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特么真的是穿越啦?

作者:学习使我快乐i|2019-01-06 16:27:43更新|3853字

    少年呆滞的望着俩人消息的方向。

    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大惊失色的叫道:“这……这又是什么歪门邪道的功夫啊”?

    “咕咕咕”。这时少年的肚子响了起来。

    “唉,好饿啊!还有这到底是在那儿啊?” 家是肯定不能回的了。追债的估计都把门堵得死死的。少年独自一人喃喃自语道。

    至于那个什么在我识海说话里的老家伙。少年直接当作一场梦给忽略。

    少年缓缓站起身子。

    “哎哟”,一声大叫,随后就骂骂咧咧起来。

    “妈的,那个混蛋,哎哟,我可怜的大腿啊!就这么骨折了“。

    看了一眼地上的火灵芝。顺手一把抓在自己手上。喃喃道:“这玩意可有意思。表面一层火焰但又不烫手。还有刚才那女的告诉我说,这个可以疗伤。应该不会骗我的吧!”说着便捏了一小撮放入口中。

    这东西入口即化。刚放进嘴里是热的。到了咽喉部分又是凉的,在到身体各个器官五脏六腑。最后直到全身都是凉嗖嗖的。随即每个外表伤口都在以肉眼的速度愈合。大腿骨折疼痛的位置喀喀喀作响。但却一点都不痛。

    过了一会儿,少年抬了抬腿,试着走了几步。发现无论外表擦伤还是身体内伤都已经全好了!

    “看着手中的火灵芝。少年惊喜若狂的笑道:这可真是个好宝贝啊!一定可以卖好多钱。

    “咕”,肚子又开始叫唤起来。摸着肚子望了一眼四周环境,开口说道:先下山去找个饭店填饱肚子吧!

    随即把剩下的一大半火灵芝塞进兜里,便迈开步子朝着下山的方向走去。

    来到山上一处小镇上。少年顿时就傻眼了!。这难道在拍戏吗?  所过之处,路人都用着异样的眼光盯着少年。不经间还听到路人在背后指指点点道:这家伙怎么穿成这样啊?衣着打扮真是问所未闻,见所未见。不会是其他国家来的吧?

    与此同时。少年也有用着疑问的眼神看着从身边经过的每一个路人!于是便再也忍不住心里的压抑了。就随手叫住一个长胡子大汉问道:“大哥,你们是那个剧组的?连表情,眼神都这么到位。还有你这大胡子做的可真像!看着都跟真的一样!”,说着。便上手去拉扯大汉的长胡子。

    长胡子大汉急忙将少年伸过来的右手一把推开。愤怒的喝道:“小子,你干嘛?什么剧组?你在说些什么?

    少年疑虑的反问道:“你们难道不是在拍戏吗?””什么拍戏?小子,你是外地人吧?虽然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但是这里是紫云国的集安镇。你的手脚最好放规矩点。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大汉恶狠狠的丢下一段话。便转身离去。

    “看起来,这长胡子大汉确实没有在拍戏啊!难道我又在做梦?。可以一切为什么都那么真实?说着用手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

    “哎哟”好痛。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景象还是和刚才一样!”

    “这……这肯定不是真的!”

    少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再次拦住一个中年男子询问道:“你好。请问现在时间是多久?”

    “公元前500年。历时。”

    “不不不!”你肯定在骗我。”说着又拉住一个从旁边经过的中年男子。

    “你好,大哥!请问现在时间是?”公元前500年啊!”

    中年男子的回答如晴天霹雳一般打进了少年心中。

    “小兄弟!小兄弟!怎么啦?” 中年男子见少年久久不语。便出口呼喊道。

    “哦,哦。没事!谢谢了啊!”。话音刚落,少年便转身就离开。

    少年慢慢的走在街上。脸上随平静如水,但是内心却乱作一麻。心里想着。

    “我特么真的穿越啦?” “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过着天天躲债的生活了!”但是现在的我又该何去何从?”

    正当少年在心里苦苦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

    “上!”,给我杀了他!”一个阴险的声音从路旁酒楼里传出。

    “哼,不知量力的一群家伙!“又是一个冰冷的声音不屑道。

    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一张圆木桌从酒楼里飞了出来!在空中来回翻了几个跟头。“啪”掉在坚硬的地面上。当场就摔得四分五裂。

    顿时。热闹的街上炸开了锅。人群蜂拥的到处乱跑。

    少年猛的一哆嗦。知道现在可能情势危险。心想道:我特么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不用过着以前那种凄惨的生活了。我现在不想死啊。我连一个女孩的手都没牵过。我我我……我特么还是一个处男啊!” 不行。我还不能死。”

    想到这。急忙转身迈开步子就小跑起来,终于在街头转角处找到了一个狗洞般的大小的角落,看也不看就顺势钻了进去。但强大的好奇心又措施着他特别想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便大胆的露出一双贼眉鼠眼的眼睛望着远方酒楼附近的一切动向。

    酒楼上方。一个白衣青年手握着一柄长剑静静的悬浮在空中。一双明亮的双眼看着屋顶上的一群黑衣蒙面人。眼神中充满了藐视。

    “你们是谁?是谁派你们来的?” 白衣青年冷冷的询问道。

    “呵呵。叶大公子。这些问题等你死后去问阎罗王吧!为首的一名体型粗壮的黑衣人冷笑道。接着转过头去对着身后三名黑衣人喝道:“少爷说了,谁要是把叶寒头颅砍下来。就拿出一颗九级疾风豹的魔晶作为奖赏。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睛立马就变得血红起来。那可是九级疾风豹的魔晶啊!据说连天级强者遇到九级疾风豹也是受手无策。只因疾风豹那来无影,去无踪的身手就叫人望尘莫及。追都追不上。就更别提打了!

    而疾风豹又是风属性。他的魔晶可以让普通人的行动速度提高几倍。尤其是对刺客而言。“杀人于无形之中”,是每个刺客最渴望的境界。所以那东西对于刺客来说就更加珍贵无比了!

    “你……” 叶寒恶狠狠的盯着他。手中长剑也因为叶寒的愤怒而微微颤抖着。散发出一丝丝寒意。叶寒摸了摸手中的抖动的长剑。笑着说道:“好兄弟,咱们又要并肩作战了。

    一声剑鸣,破空而起。

    叶寒手握长剑从空中落下顺势向着黑衣人方向直直的冲了过去。

    为首黑衣人见叶寒杀了过来,冷哼一声。”

    “来得好!”

    立即抽出腰间的幽黑色的弯刀迎了上去!

    “锏鱂”一声脆响。紧接着又是噼里啪啦一连串的声响。两团黑影在空中来回接触在分开在接触。一黑一白,甚是壮观。 就在战斗打得异常激烈的时候。

    突然“咔”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折断的声音。一截刀刃从黑影处飞了出来。直直的插在坚硬的地面上。

    叶寒趁此为首黑衣人一个不留神。一脚狠狠的踢在了黑衣人的胸口上!为首黑人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随即,重重的摔了下去。

    为首黑衣人捂住胸口缓缓站起身。“哇”的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狠狠的望着空中的叶寒说道:不亏是用寒天神龙的背骨做的绝世好剑!今日老夫领教了,雪龙剑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顿了顿。又阴险说道:你的头颅和你的剑。我今天是要定了!

    另外三个人见状。

    “走,咱们三个一起上!”说着便纷纷围了上去。

    叶寒冷哼一声。

    “寒龙斩”。

    抬起手中雪龙剑顺势横空一斩,一声尖锐的龙呤,随即斩出的剑气幻化成一条亮晶剔透的雪龙呼啸而上。

    “不好!” 是叶寒的独门剑法寒龙斩。“快闪!”。其中一名黑衣人着急的吼叫道。

    三人身行一闪,分别向着各个方向跑去。

    叶寒看了看三人,随即冷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

    大手猛得一挥雪龙剑。本来直线飞跃而上雪龙突然拐了个弯,便朝着刚才说话的那个黑衣人方向驶去。速度更加的迅猛。

    被追的那名黑衣男子望了望身后呼啸而来的雪龙,忍不住回头冲着叶寒气极败坏的骂道:“叶寒,我CAO你全家祖宗!”

    黑衣人骂完。身法在次加快速度!可是身后的雪龙的却怎么也甩不掉。反而呼啸声却越来越大。黑衣人这才意识到江湖上传说这门绝技是多么的恐怖。并没有夸大其词。

    知道自己今天怎么跑都是难逃一死。索性转身回头冲着其他二人吼叫道。

    “一定要办好少主交代下来的任务”。

    说完。黑衣人拿着弯刀就正面冲了过去!

    “二哥,不要!”

    “老二!你”不要啊!” 地上的为首黑衣人悲痛的吼道。

    随即。空中一人一龙相撞在一起。“砰” 一声巨响,黑衣男子当场直接就灰飞烟灭。紧接着一股寒冷到极点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向着四周蔓延。

    "你“,剩余的两个黑衣人咬牙切齿的看着叶寒。”我们走“,一个黑衣人对着另一个黑衣人说道。顺势从身上掏出一个黝黑的球体,朝着叶寒的面前扔了过去。黑烟一起,两名黑衣人便消失在黑色的浓烟中。

    叶寒鄙夷得看着两人消失的地方,”哼,真是不知量力“。

    现场一片狼藉,到处是打斗过的痕迹。叶寒缓缓走在街上,朝着少年藏匿的地方望去。顿时,犀利的眼神中爆射一股寒冷的目光。”出来吧,躲在暗处算什么本事?“,此话一出,少年不经的打了一个哆嗦。少年不敢说话,冷汗直冒。心里不由得遐想,“我这么贸然的出去,会不会被这个加伙当成是跟那群黑人衣一伙的,会不会被一下子干掉?完了完了?我的妈妈呀,我还没给你娶一个儿媳妇就英年早逝了,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叶寒见躲在暗中的人迟迟不露面,便展开身法,”嗖“的一声,来到少年面前。望着这个颤抖的身影。

    叶寒再次带着冰冷的口气质问道:”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你跟刚才那几名黑衣人是什么关系?从开始到现在,你一直躲着这里看着我们做甚”?随即便注意到少年那奇怪的打扮,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应该是外地人吧?叶寒心中想到。

    少年紧张的缓缓抬起头,望着叶寒冰冷英俊的脸庞。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回答道:“我,我是刚好路过这里的,你,你,你会相信我吗”?

    叶寒满脸质疑的看着他,就这时,叶寒突然心对着这个少年生出一股敬畏。因为在这个少年的眼神透露出一丝来自上古时期那种毁天灭地的苍老气息。但转眼之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待叶寒在此确认,却还是一无所获。犹如人间蒸发一般。叶寒心中想到,“难道这是某位隐士高人的徒弟?谨慎的叶寒不由得心中一怔,会不会这位高人就在这附近"?

    叶寒马上展开神识向着周围方圆十公里探索。

    良久,确认周围无任何异常,心里的石头才缓缓放下,就在刚才一会,秦小冷心里已经有一万个草泥马奔腾。”我去你大爷,你到处想干啥,回你一句,你又不答应,然后就在站在哪里跟雕像一样,怪吓人的“。

    心思缜密的叶寒冰冷的眼神渐渐变得平和起来,也不管少年之间说的啥,主动温和的说道:“你好,小兄弟,我叫叶寒,你?怎么称呼?”

    这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少年差点扶不住旁边的墙。

    what  the  f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