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30  你就是白痴!

作者:小墨baby|2018-04-04 16:31:40更新|2119字

    “你谁啊?怎么发现哪都有你呢?这是我和她冷清秋之间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江朗此时的心情本来就很不爽,本想让冷清秋出丑,结果他先受了伤。

    让他成为被围观的对象已经很丢脸了,可冷清秋哪有个女孩子的样子?咄咄逼人的丝毫不准备让步,看到夏侯佳为冷清秋出头,便直接便朝着夏侯佳开了火。

    可夏侯佳岂是吃亏的人?听到江朗的话不怒反笑,讥讽的反驳着:“是啊,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那你呢?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你!”

    被夏侯佳直接揭穿了他的真实目的,江朗只觉得面色一阵难堪,指着夏侯佳,眸光中迸发出沸腾的怒意。或许真的被夏侯佳气极了,江朗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对于江家这姐弟俩的脑残后遗症,以及专属江家姐弟俩的非人理论,冷清秋可是深有体会的。

    当看懂了江朗眼中的神色后,冷清秋连忙将夏侯佳拉到了身后,主动迎上了江朗的眸光,

    来而不往非礼也!

    既然江朗一而再的咄咄逼人,如若冷清秋再不做出什么来,反而有些对不起他江朗的一番苦心了。更何况,被她们姐弟俩缠上,可不是那么好玩的事,冷清秋并不打算让夏侯佳也蹚进这道浑水。

    脑海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念头,冷清秋突然抹唇一笑。

    出乎意料的没有回怼着江朗,而是落落大方的开口:“好,正如你所说,我也同样占少部分责任。 你这车子,我看了,奥贝亚组装版山地车,市价两万九千九百八十块。而且以你这车轮的磨损痕迹来看,你已经使用了至少三个月,我最多只能赔给你两万零五百一十一块。现在我们来说一下我的箱子吧,我这箱子是卡梵蒂鳄鱼皮限量版拉杆箱,市价三万九千九百九十八,为了迎接开学,我爸送我的升学礼物,也不过用了一周而已。所以,如此算来,你还需要支付我一万九千四百八十七块钱,当然这只箱子就是你的了!”

    原本在听到冷清秋赞同的话后,江朗还对此嗤之以鼻,心想着一会儿等她知道这山地车的价格时,一定会让她对此时的逞强而懊恼不已。

    可接下来冷清秋懂行情的说辞,令江朗也不免对这冷清秋刮目相看。还以为印象中的女孩子,除了名牌衣服、包包、化妆品等,对这些山地车什么的,一窍不通。

    却没想到冷清秋不但知道这是什么牌子的山地车,就连价格也是一清二楚,通过车轮磨损痕迹就能猜测出使用时间,这该是何等的专业?

    当再次听到那只看似不起眼的箱子居然比他的山地车还贵,就连一直以来,不可一世的江朗也不免暗自唏嘘,不解的问道:“不是,上个学你爸给你买这么贵的箱子干麻?”

    一万九千四百八十七块?

    虽然江家是豪门,可这对于还是学生的江朗来说,也无疑是笔大数目了。

    江爸爸虽然宠爱儿女,但如果知道江朗在学校里仗势欺人,就算不扒了他的皮,也会抽了他的筋。

    如果这件事情闹大,别说近两万块钱,就是以后再想要什么,也只能是妄想。

    想到父亲,江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如果江朗早知道,因为他一时兴起的举动会使他欠下两万块钱的债务,那他说什么都不会冲动出此下策的。

    “一万九千四百八十七?寒,这里面有名堂啊?”

    单涵衍不自觉的重复着这金额,看向卓子寒,眸光微闪,似乎已经参透了里面的奥秘。

    而卓子寒依旧面色清冷,只是看向冷清秋的眸光透出几抹深意,唇瓣微微上扬,似乎心情还不错。

    “我喜欢,怎么着,你管得着吗?”

    场内,冷清秋正趾高气昂的抬起头,反怼着江朗,有钱人就可以扮傲娇吗?那她冷清秋又为什么不可以?

    江朗点了点头,心里想着:也对,他骑得起这价值不菲的山地车,别人用个贵一点的箱子怎么了?又与他有什么关系?

    不对,如果在这之前是没有关系的,可是此时……

    看着那箱子上惨不忍睹的划痕,都是他的杰作,江朗还怎么能说与他没有关系?

    “呃,那个,能不能给打个折什么的?虽说这箱子是新的,可是你给我,我也没什么用。再说,老师都说过了,同学之间要团结友爱,互帮互……”

    为了能够暂时先将这件事压下来,别将风声传到江爸爸那里,江朗就算再不情愿,也只得与冷清秋讨价还价着。

    只是‘互帮互助’的助字还没等说出口,冷清秋干脆利落的摇了摇头,直接否定的回答着:

    “别想……一万九千四百八十七,一分都不能少!”

    19487?再次听着冷清秋重复这一连串数字,夏侯佳的脑海中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眨了眨那双无辜的大眼睛,还好像不能相信一般,迟疑的望向冷清秋求证。

    可冷清秋却依旧面色不改的看着江朗,那副表情,令夏侯佳更加肯定了这冷清秋是故意的。

    19487?你就是白痴?

    刚刚听着冷清秋为江朗的车子估价,对比再计算,就连夏侯佳都有些为之震惊了,谁成想这里面竟然暗藏玄机?

    尤其是冷清秋那义正言辞的模样,谁又会想到她居然在故意转着弯骂江朗是白痴,想到这,夏侯佳的嘴角竟已经控制不住的开始上扬。

    而江朗却仿佛没意识到这其中的寓意一般,只顾着纠结去哪弄这近两万块钱,心里质疑着这丫头为什么会钟情于这个数字?也不选择四舍五入?

    大概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听出了冷清秋语气中的含义,均是一脸含笑的看着江朗,当看到江朗这副冥思苦想的样子,终于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接着便传来绵延不绝的笑声,江朗回过神,锐利的眸光扫过周围,看着同学们涨红的面颊,强忍着笑意却在江朗的淫威下收敛了不少。

    可当转过头时,发现夏侯佳也是一副笑意正浓的模样,江朗敏感的意识到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万九千四百八十七?一九四八七……

    江朗的思绪逐渐明了,望向冷清秋的眸光中也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太极阴阳鱼(末世崛起)】 消费了 100 妖气币 【太极阴阳鱼(末世崛起)】 消费了 500 妖气币 【太极阴阳鱼(末世崛起)】 消费了 500 妖气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