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北溟海海皇宫 第三十八章 第一轮 结束

作者:衷心恶魔|2016-06-04 10:57:54更新|1973字

    浅的身型掠出,其分身在半空中也已经纷纷复制出了其他兽人的能力,一时间熊马雕豹数种不同种族纷纷出现,接着目光一凝,那几个分身便是使用着能力,猛地朝白间攻去!

    若是一人两人,白间还能应付,可这一下子好几个,说什么也不能硬碰。白间脸色骤变,倒吸一口冷气转身就逃。在其转身的同时,真身浅却恭候多时一般轻轻一笑,双手一抬,白间身后突兀出现一道墙壁。

    墙壁横贯在白间面前,直直朝两方延伸过去数十米,根本看不到边。白间心头一沉,暗道完了完了,竟然栽到了自己最为擅长的幻术上,更可气的是自己根本没有使出全力,要是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说什么也不会让那个人类抢了先手。

    不过看到先前栽在他手中的其他人,恐怕自己这次是难逃一死!

    白间想道,脸上闪过一丝颓废和怃然,在其索性干脆闭眼等死时,耳边却突然响起一阵宏亮的声音,在他面前发动攻势的浅,也被迫停下了手。

    “时间到,淘汰赛第一轮结束!”

    听到乌龟管家在这关键时刻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虽然很是不情愿,但浅还是停住了手,身边几个分身嘭的一声消失了去,布在白间身后的幻术墙壁也消失不见。

    白间这次真是捡回了一条命,身子一软趴在了地上,不停喘着气,先前那感觉真是……吓死蛇了!

    浅撇了撇嘴,环视了场内一周,发现已有十人左右被淘汰了,现在还剩下几人,相信在下一轮淘汰赛中就可以分出前三了。

    战斗结束后,乌龟管家对剩下的众人的实力有了几分了解,在他心中前三位也是排好了名次。随后,乌龟管家遣散了淘汰者,而那些被其他下手颇重的人弄死了的,就只能说是自己实力不济,族内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浅挠了挠头,先前是出了一身汗,等下赶紧回去洗个澡。在其大步流星的往场外走去时,经过门口,浅好巧不巧的同那弎撞到一起了。

    他被帽兜遮住的脸正对着浅,浅看过去却只能看到一片黑影。

    “时间送了你一条命,但下次,你不会这么好运的。”黑袍人弎开口说道,声音有些喑哑冰冷,不带一丝感情。

    “什么意思?你是打算和我打么?”浅回道,看得弎点了点头,浅眼睛一虚,身子朝前倾斜了过去,,一股若有若无的冷凝气息散发而出,“那好,我等着。”

    浅笑了笑,没有再留步,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弎看着浅离去的背影,帽兜下的脸有些阴晴不定,随后弎袖袍轻轻挥了一下,远处的化为人形的白间赶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下次不要让我失望,我不想出手的。”

    白间猛的点点头,殷勤的笑道:“您放心,下次一定,一定把他交代在这,不会麻烦您出手的。”

    弎冷冷回了一句:“希望如此。”

    话罢,弎头也不回,也不管那白间,径直朝外面走去。

    弎的目光停留在浅离开的方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终于找到你了,符文者,天源.V.浅。”

    ……

    回到房间后,大约已经是中午时分,但浅这时也忍不住想洗个澡,赶忙抢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谷老化作一缕青烟再度钻进了手套内。

    “咳咳,小子,先前的战斗,你都好好看没有?”

    浅丝毫不在意,手上一边脱衣服,口中一边回道:“嗯嗯,认真看了。师父您对复制的理解真的是进入一种境界了,要是换我,顶多会想到复制能力或者招式,但那些细节,我是真复制不出来。”

    灵石之力也不是你想怎么使用就怎么使用的,灵层仅仅是能简单的操纵灵石之力,并不代表能完全驾御它。现在就算浅想到复制那些细节也复制不了,鞭长莫及,除非能达到魔层境界。

    “以后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路还很长,但时间却由不得你肆意挥霍,光有师父还不够,自己要努力。”

    “知道啦知道啦!”

    哗。

    浅脱完衣服后,纵身一跳,跳进了盛满水的木桶里去,顿时水花四溅,隔间被水浇了一地。

    “舒服……”

    在浅刚刚进入木桶后,地上的衣服便自己消失了去。

    “师父,下次您用我身体的时候小心点,折腾了这么久,我都腰酸背痛的。”

    “为师帮你这么多,还挑三拣四的,等你达到为师这种水平后,就不会累了。”

    话是这么说,可要是达到了谷老那境界,还需要谷老出面了么。浅这样嘟嚷想道,但还是没敢开口。

    不过随即当浅偶然内视一番时,猛然发现体内的灵力量霎时增加了好几倍,就快到灵元者三级瓶颈了。同时,这也是即将升级的预兆!

    可上次升级也就是几天前吧,怎么这次就这么快了?浅想道,可能是之前谷老的战斗,加上最近频繁使用生气棺辅弼的原因吧。

    想到这,浅顿时没了洗澡的心情,啪啪一声,生气棺被释放而出。浅身子也没擦,直接钻了进去。

    绿光源源不断的散发而出,照在浅裸露的身体上,接着一股玉白之色浮上,使得照在浅身上的生气绿光被一点不剩的给吸收了进体内,化为一缕纯净的灵力钻入了经脉之中。

    浅这裸露着身子,盘腿坐在棺内的修炼,一直从中午持续到了晚上。

    随着房间外的侍从第不知多少次敲门时,浅久闭未睁的眼睛这才缓缓睁开。

    “客人,您在房间吗?客人?

    “到了用餐时间了,客人?”

    “不在吗?”

    “我在呢,在,稍等一下就来。”

    浅不耐烦的回道,刚从修炼状态中出来就听到吵得不行。不过在其再度内视一番,察觉到体内充盈了几倍的灵力后,浅紧绷的脸这才舒缓了开。

    “灵元者四级了么。”

【苏冬槿】 消费了 500 妖气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