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九章如履薄冰

作者:云微澜|2019-03-26 23:18:40更新|3303字

    姜家,坐落在郊区,两层建筑的欧式小洋房,清新淡雅却又古朴庄重,两排梧桐对面相迎,错落间能看到一棵岁月悠久的常青树。海棠花瓣飘飞的时刻,随风起舞抬眼就望见坐落在深处的白色建筑。

    看着久违的姜家,莫晓璇心中百感交集。

    小时候的玩耍嬉闹,犹如昨天。

    对于意外到访的莫晓璇,姜家夫妇深感意外。

    “姜叔叔,姜阿姨好”

    姜父姜树国看着眼前的女孩,满脸疼爱,看着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莫晓璇,颇有欣慰,只是五年前那件事,让他有点遗憾,那个乖巧张扬的孩子就那样离开,让他一时也难以接受。

    那个总是满脸微笑叫着自己姜叔叔的孩子,总是跟着亦念一脸崇拜的语气,那个总会哄着自己妻子的孩子,姜树国怅然若失。

    “晓璇,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威严的声音一丝和蔼。国子脸上挂着笑意,幽深的眼眸跟姜亦念如出一辙。

    “晓璇,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阿姨很想你”李墨染拉着晓璇的手落坐在沙发上,语气亲昵。

    从莫晓璇进门的那刻,姜静怡只是叫了声“晓璇姐”就没再说话,看着身旁的父母对莫晓璇满脸疼爱,她只是沉默不语,眼神里有一丝异样。

    看着一如以往疼爱她的姜家父母,莫晓璇心里一丝暖意,连语气都变得平和近人。

    “短期内应该不会走了”

    “阿姨,这是我从美国给你带的冬虫夏草、还有燕窝、一些养气补血的营养品。还有叔叔最爱的君山银针和黄山毛峰。”她把精心挑选的礼品送到他们手里。

    “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李墨染眼神里有着责怪,语气轻缓。

    “晓璇,你阿姨说得对”姜树国也有一丝不赞成,高大的身影有一丝雷厉风行的霸气。

    “阿姨叔叔,这是晚辈的一些心意,这些年,让你们挂念了,晓璇真的特别想念你们”低落的声音夹杂不安,恍然。

    姜家父母心中也百感交集。

    姜家,莫家还有江家,他们三家交好,原本如此幸福。倘若不是江家那场意外,让江家父母饱受煎熬,无奈远离故乡,去b市定居。随之晓璇一家也移居美国,在如今的A市也只有他们家了。

    那场意外改变了太多人和事,让他们措手不及,也难以接受。

    似乎想起那个孩子,姜家父母顿时心中悲痛黯然。

    “你父母在美国还好么”略带沧桑的口气让时光静止。李墨染在姜树国说起此事,竟然有点泪眼朦胧,袁熙的母亲曾是她极好的闺蜜,在那场事故之后,他们移居b市,当初那一幕幕潸然泪下,如今想来,也不堪回首。

    “我父母安好,只是有点想念姜叔叔和姜阿姨,我母亲也时常提起你”李墨染怜爱望着晓璇。

    “牧远和语涟还好么”

    依稀记得那个时候,每次下棋过后,牧远总会细品一杯毛峰,而自己的妻子和语涟都会坐在沙发上叙说闺蜜的悄悄话……

    牧远下棋中会浅笑回眸望向语涟,目光柔和,一如初见般深情。两人相视而笑继而回归棋局,有时候自己也打趣他们,多年夫妻一如初恋。袁熙都会跟在亦念的身后,满脸崇拜的语气,偶尔还会闹别扭,多希望时光停在那时候。过去的美好已然不复存在。

    有时候惋惜,命运弄人

    “江叔叔和江阿姨都安好,我回来之前曾去c市看过他们”

    姜静怡自从莫晓璇来的那刻,缄口不言,直到提及袁熙的父母,眸上有一丝波动。

    她背靠身后白色的墙壁,玲珑有致身躯随意的立在那里,白色的光照在如玉的面孔,竟如恍如梦中的惊鸿一瞥。

    她低头,微散的秀发遮挡娃娃脸上的神情,衬得白皙修长的脖颈犹如美玉。

    蓦然浅笑略带忧伤。

    她想起那时候来自己家做客的江叔叔江阿姨,还有宠爱自己的袁熙哥哥……时过境迁,再也找不到那往昔的快乐了。

    一声轻叹,满腹心事、竟有泪光在眼眶徘徊。

    晚饭过后,莫晓璇离开,一顿饭似乎因为念及过往,吃得并不开心。

    所有人都各怀心思,愁绪满千。

    姜静怡回到屋里给远在R市的姜亦念打电话。

    与此同时,远在R市姜亦念也因白天的事,心神不定。

    格域酒店,与漪澜相隔不远的房间里。

    姜亦念伸手按了一下太阳穴,站在窗前,似乎能看到窗外这个城市繁华。霓虹灯的路口,路人行色匆匆,刚过八点,却天色晦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机声震动,在明亮的屋子里格外清晰。

    “静怡”清冷的声音波澜不惊,掺杂一丝疲惫。

    “哥,你还好么?”抓紧电话,姜静怡脸上带着担心。

    “爸妈还好么”一只手松了松领带,轻解脖子上的暗扣。姜亦念坐在床上,神色淡漠,眸光幽深。

    “爸妈已经回房间了,莫晓璇今天来了”淡然的眉头轻邹,眉间一丝不悦,语气冷淡,让电话那端姜亦念一刹那沉默。

    “哥,你在那边的事情解决了么,爸妈最近一直提起你”似乎想转移上一个话题,姜静怡搭话。

    想说些什么,心思微动,想起姜亦念接电话时的疲惫、欲言又止。

    姜亦念深知,如果在回去之前,不对漪澜解释,也许她怕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

    “差不多了,三天后就要回去了”挂掉电话,背靠床柱,微闭的双眼满腹心事。

    来到R市,姜亦念没对父母提起,只是关于漪澜的事,他比任何任何时候都要上心。接到华晓打来的电话,他无片刻犹豫定了最近的机票来到这里,唯独只怕袁熙的事让她伤心不已,只是,最后却还是他伤她至深。

    过去的五年,她也曾提及袁熙,只是都被自己的理由搪塞。

    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不愿她经历和自己一样的痛苦,另一方面是因为……

    他目光游离,似乎想起不愉快的过去,眸中伤痛尽显……

    五年前,医院,江袁熙车祸后被送往抢救室,自己的得知此事,内心有多悲凉复杂。

    从风采设计大奖的路途赶往医院,所有的冷静为那一个人破戒……

    错乱的步伐犹如生命的号召,让自己神情错乱。

    那一刻,惧怕那个人离开。

    犹记得,白茫茫的医院消毒水的气味,让自己内心反感。

    红色的灯,让自己内心辗转,几经崩溃。

    数小时的抢救,终究还是无法挽回那条鲜活的生命

    已然不记得当时、如何见到袁熙的最后一面。

    医生出来后的轻声摇头,面容悲戚。

    剩下的话已再也听不清。天花乱坠,姜亦念后退几步,面容悲切,连一旁的医生都在动容。

    那个少年芝兰玉树,俊美风雅。温润如玉,眼眸忧伤。一袭白色的衬衫立在墙边,拳头紧握……

    脚步微动,蓦然踏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去。

    紧握的拳头,似乎有一丝血迹。

    “你去看他最后一面吧”医生说完转身离开。

    他,静静躺在手术台,苍白俊美的脸色透明异常,干涸的血迹红的耀眼,灼伤姜亦念的心。嘴角一丝鲜红,眼神游离

    江袁熙听到脚步声,嘴角轻扯一丝微笑,笑容惨白,却又璀璨。

    “亦念哥,你来了”他神色坦然,却又认真。

    “袁熙”清冷醇厚的声音沙哑,望着他的目光忧伤。

    姜亦念神情悲戚,那一刻,心中崩裂。

    这个陪着他一起长大的同门师弟,这个他疼若宠爱的弟弟。

    上天,你何其残忍,让这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就这样离开。

    “有些事想要拜托亦念哥”哽咽的声音泛带血丝。姜亦念用力握住他的手,竟察觉手指冰冷彻骨。

    这是一个生命正在流失的温度

    “袁熙,你知道的、、你无论说什么……我从未拒绝过你”幽深的眼眸如同深渊万劫不复

    像是想起了过去的一幕幕,袁熙轻笑……

    好咳咳咳,鲜红的血奔涌而出染红白色的绢布。

    “我爸妈……还有、漪澜就拜托你了,不要……告诉漪澜……这件事……我希望……她。永远是……快乐的”

    手掌透过手术室上的微光,他笑如暖阳。

    似乎就如和漪澜在一起的模样,在学院的顶楼天台,透过手掌看阳光的潇洒惬意,多想……再回到那时候

    只是,再也回不去了。

    生命弥留的最后,江袁熙记忆里唯独只记起那一个人。她巧笑安然,心思细腻,却又倔强果敢,回眸一笑灿若微光。

    一如初见让人心生悸动

    我这一生,唯一的遗憾,不是与亦念哥在风采设计大奖一争高下,而是再也无法对心里的那个人说出我喜欢你……漪澜,我爱你,用生命所有去爱你,直至终结……

    修长的手臂从空中滑落,头轻轻微斜,嘴角一丝弧度

    那一刻,寂静的让人心中悲凉。

    泪光闪现,跌入鲜红的血中,掺杂晕染出血红色的印痕。

    姜亦念看到那手垂下来的那刻,心中泪流成河。

    我想,袁熙,这一生,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我会好好照顾江叔叔江阿姨,会替你守护你爱的那个人。

    从a市赶来的江家父母看到失去生气的儿子,失声痛哭。

    这一刻,没有什么比袁熙的离开人世更悲戚。

    莫晓璇站在门口,柔美的脸上绝望复杂。

    眼泪不自由落下,目光哀思,看着身旁痛苦的江家父母,她感同深受。早在袁熙对姜亦念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她就站在那里……

    看到他垂下的手,,那一刻,血液凝固,她捂嘴痛哭……她无法接受,也不肯接受……那样一个人就那样离开。

    睁开双眼,姜亦念背后冷汗打湿白色的衬衫,想起过往,还是无法释怀……

    那样一句承诺,怎敢忘怀,如同枷锁,捆绑至今。

    漪澜,我怎么能告诉你,让你接受这样一个、连我自己都无法承受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