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你好,我叫张宇

作者:驸马、|2017-04-29 21:01:18更新|2604字

    观众席里讨论声越来越大,有骂着卑鄙小人的,没有嗤之以鼻的,总之好的不好的都传到了后面人的耳中,自然也传到了张宇和陆义军等人耳中。

    张宇笑容不变,眼神却慢慢转冷,半眯起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伍仁,这人明的不行来阴的,实乃阴险狡诈之辈,也是真够贱的,不知道赤手空拳的李风林究竟能不能抽身。

    一丝不安涌上心头,那伍仁看样子是要拼个你死我活,李风林能招架的住吗?

    此时的李风林,温文尔雅的脸上多了一份凝重,眉头紧锁在一起,他深深的望着伍仁的眼睛,一抹失望悲愤在他心里流转,他本以为伍仁就算真的背叛他们这个团队,也只是想在对决中赢了他,赢得零零一的复制权。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要至他于死地!

    昔日的队友真的要沦为此步吗?

    李风林那几分失望几分毅然的目光灼烧着伍仁,伍仁躲闪着,其实他从心里是惧怕李风林的,李风林是个传说,无论是在国家队,还是在世界拳赛上,他的坚持和不畏艰险,都是他们茶余饭后百侃不倦的话题。

    也正是因为对方的这份坚持,才更让他意识到,如果想要在基地里存活,有人尊重,得到最高最强的力量,李风林是一大阻力,他必须死!

    没有过多的语言,伍仁伴随着这份恐惧,要迅速除了这个祸害,所以下手毫不留情,招招毙命。

    李风林躲着伍仁如猛虎下山般迅猛的攻击,心中一片死寂,当下手下也不留情,相处多年,李风林早已经把伍仁的弱点摸清楚啦,所以专攻一处。

    别看伍仁长的虎头虎脑,反应又慢,动作却不含糊,一个侧踢向李风林肩膀踢去,李风林要躲那利器,一个重心不稳便往旁边倒去。

    伍仁欺身而上,将近二百的吨位一下子坐在李风林的腰上,挥着拳头砸在李风林脸上,后者脸颊顿时高高隆起,黑紫一片,可见伍仁是卯足了力气。

    观众席内一片惊呼,有扼腕叹息的,感叹这种的能人就此陨落,也有人大吹口哨,带动着赛场的气氛,引领了另一阵高潮。

    陆小年亦是坐立不安,眼中的担忧不言而喻,她把目光看向陆义军,后者也是急得一头汗,这样下去不行,眼看着伍仁就要胜之不武。

    张宇同样的着急上色,他好几次想要起身都被郑昀死死按住,虽然说这对决没有规矩,可是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众所周知,一对一的对决让人不得插手,除非双方协议好,一个人愿意放了一个人,后者选择别人代替上场。

    不管张宇跟那李风林认识不认识,张宇这边都是孤军作战,不能让张宇乱来,所以郑昀心里虽然对伍仁的做法嗤之以鼻,还算理性,相反,一向理性的张宇此时却坐不住啦。

    再看李风林虽然奋力拼搏,伍仁动作不敏锐,可是吨位够足,李风林也只能保证抬臂挡下攻势,却不能撼动伍仁半分。

    “该死的!”

    李风林低咒一声,抵挡间偶然瞥见伍仁健壮的腹部,那里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狰狞的触目惊心,正是这条伤疤让李风林目光一凝。

    他怎么就忘记啦!

    李风林突然不再阻挡,脸上生生的中了一拳,忍着剧痛,李风林蓄力后,抬起膝盖狠狠顶向伍仁后背,这一次可是用尽了他最后的力气,成败在此一举!

    伍仁防不猝防,一个跟头翻了过去,李风林借机翻身,从腰后抽出一个短匕首,握在手里,就要挥刀刺下,可接触到伍仁惊恐的眼神,他的动作一顿,落下的时候刀柄朝里,狠狠的撞在伍仁的腰间,伍仁瞬间脸色苍白,蜷缩成一团。

    那里是他的硬伤!

    最后,李风林还是没有杀他,纵然伍仁一心想要至他于死地。

    这个结果让在场的观众都唏嘘一片,枯燥乏味,没有一点看头,从台上下来,陆小年飞奔过去,一把抱住李风林,眼泪在眼中打转,张宇等人这才恍然。

    陆小年泪眼婆娑,搂着李风林的脖子不松手,生怕刚刚的生死战再次上演,李风林安慰的拍拍她的背,轻声安慰:“别担心啦,我没事的,有事的是伍仁,他本来就有老伤,这下要是没有半年,是不会好的。”

    陆义军也是松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头落下,顿时哈哈一笑,一拳捶在李风林胸口上:“你小子可以啊,这么损的招数都能打出来。”

    这一下也没个轻重,顿时李风林眉头一皱,脸色难堪。

    陆小年一见自家哥哥下手没有轻重,当下便恼怒啦,伸手便揪住陆义军的耳朵,冲过去吼道:“你干嘛!不知道凤林哥刚打过比赛吗?下手还这么没轻没重的!”

    这一声可谓是吼的惊天动地,吸引了一大批看客,回过神的陆小年脸一红,松不是再这么揪着也不行,面红耳赤的不知如何是好,最后李风林哭笑不得的将她拉在身边,语重心长的说:“又没大没小啦,你哥哥也是关心我。”

    陆义军龇牙咧嘴的揉揉耳朵,不满的嘟囔着:“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了,我这个当哥哥的还不如一个情郎有地位,早知道不介绍你们认识了。”

    “嗯?”

    陆小年听着他的嘟囔,眉眼一横,瞪着陆义军,后者一见连忙讪讪的笑笑。

    这边张宇正踌躇着上前,见陆小年完全没有刚刚的腼腆样儿,反而化身为小老虎,凶恶至极,觉得有趣,他想了想,还是走上前,将手伸出来,对李风林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张宇,能交个朋友吗?”

    这个时候张宇的心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李风林看着眼前长相俊美又不失风度的男人,见他与陆义军等人一起,当下把目光转向陆义军,后者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向李风林陈述了一遍,后者讶异的说道:“你认识我?”

    “在电视上见过,嗯,以前的我很崇拜你来着。”张宇朝伸过来的手紧紧一握,微笑道。

    闻言,李风林一怔,随后哈哈一笑:“什么崇拜不崇拜的,我不过是一个打拳的,倒是你,张宇…那个当众杀人的就是你吧。”

    当众杀人…

    张宇脸色一变,轻咬贝齿,这一情绪变化只持续了一瞬间,风轻云淡的说:“正当防卫罢了,我总不能说看着让他们过来杀我,那岂不是是傻子?”

    李风林善于观察人的情绪变化,所以当下知道了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也知道这一话题不便继续下去,暗怪自己多嘴,哪壶不提开哪壶。

    正想着怎么把这个话题岔过去,就听陆义军愤愤道:“伍仁那个狗娘养的,明的不行,竟然来阴的!还真tmd敢下手,得亏你没事,要不然非饶不了那小子,刚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人总会变的,在这个世事无常的时期,更是如此,陆大哥你别上火,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就当咱们从来不认识他罢。”

    李风林嘴上这么说,心里何尝是这么想的?

    共同进退了好几年,突然间身边小伙伴,因为某种利益,各种手段都想要至你于死地,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非常的不好!

    可是看着周围人一张张关心的脸,他只能把这份不甘吞在肚里,反复咀嚼,直到想起来也索然无味。

    就这样,抛开伍仁的嘴脸,几人重新认识了一番,郑昀那家伙才一会儿功夫就跟众人打成了一片,看的张宇嘴角直抽抽,事后张宇拉过郑昀询问过,后者还道是为了张宇,只有建立起良好坚固的革命友谊才能够打入内部,混成一片。

    对于郑昀的这番说辞,张宇除了哭笑不得就只剩无奈。

【一个辣椒酱】 消费了 500 妖气币 【一个辣椒酱】 消费了 500 妖气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