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一口鱼汤

作者:行歌踏酒|2018-03-11 20:20:27更新|2122字

  五年前,杨新阙认识离歌的那一年。
  时间一点一点慢慢朝后退,退到小溪边,杨新阙掏出符牌恐吓离歌的那一刻。离歌果然收起獠牙和利爪,却没被吓退,反而大步上前夺过符牌,拿在手中仔细端详:
  “你父亲?”
  他轻轻一抛,符牌就被丢回杨新阙的肚子上。杨新阙急忙抓回符牌,站起来拔腿就跑。
  杨惊弦把这块符牌交到她手上时,她才三岁。三岁时的记忆都已经十分模糊了,杨新阙唯一清楚的是,一般鬼怪见到这枚符牌,都被会吓退,
  眼下这只水怪非但不怕,还敢拿它在手上把玩,显然不是寻常水怪了。她连滚带爬,脚下竟然像是生了风似的,跑得飞快。
  “你怕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偏偏离歌始终跟在她身后,不远不近,卡着三尺的距离,这让杨新阙更加恐惧。
  “你方才还说要吃我,现在又不吃了,你以为我会信你吗?”杨新阙说着,踉踉跄跄地朝前逃。
  一个扭头的功夫,离歌竟然闪到她面前,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双肩,把她禁锢住。眼见跑也跑不掉了,杨新阙心一横,竟然抓住他的手臂,朝他的小臂上使劲咬去!
  “哎呦!”离歌果然吃痛,松开杨新阙,皱着眉头骂道:“你这小孩怎这般没礼数!”
  “你都要吃我了,我还同你讲什么礼数!”杨新阙一抹嘴巴,气喘吁吁地大声喊。
  离歌掀起宽松的袖子来,小臂上一排红红的牙齿印清晰可见。他气恼地瞪了杨新阙一眼,手在齿音上拂过,拂过之处,洁白如初。
  “我方才说要吃你,只不过是跟你开个小小玩笑,谁知道你这小孩这般不识趣。”
  杨新阙虽然横了大不了把这条命豁出去的心,但到底是怕死的。她又仔细看了看离歌,觉得比起吃自己,他确实更像是逗弄自己,高度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下来,心里嘟囔道“到底是谁更不识趣”,嘴上却不敢说什么。
  她把符牌放回怀中,转身气鼓鼓地朝回走。离歌再追上来,笑嘻嘻地问:“小孩,你还回去做什么?”
  杨新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抓鱼。”
  “你还抓鱼,不怕水怪真的出来把你抓走吃掉啊?”
  她停下来,仰着头看比自己高出一头许的离歌,没什么耐性地说:“我娘病了,镇上的大夫说,她需要吃些营养滋补的东西,我得抓条鱼回去,给她炖鱼汤。所以你别再跟着我,戏弄我了!”
  离歌疑惑地问:“符牌是你父亲给你的,那你父亲应该是修道之人才对,修道之人怎么会生病呢?”
  杨新阙翻了个白眼,继续朝小溪边走,边走边情绪低落地解释道:“我爹确实是修道之人,但我娘不是,我和我娘都是普通人。”
  “普通人?”离歌轻笑一声,“普通人可咬不动我。”
  “不管你信不信,我娘还等着我抓鱼回去,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杨新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拔腿就跑,生怕离歌再追上来。
  离歌没有追,他不知从何处变了把折扇,打开轻轻摇了摇。折扇一动,整座山的树都跟着微微摆动,山中无端起了一股风。
  杨新阙确定他没有再跟来后,逆着这股风跑到小溪边,还没来得及入水,便看见溪水被风吹起只在海中才会出现的波涛,一条条肥美的鱼儿随着波涛跃出水面,一条足足有十六两重的鲫鱼更是直接朝她脸上砸过来。
  她吓得后退半步,鲫鱼擦着她的胸口,摔在石滩上,溅了她一身水花。鲫鱼在石滩上无力地打了两个挺,便没动静了。
  杨新阙连忙惊喜地蹲下去,双手抱起这条鲫鱼,把它搁在膝盖上,用裙子包着,喜滋滋地朝山下走。
  山间的风,在她转身时,便又止了。
  从这儿,到杨新阙在山下的家,需要走上两炷香的时间。她沿着下游走,直到找到她那双遗落在石滩上的破草鞋,才快步朝山下走。这一番寻觅,就又耽搁了半柱香的时间。
  她的母亲王约素虚弱地躺在床上,还没进门,就能听见她重重的咳嗽声。
  杨新阙急忙推开没什么作用的木栅栏门,把鱼儿一下子丢进院子里的大破缸里,推开房门走进去,轻轻地唤一声:“娘。”
  王约素翻了个身,没什么精神地看着她,温柔地问:“回来了,你饿不饿?饿的话娘去给你做饭吃。”话语里夹杂着咳嗽声。
  她急忙把已经坐起来的王约素又按回床上:“您不舒服就在床上躺着吧,我抓了鱼,去给您炖碗鱼汤。”
  说着把薄薄的被褥朝里塞了塞。
  她们住的这间茅草屋,是在十一年前,山里好心的猎人给她们盖的。这么些年,屋子早就破了。雨天漏雨,晴天漏风。
  也只有这薄薄的一床被子,还能给王约素几分暖意。
  杨新阙在院子里捡了些干柴,放在火灶里好不容易点着了,待火烧起来,才在灶上架了一口添满水的锅。
  灶火烧得旺旺的,烧着锅里的水。杨新阙又去找了一把剪刀来,把捡来的鱼开膛破肚,内脏掏干净,鳞片刮干净,再用清水洗净了,用刀切成大块,放在盆子里。
  等到锅里的水烧得咕咚咕咚响的时候,她找了个干净的碗来,盛了一大碗热水,小心翼翼地端到王约素床边:
  “您喝碗水暖暖身子。”
  然后她又舀出半锅热水倒进稻草包裹的暖壶里,才又添了凉水,下了两块自家种的姜和小葱,倒了鱼块进去,然后守在灶台边,时不时地添把柴。
  这锅鱼汤,杨新阙炖了大半个时辰,一锅热水熬成小半锅汤,她才加了把粗盐,把还烧着的柴火拿出来踩灭,小心翼翼地拿碗来盛。
  不过是去屋里拿碗的功夫,杨新阙回来时,离歌竟然又出现了。他正不客气地拿着盛汤的勺子,舀了一口汤尝,看见她回来。离歌把汤勺放回锅中,咂咂嘴,评价道:
  “你竟然只放了姜葱,这鱼汤熬的实在是没什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