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激斗柳树

作者:妓无情|2018-03-17 22:35:34更新|2067字

    或者是因为心中惦记着还在家里的肖可欣,肖翔猛然翻过墙头后,一点没有在意旁边地状况。

    “嗖!”

    刚一落地,一声破空之音立刻传来。惊得肖翔不由地有些头皮发麻。

    不过凭借着超强地反应能力,他腰部一拧,身体就诡异地向旁边侧倒去,那呼啸而来的攻击贴着头皮就抽在了肖翔刚刚翻越的墙上。

    “翔子!你怎么样了。”刚刚跳过来地正己看到这一幕不由地叫道。

    紧接着,突然又是啪的一声,打在了那正己脚下,见状正己立刻脚下一蹬,飞快地向后倒飞而去,不过那被震碎觉觉地一些瓷砖和水泥的碎屑四溅,其中好几块都打在了正己的身上,让他疼的闷哼了两声,并且感觉到有热流淌过,显然伤口处出了血。

    毕竟他身上可没有什么防御之类地盔甲啥的。

    紧接着又是一道攻击袭来,由于离得的太近,正己果断抽出三棱军刺砍去,不过那黑影和三棱军刺相撞地时候,那攻击竟然诡异地转了个弯,向着他脸上袭去。

    “不好!”正己不由心中暗喝一声,赶紧转过脸去,但是还是被那攻击给擦到了。

    脸上传来地火辣辣地疼痛,仿佛还有些一股痒痒地暖流划过,不用说,他都知道自己脸上受伤流血了,本来自己长得就不帅,

    不过,好歹还是脸上能够看得出来有些白白胖胖的,结果这一次,竟然被个不知名的东西给毁了容,这怎么能不让他生气呢?怒气横生啊!恨不得今天那个凶手给找到,然后将他碎尸万段。

    看到一击未中,只是略微伤了正己,两女也是纷纷来到正己旁边。

    眼神紧紧地盯着周围,这诡异地攻击仿佛就是突去其来一样,你只能到长长的黑影向他们袭来,根本无法看清那攻击他们的东西面目是什么。

    而且攻击过后,那黑影就是立刻散去。

    “正己学长 你没事吧!”看着脸上还在不断流血的政绩,不由地有些心疼地说道,赶紧将自己包中的。消炎药和金疮草给他敷了上去。

    “萌萌!你小心啊!”看着有些紧张望着自己,给自己清理,脸上伤口地张萌萌,正己心中满满地感动。不过一想到此刻地危险,还是不由出口道。

    “嗖!”话音刚落,果然又是一道攻击向着正己攻击而去。准备将正己先杀掉,血腥味已经激发了它那嗜血的斗志。

    不过,肖翔哪里会让它得逞呢!

    噌!

    利剑出鞘,只是一声刀鸣之声过后,肖翔立刻向着那个黑影砍了过去。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以前无往不利的苗刀,此刻竟然没有砍断那黑影。

    这不禁让众人定眼一看,原来攻击他们的,竟然是一棵柳树的枝条。顺着那枝条望去,果然一棵柳树在那小区地喷泉之中,周围的水池,将那柳树给环绕着。

    望着这棵柳树,肖翔立刻明白了,这柳树发生变异了。

    末世到来,除了丧尸和变异兽的横行之外,还有着变异植物这个种类加入,不过碍于天生的种类差别,它们却无法行走。

    但是它们地实力却是比那变异兽和丧尸还要厉害,一般带有血肉地动物它们全部看作为自己的养料。

    并不是说所有的植物都能够得到变异的机会,变异植物的存在,可是比变异兽还要稀少的。

    一般来说,末世之前存在年份越久的花草树木,在末世之后,成为变异存在的几率越大。

    而肖翔小区地这一棵柳树,已经有了百年之长的寿命。

    本来都以为这棵柳树不久就会枯萎死,可是谁也没想到末世来临过后,它重新焕发了生机,在这小区之内它就是霸主。

    不过看样子它也是刚刚才有自己的灵智,周围的那些丧尸尸体,看样子也只是刚刚失去血液不久的,血肉虽然干枯了,但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而且攻击范围,根据那枝条地生长和已经被抽离血液,吸取血肉的丧尸的位置来看。估摸着也只是它周围的20米之内。

    看到自己手中的苗刀被那柳树的枝条给缠绕住,根本无法抽出或者砍断,每当肖翔一用力,就快要将那纸枝条给砍断了时候。

    立刻就会用乳白色地液体从那枝条中流出,那枝条地伤口就立刻恢复了。

    见状不由心里大惊,赶紧撒开苗刀,一边叫着正己他们后退,一边身体向后倒退着。

    “肖翔怎么办!正己他好像中毒了。”

    退到安全的地方后,张萌萌略带哭腔地向着肖翔问道。此刻的正己已经是脸色苍白,被两女给扶着。口中还有些轻微地白沫。同时还带着一些抽搐。

    不过身体也仍然能站着,只是四肢无力罢了。

    “正己。你怎么样了?”望着自己地兄弟现在这幅模样,肖翔也是愤怒。不过现在还是先看看他先怎么样再说。

    “没什么!这种感觉呢!就好像是强力麻醉剂一样,并且还带着一丝地让人抽搐四肢无力地效果。

    那变异柳树的枝条上,估计是带着倒刺。我应该就是通过那个倒刺,从我脸部的伤口,蔓延到我身体之类的你先别管我,我还没事。”

    说此刻的正己,身体很虚弱,但是还是一口气将想说的全部给说了出来。

    “没错!应该就是它的攻击手段,先让猎物失去反抗能力,然后将它们给拖走,成为自己的养料。

    而且它的那个枝条中,乳白色的液体,看样子,能够快速的恢复伤势,我想那个应该能够将你体内的毒给去除掉。”

           肖翔不由地眉头一皱,略微思考地沉声道。

    “萌萌!你先把枪给我!”

    “哦!给!”肖翔地苗刀都没法将那枝条给斩断,不用说,肖翔也知道他要枪是为了对付那变异柳树。

    “张老师和我来!现在这个算得上是安全距离,那变异柳树,根本无法攻击而来。

    小心一些,你从左,我从右看看枪支能否对那柳树造成什么伤害。”

    话音刚落,一连串的枪声不断地响起。

    肖翔脚下也是几颗子弹壳还在滚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