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北溟海海皇宫 第四十章 第二轮 先发制人

作者:衷心恶魔|2016-06-09 09:18:03更新|2038字

    弎皱了皱眉,移开了目光,对乌龟管家嗔声道:“你不是说附近没人么?”

    “这不能怪我,谁知道大半夜的,竟然有人跑来偷听。”

    说着,乌龟管家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随后鼻子一皱,道:“没关系,我想,已经知道是谁了。”

    “海水里充斥着一股灵力的味道。”

    “天源.V.浅。”

    ……

    回到房中,浅一把把门反锁上,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一缕青烟从手套内钻出,随即凝成一道虚幻的人影。

    谷老道:“没想到,那两个家伙竟然是串通好了的。”

    浅点点头,不过之后就开始担心起来了:“师父,先前他们察觉到了灵力的气息,会不会找上门来?”

    “他们怕是没这个胆子。”谷老不屑的撇了撇嘴,“按他们所说的话,应该是弎给了老乌龟什么情报,然后老乌龟答应给弎做一件什么事,而那件事,恐怕就是得到他们口中的灵元者。”

    “什么?要是那个灵元者真的是我的话……那他抓我干嘛?”

    “嘿,小子,你以为你是个普通人吗?抛开为师在你手中不说,你身上还有一个让世界都为之疯狂的物品啊。”

    浅当然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那就是给浅心中留下无限阴影的,禁忌符文。

    “他们怎么知道我的?”

    “呵呵,这个为师就不知道了,或许是你哪次使用符文时被察觉到了吧。”

    浅果断的摇了摇头,从家族内出来后,浅便进入了蓝空学院,在这期间他是一次都没有使用符文,就算是黑气泄漏,他也没有使用符文来压制。如果真要说的话,那就是浅离开家族那一天……

    那一天,对所有人来说,是个噩梦。<

    一个身高千丈的黑影巨人,屠尽了村庄。那个黑影巨人,便是最初形态的符文恶魔。

    “那这么说,他们是从几年前就已经准备对我下手了?”为了得到浅,不惜耗费几年时间来潜伏,想到这浅就不禁心中发寒。

    那人,该是有多恐怖!

    翌日。

    浅提心吊胆的来到大厅内,同乌龟管家和其他人碰了个面,但那老乌龟和弎像是从未发生什么事一样,倒是弄得浅浑身不自在。

    “你怕什么,他们又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他们的秘密被泄漏了,该害怕的是他们才对。”谷老这样安慰他道,“他们要想下手早下手了,只是因为我们手中还有让他们忌惮的东西。”

    这番话说出,浅才稍稍放下了心。之后乌龟管家便再次带着众人去兽斗场。

    到了场内,随着乌龟管家口令的喝出,笼网轰隆一声降了下来,四周升腾起一股不详的气息。

    “师父,我怎么感觉有不好的事发生?”浅颇为紧张的说道,伸出手在手套上抚过,一缕绿色环绕在浅身上,随即浅脸上浮起一抹严肃。

    “不用担心,为师既然把你带了出来,也一定会安然无恙的把你带回去的。”

    在两人说话间,兽斗场内也已经开始了战斗,但碍于之前浅和弎的表现太过出色,以至于没人敢和他们打。最后等白间不怀好意的站在浅面前时,兽斗场内空闲的人只剩下了弎一人。

    “上次你捡回了一条命,怎么,现在又想送回来了?”

    白间皱眉盯了浅一眼,心里对这人类还是有些忌惮的,二话不说双手一撑,便开启有翼蛇真身,紧接着正对着浅猛然后退,双手快速结上一个印结。

    浅知道这是在酝酿什么庞大的技能招式,当下脚底发出一阵暴响,身型掠出,其手一挥,生气棺盖便凭空出现在手中,接着瞄准着白间大力挥去。

    ——哗哗!

    风声响起,浅竟然是一次都没击中,每次即将砸中时,白间的身型便诡异的挪动了几分,恰巧将攻势给躲了过去,而其手中结印的速度依然丝毫不减。

    谷老眉头一皱,这招幻术使用得真是炉火纯青,而且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破解方法。

    “呵呵,天源.V.浅,你知道有一种幻术是专门用禁忌触发的么?被施术者心中最大的禁忌。”白间一边退后一边笑道,长长的舌头一伸一缩,配合上狡诈的笑,整张脸看起来诡异至极,“而我,恰恰知道你心中的禁忌是什么……呵呵,是符文吧?”

    “什么?!”

    听到这里,浅的身体猛然一顿,浅的意识一恍,谷老差点被浅给挤了出去。白间一看浅愣在原地,嘴角一咧,其手对着地面猛然一压。

    ——轰隆!

    随着一阵轰鸣声响起,一道裂纹瞬间从白间脚底掠出,猛然冲向了浅。然而当浅回过神来,谷老夺过控制权时,那裂纹已抵达了浅面前。随即浅身边的地面轰然开裂,浅身体一个不稳便倒了下去,数道绯红的条状物体啪啪几声从地底钻出,将浅整个身子都给捆了进去。

    “尝尝无尽的恐惧!无尽红莲!”

    白间整张脸开始病态的扭曲起来,手上一用力,地底便接着有更多的条状物射了出来,全部缠绕上了浅的身体,将浅裹得犹如一个红色的巨茧。

    弎在远处靠着墙壁,悠闲地望向这边,在看见浅成功的被裹了进去之后,这才稍稍放心的点头:“如果这样都没搞定他的话……那就只有下下策了,毕竟,他体内可是有那种东西……”

    “啊——”

    歇斯底里的喊叫声连绵不绝的发出,被裹在茧内的浅死命挣扎着,白间看到这一幕,手中的印结瞬间变得更复杂了一分,同时双眼再度变为黑白螺旋状,嘴角一翘,红色条状物再度勒紧了几分,浅的喊叫声,这才逐渐停止。

    被裹进茧内,谷老直接是被浅给挤了出去,钻入了砭石内,任其如何呼喊都得不到浅的回音。直到这时,谷老脸上才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紧张表情。

    “浅现在,是被拉进了心中的世界,要是不能打败心中的禁忌,恐怕是会一直被困在里面……”

    谷老咽了咽口水,这次,为师可帮不了你了。

    (昨天稍微有点事情,没有更新,现在补上~)

【苏冬槿】 消费了 500 妖气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