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 四局 失之交臂(下)

作者:久南乔|2017-03-09 17:00:01更新|2386字

“还没有对局过就是你的对手?!”芦原震惊的面孔弄得灯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信了,“……确实是你的作风。”

    呃……自己在他眼中的形象到底有多不正常啊……

    为了避免尴尬,灯连忙笑着打趣道:“那是!不过等他当上职业棋士,您就会认识他了。那家伙好生厉害,就算没有对过局,我也知道他会在职业棋坛上一展雄姿!”

    他的玩笑话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

    “是吗……他叫什么名字?”

    芦原双手搭在下巴上,看似随意地打听道。

    “进藤光……他叫,进藤光。”

    灯一字一顿地回答。

    围棋界未来的新星,以及与他紧密相连的千年幽魂,藤原佐为。他们的出现,和一群出色的年轻人一起,将带来崭新的浪潮。这浪潮席卷了整个棋坛,还深刻地影响着围棋以外的世界,让无数人通过他们的故事爱上了这只平安时代的幽灵和为了理想奋斗不息的少年。没错,在灯穿越之前的世界里,热爱着《棋魂》的读者们都是被继承千年的热忱所打动的人。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他绝对不想被他们落在身后。

    不想一个人落寞。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时间转回儿童围棋大赛赛场。

    大厅内一片肃静,只能听见偶尔的拍照声、和棋子与棋盘之间碰撞的清脆的珠玉之声。这边,灯已经开始了第一局比赛,他的对手是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生,棋力一般,灯有把握中盘胜出。

    进藤光则一脸百无聊赖地站在对奕的棋桌旁,静静地等待着棋局的结束。

    早知道还是不该来的,完全看不懂啊,围棋什么的果然很枯燥……全场只有他一个人在严肃的冰点气氛中显得格格不入。

    “我……输了。”

    过了一会儿,女生强忍着屈辱低下头,声音有些颤抖。

    “——啊……好厉害。”

    光没想到灯会赢得这么快,因为四周的对局都还在进行中。他一定是第一个结束战斗的人。光还以为他一定会耽搁不少时间呢!

    “多谢指教。”

    灯为表尊重式地弯下腰去,而后慢条斯理地收拾棋盘上的棋子,给对方足够的时间,等她恢复平静。

    “我说,久原……我还是出去好了,这个地方好压抑啊。”

    在这个过程中,光连大气都不敢喘。坐在灯对面的女生开始嘤嘤地抽泣,看到输家的窘态,他觉得很难受。

    “可是这就是赛场啊。”灯说着,站起身,推紧座椅,然后露出轻松的笑容,“下一场是下午,还有时间,我们先去吃点什么吧,我请客还不行么。算是补偿。”

    “好啊!要请我吃什么?”一听这话,光立刻来了精神。

    灯神秘地一笑,眼睛里写满了温和:“拉面。”

    “啊!久原你知道我喜欢吃拉面吖!久原你真是个好人!”

    光激动地叫起来。

    “白……白痴!这里还在比赛啊!”灯一把捂住他的嘴,让他安静。

    “喂!!你们几个!”果然,马上有保安怒视他们。

    “对不起,对不起!”

    “都是你的错啊,进藤!”

    他们慌里慌张地跑出会议中心,外头天气不错,两人选了一家看着很靠谱的拉面店,各点了一碗加大的拉面。这样一来,光的心情也好转了许多。他只要有拉面吃就不会计较之前强行被拉来围观棋赛的事,有这样简单的思路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很幸福。

    “所以,如果下午那场你也赢了的话,就能参加来周的总决赛?”吃到一半,光抬头说出了他的猜测。

    边吃面边含着面条说话还真不雅观。

    算了,反正他们是小孩子嘛。

    “算是吧。”灯点点头,若有所思地放下筷子,“奖金起码有五万元,应该能买个稍微好一点的棋盘了……虽然离真正的好棋盘还差得远。”

    “噗——”光喝下的水尽数被喷出,他合不拢嘴地指着灯的脸,“五……五万?!”

    灯淡定地承认:“是哦,五万元。”

    在小学生的眼里,五万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可以买很多零食,好几款最新的游戏,还可以出去玩个痛快……想想都美滋滋!

    于是光马上笑嘻嘻地凑上前来:“能赚那么多钱,那我也要学围棋!”

    哎?!原来的设定不是这样的吧……灯对他的反应感到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那算什么?”

    尽管知道这是小孩子真实的反应,灯还是止不住心里的愤怒。

    在真正开始学围棋之前,他确实也有过光这样的想法,和佐为一起创造神局,还能不愁生计……但是现在,佐为的力量对于自己来说,只是通向神之一手的有效途径而已。期待见到佐为,大抵也只是单纯的喜欢他的围棋吧。

    和佐为一起下棋,是灯最想实现的愿望。

    而轻易得到这个机会的进藤光,却以他的任性好几次伤了佐为的心。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灯对光还有点心怀芥蒂也不一定。

    “诶?”光显得有点神经迟钝。

    “那算什么?!”灯忍住不悦,压抑住语气里的严厉,质问他,“你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说真心话?”

    顾不上为什么教训光的任务变成了自己的工作,灯只觉得不能接受这样的光。

    “……唔……我就是随口说说啦。”光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退让道。

    灯知道是自己说得太严重了。不论如何,光只是个从未碰过围棋的孩子,在认真地喜欢上某件事之前,无法理解视围棋为生命的人的执着也是在所难免。也许是他有些过于自以为是了。

    “以后不要和棋手说这种话。”灯缓和口吻,“这对他们来说,可能是无心的侮辱。为了经济上的原因而选择的职业、和为了梦想而选择的事业,本质上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不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天差地别。”

    光怔在原处,似乎在体会着灯的叮嘱。
    
    侮辱?至于这么严重吗?

    “不说这个了。如果你真心想试试学围棋的话,就去你爷爷家看看吧。他不是挺会下棋的吗?”灯隐约有种剧情会被他打乱的错觉,这到底是不是错觉他都无法确定了,“不过要记得叫我一起哦。我也想见见他。”

    光对他的叮嘱感到有点迷惑不解,但最后还是架不住灯的威逼利诱同意了,因为对方阴森的表情有点点恐怖。

    “如果休息够了,我们就该走啦……”灯掏出钱包,恢复了开朗的笑容,“要是不想看我比赛的话,你先回去也行。”

    明明想回家玩游戏机的光 “那我就回家了”的话却迟迟说不出口。半晌,他放弃了一般地追上灯的脚步。

    “我才不走呢!就这么一会儿而已!”光下定决心,虽然完全不知道哪来的直觉,“赢了再请我吃一碗拉面!”

    对于光,对于佐为,对于亮,抑或对于灯自己,某个人下棋的起因或许不一样,理由却一定有相同之处。这样的他们,所要迈向的必然是同一个终点——

    神之一手。

    为了那个目标,他们绝不会停下脚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