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爱子情深

作者:行歌踏酒|2018-03-12 16:55:57更新|2125字

  彼时杨新阙只有八岁。王约素虽然教过她识字,但她认识的字并不算多。小册子上许多字都是她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去请教王约素,再问王约素那些是什么意思。
  只是把小册子上的字认全、读懂,就花了她一个月半的时间。
  离歌的名字,也是她从小册子的扉页上发现的。空白的扉页上,只写了“离歌”二字,她便下意识地把这个当成是离歌的名字。
  而自从那日一见后,杨新阙便没有再见过离歌。仿佛那天的事,只是一场她做的一场梦,      梦里发生过的一切,只有她手里的这个小本子是真实的。
  本子上记载的微小的术法,杨新阙读懂之后才明白,它们真的只是一些微笑的术法。就算学会了它们,自己也不会吞云吐雾、飞天遁地。
  但她还是认真地钻研着,冥冥之中,她总觉得自己会和离歌再见。再见面的时候,她要让离歌看到自己的成绩。
  山中无甲子,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日月。总之,繁茂的树叶已经开始渐渐枯黄凋零,约摸着冬日将至了。
  本子上的那些微小术法,杨新阙已经通悟七八,而她的个头,也在这段时间内,从王约素的腰部稍微往上的位置,一直窜到王约素的胸。
  山脚下的小院里,自离歌离开后,终于有第三个人叩响门扉。
  那是一日清晨,阳光从窗台、门缝里洒进屋里。王约素坐在门槛前,手边放着一个陈旧的针线筐,正在给杨新阙做过冬的衣裳,杨新阙则站在院子里,有模有样地练习那些小术法。
  随着几声叩门响,半人高的柴荆门被推开,一声“嘎呀”响,同时把母女俩的目光吸引过去。便看见杨依依背着一把桐木琴,衣袂款款,推门而入。
  “姑姑。”杨新阙惊喜地跑过去。
  大概是许久不见,杨依依乍一眼没有认出杨新阙来,她惊喜地看着长高许多的杨新阙,叹道:“一年不见,新阙都要长成大姑娘了。”
  王约素放下针线筐,站起来笑意盈盈地走过去,打招呼道:“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我盘算着该入冬了,你们或许缺少入冬的衣物,所以悄悄地给你们带了些东西过来。”说着杨依依变戏法似的,从袖兜里掏出来一样样东西。
  拢共有三袋大米、两件棉衣、两双棉鞋以及其他散碎东西若干。看见这些东西,王约素不免有些感触,让杨新阙招呼着把大米搬进屋里,再倒入米缸中,然后领着杨依依在屋里坐下。
  “我这没什么好东西能拿来招呼你。”她拿出珍贵的糖罐来,从里面挖了一勺糖,小心翼翼地倒进碗里,生怕糖洒出来,再用热水沏开,端到杨依依面前。
  杨依依则打量着这间漏风的屋子,问:“这院子已经这么破了,风雪来了,怕一点寒霜都挡不住。三嫂,我还是给您换个地方住吧。”
  王约素摇了摇头:“当初我和惊弦拜天地的时候,就是在这座院子里。我怕换了住处,他回来的时候,便找不到我了。”
  杨依依张口想要说什么,看见王约素的脸,忍住了。她把糖水推给眼巴巴地看着的杨新阙:“我不爱吃甜食,新阙还是你喝吧。”然后从袖兜里摸出些散碎银子来:“我们修行之人,红尘的俗物向来是用不到的,这些银子是我偶然得到的,你拿去修缮一下房子吧。”
  王约素没有客气,她收下银子,连声向杨依依道谢的同时,随便找了个借口把杨新阙支出去,关好门窗,突然一下子跪在杨依依面前。
  杨依依顿时惶恐地连忙把她拉起来,不解问道:“三嫂,你这是干什么?”
  “六妹,我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咱们起来说。”
  王约素湿着眼眶,被杨依依拉起来。她们面对面坐着,王约素紧紧抓着杨依依的双手,恳求道:“我求你把新阙带走吧。”
  杨依依一愣:“为何?”
  “我不能让新阙一辈子跟着我在这儿受苦啊。”她抹了一把眼泪,“我是一个凡人,注定只能老死在红尘中,可是新阙她不一样啊!”
  杨依依为难地躲开她的目光,道:“新阙是三哥唯一的骨肉,我也不忍心她流落在外,可是......”
  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如今的落日山庄,完全是二长老一人做主。我私底下和二哥明里暗里劝过二长老许多次,二长老态度始终坚定。他......”
  杨依依的话没有说完,王约素却明白她话里意思。
  落日山庄,她和杨新阙,就是被二长老从落日山庄赶出来的。
  她始终都忘不了那一日,杨惊弦死亡的噩耗传回落日山庄的那一日,二长老黑着脸,无情地把她们母女俩从落日山庄赶了出去,还说,如果不是因为她,她的丈夫也不会英年早逝。
当年发生过什么事,王约素不是很清楚,她只清楚二长老对自己深恶痛绝。
  “我知道二长老不会接纳我,但新阙是杨家的后人啊。”她略显激动地说:“我已经二十七岁了,还能再活多少个二十七年呢?但是新阙她不同啊!她可以修炼,她可以成为仙人!我、我不能自私地把她留在我身边......”
  王约素哽咽一声,杨依依却震惊无比。
  “新阙真的可以修炼?”
  “大约半年前,山里面来了一个仙人,他走的时候留给新阙一个册子,册子上记载着修行术法,新阙自己已经学会了七八。”
  说着王约素找出那个小本子来,递给杨依依:“你若不信,大可让她释放那些小戏法给你看。她或许遗传了惊弦的天赋,所以我求求你把她带回去。”
  杨依依翻看着册子上的内容,上面确实是一些再简单不过的术法,凡有修行天赋的人,花上半年时间都能够把它们领悟贯通。
  但杨新阙是在无人教导的情况下学会了七八,此天赋,或许不高,但也不算很低了。她认真想了想,点头应道:
  “新阙如果真的可以修炼,我答应你把她带回落日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