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落日山庄

作者:行歌踏酒|2018-03-11 20:17:08更新|2120字

  天衢城位于青云大陆约正中心的位置,而陵城,则在天衢城的东北方向,两千余里的路,就算是飞马,也要不停歇地飞上一天一夜方能抵达。
  次日傍晚,飞马在陵城正北方,建在山半腰的一座山庄外停下,夕阳的最后一道余晖洒在杨新阙从马车里探出的肩头,再从肩头蔓延开,倾洒在它能够照耀的每个角落。杨新阙从马车上跳下来,紧跟着,杨长林也走了下来。
  这座山庄、落日山庄,就是他们现在的家。
  山庄的大门也是朱红色的,门前也坐落着两座和青云殿门前的那两座石像模样相仿的石像。唯一不同是,青云殿门前的石像是活物,这两座,是彻彻底底的死物。
  落日山庄,就藏在连绵的群山之间。夏时,葱郁的树木遮天蔽日,将它笼罩其中,入了冬,树叶凋零,四周围绕的,便又是皑皑白雪了。
  此时秋末冬初,树叶花木大多数都谢了,风雪未来,周围的景色便显得萧瑟许多。飞马一声长嘶,震掉几片落叶,里面的人便知道是他们回来了。
  长长的一声“嘎吱”,大门由两个穿着青色衣裳的最低等的弟子缓缓打开。
  “见过族长。”他们恭敬地退在两边,低着头颅,眼底能看见的,只有一双黑底云纹的靴子快速从他们中间走过,后面跟着一抹淡蓝色的影子。
  杨新阙跟在杨长林身后,时不时地抬头看他一眼,眼神犹豫不决。
  去往青云宴之前,四长老答应过她,等她回来后,就让她见她的母亲一面。
  杨新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了。
  他们径直朝后厅里走。后厅是长老们议事的地方,杨新阙瞄着这条熟悉的路,再穿过一道抄手回廊,就是后厅了。
  她终于鼓起勇气,拉了拉杨长林的袖子,略带怯意地问:“二伯,我可以去见我的母亲吗?”
  杨长林回头看了看她,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来,语气尽量和蔼地说:“等见过长老,我就让六妹带你去。”
  杨新阙的眼皮抬了抬,又很快低下去。她点点头,跟着杨长林继续朝后厅走,沿途遇见的人皆提前退到两边,为他们让出一条通行的道路。
  也只有在这座落日山庄里,他们还能够感受到昔日杨氏一族的几分威严风光。
  长老们已经在后厅里等着了。与其说是长老们,倒不如说是二长老和四长老两位长老。
  当初叶长帆设计杨氏一族,当时的族长,也就是杨新阙的曾祖父杨逸兴发现叶长帆的阴谋时,自己已经无力逃脱,只能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让二长老和四长老护着他的子孙十余人,逃离了天衢城。
  当时一起逃出来的,还有内门弟子、外门弟子等六十七人。他们一路往北逃逸,一直逃到陵城北方的深山中,才躲过一劫。
  也正是因此,才有了藏匿在深山中的落日山庄。
  后厅的摆设并不华丽,仅有几张桌椅,搁了一面芙蓉向美人的屏风而已。二长老坐在上座,四长老紧临着他坐。近了后厅,便可以嗅见里面燃着的檀香的淡雅香气。
  有琴音从屏风后徐徐传出,如珍珠落玉盘般清脆好听。屏风后弹琴之人,不是旁人,正是杨长林方才说的六妹——杨依依。
  二长老端着杯茶,凝神思考;四长老则抱了一本书仔细钻研。听见外面有动静,俩人同时搁了茶、撂了书,看向不疾不徐走来的叔侄二人,没有一丝笑脸。
  “见过两位长老。”身为一族之长,杨长林对待二人的态度竟然出奇地恭敬。
  二长老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坐吧长林。”然后看向杨新阙,冲她招了招手,声音柔和些许:“新阙,你过来。”
  杨新阙动也不动,只看向四长老,问:“我和二伯出去之前,四长老曾答应过我,等到我回来后,就让我去见我的母亲,我现在可否能去了?”
  四长老和杨长林的脸色同时一变,杨长林急忙示意杨新阙住嘴,可已经迟了。只见二长老的脸色已经黑下来,冷冷地瞥了四长老一眼,训斥道:
  “我同你说了多少遍,你是修行之人,而你母亲只是一个凡夫俗子,作为一个修行之人,就该斩尽凡尘俗事!你每天只想着你母亲,如何成大事?”
  杨新阙倔强地咬着下唇,死死地盯着四长老不作声。
  四长老尴尬地看向杨长林,杨长林无奈,只得硬着头皮搭话道:“这孩子来落日山庄五年,一直没有见过她娘一面,依我看,不如就让她们母女见上一面吧。”
  “不行!”二长老斩钉截铁拒绝道。
  杨新阙终于扭脸看向二长老,说:“当初你们答应过我,只要我修炼有成,就让我见我娘。”
  “呵”二长老冷笑一声:“你小小年纪,何谈修炼有成。”
  “九悬剑诀,我已通悟了第一式。”
  “九悬剑决共十八式,你只通悟了第一式,算不了什么!”
  “二长老您已经一千多岁了,又通悟了几式呢?”
  “你!”二长老气急败坏地指着杨新阙的鼻子,半晌骂不出一句话来。就连杨长林,也觉得杨新阙说的话过分了些,摁着她的头道:
  “给二长老道歉。”
  杨新阙脑袋一歪,躲开杨长林的手,委屈的泪花霎时间盈满她的眼眶。她的脚像是被钉子钉在地上似的,一动不动,忍着泪水倔强地和二长老对视。
  琴音便在此时停了,屏风后响起桌椅碰撞的声音,杨依依急忙从屏风后走出来,扫了在场的人一眼,把杨新阙挡在身后,干笑道:
  “当初三哥通悟九悬剑决第一式时,比新阙还要大。新阙的天赋高,修行不差一两天,再说了,您不是想要送她去芙蓉山吗?去了芙蓉山,什么时候再回来就不一定了。她离开前,也总归得让她们母女见上一面吧?”
  “二哥,就让她见她母亲一面,也没什么妨碍。”四长老讪笑道。
  二长老气愤地瞪了这些人一眼,冷哼一声,甩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