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负天下人01

作者:公子余人|2017-04-14 13:29:12更新|2090字

    宁负天下人01

    “这一次的位面相对于上次来说危险系数大了很多,你还去吗?要不要休息一下?”郁清迟疑的话,令沉浸在思绪里的承允回过神来。

    她仔细看过由魂元碎片构成的星云图,呈现在她面前的魂元碎片只有两片,一片亮如明昼,一片暗如星子。

    “它的成功率有多大?”承允信手点过更为明亮的一片。

    郁清掐着手指算道:“单看你第一个位面的表现,很微妙。”

    “你的精神海本就受损,控制宿体情绪对你来说有些困难,不过收回第一片魂元碎片后,你的控制力会大大增强。”

    “就它了。”承允淡漠如初的眸中不见一丝波澜,仿佛下的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决定。0

    依然是一阵痛苦的挤压之力,宿体的记忆紧跟其后的传送过来。

    这一次的宿体是大秦有史以来最受宠的公主,上至太皇太后,下至当今圣上,无一不是喜爱这位娇蛮可爱的棠华公主的。

    虽然在皇族中人的眼中,棠华公主是娇蛮可爱的,可到了外人的眼中就变成了刁蛮跋扈。

    棠华前十六年享尽了世间的荣华富贵,竟向往起宫外的生活。就譬如流传甚广的侠客与千金小姐的话本,或是英雄救美的情节,又或是逃家私奔的戏码,都让她蠢蠢欲动。

    棠华公主几次溜出了宫,却总是相隔不到半天的功夫就被皇兄的暗卫护送回了宫。但是这一回,却与往常大不相同,,她在回宫的路上遭遇了伏击。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人数是前来护送棠华公主的侍卫几倍有余,装备精良,个个都是刺杀的中好手。

    刀剑相碰的声音不断响起,几个呼吸之间,跟在棠华公主身后的侍从很快就受了伤,鲜血大片大片地自伤口处喷涌而出,此时,双方倒下的人亦是渐渐持平。

    接下来,宋翊会出来为棠华公主挡上一刀,再大发神威地一举将十几个黑衣人击退。那时,宋翊捂着胳膊上的伤口,脸上带着别人的鲜血,端庄清俊的面庞平白增添了妖异的俊美,与眼尾的绮丽浑然一体。

    冰冷的劲风“咻”的一声从后空袭来,承允刚被传送进宿体的身体,毫无防备之下,乍一接收到危险的讯号,根本顾不得宋翊是否会出现,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闪身躲了过去。

    承允若有所觉地低头看着手中沉甸甸的物体,是宿体十四岁生日时皇帝送给她的软鞭,承允掂了掂轻重,察觉到再次袭来的攻击,凌厉地挥出一鞭子。

    “散开!本宫的鞭子可不长眼睛。”承允学着宿体的口气轻蔑的说道。

    挥动的长鞭有如一条阴险的毒蛇在极尽刁钻的角度上游走着,每次都是险之又险的和围在她身边的侍卫擦肩而过,“别怪本宫没提醒过你们,这鞭子要是打到了你们身上,你们的下半辈子也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这语气说的要多刻薄有多刻薄,最靠近内围的矮小侍从不忿地握紧了手。只因棠华公主认出了痛恨的人,便控制不住手中挥舞的方向,承允废了极大的心神,才控制住挥向此人的鞭子,因此招呼在矮小侍从身上的劲风只多不少。

    棠华公主本就嚣张,若非场合不对,她早就闹到皇帝的寝宫向他讨要这个侍卫了。讨厌的人么,自然要留在自己手里慢慢折磨为妙。

    承允按捺下宿体散发的不满情绪,头痛地揉了揉眉心,究竟是谁说的宿体情绪会在她的控制范围的?

    地上相叠的尸体与长鞭上滴落的暗红血液,承允瞧着极为伤眼,“人也死了,你们把该搜查的找找吧。”

    正说着,承允慵懒而又不失礼节地打了个哈欠,看到他们呆愣在那里,一动也不动,面上就做出了不耐烦的样子:“快点!你们不想回去,本宫还想早点回去呢。”

    在远处观望的温雅男子,唇角略弯,似笑非笑,眼眸幽深,他倒是没有想到,棠华公主会是这般的妙人。

    因为经历了一番打斗,就算再没有受伤,也是露出了几分狼狈之色,承允拒绝了棠华公主以往声势浩大的仪仗,悄无声息地回了流华宫,知晓裳华回来的人也只有皇帝一人而已。

    先前遭受的袭击,打断了她接收宿体的记忆,导致接收到的只有一半记忆,承允迅速接收了后续的记忆。这一次的宿体比之第一次遇到的林承允性子跋扈了不少,要不是有一母同胞的皇帝压着,估摸着早就翻了天。

    据宿体提供的记忆,那矮小侍卫是一名男扮女装的女子,这还不是最后的身份,这女子在棠华公主所有的记忆里只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作为她的侍从,第二次是跟在皇兄身后的妃子,最后一次则是和她的驸马一起将她踩在脚下的场景。

    “本宫为了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做出了背叛皇兄的事情,甚至让皇兄丢了皇位。即使本宫知道皇兄不是一块做皇帝的料子,可是这天下的青年才俊多得是,偏偏他这个毫无身份地位可言的庶子却爬上了皇位,本宫不甘心。”棠华公主只恨自己没有早点认清宋翊那张正气凛然的面皮下腐烂漆黑的野心。

    “本宫知道你想要什么,也知道本宫的结局会是什么,但是,想要拿回你的东西,你必须要做到让宋翊后悔。”她语气深沉,不似记忆中的艳丽嚣张,但气势十足,仿佛对让宋翊后悔这件事势在必行。

    “可以,棠华公主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承允一口答应了对方的要求,果然答应了宿体之后,身体便轻省了许多。

    “本宫活的时间太短了,就让那个女人下去一起陪本宫吧。”棠华公主毫不客气地提出要求,在说到那名女子的时候甚至摆出了承允熟悉的目中无人的姿态。

    “我答应你。”承允的神情是宁静温柔的,她尽量满足着宿体的要求,也是为了争取身体最大的控制权。

    等棠华公主的身影逐渐隐去,她舒了一口气,继而瞥了一眼玉簌吩咐了下去:“去,向宫里报个平安,就说在本宫的面前,那些杀手就跟土鸡瓦狗似的,一照面就被本宫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