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离别的笙箫,又是男装?

作者:心涵橦|2019-07-24 15:28:10更新|2544字

    燕斗国都的中心广场上,一排马车停靠在洋楼前。时逸站在洋楼门口,苍白的阳光正好照在他身上,他眯了眯眼,倚靠在墙上,有种慵懒的美感。

    薇璃恰巧走出洋楼,看见这一幕,不禁莞尔一笑:“您还是这么喜欢晒太阳。”

    “是啊,阳光很温暖……”时逸望着进进出出的人,勾起嘴角,“但我既喜欢太阳,又讨厌太阳。”

    “为什么?”一个清脆的声音问。

    时逸和薇璃双双一愣,同时看向来者。唯若和紫烟刚好从大门出来,唯若听见了时逸的话,这才引来她的发问。

    唯若大概感觉自己唐突了,又抱歉地补充道:“时先生早。”

    还未等时逸反应过来,紫烟也接过话茬:“时先生,我是小若的朋友,我叫紫烟,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小若有劳您照顾了。”

    唯若隐隐感觉这句话不对头,她回过头偷偷瞥了一眼少年,紫烟依旧一脸阳光,眼神中并没有古怪之处。

    可能是多心了,唯若抱怨自己。

    时逸听出了紫烟话中的深意,但他依旧风轻云淡,面不改色地露出官场微笑:“是月影受小若照顾了,紫烟公子不必费心,我并无他心,只是提醒你一句,想拥有的东西,最好牢牢抓住。”

    紫烟难得正色起来,他盯着时逸,良久,吐出句来:“谢谢时先生赐教。”

    唯若瞅了瞅紫烟琥珀似的眸子,又瞧了瞧时逸的血眸,她品出了点端倪,但此时不需要自己声张,唯若便不再理会。

    “时先生,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唯若忽然心中一动。

    “什么?”

    唯若踮起脚尖,时逸会意地侧耳,但当听完唯若的话后,时逸先是难得露出茫然,紧接着便眉头一皱:“你问这个作甚?”

    薇璃和紫烟都好奇地看着唯若,唯若不理会他们的目光,她湖水般的眸子荡起涟漪,她稍稍踌躇:“这……对我很重要,或者,您权当我好奇?”

    时逸陷入沉思,年轻人向他请假问题,他自然乐于解答,只不过,能穿越时空的物件?这实在是闻所未闻。

    再说了,小若一个姑娘家的,问这作甚?难道……时逸的血眸闪过晦涩的光,不,那应该不可能……

    时逸打破沉默:“我在各个大陆游走了多年,也同各类人物打过交道,但从未听说过你口中之物,我回去可以帮你查一查,若有消息再与你联系。”

    “联系?”

    “啊,险些忘记此事。”时逸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个拇指大的徽章,递到小若面前:“虽然你不能加入月影,但可以成为月影的编外人员。”

    唯若接过徽章,这比木哈鲁的行徽小多了,而且花纹也完全不同,但月影的标志性图案残月却没有变,并且它也是由秘银打造的。

    “编外人员?”

    “没错,你只需每月参与一次月影的拍卖会即可,月影拍卖行各地都有,你可以到那里询问场次,如果你想联系我,出示徽章给店长,他会为你安排。”

    唯若总感觉哪里不对,如果出示徽章给店长就可以见到时副行长,那岂不是大家都有这个机会?这样一来,刺客行刺不就更容易了吗?

    “这个是不是分等级?”唯若摇了摇手中的小徽章,侧着头问。

    时逸好像早就料到女孩发问:“当然。大多数拍卖师和一些干部属于第二级别,也就是像你一样拥有秘银徽章,而普通工作人员拥有黑曜石徽章。”

    说罢,时逸不知从哪里翻出他那独有的怀表,唯若这才看清它的全貌。这并不是唯若以为的,普通的银白色怀表。她透过苍白的阳光,惊讶地发现它竟几乎是透明的。

    怀表的背面刻着繁杂的花纹和图案,像是法阵,保护着中间的残月。

    “像这样第一级别的,就是由光明石了打造的了。”时逸收回怀表,嘴角微微勾起,“激励员工努力工作也是我的职责之一,小若,祝你将来可以拿到光明石徽章。”

    唯若在心里发笑,这位先生还真是视月影如命。

    “我会的。”少女的声音干净清晰,随风传到远方……

    此时的人已少了许多,广场上都显得有些空荡。一旁驾着黑马的小哥露出爽朗的笑容,带着夹杂着地方口音的话对时逸和薇璃喊:“副行长,薇璃姐,这是最后一波了,您二位上车吧!”

    “收拾得挺快的嘛。”薇璃嘟着嘴看了看四周,眼下只剩下几个干部了。

    时逸的声音如歌般缥缈:“期待与二位的再次相遇,走了,薇璃。”

    薇璃看着唯若一脸不舍,她使劲揉了揉唯若的头发,又连忙跟上时逸的脚步:“别了,小若!”

    马嘶鸣,马蹄叩响地面,车轮转起,载着月影的各位奔向远方,唯若挥着手,就如同时逸说的,她在心中默默期待着与月影的再次相遇……

    良久,唯若凝视着马车消失的地方,幽幽叹气。

    “怎么了?”紫烟心里一紧,她该不会想跟月影一起走吧。

    唯若哀怨地看着紫烟,又一个良久:“我忘把衣服还给时先生了……”

    “……”笨蛋。

    正值中午前后,唯若和紫烟走在了燕斗国都主干道上。四周渐渐热闹了起来,一些店铺已经开始营业,叫卖声逐渐响起。

    阳光也不像早上那般苍白了,炽热的光线打在唯若和紫烟的全身,虽说燕斗河流密布,但也架不住太阳的毒辣。

    唯若盯着紫烟正舔着的冰棍咽下口水,指着经过的服装店:“咱们进去歇歇脚吧,正好我想买几套换洗衣服穿。”

    紫烟理解地点点头,小姑娘嘛,总穿着自己的男装也不是个事。于是率先闯进铺内,找了个凉快地方一坐,边舔着冰棍边看着唯若挑选。

    唯若扫了一眼店内的衣服,大多数女装都是类似于古代的长衫襦裙,但也有纺纱连衣裙等轻便行装。男装的情况和女装一样,但有一点唯若很在意,虽然打眼一瞧差不多是这样,但仔细来看,这些衣服的款式与自己记忆中古装的款式有很大不同。

    唯若这样想着,探手摸了摸几件男款衣服的面料,手感不错,是耐穿的料子。“老板,我要这几件。”唯若随便点了几个宽松的便装,又回头对着女装发呆,锁着眉头想了想,“再来一件连衣裙,一共多少钱?”

    紫烟目瞪口呆地看着唯若,一把把唯若拽过来:“你、你搞什么?”

    唯若嫌弃地推开紫烟,给了老板一把银币,又将衣服收进手镯中,扯着紫烟走出了店铺。

    “那些衣裳太啰嗦了。”唯若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紫烟一脸纳闷:“可大家不都这么穿吗?”

    唯若犹豫了片刻,但还是说了出口:“我只是觉得,未来的路不一定好走……说实在的,我们两个一起旅行,一起流浪在天地间,但你腻了可以回家,可我又怎么回家呢……毕竟我失忆了。”

    “你觉得我会抛下你不管吗?”

    唯若轻轻摇头,紫烟竖起眉毛,表情慌乱,没有理会耳边传来的微鸣:“我可以、可以把你带回我家。”

    唯若终于露出一抹笑意,但依旧摇头:“谢谢你的好意,紫烟,真的,我很开心能与你为友,但,有些事,你不懂。”

    紫烟差点没被气死,这个小丫头居然敢拒绝他的好意,她知道自己在拒绝谁吗!耳边再次传来鸣声,紫烟不得不收敛三分,看着唯若的背影,紫烟刹那间感觉,她是如此的虚幻,虚幻得,好像下一个瞬间就会从自己面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