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两小口的幸福训练

作者:Simon Chow|2018-02-10 19:00:10更新|3085字

    第十二章: 两小口的幸福训练

     自从饱和值归零的异域者死亡的消息传遍加百列维亚,所有怯战者若非发疯冲进乱葬岗寻死,又或选择安静地在主城活活饿死,便是接下新手任务,失控地强迫自己增强实力。基于人性求生的本能,后者占大多数。

    乱葬岗和凶兽草原两大新手打怪区挤满人群,与初期打怪区的门可罗雀形成强烈对比。可悲的是,由于怯战者大减,战死在新手打怪区的人数亦不停上升。

     为了在CRW里活着,七天后发起组队和成立公会的欲望如野火般愈演愈烈。副本系统因异域者人数的平均实力未达标准未开放,而成立公会需要通过地图右上方的副本试炼,击杀任何魔物后随机获得公会证明,才可找主城公会管理员办理手续,故直至目前仍未有公会成立。

     与此同时,系统进一步解锁,公告加百列维亚现时的人口总数为约七百六十万人,截至第九天,死亡人数为四十万六千六百六十六人。

    从另一个角度看,此刻的CRW是最接近公平的世界。没有富二代和家世庇荫,没有统治阶层和国家大义。每个人都是为自己而战,实力建基于个人的技术、努力、洞察力以及人际关系,该败就败,该胜便胜,完全是为有能力、有智慧和运气的群雄设置的舞台。

    相对地,死亡,从未如此贴近,CRW的真理,拒绝战斗,必死于饥饿。面对战斗,或许死于魔物,无论怎样也逃避不了死亡。生活在福利制度完善的国家里,人类是永不知道死亡为何物的生物,直至他们来到CRW……

     加百列维亚.西维亚。

     「别哭!说了多少次,哭是最没有意义的行为。」少勇微愠说。

     「可是……那些饿死的人,实在太可怜。」每次想到人类面对的痛苦,她往往不禁暗自神伤,哀悼死者。错非少勇的阻止,她已把所有馒头送给怯战者们,哪能留下四成自用?

     「生命每日都在消逝,没有什么值得悲叹,说不定明天我就给魔物击杀,那时别为我流泪。」少勇幽默地说。

     「别乱说!我不想听!」露丝双手捂着耳朵大叫,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少勇为转移她的注意力站起来,代表休息完毕,露丝抱怨休息不够。

     他大皱眉头:「这数天都是我跟魔物战斗,摒除在身后放治疗技能,妳根本没有正正式式跟魔物单独战斗,还好意思休息?」

     「太……太可怕了……我还是未习惯。」露丝犹有余悸。

     他无奈地说:「那么改变方针,把最后一击留给妳。」

     露丝握着自己的双马尾转圈地问:「什么意思?」

     谁知他干咳一声,宣布今天开始,不再担当解说人,只保留说出方针及策略,但其他东西要露丝用脑思考。不给对方撒娇反对的机会,以组队形式接下任务,内容是收集眼镜蛇蛇皮五块。

     两人再次到达乱葬岗,充斥着数之不尽的人群,若坐进直升机向下俯视,定会深深觉得人类就如同蚂蚁般密集,人命亦贱如草芥。

     「真麻烦!愈来愈多人,连打怪点也找不到。」少勇叹着气。

     「喂!我们正好缺两人,进队一起打怪吧!」一名虬髯客般满脸胡子,皮肤黝黑的中年大汉粗声粗气地问。

     「不用了!」少勇淡淡回应。

     「切!装什么清高?小妹妹,跟我们组队吧!」他把手伸向露丝。

    

     露丝害怕地躲到少勇身后,歉然说:「不了!谢谢你的好意。」语罢后被少勇牵着手,向别处狂奔,后方传来大叔的抱怨:「切!不识抬举的贱货!」

     两人在乱葬岗外围越过一个又一个的区域,发现异域者比魔物还多出数倍,走了差不多半小时,仍找不到杀魔物的地点(刷怪点)。

     露丝提议回去旅店休息。

     「不!这是每天的日常任务,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咦?那里没人啊!快来!」他突然紧握露丝的纤手。

     露丝一双柔荑被紧攫着,脸蛋便缓缓发红,如黄昏日落,一道橙红色彩的晚霞,为大地化上一层薄如蝉翼的红妆,当然对感情迟缓的少勇,暂时仍未发觉。

    到达无人刷怪的地点后,他下令露丝仍旧施放绕梁之音,在魔物生命值大约10%左右使用匈牙利舞曲,直接击杀魔物。说来就来,他风迅雷不及掩耳地斩向一只眼镜蛇,然后急速往后退开,避免引起附近魔物的注意。同时发动斧击风暴造成持续伤害。露丝立即弹奏着绕梁之音及清丽辞曲,动作自然快捷,连日来在旁观察显然没白费。

     他一轮左穿右插,忽前忽后,转眼间眼镜蛇已经剩下少许生命值,「匈牙利舞曲!」他大叫。

     露丝倒抽一口凉气,强迫自己瞄准眼镜蛇,想起一个孤独寂寞的身影,为了拯救一颗纤弱无助的心,陪伴至今,她咬紧牙根坚决地弹奏匈牙利舞曲,一双雪白柔荑在琴键上飞舞,一道蓝光迅击至眼镜蛇,让牠化为碎片消失。魔物已被击杀,获得……

     「很棒啊!」他淡淡说。

     与他共处十多天后,她深知这是衷心的赞美,只不过眼前这名男生,早就失去笑容和愉悦的情绪,即使他主动开玩笑,脸容仍旧古井不波。「成功了!」她发乎自然地展露开怀的笑容,高兴地扑进他的怀里,感受他的体温和气息。

     「别太早松懈,纵然战胜对手,作为战士也要保持警戒,被成功冲昏头脑后,往往迎来的便是失败。」他木然说。

     她不情愿地离开他的怀抱,轻蹙黛眉:「为什么总不愿笑?妈妈曾说笑容是人类最宝贵的东西,快给我笑一笑。」

     他不屑地说:「当你明白社会是怎样运作时,便会了解我为何失去笑容。闲话休提,继续收集蛇皮。」

     接下来两人不断击杀眼镜蛇,但只获得两块蛇皮,亦让露丝知道,收集魔物掉落的物品远比击杀魔物困难,原因是机率低,十只魔物能跌落两件物品已算运气十足。

    

    就在露丝配合着少勇击杀一只又一只眼镜蛇后,身后传来掌声。两人回头一看,一人戴着金丝眼镜,穿着炭灰黑色的斗篷,黄绿色的连衣套装,畅快地边笑边拍掌。尤其是他的眼珠,明明是漆黑色,却总给人一种清澈光亮,像一面铜镜把世间一切美丑都映照出来,直视无碍。她不由自主地看着那双眼睛,瞳孔内倒映出自己和奇妙逼真的世界。

    眼见露丝一片迷茫恍惚的模样,少勇暗里大吃一惊,表面却脸不改容地说:「请问阁下是谁?」虽然不知道绿衣人是何方神圣,但身体本能传来强烈的危险警示,强如姬少勇亦深感威胁。并非力量或战斗力上的差距,而是难以言喻的可怕。尽管绿衣人看来骨瘦如柴,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然而那双眼睛像告诉别人,一切所思所想均被看穿,属于精神层面的力量。

    「何等精彩的战斗!难道是传说中硕果仅存的战士之魂?我是施朗伯利翰,我也要收集五块蛇皮,能否让我入队提高效率,达到双赢?」绿衣人真诚地说。

    「好啊!……」露丝还未说完便被少勇截断道:「不用,好意心领。」

    「哦!担心被抢夺最后一击的经验吗?嘿!放心,我承诺绝不争夺。作为男人,有义务帮助女士提升实力。」他轻托眼镜说。

    「不是这个原因。」少勇冰冷地回答。

    绿衣人仰天长笑,笑声洪亮惊人,划破天际,完全不配合他的瘦削体型,说:「害怕分薄经验值?少年!你我皆知无论在什么地方,一个人永远比不上一团人。没错!两人组队的确可以吸收较多经验值和金钱,可是魔物只能一只一只打,相对而言,三人组队的情况下,每轮击杀两只的话,效率远远超过两人组队。换言之,组队才是提升实力和增加财富的最有效方法。」

    看到少勇欲语无言的神态,他不由冷笑着续说:「或许你想利用金钱,招募有实力的异域者,透过利益作结合。但别忘记,CRW以MMORPG模式运作,现在的流动货币十分稀少,等到通货膨胀时,你的属性值早已远远落后,届时别后悔莫及。」

    少勇终于倏地色变,铁青着脸,冷汗直冒,心灵受到巨大冲击和震憾,心底想法全被他看透。多年来姬少勇都让对手摸不着头脑,每次龙神传说的比赛,他都采取对手触摸不透的行动,结果才能多次取得亚洲区冠军。故他一直有种优越感,认为自己是世上寥寥可数的顶尖网竞高手,没想到碰上另一位可能比他更强的对手,更在心理战上一败涂地。

    露丝亦被绿衣人的气势压得不敢说话,只频繁地朝少勇打眼色。

    少勇压下恐惧:「只是单纯不愿跟你组队,我们走。」言罢急急带着露丝离开。

    后方传来愉悦的声调:「好!就让时间来证明你的决定是对是错,日后再见。」

     刻意穿插在诸葛仁和姬少勇间的绿衣人,到底有何意图?他的名字到底是韦伯佛利夫还是施朗伯利翰,真实身份是谁?唯有时间的流逝,才能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