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篇 二十一局 破裂与孤立(下)

作者:久南乔|2017-03-23 19:00:02更新|2292字

[佐为……我只是想让你下棋,有什么不对?]

    光不想原谅老爱莫名其妙发脾气的灯。他也很不开心啊,被搅黄了比赛,被教训了一通,还搞得像是自己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一样……

    ——小光……

    佐为烦恼地劝他,却找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

    [他真是个奇怪的人……切……]于是光干脆动身离开,[不理他了。]

    ——小光,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佐为发现这不是回棋院的路,问。

    [被他这么一倒腾,哪里还有心情参加什么预选赛啊!]光闭眼,大喊道,[回去啊,佐为,后天的围棋嘉年华你还想不想去了?]

    光威胁佐为用的借口都异常简单,只要说不让他下棋就可以秒杀。

    ——去!当然要去!不过……和小灯……

    佐为把扇子抵在嘴前。光答应过灯要一起去的。

    [他那个混蛋,你别再提了……啊!真是气死我了!]光咆哮道。

    从来都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爱管闲事,自作主张,喜欢破坏气氛,最重要的是时不时冒出几句批评讽刺的话,这些缺点真是一抓一大把。

    可是,光或许只是在逃避那个答案。

    究竟是自己学围棋,还是让佐为成为他的外壳。

    毕竟他的身上只有一个人的时间,背负两个人的期望是不可能的。

    佐为非常清楚这一点,他并不急于挑明,眉宇间萦绕着一丝哀伤,祈祷神能多给他们一点宽容。

    【……我是场景转换的分割线……】

    灯怅然若失地走到家门口,这才想起自己没有钥匙根本进不了门。

    该死的……

    他头疼地揉着太阳穴,盘算去哪个熟人家借宿一宿。此时身无分文,再坐新干线回福冈是妄想。要是母亲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露出很难看的表情,追问起来还得想好借口……真是一时冲动惹了大麻烦。

    进藤……

    佐为……

    这样的烦躁,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不是第一次。灯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准确来说,正确与否他也只能交给时间来验证了。

    “啊,对了。”

    暑假每天塔矢亮都会在围棋会所下棋,现在去找他应该不会扑空。

    “没办法啊……要去塔矢家蹭饭了吗?”

    他调转了方向,开往塔矢家的围棋会所。

    电动门”哔”地拉开,前台处的市河正在清点账目,她看见站在门口的灯,十分惊讶。

    “久原君?小亮说你明天才会回来的吧?”她的神色里喜悦和疑惑兼备。

    “原本是想明天和父母一起回来的,不料出了点状况……先别说这个,急急忙忙跑回来,我是来找塔矢蹭饭吃的啦。”

    灯用目光四处搜寻亮的痕迹。

    “小亮今天可能晚些过来,先吃点我做的蛋糕怎么样?”

    市河的态度非常友善,倒让灯不好意思了。

    “真的吗?”

    “来嘛,别客气。”

    “那我就开动了。”他拿起盒子里的一个小蛋糕,送进嘴里,“嗯,好吃!”

    “那就好,我还打算给小亮尝一尝呢!”

    这时,从会所内部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北岛大叔。

    “哎呀,久原,你终于来了,小老师这几天没有朋友陪着下棋都有点心不在焉了呢!”北岛的大嗓门依旧如故。

    “别开玩笑啦,北岛先生,你以为我不知道,塔矢他和对手下棋时从来不会心猿意马。”

    灯明白他是在夸张。虽然他没注意到自己好像用了很微妙的成语来形容塔矢亮。

    “我可不是小老师的对手……”北岛顺手塞给灯一张《围棋周刊》,“嘿,听说了吗,有个很厉害的小学生参加了这次的职业棋士预选赛,还打败了仓田棋士。我起初听到这个消息,还吓了一跳呢!”

    灯无奈地笑道:“我也是啊。”

    岂止是吓了一跳啊,简直是心脏病发了。进藤那个混蛋,这场闹剧他究竟打算如何收场呢……

    “时间还早,久原,要不要先和我将就着下一盘?”

    “呃?啊,好的。”

    灯最近没有下棋,早就手痒得不行,北岛的提议正和他意。

    做到桌边,手摸到冰凉的棋子,灯胸腔中涌起熟悉到让人发酸的怀念。

    对于深爱着围棋的灯而言,对局才是最重要的事。只是在不经意间,他淡忘了这一点。

    围棋……

    ——我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是为了什么,佐为还是围棋?

    ——在想明白之前,只能首鼠两端吗。

    “午安,市河小姐。”

    亮从门外一如既往优雅地走进来,却在目光触及灯的瞬间石化。

    “你好啊,小亮。”市河玩味地看着他,“啊~没想到久原会在吧?他是特意过来找你的哦!”

    亮无暇顾及其他,快步走近正在与北岛对奕的灯。

    这是……

    亮所见的盘面,已初具棋形,而手夹棋子的灯脸上,布满了细密的热情。

    “……嗯……”北岛是典型的乐观主义者,“我们对半分吧?”

    “呃……”灯停下举起的手,“这个嘛……”

    亮的声音抢先一步:“很遗憾,可是,您已经输了哦,北岛先生。”

    “哦啊?!小老师!”北岛被打击的同时也很高兴,“你终于来啦!”

    “塔矢,好久不见。”灯盯着饭票一动不动,致使亮禁不住怀疑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提前回来了?”

    亮的反应倒比灯想象的平静得多。

    灯承认不是所有的人都和光一样坏脾气。啊,怎么又提起那家伙……

    (众人:不是光和亮关系最好吗?灯怎么有种第三者的趋势?)

    (小久:这不是cp文啦,安心。)

    “没错,但是我现在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地方落脚……方便的话……”灯说到一半,觉得这台词有点诡异。

    “来我家住没关系哟。”亮打断了他的话。

    就是这种莫名的温暖。

    灯并不是个滥情的人,但温暖的人情用来驱散心中的凛冽,实在如同雪中送炭。

    “……多谢。”除了这句话,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啊。”亮几个月来好像变得没那么简单就害羞了,温润的微笑比起以前,更多了一份真诚。

    所以说光是个大混蛋啊!就是因为他那种自作主张的性格佐为才会消失的啊!还是因为他那种自作主张的性格亮才会变成那个面瘫啊!

    灯的表情一下子释然,一下子愤愤不平,亮一时消化不了。

    “咳咳——塔矢你说,刚才这步是不是该虎补?”

    灯掩饰般地指向棋盘。

    “嗯……确实,如果用虎补的话,很快就能摆脱苦战……”亮轻松地被转移了注意力。

    “……”

    谢谢你,塔矢,他或许有点明白了。久原灯的世界里,不应该只有围棋和佐为……

    一叶障目,他原来一直都活在自己搭建的井底。

    而现在,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

【P.S.一日两更,这么有诚意,快收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