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拍卖会落幕,夜幕下的咏叹调

作者:心涵橦|2019-02-22 15:45:18更新|2474字

    燕斗城里热闹非凡,而月影拍卖会中却死寂一片。

    一小部分的来宾不想惹事,早早就离了场,但大部分的无所事事的贵族还是留下来等着看好戏。

    紫烟现在恨不得立马冲上台去把那个棕发男子胖揍一顿,可惜两个小人强行把他留下了包房。

    紫烟既郁闷又担心,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厨子受到什么伤害。

    台上,唯若小心翼翼地捧着从男子手中拿来的阿利加亚巨狼的幼仔。

    她仔细检查了小狼一番,发现这小家伙并没有皮外伤,只是太长时间没有进食所以瘦弱不堪。

    “你都不给它饭吃吗?”唯若最痛恨这些视生命如草芥的人,她眼中仿佛燃起了火,厉声问道。

    棕发男子不以为意,“不就是个狼崽子吗,这是我买进手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淡定唯若,别和这种人较劲。唯若尽力平复情绪,她扭过头对薇璃僵硬地笑笑:“薇璃姐,麻烦你给这小家伙弄点吃的。”

    薇璃也对狼崽充满了同情,她踩着高跟鞋快步走下了台,几分钟后,端着个盛有肉干的盘子和一碟牛奶回来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唯若毫不顾忌形象地坐在地上,她把肉干撕成小条,慢慢喂进小狼嘴里。

    那些身穿锦缎丝绸的贵族小姐们看见这一幕无不掩嘴皱眉,不解唯若的行为究竟有什么意义。

    从小就在贵族家庭的温室中成长的她们,不会懂得人情世故,认为自己是最尊贵的那个人,其他平民与生物对她们来说,如同杂草般,可以肆意践踏。

    唯若才不想理会那些贵族异样的目光,她看着渐渐恢复生气的小狼,发自内心地朝它一笑。

    “谢谢你啊,人类。”一个充满稚气的男孩声音传进唯若脑海。

    唯若一愣,这与她之前和紫烟遇到的红尾鸟是一个情况。

    唯若的嘴角翘起,果然,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上台前,她曾好奇地问薇璃那个龙染果的功效。薇璃说,龙染果其它的作用她不大了解,但最有名的一点是拥有通万物之力。

    联想起自己听到红尾鸟心声的经历,她这才有足够的底气与男人叫板。

    “你在说话?”唯若瞅向吃的不亦乐乎的狼崽。

    “唔!”狼崽似乎受了惊,它明亮的黑眸呆呆地看着唯若,“人类为什么能听懂我的话!”

    唯若没有解释它的问题,她又递过一条肉干表示友好:“我叫小若,你呢?”

    小狼边嚼着肉干边道:“布莱姆,它在狼语中是勇猛的意思。”

    唯若看着它毛茸茸的小爪子,很难想象爪子的主人将来会成为一只凶猛的巨狼。

    而在外人眼里,他们只听见狼崽微弱地叫了几声,但那个绿发绿眼的小姑娘却像能听懂似的,居然向它介绍自己!

    男人的心里打起了鼓,胜利的天平好像倾向于这个丫头了。

    时逸和薇璃,这两个知道唯若身份的人更是大吃一惊。没想到,普通的乡下女孩竟有如此奇特的能力,她该不会真的是精灵的后裔吧……

    唯若与小狼布莱姆交流了一会,视线又集中在棕发男子身上,“这只小狼叫布莱姆,它告诉了我一些事情,如果这些事属实的话,就说明我的确能与它交流,应该就能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呃,嗯”男子迟疑地点了点头。

    唯若抱着小狼站起身子,她略微拔高了音调:“你叫潘卜欢,是莎行拍卖行的行长。布莱姆是你四天前跟朋友做交易得来的,话说,布莱姆还说它看见了其他的异兽,恐怕你们的交易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交易吧……”

    “什、什么!”男子的脸色苍白,瞳孔骤地缩小,他大吼,“你在说谎!你只是来自乡下的丫头,这都是你自己瞎说的!”

    他永远也想不到,导致自己地下交易败露的人,居然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女!

    “是不是真相一查便知。”唯若耸耸肩。

    时逸倒是一脸淡定从容地道:“看来真相大白了,小若是精灵族的事,在座的各位应该没有再质疑的了吧?”

    全场哑然,随后爆发雷鸣般的掌声。月影用不争的事实再次证明了它崇高的名誉。

    时逸的目光一扫全场,待掌声停下后,才微笑地说:“那么潘先生,按照约定,一会就请您到月影商议后事了。”

    “不、不可能!这是她”潘卜欢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两位月影的大汉堵住了口。

    唯若向时逸点头致意,对着台下的观众行礼谢场,才抱着布莱姆与薇璃下了台。

    潘卜欢被月影的人带走,时逸风度翩翩地致以结束语,这场惊心动魄的拍卖会才算圆满收场。

    “小若,你该不会真的是精灵族的吧?”

    通向三楼的狭长回廊里,薇璃一脸震惊地看着唯若,刚刚唯若与小狼对话的那一幕,还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

    唯若失笑道:“当然不可能了,我体内可没有半点灵力波动。”

    薇璃狐疑地打量一番唯若,的确如唯若所说,面前的少女只是个普通人,那为什么

    “难道说”薇璃脑中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测,“那个龙染果是你吃了?”

    “没、没有。”唯若被这“猜测”吓得结巴了一下,抱着布莱姆的手也一抖,“我怎么可能闯进满月森林核心区,还打败那群巨狼,最后平安返回呢?这不现实的。”

    薇璃也觉得不太现实,可眼下,还有其它理由吗?如果没有其它理由,那么最不可能的猜测便是真相。

    薇璃抿住樱瓣般的唇,她瞥了一眼唯若,这个女孩绝非普通的乡下少女,即使抛开这件事不谈,她在台上落落大方的表现也分明是受过贵族管教的。

    那种独特的气质,是深刻在骨子里的。不可能通过短短两个小时的训练就能改变的。

    “小若,你的父母把你教育得很出色。”薇璃把这归功到唯若父母身上。

    唯若听到“父母”二字,原本明亮的绿眸黯淡下来,她沉默了片刻,才迟迟开口:“我的父母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我和哥哥一起生活。家乡的叔叔阿姨从小教导女孩们要不卑不亢落落大方。”

    “对不起小若。”薇璃怜惜地抚过唯若的头,叹了口气,即使小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也绝不可能是什么坏人,自己依旧会把她当作妹妹看待。

    唯若对此早已习惯,但这不代表她愿意接受他人的怜悯。

    唯若扯开话题:“薇璃姐,我们去哪?”

    “副行长办公室。”薇璃指了指前方。

    唯若把布莱姆交给了月影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好生照顾它。布莱姆不舍地舔了舔唯若的手指。

    唯若其实很想把布莱姆养在身边,但她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还是不要牵连它才好。

    “我会想念你的。”唯若微笑道

    副行长的办公室没有点灯,里面漆黑一片。看样子,那位红发女子已经走了。

    唯若看着落地窗外被烟花染成缤纷色彩的夜幕,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亥时了。紧绷的神经放松后,困意也悄悄袭来。

    薇璃点上那盏琉璃灯,就陪着唯若坐在靠近窗前的沙发上静等时逸归来。

    外面的烟花不禁让唯若联想到她在家乡过年时的场面,那时候,她身边还有哥哥和夏晨。

    唯若安静得不发一言,可思绪却跑到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