欺人把她当成静婉,而这个影子最终也被程谨之毁了!

    苏樱的死让慕容沣再次陷入了绝望!他终日饮酒工作,为的就是麻痹自己!不让自己去想静婉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去想她!他控制得住自己的人却永远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想她的时候就呆在静园,所以静园成了这五年来他呆的最多的地方!

    这天他呆在静园里,看着属于他和静婉的天丽说:“静婉,五年了你过的好吗?你是否还会回到我的身边?”

    晚上,静婉打开怀表听着音乐脑海中浮现出她与慕容沣的点点滴滴……

    有幸福快乐也有伤心欲绝,泪不由自主的从眼眶里滑落!她抚摸着熟睡中的婷婷却发现她全身滚烫静婉焦急的叫着:“婷婷,你醒醒!”可是却没有任何回应……

    她慌张的抱着婷婷去了医院,医生把婷婷立刻送进了急救室。而此时此刻静婉心情用心乱如麻早已无法形容!

    她跪在地上嘴里喃喃道:“婷婷,你要勇敢的活下去!因为你是慕容沣的女儿,你要有你父亲的勇敢而我的世界就只剩下你了,你可不能离开我!”静婉闭上眼睛就一直这样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督军府的书房里,慕容沣因为喝了点酒所以在沙发上睡着了谁也不敢打扰他。因为自从静婉走后慕容沣似乎变了一个人动不动就发脾气尤其是在见到程谨之的时候。

    “静婉!静婉!”慕容沣突然惊醒,家平冲进去说:“四少,你怎么了?”慕容沣回答:“家平!我又梦见静婉了……我看见她哭着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想去扶她起来却怎么也走不到她身边。我叫她可静婉却不曾抬头看我……”

    家平安慰道:“四少,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您是……太想尹小姐了!”慕容沣突然问:“家平,最近有没有静婉的消息?”家平看着慕容沣摇摇头慕容沣原来充满希望的眼神又顿时变得黯淡无光……

    他站起来走到窗前自言自语的说:“静婉,难道我们此生有缘无分?五年,你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不留一点痕迹我们到底还有没有机会再相见?”

    另一边许久之后医生从急诊室里出来,静婉跑上去焦急的问:“医生,我女儿她怎么样了?”医生回答:“您放心她已经没事了!她是因为着凉加上原本体质较弱所以患了肺炎,只要住院观察几天就好。”静婉激动的说:“谢谢你!医生。”

    病房里,静婉坐在婷婷的病床前轻抚着她的额头说:“孩子,对不起!是妈妈没有照顾好你!”而此时在她的耳边响起了一阵声音:“爸爸,爸爸!”婷婷在昏迷中喊着爸爸,这让静婉的泪又忍不住流下来……

    她抚摸着孩子的头想:母爱再多也抵不过父爱,她该怎么办?她应不应该带着孩子去见慕容沣?她纠结了……

    “妈妈!”婷婷弱弱的叫了一声,静婉连忙擦擦眼泪说:“婷婷,你醒了!你真是吓死妈妈了!”婷婷用手摸摸静婉小声的说着:“妈妈,你不要哭婷婷没事。”

    :“婷婷,你要什么?和妈妈说。”静婉扯出一抹浅笑说道。婷婷虚弱的回答道:“妈妈,我要爸爸,你可不可以带我去找他?”静婉的笑容一僵继而说:“好!妈妈答应婷婷,但是你要快点好起来!”婷婷微笑着点点头。

    而静婉的心却五味杂陈,她不知道她这样答应婷婷到底是对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