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往昔(三十二)

作者:碧溟|2018-08-08 15:37:29更新|2984字

    卫冕和宋雨蒙分手后,宋雨蒙暂时不愿和他有接触。他能感受到宋雨蒙的焦躁不安,却没法像过去一样抱在怀里给她安慰和支持。

    卫冕只好曲线救国,找到宋雨蒙的室友陈笑笑,问她宋雨蒙的近况。

    陈笑笑也清楚他们之间的事,说不上谁错了,只是情感上产生了些阻碍而已,因此也没有和卫冕生疏。她看着卫冕眼里藏不住的关心,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蒙蒙最近很焦虑,是因为担心李泉峰也出事了。”

    卫冕只觉得深深的无力。

    自那天李泉峰消失后,没有人再见过他。他没回过寝室,也没有再来上过课,谁也联系不上他。派出所找了几天也不见人,最终只能以失踪处理。

    谁也无法保证李泉峰是安然无恙的。

    卫冕去找杨展的时候,看到李泉峰的书桌和床铺都保持着以前的样子,仿佛主人只是暂离,很快就会回来。

    他们的一个室友看到卫冕的视线,低声解释:“说不定他有一天突然就回来了,我们就没动……总不能他回来了只能睡床板吧。”说完扬起一个笑,发现僵硬干涩得不行,还是沉默了下来。

    直到李泉峰消失,寝室的人和班上的同学才真正意识到,那个沉默寡言,总是默默地站在人群外,偏偏在课堂上又格外招老师喜欢的怪人,原来也是真实存在的一个活生生的人。

    李泉峰第一次被所有人关注,竟然是以自己的消失为代价。也不知道他知道了会有什么想法。

    想到这,卫冕苦笑了一下,李泉峰那样独来独往的人,哪有什么时候是关心别人的。旁人怎么看,都与他无关。

    卫冕想的没错,李泉峰的确不在意这些。应该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能进入李泉峰的心了。

    让所有人遍寻不着的李泉峰并没有出事,他此时正好好地坐在杨建国的面前。

    说“好好的”可能不太对。李泉峰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换过了,隐隐有些发馊。头发乱糟糟地支棱着,双眼无神,脸颊凹陷,胡子拉渣,完全就是一个落魄的流浪汉的形象。

    杨建国其实也没想到消失的李泉峰会主动找上门来。

    前段时间,杨建国的状态也说谈不上好。他最开始的目的是杀了陈曦,断了李泉峰的念想,好让李泉峰安心跟着他做研究。却没想到,陈曦死是死了,最得力的助手陈启明却当场被抓了个现行,最重要的实验体李泉峰也就此消失不见。

    他计划了这么一通,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啥都没捞着,气得杯子都砸碎了两个。

    陈启明办事一直都很稳妥,这么多年没出过什么大错,杨建国原本还很信任陈启明,把杀人的活计交给他干,是觉得他能稳当地抽身而退的。

    杨建国听说了陈启明被抓到的时间,而陈启明三点的时候就约了陈曦,这中间的富余完全够陈启明清理现场痕迹再离开。可当场就被抓住,逃都没逃掉,这个结果完全在杨建国的意料之外。

    杨建国恨恨地对着空气骂了一通,不知道陈启明为什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难道是吓破胆了吗?!杨展耽搁的那点时间又算得了什么!

    杨展不仅不顶用反而还添了乱,杨建国本该生气,但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和加倍的冷淡疏远又不忍心斥责出口,只好把锅都甩到陈启明头上。可陈启明已经被抓了,他也没法冲着他撒气,只能安慰自己,好歹陈启明守住了口,把罪认了下来,没有牵扯到其他人,没有白白辜负了他这么多年的调教。

    只是一下子折损一条臂膀和一个关键试验品,让杨建国有些元气大伤。短期内很难再找到像陈启明那样用的顺手并且忠诚的手下,李泉峰这样的实验体人选更是可遇不可求。研究还没开展就陷入困境,杨建国愁的头发都一把一把地掉。

    可想而知,这种情况下主动送上门的李泉峰让杨建国有多惊喜了。

    杨建国摆出了一副关切的面孔:“小峰,这段时间你去哪了?找不到你我们都快急死了!”

    急是真急,只是因为什么急就不好说了。

    但李泉峰听不出来杨建国话语里的违和。他没有心思去思考那么多,也没有回答,只语调平平地说:“我愿意加入研究。”

    杨建国顿时喜形于色,几乎想当场就拉着李泉峰开始试验。但到底了吃了这么多年饭的人,杨建国很快就稳了下来,细细地想了想以后的安排。

    他问李泉峰:“你准备接着回来上课吗?”

    李泉峰摇了摇头。

    “去派出所登记?”杨建国提醒了一句,“你现在是失踪状态。”

    李泉峰仍然摇了摇头。

    杨建国有些惊讶:“就当自己真的失踪了?”

    李泉峰这回点了点头。

    杨建国皱了皱眉,如果这样的话他还要帮忙藏人,有些麻烦……不,不麻烦!如果李泉峰真的在世人眼前消失了,那掌控李泉峰的就只有杨建国一人。李泉峰可以全心全意地配合杨建国的要求,一个是失踪人口,一个是幕后操手,真出了什么事也不容易查到他们的头上。

    还有……如果李泉峰也出了什么事,本来就是失踪状态的人,杨建国的操作空间会更大一点。

    想通了这一点,杨建国心情无比舒畅,这几天的郁气一扫而空。

    “那好。我带你去梳洗一番。”杨建国和颜悦色地对李泉峰说,“我会给你租一个房子,以后你就住在那,生活费不用担心,这么多年,我的积蓄还是有的。”

    杨建国把李泉峰带到了家里,在浴室前拍了拍李泉峰的肩膀,也不管他有没有听进去,自顾自地给自己巩固好老师的人设:“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太难过了。通过我的治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说完便轻轻一推,让李泉峰洗澡收拾自己去。

    李泉峰站了好一会才动了起来。他缓慢而机械地凭着肌肉记忆进行着洗澡的步骤,脑袋却仍然有些空茫。他无知无觉地被热气蒸腾了好一会,回血的大脑才想起了刚刚的事情。

    李泉峰会回来找杨建国,其实是认真思考过后的决定。

    陈曦死了,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一下子就断了开来。他可以不在意以前的困苦,可以遗忘以前发生的事,可是为什么要连他最后的希望也要夺走?明明已经在努力地想要变好,明明生活已经有了起色,却还是一脚被踹回了深渊。

    天道真的不公吗?

    杀人凶手陈启明的判决已经下来了,可李泉峰仍然觉得放不下。说不上来为什么,他也没有任何证据,但就是直觉这事还没完。

    李泉峰开始变得难以入睡,好不容易浅浅睡着,很快就会惊醒。他总是不断地想起陈曦死去的那一天,想起满地的血迹,想起被染透的连衣裙,想起从楼里跑出来的陈启明。

    他对整件事情都存有怀疑。陈曦跟陈启明并不熟,这样邀约来得莫名其妙。而他知道陈曦很快就要去一场期待已久的签售会,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能让她招呼都不跟宋雨蒙打一声就消失?而最重要的事情是——

    那条告诉他陈曦在旧楼的短信是怎么回事?

    他试图问过对方,对方只答听说了他们在找陈曦,而刚好看到陈曦去了旧楼。更多的就不再说了。他直觉有古怪,却又说不上来。

    李泉峰就是在这时候想起的杨建国,或者说想起了他的治疗方案。

    杨建国主张的是还原被治疗者受创时的场景,再由被治疗者亲自解决心理阴影——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那就是还原当时的场景。

    还原度高,真实性强,才会让被治疗者有浸入式的体验,真切地直面自己的心理问题。

    陈曦的死对李泉峰的打击非同小可,这一点李泉峰是有着清楚认知的,他相信听过他的倾诉的杨建国也知道。那么,当李泉峰成为被治疗者时,杨建国就会为他还原他所受过的伤害,而这伤害势必逃不开陈曦的死。

    这样一来,经过杨建国的手重现的场景,也许就能让他从不同的角度发现问题!

    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占据了他的脑海,越长越大,他越想越可行,便一狠心就干脆地来找了杨建国。

    李泉峰曾试图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查过“真相”,显然一无所获。于是,这个念头甫一出现,就被他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几乎是偏执地相信这个方法,以至于没有考虑过杨建国一个不知细节的外人要如何才能为他搭建还原场景,而他又要怎么样才会知道本不该为人所知的隐情。

    他只是坚信着,一次次的重现和回顾,一定能让他找到不一样的地方。

    李泉峰就这样开始了他漫长的“疗伤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