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女神之章 卷一 绝望世纪 终章 别离

作者:幽幻山|2017-03-26 20:06:08更新|3209字

    黑暗碎片空间,这是月娘使用了黑暗剑之后所造成的黑暗力爆发造成的结果。整个空间都扭曲,在碎片空间之中,重力浮力都失控了。所以现在幽士一手抱着小皇月,一手试探性地展开探测术寻找失衡的要点。就这样一步一摸索,很快就来到了碎片空间的中心。

    “母亲?”皇月远远地看到了空间中心,一手握着黑暗剑,一头原本飘逸漆黑的长发现在变成了雪白。她听到了皇月的呼喊,但是却没有看过来,好像失去了视力一般,更确切说,她的双眼之中,漆黑一片,好像完全没有了自我意识。

    “啊啊,月,月,是我不好……不不该欺骗,抛弃你的……饶过我。饶过我……我可是你当初最爱的人不是?”创世神蒲芒灯,难以置信的模样倒在月娘的面前,全身的创世神战甲都破碎了,很狼狈的样子,他正跪在月娘面前,乞求着苟活。看来之前和月娘打过了,那把蒲芒灯象征的创世巨剑无力地落在一边的废墟上,他的身上是受到爆炸波及之后留下的狼狈。

    “创世神陛下,我们,我们还可以战斗!”说话的是源女神,看现场,是她带着上百个战源女围攻月娘。但是只是说了几句,就倒下,昏迷过去了,除了她和蒲芒灯,其他的战源女已经都成了现场冰冷的尸体。

    “不……我不敢了,我不能死,不想在这里死的。我是蒲芒灯,创世神,神之源的未来,我不能死在这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蒲芒灯完全没有一开始的自尊,脸上只有懦夫的恐惧。接受了刚才月娘的一击,他还能站着已经算是非常厉害了。刚才月娘的攻击是直接对着他的,强烈的杀意怒意,完全针对他,瞬间就击溃了蒲芒灯创世神的自尊,那力量太强大了。

    “愚蠢……的男人。”月娘冷漠的语气说着,这时候小皇月才发现,她的受伤竟然拿着哈维的首级。来到神之源的初衷,也是因为要追着那个来的吧。看到母亲现在的模样,皇月心中感觉非常痛,那是母亲么?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母亲,看似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空洞,好像抛弃了全部的存在一般的空洞之人。

    “啊啊,真是难看。那是创世神么?”幽士冷笑,看来他对所谓的创世神也不怎么感冒。

    “小月……我们,离开这里。”空洞眼神的月娘自言自语的样子说着,接着转身朝小皇月他们来的地方走。

    小皇月惊讶,但是看了眼在那边跪地求饶,差点屎尿全流的狼狈生父,她的心中生不起一点怨恨之心。自己的记忆之中,父亲是个温柔的人,但是那是上次他离开之前的记忆,当再次看到父亲,她的脑海印象之中只剩下当初的那点父亲温柔的假象了。

    站在父亲的跟前,小皇月只是看着,不多话。对现在这个父亲,她没有有好感。沉默些许,她就慌张地跑向母亲那边,和这个男人,她无话可说。

    蒲芒灯则是停止了恐惧和抽搐,双眼迷蒙地看着自己一直视若无睹的女儿。那是他的女儿吧?虽然是黑发、黑瞳、黑暗族的气息,但是那毋庸置疑是自己的骨肉,而现在,那看自己的眼神,竟然是无情。自己作为父亲,真的很失败吧。但是看向更远处的月娘,那背影,他的口中就是一阵难受,想哭。自己一直所追求的创世神的力量,在现在的月娘面前,竟然不堪一击,太嘲讽了。想着,低头看着手中的创世巨剑,蒲芒灯的全身都颤栗地抖动着,太狼狈了……

    几天之后,神之源的神圣森林之中的探索者营地。

    在这里可以远远地可以看到巨剑要塞,小皇月跟着母亲月娘离开了创世神殿之后就准备离开神之源。但是一放开黑暗剑,月娘的全身就好像透支一样,身体不断地虚弱,哪怕休息和睡觉都无法好好地补充她的疲惫和体力。就这样,月娘不得不在探索者营地多呆了这么多天。

    月娘来到神之源本来就没带多少周转的盘缠,幸好遇上了贤者幽士这个来历不明的协助者,他一直都对月娘手中的黑暗剑好奇。这个时候,他的协助对月娘母女非常重要,如果没有他,或许早就露宿街头了吧。

    “咳咳……”月娘在所住的旅店之中不断地咳血,一开始就看护她的贤者幽士就试着用各种自己知道的治疗术帮她。但是最后没办法,月娘的虚弱是用使用了不该有的力量,黑暗剑强大的黑暗力把她的内脏功能全部摧毁,能撑到现在其实已经算是奇迹了。

    “真的很对不起……黑暗的力量,本来就不是非天选之人可以使用的。”黑暗剑所幻化的黑姬沮丧地站在一边。

    皇月不说话,而是月娘回应道:“这一切不是你的错,黑姬小姐,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就不会在这了。我很感激你,如果未来我的女儿有危险的话,我也希望你可以帮助她。”

    “这个,当然。”黑姬说着,偷偷瞟了眼一边哭红眼的小皇月。

    但是小皇月则是小声低估着:“母亲,为什么还要使用黑暗剑……还母亲这样的,就是她吧。我不会感谢她,才不会。”女孩说着,语气带着恨意。

    但是月娘则是平静的模样说着:“没关系的,这结果,是我自己造成的。如果不一意孤行,来这里自找麻烦,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的。黑姬的力量很强,月……只要有她,当我不在的时候,你也可以走下去的。黑姬的力量,不是普通人能驾驱的,使用之后,我才知道。月……或许她就是你的未来。好好把握住,那力量!”

    “不,我才不要。我要妈妈,我只有母亲才有资格保护我……力量什么的……我才不要!”小皇月说着,紧紧抓住了母亲的手,嘴巴拧紧小声抽泣着。

    “真是的,怪母亲平时太娇惯你了……给了你五年不多的童年,接下来,要自己走下去。让母亲很难受……现在,你是要让母亲笑着走完,还是哭着让我难过地离开呢?月。”月娘的手放在了皇月的小脑袋上,那是她最后的力气了,可以感觉到本来还有力气的手,变得越来越轻。

    “妈妈……”皇月抬头,眼睛对着母亲,她泪汪汪的眼睛中充满了惊慌和恐惧。

    “你可以的……我一生都是孤独的,唯一依靠的母亲和恋人,最后也完全把我抛弃。我是个无情的人……希望小月的未来,不要像我一样,我会难过的。”月娘说着,语气越来越虚弱。

    “不会的……小月会活得好好的。妈妈,我的未来会好的,但是,希望你一直陪着我!一直在我身边才好。”小女孩一把泪一把哽咽地把想说的话吐出来,吐得很难受。

    但是听完她的话,月娘则是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嗯,这样呢……这样随便地挂掉,感觉很多事情要做。好想……好想……回,回去……”月娘一边说着,眼睛看着前方,她的呼吸很平稳,很快,那呼吸就渐渐地停止。她的意识,消失了。

    看着母亲变得冰冷,小皇月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爆发出来,整个房间充满了女孩的哭声。而幽士和黑姬则是在一边一直安静着,幽士的脸色看上去也不怎么好。

    之后,在贤者幽士的协助下,月娘被悄悄地送到附近的圣教会教堂火化,而骨灰则是被撒到到了龙骨之地,那里是沉眠了无数上古神和英灵的土地,虽然是前战场,但是也有很多神之源出去的旅行者最后都会把归宿选择在这里。

    一切处理完了之后,小皇月也有了自己的新目标。和一直跟着母亲的时候不同,现在开始她是真正独立了。

    “小丫头,接下来你打算回去黑暗世界么?”幽士疑惑地看着皇月。

    皇月点点头:“我母亲的故土,霸月和蒲芒灯,都是我以后要对付的目标。是他们联合害死了母亲……不能让他们好过。”说着,握紧了小小的拳头。

    “真是厉害,年纪这么小就这么懂事,但是一下子把神之源和黑暗世界的最强者当成敌人,这目标有点大呢。哪怕有黑姬,嗯,黑姬,你现在也是太小了。先让自己成长起来吧。”说着,小心地看了眼皇月身后站着的黑姬。他心中惊叹,剑好,化身成了人形之后也非常有魅力。看着黑姬现在的模样,想起之前小心翼翼爱护剑的情况,真的感觉非常羞耻,心中想着看来以后对着未知的东西还是要多克制一点。

    “可以帮我么?幽士大叔。”小皇月说着,认真地看着幽士:“你好像很厉害,我想要和你多学一点早世界上独立生存下去,并且拥有保护自己的力量!”

    “这个啊……”幽士看着小皇月很犹豫,但是心中还是带着同情:“其实也可以吧……照顾你长大的话,嗯,我也想要知道,你长成大姑娘的时候,是不是比你老娘还要色情。”说着,打量着小女孩,不过这时候的模样任是谁都可以想到他脑袋里的龌龊想法。

    但小皇月却完全不在意,她或许太小了吧。听到幽士答应自己的请求,她很高兴道:“那么,拜托了。我一定要让那两个伤害母亲的家伙付出代价!”说着,一手握紧。而身边的黑姬则是平静地看着小皇月,眼神之中充满着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