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崛起(二)

作者:续雨点滴落|2017-05-08 19:21:32更新|15186字

    第十七章  传奇(一)

    房包子看着陈功的背影,嘴角露出难得的一笑。

    武芳市,热水镇。陈功正在家乐滋滋看着喜洋洋,不由的感叹道“还是在家舒坦啊!”

    “叮叮叮!”陈功手机上的qq发来一条消息。

    “不知道李风找我又干什么缺德的事?”陈功猜到。

    陈功拿出一看,一个名字叫“我爱保时捷”的女性朋友请求加为好友,并带上消息“陈功大帅哥,我是你的粉丝哦!”

    陈功毫不犹豫的点击同意,不惊感叹道“小学在漂亮美眉面前出的丑可终于变了啊!”

    “叮叮叮”那女孩发来一条消息“不知道陈大帅哥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

    陈功心想不知道现在和陈洁算什么关系,但依然发出消息说“怎么会有呢?我可还是纯洁的小处男呢!”

    “嗯嗯,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呢?”神秘女孩道。

    “这个嘛!可是我有喜欢的女孩,不过如果你……说不定能打动我哦!”陈功猥琐的在手机上打个不停。

    “她很漂亮吗?”

    “情人眼里出西施吗!在我眼里她是很漂亮!她可是求我很久,我都没答应做她男朋友呢!”陈功吹道。

    “你不是喜欢她吗?你都不答应?”那边的神秘女孩问道。

    “呵呵,我们都还是初中生呢?不能因为早恋而耽误了考高中和大学。”明明是陈洁以前对陈功说的话,现在居然被陈功毫无廉耻的盗版出来。

    “她值得你这么喜欢吗?我也很漂亮的哦!不考虑吗?”女孩继续追问。

    “什么!她说她很漂亮,还要追我!怎么办?怎么办?”陈功搓着手,心里着急道。

    激动的陈功,平复下来,心想“哼!想骗我?我不信在学校有比陈洁还漂亮的!”

    “聪明”的陈功发出消息说“虽然她不怎么漂亮,胸又小,又邋遢!,又喜欢发疯,但我依然喜欢她!脸皮越说越厚的陈功,把陈洁没有的缺点全部编了出来。

    “既然陈功同学已经“名草”有主了,但就88了。”

    “恩!88”发完消息的陈功,遗憾道,“陈洁都还没搞定,怎么能找小三呢!”

    “陈功明天去你外公外婆家,你妈今年应该又不会回来了。”走过来的陈功爸爸说道。

    “好啊!”呆在家的陈功还不如去看看外公外婆,毕竟妈妈一直在外工作。爸爸在本地是有固定的工作的。

    热水镇,如洪村。外婆的家在山顶上还是木房子,那里有许多的老人,也有一部分人的传奇。

    年轻人把家都重修在了山下公路旁,但山上的留着的老人喜欢安静。

    陈功翻山越岭终于抵达外婆家,大汗淋漓的陈功大喊道“外公外婆我来了!”

    “陈功你来了啊!”柔柔又动人心弦的声音响起。

    陈功望向,穿红色短袖,蓝色牛仔裤格外清新动人的女孩,双眼发寒的说道“表姐你怎么来了?”

    “不行吗?放心吧?我不会在逼你学习的。前几年你都学哭了,有这么可怕吗?”表姐笑着说道。

    “表姐,你不要老师的样子就行了!”

    “呵呵!原来的小弟弟已经长大了,还挺帅的。”表姐摸着陈功的头说道。

    陈功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暗道“摸我的头,说我长大了!什么意思!”

    “陈功来了啊!快进来喝水!”苍老又亲切的声音响起,陀着背的慈祥老人走了出来。

    “恩,外婆好!”陈功的语气极其的亲切。

    “外公呢!”陈功像往常的问道。

    “在堂屋编着工具呢,他的耳朵是越来越听不到了。”外婆笑着说道。

    陈功飞快的跑到堂屋,喊到“外公可以休息了!”

    “恩?什么?”外公的声音极其的嘶哑,但又有一种威严在其中。

    “我说,你可以休息了!”陈功凑在外公耳边大声的喊到。

    “好好好!我做完了就休息。你先找你平叔叔玩去。”

    “陈功你干什么去啊!”漂亮的表姐, 像小女孩般撒娇的问道。

    “找平叔叔!”

    “我也要去!”

    “一边玩儿去!”

    陈功不理会这时而可怕,时而美丽的表姐 ,飞奔的跑向平叔叔家。

    “嘿咻!嘿咻!”平叔叔在外面,劈着一根根脸盆差不多大的树桩。

    “平叔叔,这次改给我讲什么故事?”

    “陈功啊!在学校有没有使用我教你的绝招啊!”看起憨厚纯朴的平叔叔,说起话来极其的猥琐。

    “这个嘛!小学还没人敢欺负我的!”陈功“诚实”的说道。如果没和李风 ,陈功只差早就炼成金刚罩铁布衫了。

    “初中呢?”

    “被人群殴过,其中我还揍了几个!”陈功骄傲的说道。一想到揍欺负过自己的人,啊!那种感觉,是真的很不错。

    “砰!”表姐一个小粉拳往陈功头上敲了过去。

    “表姐你干嘛啊”陈功喊到。

    “你书不好好读,打架有什么用!”表姐训斥道。

    “我……我,表姐我不是不好好读,我是不想被欺负!”陈功正色道。

    “你就不能忍忍吗!”表姐也挺理解陈功。他小学住院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表姐,我不想留下遗憾,我为自己做的事情,不会后悔!”

    第十八章  传奇(二)

    “……”表姐沉默了。

    停下劈柴的平叔叔说道“你小子说的不错,人生就是一个字“爽”。管他什么东西,不管做对做错,不后悔就行。”

    “平叔,没想到你小学都没读完,居然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就是太狂傲了,你需要改一下,这是法制社会。”

    “小屁孩,你居然教训起我来了!我说的不对吗?你看看我,生活多么愉快!”平叔叔双手平摊的说道。

    是啊,你是很愉快,将近40岁了老婆都还没有,m不知道自己怎么解决的。只是陈功不敢说出口。

    陈功一脸鄙夷的看着平叔叔,真不知道他以前是让人敬佩的存在。

    平叔,本命平泽,15岁出国,在外当了10年的雇佣兵,外号十三。当他出到十三招的时候,对手必败无疑。25岁回到热水镇,因朋友被抓,闯到警察局要求无罪释放,结果闹僵。痛揍11人自己完好无损。镇上警局拿他没办法,上告到了县里。武警部队出动,判刑10年。

    “看着我干嘛?你个小崽子不会看上我了吧!”平叔皱褶眉头说道。

    “唔!”陈功早已习惯,可表姐崇拜的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平叔我在想,你真的一个人可以打十几个?为什么我把你的十三招学完了,连一个成年人也打不赢?”

    “废话,我那时是一直生活在与死神相近的地方,稍有不甚就会死,我那么多年的雇佣兵是白当的吗?”

    “也就是我经验少,身体强度也不行吗?”

    “恩,一个打几个可不是一招一夕的事情,况且你可没有天天锻炼着,我也说句提醒你的话,没文化真可怕啊!”

    “恩,我会把学习放在第一位的!”陈功重重的说道。,陈功考大学不光是自己的梦想,还是家里人的梦想。没文化的人当老板少之又少。

    “唉?平叔叔该给我说,那个衰爷爷的故事了吧?”陈功请求道。

    “行!只要你用脚或者用手把这根柴火劈断!”平叔指着那根柴火刁难道。

    表姐看到,那根树桩就算被劈成几段了,但还是有碗般粗大,说道“弟弟,别听你平叔叔的,你还小,骨头还在发育,这怎么能行呢?”

    “行啊!”陈功一口答应道。

    “弟弟!他不说我说!”表姐慌张道。

    “又想哄我睡着?表姐,我又不是牛,真的往上面撞!”陈工说道.

    “可是。”

    平叔叔看着姐弟两个说来说去,打断道“你就放心吧!这柴是干燥的,很容易碎的。”

    “平叔你把拿好了!”

    陈功做好准备,眼睛专注的看着这根碗般粗壮的干柴火,一脚必须要踢到正中心,必须!

    “用你最大的力量!”平叔用站桩的姿势拿着,像一颗大树一样矗立不倒。

    “恩!你可拿稳了!”

    陈功像豺狼般的盯着这个“猎物”仿若无人,“李风!不知道我这一脚的力量你能抗住!”陈功嘀咕道。

    以往陈功打不赢李风,就跑到平叔叔家询问,怎么让他倒地。然后又继续找李风打,但只会赢一次。

    第二次陈功又会哭着跑来,陈功总会把李风当做最强的对手。在学校因为自己的懦弱,又是李风一直保护着。憋屈感一直存在

    “表哥已先步入社会,我就算读书也要赢你!”陈功不甘心,他想自己努力,无论是学习还是勇气。

    “心要静!人要稳!力量集中在一点!”平叔提醒道。

    “呼!”陈功生吸一口气,双手成拳,成一条直线放在胸前。

    “哈!”陈功大喝一声。双腿一跳,身体在空中横着转了一个圈。就连腿也跟着旋转起来。一脚从上往下直接踢了过去。

    “当!当!”碗般粗壮的柴断成两截。

    “不错!利用起步和高度获取力量,还做出高难度的旋风踢,还能命中目标!你以后不当兵可惜了。”平叔夸赞道。

    “弟弟,你真棒!在学校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你。”表姐一脸崇拜的说道。

    “呵!”陈功感觉这个很脆皮,就像lol的射手出肉装一样。

    “还不都是平叔教的好,平叔故事我就不要听了,你多教我几招,最好能打赢几个成年人!”陈功讨好的说道。

    “呵,你小子!和你表哥打架不少吧!但经验还是少。等你高中了打几个不成问题。”

    “表弟你也是的!反正该忍的就忍,别打架惹事情!”表姐一副老师的语气又出来了。

    “我知道!”

    “陈功啊!在学校多装拽一点,这样女朋友就多了!”平叔惭愧的说道。

    “好勒!”男人都喜欢美女,多点更好。

    “哼!你为老不尊,你个小屁孩也才初中就……我走了!你们自己聊!”旁边尴尬的表姐生气的说道。

    “走吧!走吧!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还是不要听的好。”陈功倚老卖老的说道。

    “小子,你破处了没有?”憨厚的平叔,猥琐的问道。

    “我,我,不要这么直接吧?”陈功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可不要打灰机,上瘾了怎么办!”平叔佯装怒道。

    纵使陈功脸皮厚,但遇到猥琐的平叔,很是脸红的反抗道“平叔!看来你这一生就对这种事情感兴趣了!”

    “你别给我转移!”

    第十九章  被耍了

    “我,我”陈功哑口无言。三年级就开始跟着李风混,网吧次数多了,不良av也就少不了,发育也提早了。本篇纯属个人理解,请不要思考。

    “哼!别不说话。从现在开始不许!你看看你,才这么小就长胡子了!六年级就长了吧?”平叔不愧为当做雇佣兵的,观察力极其强悍。

    “好吧!我承认!求平叔不要再说了。”脸红的陈功,极其尴尬的请求道。

    “恩!知错就改,是个人才。”平叔摸着胡渣说道。

    “陈功过来吃饭了!平叔你也来!”表姐娇声喊到。

    “走啊!平叔吃饭去!”

    “哈哈!今天自己不用自己煮饭了!”陈功的到来平叔也很高兴。

    “只有你自己才敢吃!”陈功心说。

    乡村小院里,其乐融融。

    “来!陈功吃个鸡腿!”表姐给陈功挑了个鸡腿。带着手绢,系着围裙的表姐,像个成熟的女人一样,抚媚妖娆极其一身。

    “恩”陈功饭量很大,速度也快。

    “陈功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外婆笑着说道。

    陈功想到李风,没抢才怪!就因为一只鸡爪子,那一天从早打到晚。

    “来,在吃个腿,多补补!”外公也给陈功碗里挑只鸡腿。

    “对!多补补!把第三条腿多补补!”看在眼里的平叔格外眼红。一只鸡只有两只腿啊!

    “噗!”陈功差点吐了出来。

    外公外婆不明所以然。

    表姐脸红的说道“平叔你都是大人了,还和小孩子计较。”

    “就是。”陈功附和的说道。

    假期很快就要过去了,平叔也回去了。

    陈功在大树下乘着凉,看着黄昏。陷入了其中……

    “对了!陈功你什么时候上学?”表姐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旁边,问道。

    “哦,啊,我忘了!”反应过来的陈功回答到。

    “你居然忘了?你读到哪里去了!”表姐怒到。

    “问问同学不就知道了吗?”陈功不慌不忙的说道。

    陈功拿出手机发现电话薄里,只有爸妈的两个电话号码。心道,“操! 对了还有qq。”

    表姐只见陈功在手机上忙来忙去的,非常的像个傻缺。

    进入qq的陈功又是一声“操!”。可怜的陈功,qq也只有两个人。小学的班级群都没有加上,只怪自己没用啊!

    李风就算了,他连今天,明天,可能都分不清楚。只能问问我的小粉丝了。

    “嗨,美女!我们什么时候上学啊?”

    没过多久发来一条信息“这你都不知道?”

    “嗯啊!”

    “我们初中这次多放两天假,一直放到六月三号呢!”

    “哦,是什么节日吗?”分不清几月几日的陈功开心的问道。哈哈,居然多放两天假。

    “六月一号儿童节啊!这你都不知道吗?”看来这人对陈功是极度鄙视。

    “哦,原来是这样,谢谢拉!”被卖了的陈功,还不知道自己俨然是初中生了。

    “恩,88啦!”这边发完信息,叫,我爱保时捷的人暗道“哼!总有一天你就知道,到底谁不该惹!”

    “表姐,我们六月三号。”陈功笑着说道。

    “恩,最后的两天,你就和我一起好好玩吧!”表姐也是一脸“微笑”。

    “嗯?”陈功脸皮微抖,怎么看表姐都觉得心里发毛。

    第二天,

    “陈功!你给我好好练!”表姐老师般的严厉语气再次出现。

    “goodmorning!”表姐盯着无精打采的陈功。

    “狗子摸你,,”

    “好好读 !goodmorning!”

    “狗的摸您,,”

    接下来的这两天“假期”,可怜的陈功被逼的惨不忍堵。

    “折磨”完的陈功,背着书包去往学校的路上。不经感叹道“还是学校好啊!”

    “奇怪?今天怎么没人呢?我来太早了?”

    陈功缓缓的走到校门口,大喊道“门卫开门啊!”

    “你是学生吗?”嚣张的门卫说道。初中的门卫被打的次数最多,但依然改变不了。只能说太敬业了!

    “怎么?不像吗?”

    “我这里没有你的请假记录!”

    “我没请假啊?”

    “原来你没请假啊?多少班的?”门卫的语气更加嚣张,尤其是脸,像匹野狼一样。

    “初一,150班。”

    “班主任?”

    “黄小天。”陈功如实回答。

    “你先进来!站在旁边!”

    “哦!”

    上课走廊边,

    “陈功!你说你惹了多少事情!刚来就打架,要不是我罩着,你早就走了!”班主任发火的时候极度像个无赖。

    “对不起老师,我这次不是故意的。”陈功非常诚恳的说道。

    陈功暗骂那个qq好友,“我没答应,你就报复我,我有这么大魅力吗?”

    “你连你爸妈都是假的吗!”似骂非骂的班主任吼道。

    “对不起!报名的时候,我以为到初中了不会犯错。”陈功低下头说道。

    陈功很理解班主任,他很负责,很关心自己的学生。

    “哼!重新写,别在填假的,学校我会罩着的,你家长我是一定要告诉!”

    “好了。”

    “滚吧!”

    第二十章  初二老大“我爱保时捷”

    在教室里陈功和房包子武阳他们,说了这几天的事情。

    “哈哈,你个逗b!这也信!”李虎笑骂道。

    “话说那个“我爱保时捷?”是谁啊”房包子问道。

    陈功恨恨的说道“我想是陈洁的号,她故意玩弄我!”

    “陈功你干什么去!”武阳说道。

    “找陈洁!你们放心不会有事情的。”陈功边跑边说道。

    刚跑出教室。

    砰!

    “哎呦,卧槽!”陈功直接和秋菊来了个亲密碰撞。秋菊触碰反弹,只差跌倒在地上。

    “陈功你没长眼睛啊!”秋菊脸红的骂道,他居然一头撞到了自己的……

    “班,班长,对不起!刚才跑的太快了。”陈功支吾道,刚才的那一下,居然撞到了那一抹柔软,而且很舒服。

    “以后在教室走廊别乱跑,知道吗!”秋菊正言道。

    “ok,你没事吧?”陈功眼睛瞄向,那柔软的“胸器”。

    “混蛋!”秋菊每次看见陈功就想骂。

    “那我走了,拜拜!”

    “剑人!你又跑!”秋菊一脸无奈。

    陈功已经走到高二这层楼,陈洁的班级还是有阴影的。

    当要走进去的时候,在窗外看见陈洁端正的坐在座位上,旁边一个男子,双手蹭在陈洁的座位上。

    对面的男子,一双淫荡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陈洁。

    陈功隐约的听见,那极其暧昧的话语“陈洁你为什么就不答应呢,我真的喜欢你很久了,我默默的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就不……”

    陈洁面无表情的说道“可我不喜欢你。”

    陈功喘出一口气,紧张的心,渐渐的缓和起来。

    “你必须给我个理由!”这位男学生,渐渐霸道了起来。

    “这就是理由!”陈洁很反感这种男孩子,还不如陈功。呸呸呸!我为什么会想到他,他个猥琐男,死变态!

    “向飞!差不多可以了,不然我们班的老师来了。”夏侯提醒的说道。

    陈功心想,为什么每个班的老大都互相认识。

    “恩,夏侯你的手指是怎么断的?”向飞一说,夏侯就是一阵沉默,心里一阵憋屈和恼火。

    向飞看夏侯不说话,继续道“有事情的话,找我!”

    向飞转过头,又继续打扰陈洁了,“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陈洁不说话,

    “是不是?” 向飞轻柔的说道。

    陈洁还是没说。

    “说!是不是!”向飞突然吼道,脸上极度狰狞。

    陈洁被突然吼到的向飞吓了一跳,不服气的说道“我谈不谈恋爱管你什么事情!”

    “陈洁,是不是因为陈功?”向飞生吸一口气,笑着问道。

    向飞把想打人的念头压下去,语气渐渐平和下来。可陈洁怎么看,他笑中透露着一股猥琐,好像连猥琐这个词也侮辱了。

    “你怎么知道?噢!”陈洁急忙把手捧住,好像说漏嘴了。

    “果然是这样!你知不知道“我爱保时捷?”   ”

    陈洁更加不会在说话了,只有等待着上课。

    向飞好像随时要爆发一样,他死盯着陈洁,让人发毛,继续说道“那个傻冒,转变下性格,他就把全部透露了出来。”

    陈功在窗外听到 向飞吼陈洁的时候,就准备进去的。没想到向飞就是那个“我爱保时捷”。

    陈功怕向飞把qq里面的内容说出来。赶紧走进去说道“人有人的自由,你管啥?”

    向飞是认识他的,看着站在前面的陈功,装逼的说道“你是谁?你算个屁!”

    “你不认识我?你个死人妖!”陈功一想到“我爱保时捷”是个男的,觉得胃里沸腾的很。两个大男人居然说那么多肉麻的话。

    “人妖骂谁!”向飞怒到。本来在qq上就想好,把陈功约出来打一顿,可无论怎么诱惑的话,他都不接受。

    “人妖骂你,他吗的!看见你就想吐!”怒火的陈功连自己都骂进去了。

    “呵呵!”安静的教室,只有陈洁一个人发出 笑声。

    两人奇怪的看向陈洁。

    陈洁尴尬的说道“刚才被谁挠了一下。”

    向飞气愤的说道“你有种在说一篇!”

    “死人妖!”

    “你再说一遍!” 向飞边卷袖子边说道。

    “人妖!要求这么剑!”

    向飞,大步流星的向陈功走去,可看见自己这边的人,没有一个跟着来的,向飞早就知道陈功打架很厉害,不由的放慢了步子。

    “死人妖!看你打架就是娘们儿!”陈功看出向飞有点害怕,他还是挺聪明的,知道自己打不赢。那群人也是煞笔。

    “你再说一遍!”

    “咦?夏侯你没在家好好休息?”陈功“关心”道。没有理会那死人妖。

    夏侯已经逐步对陈功产生了恐惧。但还是死要面子,嚣张的说道“哼!不用你管!”

    “你是不是想死?”向飞更加恼怒,放慢的步子也渐渐加快,年轻气盛谁都有。

    “不想!”陈功踏出一大步,直逼向飞,气势凌人。

    向飞突然本能的倒退一步,班上看的人,有些不理解向飞在干啥。

    第二十一章  谈笑风生

    向飞压下自己的尴尬,嚣张的说道“你给我等着!星期五放假,镇上大坝!”厉害怎样,看看谁的人多。

    “行,等着我!”陈功答应 向飞的约架。

    陈洁看陈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慌忙的说道“陈功不要答应!”

    “没事的,我不会受伤。”陈功微笑的注视着陈洁的美眸。

    “不要!”可陈洁依然听不进去,向飞势力很大。

    陈功走到身边,对着陈洁耳朵,悄悄的说道“我不会去的。”

    “恩”陈洁的嘴角微翘,让人着迷。

    向飞看到陈洁这么关心他,非常不甘心,心里忿忿道“你就等着进医院吧!”

    “走!回自己班去!”向飞说完,自己先走出去。

    向飞一群人,

    “向飞,你刚才脑子短路了?为什么不打他!”一个人说道。

    “对啊!还和他约什么架,直接胖揍一顿。”

    “恩,没见过这么狂的人!”

    向飞心里憋屈道“我准备上的时候,你们在干嘛?看架吗?”

    向飞不想把自己的怯弱表现出来,振振有词的说道“我就要大场面的虐他,让陈洁知道,陈功算个啥!”

    “哦!原来是这样!”

    “向飞,我支持你,一举两得。”一个傻冒明白道。他们刚才就没有看出来吗?

    晚上上课中,

    黄老师正站在讲台前说“同学们,我们学校这次突然之间,要举办迎接晚会。你们要快点把自己的拿手节目,准备好哦!”

    “老师什么时候开始?”一位同学问道。

    “下个星期三就开始了。”

    “啊?这么点时间怎么准备啊!”

    “呵呵,你们练过的可以参加,初二,初三是有准备的,学校是专门迎接你们,而早有设计的。”

    “学校还真是好啊!”同学们纷纷叫好。

    “想要报名的就找班长吧!”班主任也笑着说道。

    “陈功!你不是打架很厉害吗?你表演个类似的节目!”班主任不容拒绝的说道。

    “好吧!”陈功无奈道,上次班主任并没有打电话给爸妈。

    “你们自己先商量吧”班主任说完了,就走出教室。

    “哈哈,陈功,我在这儿等着你出丑。”优美的歌曲,被幸灾乐祸的房包子,唱的格外难听。

    “陈功你的节目叫什么?”秋菊走过来问道。

    “嗯?就叫格斗防身术吧!”思考了一下的陈功说道。

    “你就一人吗?格斗防身,必须两人演练吧?”秋菊问道。

    陈功眼晴扫向房包子一行人。

    “不不不!帅气的事还是你做。”房包子忙摆着手说道。

    “对对对!装逼的就得靠你了!”武阳也拒绝道。

    “李虎还是你好啊!”陈功看李虎没有说啥,眼泪汪汪的感谢道。

    “没有,我刚才在想,为什么他们不说实话?”

    “恩?”陈功摸不着头脑。

    “谁愿意跟着你出丑,当然出丑的事情你做!”李虎憨厚的说道。

    “额!”

    “你们就这样信任兄弟的吗?”陈功佯装怒道。

    “不知道是谁说的,兄弟滚一边去。”武阳嘀咕道。

    “好!你们看我出丑是吧!我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大放光彩!”

    “哈哈!我们等着呢!”几人哈哈 笑道。

    “秋菊,就写上我一个!”

    时间一天天过,星期五了,可始终没见陈功排练。

    “下个星期就开始了,你怎么不练呢?”房包子几人,笑着说道。

    “哼!谁说我没练的,我回家就练。”头大的陈功解释道。可自己又不知道怎么练,就打个太极?可这是格斗防身啊!

    “陈功,今天我送你回家!”陈洁走过来说道,陈洁非常的怕陈功去大坝边打架。

    她今天束了个小辫子,上身穿着比较宽松的蓝色衬衫,勾勒出微微隆起的胸部,下身蓝色的短仔裤,又细又白的大长腿好想让人抚摸一把。阳光下的陈洁,肩上挂了个粉红的小包,像荷花般纯洁美丽。

    “哇哦!”房包子他们不明所以然,单纯的以为,是专门送陈功的。

    陈功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盯着陈洁的腿说道“陈洁,没必要为我打扮的这么好吧!”

    “陈功!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陈洁羞怒道。但心里很是开心,女孩子打扮的漂亮不就是给男孩看的吗?

    “哦,知道了,走吧!”陈功说完,把手臂弯曲成90℃。

    “干嘛?”陈洁疑惑道。

    “你说干嘛?情侣之间不是手挽着手吗?”

    “我不要!你走在前面,我在后面。你可不要误会。”陈洁对陈功有着很大是怨气。

    “那我走了哦!”陈功对着房包子说道。

    “一路走好!”

    陈功和陈洁保持距离的走着。

    陈功感觉很没趣,明明一个小美女就在后面,却不能接近。

    陈功边走边想,

    “陈功看着车!别被撞死了!”陈洁看陈功心事重重的,忙提醒道。

    “我知道,我又不是蠢驴。”

    “砰!”陈功刚说完直接撞在了树上。

    “疼!操”陈功摸着头叫骂道,因为反作用力极大,陈功被撞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第二十二章  “独守空房”

    “蠢驴!”陈洁娇笑道,陈功又是一次自己骂自己。

    陈功一直坐在地上摸着头,现在大脑都还反应不过来。

    友情提示:大家在公路旁可不要胡思乱想,更不要玩手机哦!

    “你给我起来,我自己还要回家呢!”

    “起不来嘛,你扶我!”陈功撒娇道,想想连自己都觉得恶心。

    “那你先缓缓吧!”陈洁不上当。

    “陈洁你家在哪啊?”

    “镇中心!”

    “那你岂不是还要,原路返回?”

    “恩”

    “陈洁,你家干什么的?”

    “超市!”

    “这么有钱啊?”

    “陈洁,你”

    “休息好没?能不能不要那么多废话啊!”陈洁抱着双臂,没好气的打断道。

    “对了,你家在哪?”

    “就在镇边缘,走个十几分钟就到了!”站起来的陈功,拍着灰尘说道。

    “要不要去我家?”陈功邀请道。

    “不要,”陈洁快速拒绝。

    “好了!为了能让心爱的女孩早点回家,奔跑吧!陈功!”陈功笑着喊到。

    “蠢驴!你给我慢点!”陈洁气喘吁吁的在后面跑着,距离越拉越大。

    “哼!陈功我回去了!”陈洁气的大喊道。

    “给,”陈功走到陈洁旁边,递给她一瓶水。

    “你?”陈洁很奇怪,他怎么做到的。

    陈功可是对回家的路,熟悉的很。哪里是恋爱圣地,哪里是秘密森林。但陈功只能自己心里歪歪一下。

    陈功给陈洁拎开了瓶盖,把陈洁汗湿了的刘海,轻柔的拨在耳边。

    陈洁脸红彤彤的,微微仰起头喝了一小口水,连咽的动作都极其优雅。

    陈功看偶像剧,觉得里面的人好装逼。可他自己也做了。陈功心想“也对,我自己就喜欢装逼。”

    陈功 欣赏完了一段优美的画面,双手捧在脑后,说道“走吧,在陪我走几分钟。”

    “恩”低下头的,陈洁,十足的像个小女孩了。这还是第一次和男孩子走的这么近呢。

    陈功和陈洁并排在路上走着,时而蹦出羞涩的话语,时而蹦出气愤的娇斥。

    下午5点,

    陈功早已回家,反而又把陈洁送回去了,发si做绅士的陈功怎能让一个女孩独自一人呢?

    然而,镇上大坝边,20几个学生聚集在一起。有些打着空手,有些拿着棍棒,哪里像个学生。

    “艹!向飞你叫我们来,是耍人吧!”一个高二的班霸不满的说道。

    “我想他应该还在叫人吧!毕竟他知道我挺有势力的。”向飞说道。

    “他说不定怕了呢?”

    “不会的,我了解他,他就算人少,也会来的!你看那个没来的夏侯,他应该是怕了!”向飞胸有成竹的说道,他还真当自己是诸葛亮。但夏侯是真。

    “恩,那就在等等吧!”那个班霸说道。

    6点,天色渐渐变暗。

    “哎,无聊啊!”一个学生说道。

    “我要回家吃饭啊!啊!”另一个同学大喊道。

    “向飞,那该死的陈功,怎么还没来!”那个班霸脸色渐渐变差。

    “等等,我给他qq发个信息。”向飞脸色也绿了。

    陈功正在家边吃饭,边看着行尸走肉:看过的都知道,美国大片,极度恶心变态。

    “叮叮当当!”qq特别关注的铃声响起了。

    陈功打开一看“操!”。

    本来还真以为“我爱保时捷”是个美女,没想道是向飞那个死人妖。亏自己还特别关注。

    “嗷”看着肉麻电影,都不觉的恶心的陈功,反而对向飞恶心的想吐。

    陈功心想他找自己干嘛。果然,陈功已经

    忘了。

    “陈功你不会是怕了,不敢来了吧!”向飞的信息说道。

    “哼!谁说的,今天看你人多,我还在找人呢,你等着。”陈功发出信息说道。

    “哈哈哈!这傻b”陈功刚说完,捧着肚子大笑。

    “哈哈!我说的吧!陈功其实来过,看我们人多正在找人呢!”向飞也笑着说道,看来陈功也怕自己啊。

    双方同时哈哈大笑,最后哭的是谁不得而知。

    “我看他顶多也只有十几个人,等他来了,我非抽死他。”那个班霸,猖獗的说道。

    八点半,天色已经变暗,然而大坝边。

    “向飞,我不等了,我回去了!”一个学生不爽的说道。

    “我也回去了!”

    “我也一样!”

    “向飞,你个傻b肯定被耍了!”那个班霸大吼的说道。

    “我相信他会来的,”向飞坚持要面子的说道。其实心里已经没底了,心里暗骂“陈功!你个剑人!我操你吗!”

    “哈!气!”看电影的陈功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心里想着“向飞该不会还没回去吧!”

    陈功拿出手机发出消息“不好意思!没找着人,就回家睡觉去了,祝你放假愉快。”

    陈功发完,就把这个qq,给删除了。

    向飞这把,拿出手机一看,心里哭喊着陈功爹妈。

    向飞看着这些好兄弟,一脸憋屈说道“你们回去吧,我想静静。”

    那个班霸哼了一声“傻b”就走了。

    第二十三章  陈功转变起因

    晚上  九点多,

    幽静的大坝边,河水流动的声音,伴随着一个人的疯狂叫骂。

    叫骂的向飞,拿出手机,准备问候陈功百八十句。

    可显示着,请加为好友。

    “啊啊啊!我!操!你!吗!”向飞疯狂的抓着头皮嚎叫,干涩的眼睛,居然流露出来一滴滴的泪水。自从遇到陈功,心酸委屈的事情,一幕幕的响荡在脑海。

    宝宝心里难受啊!

    “唔唔,我操!,呜呜,我操!”水声哗哗,哭喊叫骂直到十点多才停止。

    时间过的飞快,

    “同学们,迎新晚会,今天晚上就要开始了,请大家做好准备!”

    “对了陈功你准备好没?”班主任问道。

    “恩,妥妥的!”

    下课后。

    “陈功你真的准备好了?”房包子怀疑道

    “把你拖上去打一顿不就好了。”陈功气愤的说道,回家只顾着玩儿了。

    “那你上台,就等着出丑吧!哈哈”武阳笑着说道。

    “别笑场了,不然这就尴尬了。”李虎也说道。

    “操!”陈功担心道,都怪自己做事不长记性。

    今天陈功,一天都呆在教室里。

    “谢特!这是武术教学视频吗!还会飞!”

    “操!学个武术还给特效!”

    “不行了,这花式的太难了!一天怎么可能。”

    教室里一阵阵,哀愤和抱怨声。

    “陈功!你练习,在外面练去!我们还要睡午觉呢!”秋菊的班长气势又来了。

    “知道了,大不了不练了!”陈功不爽的说道。

    “哼!谁叫你不练习的,还抱怨我?”秋菊不服气道。

    “你是班长他们听你的,你随便叫个人呗。”陈功忽然眼睛一亮。

    “不行!我没有命令别人的权力。”

    “你撒谎,你最喜欢命令!”陈功极度不服气道。

    “你说!”秋菊不信的说道。

    “你上课不让我说话,还要让我搞卫生,还让我洗脚。这都不是命令吗?”陈功挺直腰说道。

    “你无赖!你是学生上课必须遵守,还有自己的卫生区域!”

    “我的身体构造不用你管吧?”

    “你一星期不洗澡,也不洗脚,已经严重导致同学学习!”秋菊声音越说越大。

    “哈哈哈!”班上的同学都大笑起来。

    早已知道的房包子,和同寝室的人也都笑了起来。

    “哼!你个邋遢哥,终于败露了!”原来的向前嘀咕道。

    “嘿嘿嘿!原来是他!”杜绝的笑声格外的刺耳难听。

    “杜绝?我他吗让你笑了吗?”陈功眯着眼睛说道。陈功依然很恨杜绝,好多年的伤疤,怎能说解开就解开。

    陈功想到自己住院一年,导致自己的留级。住院期间,医疗费,还全都是自己家里负责。心里产生一种不甘的情绪。越想越激动,越喘不过气。

    虽是小时候,但是人命关天。事后全都跑完,就落下奄奄一息的陈功一人。

    杜绝也参与其中,他们一个都没有承认,没告诉过一个人,甚至连爸妈都以为这是一场贪玩的意外。这件事情可以说是,瞒天过海!

    那时谁欺负陈功,李风就悄悄的打回去。可怜的杜绝被打多次,就这样杜绝打不赢李风,只有打陈功了。

    幸好李风每次放假,为预防别人,揍陈功,就暗中看着。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像枪战的潜伏者一样。

    命大的陈功被李风从洞底,一步步百般艰难的背回来。两个一般大的小孩,被李风从将近十米的高度,给背了回来。

    陈功给李风说不要告诉任何人,尤其是爸妈不然他们很担心。就让这件事烂在肚子里。可陈功甘心吗?

    不!

    杜绝低下一点头,没有说话。

    “你很怕我吗?还是想继续打我?”陈功的语气越来越激动,声音可怕无比。

    杜绝已经把头,全部低下去了。

    “我他吗问你话呢!”陈功已经吼起来了。本来欢声笑语的教室,已经被陈功变得极度安静。就连秋菊也都不敢阻止。

    “看着我!”陈功继续吼道。

    “对不起!”杜绝眼睛直视说道。

    “哈哈哈!对不起有用吗?”陈功的笑声听着格外恐怖。

    “那你,他吗,找我有用吗!事情主导是他们!你有本事找他们去啊!”杜绝突然吼道。

    陈功被突然爆发的杜绝一吼,也冷静了下来。

    缓缓的说道“当时你已经吓坏了,在加上他的蛊惑,对吧?”

    “恩,当时……对不起!”杜绝说不下去了,只憋出三个字。

    “哼!他?我迟早让他知道,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陈功下定决心。

    但就因为这一个决心,中间产生的意外,他将会失去,失去很多机会,甚至失去……

    最后这个失去,完全再一次改变了他,是好,还是坏的改变,最终还是靠他自己。

    “……”

    全班同学都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好了,大家各忙各的吧,刚才打扰了。”陈功成心的向大家道歉。

    “咦?班长你也有节目?”陈功想把这冷清的气氛拉回来。

    “当然了,没看见我这身打扮啊。”秋菊轻声说道。

    第二十四章  崛起势力

    “恩,班长还是第一次穿着短裙子,真漂亮!”陈功挠着头,笑着说道。

    “呵!”秋菊只是脸红的,轻笑一声。当着这么多同学,夸女孩,双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对了,你没人怎么办?”

    “凉拌呗!只有等着出丑了。”

    “你可以像体育老师一样,像教学生这么教啊,还可以随便选个观众,来示范啊。”秋菊说道。

    “对唉,但没人来呢?这不就尴尬了?”

    “没人来,我来!”秋菊鼓起勇气说道。

    “我也来,”房包子说道。

    “还有我”巴乔也说道。

    巴乔他们是一直顶陈功的,真的没人的话,到适当场合他们肯定会去帮忙。

    “呵!呵!呵!你们是看我有装逼的方法了,才来的吧!”陈功一字一句,鄙视的说道。

    “你!还,好心当驴肝肺!”

    “我就不要你们,怎滴?我偏偏就要班长,一个美女来助我,比你们几个猪头上场,吓观众,要好几十倍。”

    “你……”

    “呵呵呵!”秋菊捧着嘴,娇声笑到。

    “陈功你出来一下,”陈洁看起来有点紧张,气喘吁吁的站在教室门口。

    “恩。”

    陈功走出去的时候,秋菊,看着陈功的背影,若有所思。

    “陈功,向飞他们今天,说不定就要揍你。”

    “这是肯定的,我就呆在教室看他们敢怎样!”

    “教室也不行啊!他们人很多。”陈洁说道。

    “难道,我也要多拉拢人际关系?”陈功说道。

    “恩!双拳难敌四手,你多些朋友,以后肯定没人敢打你。”

    “好!那我就把初一的全部拉拢!甚至初二!”

    “你想的倒好,这事情很难的,有一些人可以说是,变态的爱好。”

    “我不和他们搞基就可以了。呵呵,我只和你。”陈功笑眯眯的看着陈洁。

    “都要被打了,你还开玩笑!”陈洁娇声骂道。

    “反正又打不死我”陈功嘀咕道。

    “他们逼你,喝尿抓屎呢?”陈洁憋半天,还是把这不好听的话,说给他。

    “卧槽!还有这种事情?”陈功蹬大眼睛的问道。

    “一些人,都能把你小学的座位,当尿坑。现在初中了,还不升级?”陈洁把难听的话,说给陈功。

    “好吧!那我小心一点。”

    “恩,我先走了,有情况了告诉你。”

    陈功走进忧心重重的,今天看来出丑的事情还真多。一想到那,喝尿抓屎。“嗷”陈功就觉得恶心。

    “怎么?出事了?”房包子说道。

    “恩,一个初二的霸王,今天说不定要揍我。”

    “夏侯?”

    “不是,是向飞!”陈功想到自己,根本没招惹过他。

    “向飞?他随便一叫都有十几个人呢?”从不说话的杜绝说道。

    “十几个?”陈功心里有点着急,脸蛋打坏了,还怎么在舞台上装逼啊!

    “陈功,我帮你!”杜绝说道。

    “你?”陈功疑惑道,杜绝转性了,还是觉得对不起自己。

    “恩,我虽然初一了,但我以前初二的兄弟,说不定会帮你!”

    “你兄弟不是夏侯吗?”陈功疑惑道。

    “不,是另外一个班的霸王!薛城!”

    “恩,他跟你一样,有好兄弟,也是七八个,他从不和别班的人打交道。里面每个人最起码都可以一打二!”杜绝看起来挺兴奋的说道。

    “那你每次怎么喜欢一个人?”

    “毕竟,我是别班的,不想天天往他们教室跑。”

    “你留级不是夏侯逼的吗?”

    “不!是薛城建议的,无论小学和初中不光是你被打,还有我!”

    “如果一直叫薛城,来我们自己班上,帮我打人。肯定都会受处罚。况且我初一时,向飞和夏侯已经联合起来,压制薛城!”

    “又不能转班,那时夏侯已经彻底盯上我了,我只有留级。”看来杜绝也挺有故事的。

    “他不是,从不和别班打交道吗?”

    “可他没说不和兄弟。我的兄弟就是他的兄弟。”杜绝一股气说道。

    “好,现在就去找他!”陈功满怀希望的说道

    “还有我们三个!”向前大声说道。这个一开始,被陈功吓坏的人,没想到也会勇敢的帮陈功。

    “你行吗?”陈功怀疑道。他和后面的两个小跟班,一直在一起。

    “哼!上次是我装的,我不想和班上同学打架,你知道个屁。”向前不要脸的说道。

    “哈哈,那打的时候,让我见识一下。”陈功说道。

    “走!初二,薛城班!”陈功,房包子,巴乔,李虎,武阳,杜绝,向前三人。九个人,有模有样的走去。刷子还在外孤军奋战。

    “你们,干什么!”陈功他们,一进薛城教室就有一个人吼道。

    “果然不近人情啊!看来薛城人少是必然的。”陈功嘀咕道。

    薛城也算高,身体也强壮,有着一股霸道之气。但他的声音极其的亲和。应该也只对他们兄弟们吧!

    “杜绝你怎么来了?”薛城站起来开心的说道。

    “薛哥,你帮个忙呗!”杜绝说道。

    “就是帮他?”杜绝指着陈功问道。

    第二十五章  出其不意

    “恩,他帮过我!”杜绝语气重重的说道。

    薛城眼睛直视着陈功,好像能从他眼里看出什么。

    陈功也看着薛城,好像互相认识一样。

    “星期五,骚年网吧,来一局?”陈功笑着说道。李风家的网吧就叫骚年网吧。陈功和薛城,以前在网吧一起玩游戏过。

    “好,你和李风的cf很厉害!我不和你打cf。”薛城回答到。

    “随你挑。”陈功和李风从三年级就开始玩游戏,可不是白玩的。

    “就打,反恐精英1.6”

    “额。”陈功无语,还不是一样。

    “艹!好好的气氛,你们说游戏!”杜绝气的大骂。本来自己想吐露一下,心里话的,这两个混蛋!

    “你们准备和谁干架?”薛城说道。

    “向飞!”

    “走,他吗的,现在就去!”薛城一听向飞就火了。

    “额,不用这么急吧?”陈功汗颜道。

    “向飞和夏侯,两个剑人,欺压我们哥几个,现在早就憋不住了。”

    “对了,你们有多少人?”

    “不算上杜绝的话,有11个。”

    “走不走?”薛城随时要爆发一样。

    “当然!他还想打我?那我先干他一顿再说!”

    “走!”陈功这边低喝一声。

    “走!”薛城这边也低喝一声,还是别吵到同学为好。

    中午1点多,正是学生们睡熟的时候。

    刚好的20人,浩浩荡荡的在,二楼走廊上走着。

    “这人太多了吧!老师看见了不脱层皮才怪。”陈功往后面一看,还真吓了一跳。

    “薛城你把这些人全都叫回去,不然被学校知道了,不死也能拖层皮。”

    “你呢?”薛城也觉得,这样一群人非常的危险。

    “我就和房包子,先过去看看,想办法把他们引过你们班上。”

    “这样不行,不然他们一群人捉住你了,把门关了,直接围殴你。”薛城说道。

    “这样!如果我和包子三分钟,没回到你班上,你们全都过来!直接在他们班上干!”

    “行!”

    陈功和房包子畏畏缩缩,低着腰,走在向飞班窗外。

    陈功从窗外看过去,里面真的很安静。向飞居然在睡午觉。

    向飞昨晚和班上的兄弟,全部都翻墙上通宵去了。没睡的出去玩,还有在教室搞学习的。

    看向陈洁,她的头发披在桌上,完全把脸都挡住了,但光看睡姿和那,十足的像个睡美人。

    “操!那死向飞,他自己上了个通宵,让我们不许说话,真他吗嚣张。”坐在窗户旁边的低声说话的同学,刚好被陈功听见。

    “对啊!以前我们睡午觉,他大吵大闹完全不把当教室。他还真以为他是老大了。”旁边的同学也抱怨道。

    陈功说道“走!进去。”

    陈功一进入教室。 班上没睡的人,全都惊讶的望向陈功。

    “嘘!”陈功,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那些人望一下了,也没说话,只是看着陈功。

    “那些人应该不是向飞的人”陈功对着房包子低声说道。

    陈功和房包子,静悄悄的走到向飞旁边。

    “呼呼呼!”睡得像死猪一样的向飞,打着呼噜。

    “包子,你双手抬着他的腿。我抬着他他上半身。”

    “恩”

    向飞教室,两个人,一个抬着向飞下半身,一个抬着上半身。静悄悄的往门口走去。

    “恩?”那些没睡的惊讶一声。

    “嘘!嘘!嘘!”陈功手指竖在嘴巴,脸上的表情,极其惊恐到位。那些人便没在发出声音。看来向飞在班上不怎么招人喜欢。

    两个人抬着向飞,终于走出了他们教室。

    “呼!”喘出粗气的两人,心里的紧张消散了许多。

    两人飞快的抬着向飞,往薛城教室跑去。

    “卧槽!”教室里的人都惊讶了。

    陈功和房包子把向飞,往拼着的,两个桌子上一扔。

    “陈功,你把向飞打晕了?”薛城看着躺在桌子上的向飞,问道。

    “你们自己听”

    “呼呼呼!”原本吵闹的教室,只听见向飞的呼噜声。

    “他居然都不醒的?这尼玛还真是猪啊!”李虎惊讶的说道。

    “他昨天好像和班上的朋友上了个通宵。”陈功回答道。

    “上个通宵,睡成这样我也是佩服了。”杜绝说道。

    “让我先扇他一巴掌试试。”薛城说道。

    “啪”的一声,薛城一耳光,扇在向飞脸上,然而向飞还是没醒。

    “咦?我试试!”杜绝也说道。

    “啪!”然而还是没醒。

    “我也来!”

    “还有我!”

    “啪啪啪!”一个接连一个,但死猪向飞还是没醒。

    “算了!我来吧!”陈功撸起袖子,准备一耳光扇去的时候。

    “别碰我!我要开飞机!咦,怎么不飞了?飞机!给我飞啊!”向飞还说着梦话。

    在梦中的向飞,被陈功和房包子抬着的时候还真是开飞机。

    “我操!”准备扇的陈功,惊呼一声。

    “不换成拳头,你是不醒,是吧!”陈功再次撸起袖子,用力一拳,往向飞肚子上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