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23 冷清秋心底的痛

作者:小墨baby|2018-04-04 15:08:55更新|2217字

    何相思的性子冷致远已经再熟悉不过,原本还在怒视着何相思,可在感受到何相思的沉默后,再次转头看向她怀中抱着的孩子,总觉得这母子俩今天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就连冷清枫也没有平时看他回来时的兴奋劲,想到儿子,冷致远顿时心底柔软一片。

    起身朝着何相思走去,却突然发现宝贝儿子眼眶发红,可爱的唇瓣轻轻撇着,显然是刚刚哭过。

    冷致远从何相思的怀里接过儿子,顿时一阵心疼,不悦的再次问道:“孩子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说你这当妈的不好好带孩子,整天就知道说有的没的!”

    冷致远人到中年才得一子,怎么可能不在意?别说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是平时多哭两声,冷致远都心疼的不行。

    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抱冷清枫,看看儿子有没有重一些?其中的疼宠自然不言而喻。

    此时,冷致远这一说不要紧,那何相思原本就微红的眼眶中竟快速凝聚满泪水,眨眼间便滴落下来。成双成对的泪痕挂在何相思肤若凝脂的面颊上,梨花带雨的模样,好不委屈。

    即使这样,可偏偏一个字也不说,这可急坏了冷致远。

    何相思比冷致远小了五岁,嫁过来第二年便为他生了儿子,所谓劳苦功高就是何相思的真实写照。

    以前刚过门还能有所顾及,可自从为冷家生了男孩儿后,便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模样,对冷清秋这个继女也越来越懒得应付。

    而冷致远对何相思也是百依百顺,就算冷致远再疼爱女儿,可枕边风的作用还是令人无法忽视的。否则冷清秋也不会在本市上学,还要住到学校去。

    何相思如骄傲的公主般,何时见她如此忍气吞声过?此时,就连冷致远也意识到这其中定有什么隐情!

    就在这时,李阿姨从厨房里走出来,见夫妻俩僵持不下,便轻声为何相思解释着:“先生错怪夫人了,刚刚大小姐回来就貌似不太开心,小少爷与大小姐亲近,大小姐也不理,还差点让小少爷摔倒。夫人这是心疼小少爷,才会一时心急说错了话。”

    随着李阿姨苦口婆心的声音传来,何相思却更加委屈了起来,上前便要从何致远的怀中抢走孩子,呜咽的说道:“我回娘家住两天,反正我们母子俩也是多余的,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了!”

    原本脸上刚有所缓和的冷致远,在听到何相思要带走儿子后,连忙示弱。

    一只手抱着儿子,一只手揽过何相思纤细的腰枝,朝着沙发前走去,还不忘柔声安抚着:“清秋那孩子太不像话了,居然这么对弟弟,一会儿我一定好好说说她!让你和儿子受委屈了!别生气了!但清秋就是再不对,你也不能乱说,咱们清秋是女孩子,名声要紧!”

    “我哪里有乱说?刚刚我在楼上明明亲眼看到清秋被一名男孩子送回来,那男孩子家境不错,司机开着劳斯莱斯幻影,难道这还能有错吗?”

    冷致远顾不得身上的疲惫,耐着性子柔声哄着何相思,还不忘提到冷清秋的事。

    可当听到冷致远说她乱说话时,何相思却更委屈了几分,无辜的将在楼上看到的一幕说了出来。

    何相思就是再胡闹,却也没有必要捏造出这样的事实来。

    思及于此,冷致远的面色更加晦暗了几分,前妻过世的早,留下惟一的女儿,冷致远多多少少对冷清秋还是有些愧疚的。

    可冷清秋才刚入学一周,便被男同学送回家,作为父亲,冷致远怎能不担心?心中打定主意,看来要抽空与女儿聊一聊。

    “好了好了,别哭了,让孩子看到成什么样子,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收回思绪,冷致远揽着何相思的肩膀,再次柔声劝说着。

    “就是你欺负了我!”

    何相思微嘟着唇瓣,不满的指证着冷致远的罪行,还一记粉拳砸在冷致远的腿上,惹得冷致远爽朗的笑出声。

    就连小清枫,也跟着咯咯咯的笑出声来,奶声奶气叫着:“爸爸!”

    看着小清枫可爱的模样,以及不断挥舞着的小拳头,何相思终于破涕而笑,眉眼中满是柔情蜜意。

    却就在这时,一楼卧室的房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怒气冲冲的冷清秋,手中拿着一套已经被撕碎的漫画书,眉宇间满是凌厉。

    这一声巨响吓得沙发上的三人一跳,不解的抬起头,便看到冷清秋愤怒的走了出来。

    “谁干的?”

    冷清秋沉声问道,眸光锐利的扫向几人,起伏不断的胸口说明了她此时的愤怒。

    原本有冷致远在,何相思自觉的认为底气十足,毫不畏惧的迎上冷清秋的目光。可当看清冷清秋手中被撕碎的漫画时,眸光闪烁,竟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再吓着你弟弟!”

    “我问是谁干的?”

    尽管自从娶了何相思以后,冷致远已经习惯了在娇气与女儿之间和稀泥,以往冷清秋即使再失望再伤心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此时,冷清秋竟自动屏蔽了冷致远的话,再次高声贝的问道,突然的声音令小清枫再次不安的撇了撇嘴,好似一副快要哭了的模样。

    冷致远连忙哄着小清枫,话语中略带凛冽的朝着冷清秋指责道:“到底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看你把你弟弟吓的,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只是,委屈的又何止他冷清枫?

    她原本幸福的家庭都随着何相思的进门而终结,此时冷致远还来埋怨她?

    “你眼里除了他还有我这个女儿没有?这套漫画是妈妈生前买给我的,是我妈妈留下来的遗物,是妈妈留给我的念想。以前每当我想妈妈的时候还能拿出来看看,现在难道连这丁点的权利,你们也要剥夺吗?你可以有了新欢忘旧爱,但我的妈妈只有一个,她叫元思舞!”

    自从元思舞过世后,这是冷清秋如此言辞犀利的朝着冷致远发难,哪怕在他娶何相思的时候,冷清秋一个人难过的要死,跑去元思舞的墓地吹了一天的冷风,还因此大病了一场,也从未说出一个不字。

    此时,冷清秋的一番话,说得冷致远面红耳赤,却接不上话来。

    而坐在一旁低眉垂首着的何相思在听到冷清秋的话时,竟也激动的站起来,指着冷清秋对冷致远问道:“致远,你听到没?在你女儿眼里我算什么?是保姆吗?我何相思居然还比不过一死人!”

【太极阴阳鱼(末世崛起)】 消费了 100 妖气币 【太极阴阳鱼(末世崛起)】 消费了 500 妖气币 【太极阴阳鱼(末世崛起)】 消费了 500 妖气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