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6  是谁救了她?

作者:小墨baby|2018-04-02 20:11:40更新|2109字

    “你说现在的新生怎么胆子这么大?军训第二天就迟到!我们那届哪敢啊?”

    “军训迟到?听说今年的教官可是出了名的严厉,昨天有人只是小声的抱怨了一句‘也不是当兵,不至于这样吧?’结果罚他做了两百个仰卧起坐!看来,今天这迟到的,也免不了受罚了!”

    “还真是让你说准了,听说迟到的被罚了跑操场呢,教官丝毫没拿她当个女生!照罚不误!”

    新生入校,学校特意安排学生会选出几名学生来学校义务帮忙,主要还是想为刚入学的新生们提供便利,起到引导作用,而作为学生会会长的卓子寒当然也没能逃过。

    此时卓子寒坐在一旁,听着不远处分发书籍的两人聊着毫无营养的话题,真不知道这些女生怎么对别人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无奈的摇了摇头,卓子寒放下手中的书,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子口袋里,悠然的朝着门外走去。

    只是随着卓子寒的离开,身后两名女生议论的声音更加肆意了起来,要不是因为卓子寒在场,也不至于故意压低声音,还不是害怕女生的八卦会引起卓子寒这位学霸的反感?

    “还是个女生?真是胆大包天,我倒真的有些好奇这女生究竟是谁了?新生入校,便敢挑战军训教官的威严!膜拜啊!”

    “这个女生你还真认识,恐怕有件事你一定听说了,新生报道时,她搅乱了江寒雪对卓少的表白,成功引起了卓少的注意,一夜之间,她已经公然成为了学校所有女生的情敌。我们大家都巴不得得看她出错受罚呢?结果她还真是胆大妄为,真不知道应该说她无知?还是太爱逞强?”

    “什么?居然是她?那个叫什么冷清秋的一届新生?”

    听到同伴传来这震惊的消息,女生似乎已经忘记了还没有走出门的卓子寒,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与同伴确定着消息的可靠性。

    身边的同伴连忙拉了她一下,冷眼朝她示意着身后还没走出去的卓子寒,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发出响动的女生也连忙回头偷瞄了眼卓子寒,发现他并未有任何的异常,这才尴尬的朝着身边的同伴吐了吐舌头,不再继续讨论下去。

    军训第二天迟到受罚?估计也只有那个冒失鬼能够做得出来这样的事!卓子寒在心里暗自诽谤着,优雅的迈步走了出去。

    两名女生的对话当然全部收进卓子寒的耳中,只是,这与他卓子寒又有什么关系?

    淡然自若的走出学生会教室,刚转过弯便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急迫的朝着卫生间冲去。与那日的咄咄逼人相比,此时的她略显憔悴,面色苍白,双手捂着小腹,状似很痛苦的样子。

    此人正是刚刚受罚跑完操场的冷清秋,不过她此时只顾着冲去卫生间,并没有发现出现在走廊尽头的卓子寒。

    对此,卓子寒只是淡然的转过身,两人本就是没有交集的平行线,流言强行将他们拉到一起,并不代表卓子寒对此不感到排斥。

    只是在卓子寒转身的同时,身后却传来扑通一声闷响,短暂的迟疑后,卓子寒这才悠然的转过身,便看到冷清秋晕倒在卫生间的门口。

    眉心紧锁,疑惑的眸光中满是复杂神色,想到昨天多管闲事的冷清秋,卓子寒并没有立刻朝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影走去。

    清冷的眸光扫过周围,面无表情的看不出任何情绪,最终还是继续转身离开的动作。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既然打定了主意,不想再与那个冒失鬼有任何交集,脑海中却总是浮现出她晕倒在地的画面。

    没走出几步的身子再次停下,利落的转身,卓子寒径自大步朝着冷清秋晕倒在地的单薄身影走去。

    随着不断走近的动作,冷清秋那张已经如白纸一般的面容映入卓子寒的眸光之中,同时还有裤子上那一抹艳丽的红色,饶是冷面如卓子寒,神色中也划过一抹不自然。

    不再犹豫,俯身将冷清秋打横抱起,卓子寒快步朝着医务室走去。

    模糊之间,冷清秋只感觉身体被凌空抱起,鼻息间萦绕着淡淡清香,让人感觉很舒服,冷清秋很想睁开眼睛,只是无力感袭来,朦胧间恍惚可见的白色衬衣,接着冷清秋便晕了过去。

    待冷清秋醒过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昏暗的灯光让她看清此时正躺在医务室的床上,房间里空无一人,腹部还在隐隐作痛。

    晕倒前只记得模糊中有人将她抱起,动作轻柔,如今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对方却不见了踪影。

    思及于此,冷清秋坐起身,掀起被子便要下床,想要去问问医务室的老师是否看到是谁将她送过来的?

    这时,医务室的门被从外面打开。当看到冷清秋要走下床的动作,夏侯佳手中拿着保温饭盒,连忙走了进来,心疼的问道:“怎么还起来了?快再躺下休息会儿,肚子还痛不痛?”

    看着冷清秋摇了摇头,夏侯佳将手中的保温饭盒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强制性的让冷清秋再躺下休息。

    “你真是不要命了,管她们说些什么?居然真的去玩命的跑操场,现在你晕倒了,受苦的还不是你自己?月经期本来就不建议剧烈运动,容易引起出血量多,这样血压就会低。这可是我花高价在学校食堂给你买的红糖大枣粥,你多喝点,医务室的老师说让你这几天多注意休息,多喝点红糖水,可不能再这样胡闹了。”

    夏侯佳一边对冷清秋说教着,一边将保温饭盒中还冒着热气的粥倒出来,端到冷清秋的身边,眼中满是心疼。

    得到冷清秋摔倒的消息,夏侯佳气愤的差点与那些肆意挑事的女生打起来,要不是担心冷清秋的情况,今天这事一定不会这样轻易罢休。

    两人从小到大,不是姐妹,胜似姐妹,这种情感自然没有人能够体会。

    冷清秋再次坐起来,倚靠在舒适的枕头上,接过夏侯佳手中的粥,小口小口的喝着,低眉垂首,似有心事一般。

    良久,冷清秋这才抬起头,看向夏侯佳,问出心底一直都在纠结的问题:“佳佳,医务室的老师有说过是谁救的我吗?”

【太极阴阳鱼(末世崛起)】 消费了 100 妖气币 【太极阴阳鱼(末世崛起)】 消费了 500 妖气币 【太极阴阳鱼(末世崛起)】 消费了 500 妖气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