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 十五局 无题

作者:久南乔|2017-03-20 17:03:01更新|2674字

●○●○

    No title

    芦原弘幸和sai在网络上的这局棋,得以亲眼目睹的人其实并不多。

    名叫sai的账号是初次使用,没有人知道它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多么高大的身影。但是当芦原连饭都没吃就急匆匆地把棋谱拿到塔矢家时,sai的名字已经可以肯定会名流青史了。

    “弘幸?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塔矢行洋正在与明子和亮共进午餐。帮忙打扫卫生的家政妇传给他这个消息后,他难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啊啦,既然有客人的话,你还是先过去一趟吧,挑午饭的时候拜访,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明子善解人意地替他收起碗筷,“待会儿我再把饭菜热一热就行了。”

    行洋默默地点头,缓步走到客厅。

    “昨天的研讨会,芦原先生似乎缺席了,今天一定是来道歉的。”餐桌边,塔矢亮微笑着替父亲解释。

    明子却释然地把弄着手边的蔬菜碟:“你父亲的事,我什么时候担心过?多吃点青菜。”

    镜头转向客厅。

    这时的芦原抬眼瞧见塔矢行洋从午餐中离席,先是晕乎乎地行了个礼,后道:“今天突然打扰了,老师。”

    行洋温和的语调一如既往:“先坐吧,你这时候来,准是有要紧事,道歉就不必了。”

    芦原称是道:“老师可有听说,今天上午我与一名业余棋手在网络上对局的事?”

    行洋感到有点奇怪,他停下了手中倒茶的动作:“绪方提起过。怎么了?你输了不成?”

    原本是想开个玩笑缓和气氛,却只听芦原认真地回答:“我输了,彻彻底底,老师。”

    行洋手中的茶杯颤动了一下。

    随后,他抬起头。

    “……对方真的是业余棋手?”不愧是征战多年的塔矢名人,瞬间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这个我倒不能肯定。”芦原斟酌着用词,“约战的是我的学生,所以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谁。职业也好,业余也好,对于他的身份,我一无所知。”

    年轻的芦原个性随和,却拥有罕见的战场上气压千斤的雄浑气魄,也是因为他继承了塔矢门下一贯的作风,所以他能感知到,对手也一定是身经百战的高手。

    这样的人,竟然不是职业棋士,不论是谁都会觉得难以相信。

    “……是吗。”行洋却只是继续倒茶,“所以你是来送棋谱的,没错吧。”

    芦原点头道:“老师果然很了解我。”

    “我们去棋室检讨吧。”行洋立即做出安排,“我顺便把小亮也叫来。你那学生似乎是小亮最近相当要好的朋友。”

    “啊,我听说了。难得小亮能交到同龄的朋友呢……”芦原又笑开了,他为亮感到高兴,“不过,久原真是个神奇的孩子呐,棋艺进步神速,性格上居然还能和小亮打到一起,更可怕的是,背后还有那么厉害的业余棋手当陪练……”

    行洋考虑着什么,突然回头说:“我记得你们约好了,如果你输了,就要请我和他下一局。”

    芦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是久原单方面的约定啦!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人物一定有一战的价值……”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亲眼见见那孩子。”塔矢行洋慎重地说。

    芦原停顿片刻,接话道:“确实值得一见。”

    他们双方都燃起了斗志。

    只消一眼,芦原便猜出了塔矢行洋的心思。在他开口之前,行洋率先踏出了第一步。

    “先去复盘吧。”

    行洋决定好好评价一下这个把芦原打得落花流水的对手再做决定。

    “是。”

    段位的高低并不能决定实力的强弱,那么是不是职业棋士与围棋的水平也不应该绝对挂钩。可是,即使这么说,能在收官前就真正超越芦原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行洋似乎开始期待起那个不知名的对手来。

    【……镜头切换……】

    次日,芦原的围棋教室。

    “呼……久原你又进步了。有点觉得你很危险啦。”

    芦原给久原灯下完一局指导棋后,筋疲力尽地靠在椅背上,有气无力地表扬着他。

    “谢谢您的夸奖。”灯只是淡淡的笑着,笑容和平日里的又略有不同。

    偶尔,芦原会觉得这个久原灯有点喜欢故弄玄虚的味道。虽然这样也不会让他显得令人讨厌——从他的身上,总能传来某种浑然天成的真挚气场。但当他想进一步了解这个学生的时候,灯又会以偶然般浑然天成的“天真”搪塞过去,让他束手无策。

    “那么,谈谈上次约好的你那位朋友和塔矢老师的对局,怎么样?”

    罢了,芦原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塔矢老师答应了?”听到他这么说,灯感到喜出望外。

    “啊……难道我一直都有说假话的坏毛病吗?”芦原笑着揉头发,抱怨似的说。

    “……不是那个意思啦……”灯连忙摇摇头,“只不过没想到能真的实现、所以一时……有点忘乎所以了而已。”

    对上塔矢行洋,他的脑子也不好使了起来。

    “毕竟对手是真的很厉害嘛。总之,就这么约好了,塔矢老师会亲自和你定下与sai对奕的时间。”芦原恢复正常的声线,“不好意思,恕我冒昧,sai他到底是……”

    灯叹了口气。这个问题迟早会到来的,不是吗。

    可是……

    现在还不能将佐为的秘密泄露出去,至少对芦原不行。

    “对不起,芦原老师。”灯声音低沉地回答。

    芦原也不是那种纠缠不清的人,灯都说到这地步了,他自是不会追问。

    “嘛,是我多嘴了。请你别放在心上。”不仅没有追问,芦原还很客气地向他道了歉。

    灯垂下了眼。

    “不……sai也有自己的苦衷,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渴望能坐在对手面前下棋……”

    没有身体的佐为,对于自己的状况毫无办法,只能借助光的存在,与这个世界联系起来。

    他才是最想让其他人见到自己存在的那个人啊。

    然而他只是个幽灵。穿梭于人世千年,也无法被容纳、被认知,这是他最大的不幸,同时,能弥留于此,又是何等的幸运。

    芦原没有说话。他并不知道此时应该说点什么好。

    “我会和塔矢老师解释的。”灯加快语速,怕他继续追问。

    “嗯,没事。”

    芦原看他这么紧张,也明白自己太着急了。

    如果他是名手的话,自有一日他的名字会被传遍大江南北,其身份自然也会为人所知,何必在意现在的好奇心呢。万一戳到了什么不该戳破的东西,就显得自己太小孩子气了。

    “那么,塔矢老师那边……”灯提醒道。

    “啊,是啊,我会和他约个合适的时间的,你那位老师什么时候有空闲呢?”芦原问。

    “如果是和塔矢名人的对局,他应该什么时候都能挤出空闲。”灯嘿嘿地笑了起来。

    他确实没说谎,因为他们现在翘课都习惯了——希望光的妈妈不要太受打击。好在久原灯的成绩不错(穿越自带唯一的知识金手指),偶尔帮他补补课,倒是也让光的分数变得比以前好看了一点。

    (进藤美津子:久原君真是个好孩子啊……成绩好,待人开朗有礼貌,又一点儿也不毛躁……小光,你多学着点。)

    “……明白了,总之尽快吧,我想老师也等不及了。”芦原说,“七月三十日那天老师应该一整天都是休息日,就定在那天如何?”

    “如果他方便的话,我会去问问的。”

    “有劳。”

    灯站起身,摆摆手,他可担不起芦原的称赞:”我只是在尽一个弟子的义务而已。”

    见他如此局促不安,芦原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儿,他想起了什么似的示意他赶紧坐下,道:”我们开始复盘吧。”

    “是!”

    灯的声音又洪亮了起来,仿佛恢复了底气。

    围棋的新一日修行,正要开始。
    ●○●○

【小久的话:今日开始日双更!求收藏啦!有评论的话可能会加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