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离天衢城

作者:行歌踏酒|2018-03-11 20:12:53更新|2098字

  白衣少年收回视线,摇晃着酒杯,青绿色的液体在夜光杯里慢慢摇晃,发出诱人的光泽。他看了杯中酒一眼,仰脖一饮而尽,不再纠缠,淡漠说道:
  “那就罢了吧。”
  杨新阙感觉到杨长林明显舒了一口气,如刀目光也悉数从自己身上敛去,唯有女子的一声娇“哼”声,落进杨新阙耳朵里。
  “行歌哥哥好心收她,还不领情,真是不识抬举!”
  “青青!”坐在白衣少年下座的一位穿着雍容的妇女,低呵坐在她左手边的少女一声,少女撇撇嘴,白了杨新阙一眼。
  杨新阙始终低着头,盯着自己面前的酒杯,规规矩矩地坐着,像是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乡下丫头。
  “真不知道爹爹是怎么想的,青云宴竟然会让这些不入流的人来,低了咱们门楣。”她的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能在这大殿中传遍。
  顿时有人哄笑起来,惹得杨长林登时满脸通红,藏在酒案下的左手紧紧攥成了拳,牙关紧咬,却不敢反驳一句话。
  杨新阙看见他的反应,轻轻地唤了一声:“二伯。”
  “新阙,吃菜。”杨长林夹了一尾鱼放进杨新阙的碗里,无奈地笑了笑。
  大殿里的气氛,因为燕青青刚刚的话活跃片刻,便被主座上的中年男子压了下去。杨新阙小心地吃着这尾鱼,鱼肉肥美,请来烹饪的厨子,也是青云大陆顶好的厨子,但她总觉得,这尾鱼不如母亲做的好滋味。
  一些木柴架起一堆火,处理好的鲜鱼穿在叉子上,放在火上慢慢烤着,待烤的外焦里嫩,往上面撒上一把细盐足矣。
  碗里的这尾鱼不大,却像永远也吃不完似的。杨新阙只觉得巴掌大的鱼,自己吃了不过一半,这青云宴,也就散了。
  主座上的中年人理了理衣袍,站起来,那位白衣少年也跟着站起来,于是所有人都从席上站起来。杨新阙紧紧抓着杨长林的衣袖,看着刚刚那个说话的少女像只高傲的天鹅似的,仰着脖子,骄傲地跟在白衣少年后面,昂首阔步走出大殿。
  她穿着孔雀毛点缀的衣裳,头戴的饰品也是用珍贵的玛瑙宝石点缀,身上更是有许多杨新阙认不出的珍贵的东西。她挟着一阵香风从杨新阙面前走过,眼高于顶,俨然不把在场的人放在眼里。
  他们离开后,其余人互相寒暄两句,谁也没有理她和杨长林,径直出去了。直到所有人离开,杨长林才拉着杨新阙朝外走。
  “二伯,为何这宴席,结束的如此之快?”两个人走着,杨新阙好奇地问。
  “你不过只吃了半尾鱼,他们却在另一方世界里度过了整整一日了。”
  “另一方世界?”
  杨长林点了点头,望向无垠的天际,解惑道:“殿内有一件灵宝,修为高深者方能进入其世界,那里面便是另一方世界。”
  杨新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问:“刚刚那个说话的小姑娘,还有那个白衣少年也进去了吗?”
  “白衣少年?”杨长林眉头一拧,仔细想了想,问:“你指的是燕族少族长?他进去了。”
  杨新阙一愣,惊讶地看向那些人离开的方向。燕族少族长燕行歌,饶是她今年方十九岁,修行不过五年,也晓得这位燕族少族长的名头。
  三百六十一年前,她的曾祖父遭人暗算陨落,杨氏一族受到重创,人族实力大创,妖族趁虚而入,一举击溃人族。人族被妖族欺辱、压迫。
  危难之际,正是这位燕族少族长横空出世,率领人族一举击败妖族,夺回昔日属于人族的领土,使人族再次成为青云大陆的统治者。
  也正是因为这一战,让燕族成名,一跃成为青云大陆新的统治者、新的王。
  “他们都是燕族的人?”
  杨长林点了点头:“另外两位,一位是虞夫人,你说的那个小姑娘,比你年长些,似乎是虞夫人和燕族长的小女儿,叫做燕青青。另一方世界,虞夫人和燕青青都进不去。”
  “那二伯您呢?”
  杨长林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他带着杨新阙沿着来时的路往外走,走出朱红大门,杨新阙又回头看了大门两旁的石像一眼,它们血红的眼睛慢慢关闭。
  她吃惊地指着石像,拉扯杨长林的袖子示意他去看:“二伯,石像的眼睛动了。”
  “恩,动了。”
  随着血红色的眼睛渐渐合拢,这座巍峨的大殿大门也渐渐关闭,终于“轰隆”一声,完全闭合。
  “咱们走吧。”杨长林吹了一声口哨,两匹飞马拉着一辆尚算华美的马车从天边飞来,很快稳稳地停在叔侄二人面前。
  车帘自动卷起后,杨长林撩起袍子,轻松一跨,跨上马车。等他坐稳了,杨新阙才踩着小凳坐上去。车帘又缓缓放下,一同放下来的,还有两边垂着的,以琉璃为饰的丝绦。
  飞马嘶叫一声,腾空而起,车顶四角悬着的铜铃便发出清脆悦耳的撞击声。杨新阙掀开车帘,从渐渐升高的马车里,俯视青云大陆最繁华的这座城——天衢城。
  在这座城里,亦拥有着最豪华的建筑。就算是在云层里,也能够窥见它以琉璃瓦铺砌的碧绿的屋檐。杨长林顺着杨新阙的视线望过去,望见那一方琉璃瓦,指着它说道:
  “那里曾经是我们的家。”
  “咱们搬到陵城之前,就住在那里面吗?”
  杨长林摇了摇头,努力回想着那段对他而言,十分遥远的往事,说道:“不是,是在更早之前,是在我的祖父还活着的时候,那里是咱们的家。在我很小的时候,你父亲还没有出世的时候,便不是了。”
  杨新阙没有再问,她只静静地看着那座渐远渐不见的宫殿。云层在她身后愈发浓重,终于,挡住了天衢城最后的风景。
  “新阙,你继承了你父亲的修行天赋,以后一定要好好修炼。只有这样,咱们才能挺直腰杆,堂堂正正地再回到天衢城,回到咱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