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 十四局 地震般的回归、现代秀策

作者:久南乔|2017-03-19 17:00:03更新|2216字

●○●○

    Coming back with earthquake. the modern shusaku

    种子,不会在没有泥土的空中楼阁生根发芽结果。生命,也不会因为崇高和淡泊就不腐朽。情感,更不会因为诗意的坚守粲然盛开。

    棋,永不会因为没有触碰的能力而凋亡。

    美好的、丑恶的,善良的、邪恶的……凡是矛盾着的存在,永远都会在矛盾中继续,世界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愁怀一个人的悲哀一个人的孤单,轰然倒塌。就算不想离开,死亡也是无法避免的吧。

    他们创造惊世名局,为愉悦所谓的理想和意义。他们只能在虚妄的状态,冀求着伟大和不凡。事实上,门的后面什么也没有,但他不会退却,而是会在路上,继续门的寻找,那扇通往神之一手的若隐若现的门。

    “佐为。”灯对着登陆页面加重语调,最后还是没由来地松懈下来,“只管去下吧。不要被束住了手脚,网络围棋和真实的围棋都是一样的。”

    ——啊。

    佐为的目光一旦触及棋盘,便凌厉异常。

    明明知道灯听不见,佐为还是坚持对他亲口说出来。

    ——我会下出一局精彩绝伦的棋的哦。

    [佐为……]光复杂地看着身旁气场非同寻常的佐为,[你……]

    ——我们一起,拿到这颗白星吧,小光!

    佐为自信的笑容感染了光。光回以同样灿烂的微笑。白星这个说法是灯教给他们的,说起来光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说,总之白星就是胜利的象征啦。

    “嗯!”光从灯手中接过鼠标,点点头,“开始吧,佐为。”

    棋局拉开序幕。

    很快,双方就陷入了最终较量。

    局势完完全全地一边倒。

    芦原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那是一种难以描摹的天才棋步,隐身于网络背后的人,毋庸置疑拥有与塔矢行洋并肩的实力!

    只是正常的计算而已,可就是每次都比对方看得浅一些,被那充满历史感的下法打乱了心里编织的秩序,然后一而再再而三地忘记应战的方法。他摸不透这个对手的真实想法,也并无面对面对局时可以观察对手脸色的途径,只觉在迷失的漩涡里越陷越深。

    对局终了时,芦原依旧沉浸在对局里迟迟不能挪开视线。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紧贴后背的衬衣早已被汗水湿透。

    面对芦原这样自诩新人翘楚的职业棋士,中盘完胜……

    不是普通的业余棋手!那日灯所说的话,并非虚言。

    随即,战斗后筋疲力尽的感觉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向芦原袭来,他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刚才激动人心的棋局——

    如果是老师的话,一定可以与他旗鼓相当。

    只有旗鼓相当的劲敌,才能下出绝世名局。

    芦原无法将这个念头抛离脑海,他甚至有点庆幸,自己接受了这场对局的邀约,而不是把灯的话当成单纯的玩笑话无视掉了。

    “佐为,你赢啦。”光坐了两个小时,脖子都酸了,“啊……虽然有些地方不太懂,但是……你好像真的很厉害嘛。”

    灯护主似的反驳:“不是好像,是本来就很厉害,进藤!跟你说过八百回了,佐为是执黑不败的棋神般的存在!尤其是他现在学会了现代定式之后!”

    ——没有那么夸张啦,小灯。

    虽然是在否认,佐为的脸上却洋溢着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芦原弘幸的对局,终于让他又体会到了棋场如战场的豪情。那样的渴望,深入骨髓;不能面对面下棋的惋惜,椎心泣血。

    “不过,对方真的是职业棋士?”光指着屏幕,“他中盘认输,也差得太多了吧。”

    ——小光!你只是没看出我们在下什么而已吧……那个人一点都不弱哦。

    佐为不高兴地望着他。

    “果然你半点常识都不知道……”灯也吐光的槽,“其实芦原老师只是左下角失手了,那一片丢地太多,才会出现如此之大的差距。其他的地方虽然也不如佐为,但好歹没有决定性的失误。”

    ——小灯说得没错,如果这一手他下到更好的地方的话,形势就可能变成势均力敌。

    佐为认可地点头。

    “……是吗……”光被打击了。

    看来他的修行还是不够啊。

    “当然,真正强大的棋士,棋力的差距本就不大,这样的结果,不能说单纯是芦原老师的失误,而是佐为的棋步太严密,简直毫无破绽所致。”灯补充道。

    说得简单,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所谓的尽善尽美的境界有多遥不可及。

    [佐为……]光心里难受,他从未察觉,佐为的力量远比他所想象的高超得多,也从未设想,如果自己多让佐为下下棋,是不是佐为的才华就不会被漠视?

    ——嗯,怎么了,小光?

    佐为总是笑着,光的目光一遇上他的笑颜,就自然地柔和下来。

    [你想下更多的棋吧?]光试探着问。

    ——……是的。

    佐为凝神片刻,坚定地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我们……一起去下棋吧!]光的眼中闪烁着同情和盼望的光芒,[我带你去外面,和各种各样的人对奕吧!]

    佐为一时间惊愕于光的转变。光怕佐为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一直没有带佐为去棋士出没的地方。

    ——小光……

    佐为猜到他的想法,微微一笑。

    “久原。”光转向回味着棋局的灯,说,“你说过,如果佐为赢了这个人,就有机会和塔矢名人对局,是吗?”

    “亏你终于记住他的名字了,进藤。”灯打趣道,“是的。我是这样和芦原老师约好的。至于他能不能履约……”

    “无论如何,让佐为和塔矢名人下一局,拜托了,久原。”光的反应出乎灯的意料。

    他好像很高兴能参与到见证历史的步骤里来。

    这还是那个只顾自己的利益,没事大吵大闹的进藤光吗?

    “就算你不说,为了佐为,我也会强迫他履约。”灯意味深长地笑道,“终于发现佐为的才能了吗?迟钝至极啊,进…你能现在发现……真是太好了。”灯闭上眼,不想让眼框的湿润被某人发觉。

    此时此刻的灯,只认为光能早点意识到佐为的重要性真是再好不过了。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扭曲命运的天平,微小的改变足以引发蝴蝶效应,而逐渐依赖上佐为的进藤光,险些成为第二个天才棋士的傀儡,本因坊秀策。注定与被注定,本就是一场无关输赢的豪赌。因为,不管押中的是谁,被支配的永远是管押中的是谁,被支配的永远是谁,被支配的永远是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