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那就陪你上学吧

作者:三月拂瑛|2018-04-21 16:57:17更新|3538字

    “喂!”

    “喂!!”

    “喂!!!”

    藏雨蔓跟在高数身后狂喊,高数都不回答。反而越走越快,好像雨蔓曾经做过的高铁一样,飞快的穿过树林。此刻的雨蔓看着道路两旁的树木,就是那种感觉。

    高数板着脸,一直阔步向前走,丝毫不管身后的小姑娘的两条腿捣腾的有多快多累。

    “喂!你能不能站住!”雨蔓实在是累了,高数那两条腿跟树一边长,好像一步能迈出好几米,藏雨蔓实在跟不上,只能连跑带颠的,而且她身后还背着沉重的书包,书包的带子不停的从肩上滑落下来。

    她觉得自己不能这样被动,于是果断的停在原地。她就不信,高数敢把自己丢在路边。

    雨蔓驻足在原地,找了个树靠着,闭上眼睛,扁着嘴,她就不信高数不回来找自己!

    她时不时的偷瞄两眼高数的背影。

    快回来!快回来!

    她又偷瞄了两眼,却连个影子都看不到。雨蔓弹起来,四周看了一圈,连个人都没有,她心中有些慌,“他不会真的要把我丢在这吧?”

    “高数!高数!”

    雨蔓跑了一步,用尽浑身的力气喊出声来,可过了好久也没有人回答。

    她鼻子忽然一酸,为什么有一种失宠了的感觉呢?雨蔓渐渐的蹲下来,手朝裤子口袋摸了摸。

    糟了!手机也落在学校了!放学光顾着追傻大个,忘拿手机了!

    从小养尊处优的藏雨蔓如今竟然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她看着周围,寂静无声,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她自己,蹲在此处,孤立无援,连手机也没有,怎么与妈妈联系?怎么才能回家?

    而这些都不是藏雨蔓最害怕的,她最害怕的便是,若是自己在路边忽然发病了该怎么办,如果……自己死在路边……该怎么办?

    “高数……”雨蔓将头埋在两臂之中,闭上眼睛小声的呢喃着他的名字,仿佛喊他几句,他便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吗?藏雨蔓不知道,她现在不敢祈祷,也不敢想象。

    “高数……高数……妈妈……”她低声呢喃,埋在臂弯之中的脸颊已经布满泪水,紧闭的双眼犹如关不上的水阀,不断地朝外涌出泪水,将衣袖两端浸湿,她到底为什么要寄希望于高数?他不过是个半吊子的医生,傻大个一个,脾气又不好,又没有从医经验,她干嘛要这样信任他?

    雨蔓渐渐地抬起自己的头,双眼还是湿润的,为了补脸色偷偷涂的妈妈的口红也被自己抿的半有半无。她眨了眨双眼,看着地上土壤中刚冒芽的小草,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

    头顶的太阳将她与整个世界笼罩,把她圈在这里。

    忽然,一只脚出现在雨蔓的视线之中,接着是整个高大的人影,将她晒得暖洋洋的背部遮盖住。雨蔓此刻心情烦躁,哪还顾得上他是谁?只觉得这人不会走路非要挡在自己面前,真是不会来事。

    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还没等看清那人是谁,就要去埋怨他,却发现,这个自己要破口大骂的人竟然是……是高数!

    藏雨蔓的话到了嘴边,又活生生的给吞了回去,像吞了个大西瓜,十分噎人。

    她可不想再像个白痴一样苦苦的求他原谅,不是走了吗?走了还回来干什么?雨蔓站直,幽怨的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又赌气一般的蹲下去,找个木棍挖地上的泥土,不去理他。

    高数走近她一步,“干嘛?还不回家?”

    雨蔓原来的眼泪已经止住了,可听到高数说回家二字,便委屈的不行,本来已经憋回去的泪水又涌了出来,“我不回去!”

    雨蔓抽抽搭搭的哭泣声让高数措手不及。

    他刚才也是气性大了,走了也是冲动之举,没有想那么多,他就想晾一晾雨蔓,作为给她的惩罚,她的做法也确实有些过分了,高数如果不是真的被她气到,又怎么会撒手不管她?没走多远他就后悔了,他以为小丫头会毫不犹豫的追上自己,没想到她没追上来,高数生怕她自己出了什么事,就赶紧掉头回来了,可他又不想这么快的找她,所以就躲在不远处默默的观察她。

    高数也不知道她哭了呀,就看到她自己蹲了一会儿,自己便出去找她了。

    如今雨蔓的哭声像一根一根的针扎在他的心里,让他很不舒服,一种愧疚感由然而生。

    高数伸出手,在雨蔓的面前,摊开他偌大的手掌,雨蔓看到了他的手掌,也没去管他。

    高数挑眉,低头偷偷看了一眼她的表情,故作冷漠的道,“你要是不走,我可要走了,陈氏小厨的糖醋小排,我就自己去享受喽!”高数说着,竟把自己的手收了起来,作势就要走。

    陈氏小厨?糖醋小排?

    “等等我!”雨蔓在最后一刻拽住了高数刚要迈开的裤脚,借力站了起来,跟着高数的身后,迈开与高数相差半只脚的步子,一齐朝前走去。

    高数是故意炸她,她是知道的,可再有脾气的人也禁不住糖醋小排的诱惑啊!雨蔓看了看刚才自己蹲过的位置,还是算了,和这个傻大个过不去干什么,能请自己吃糖醋小排的人都不值得记恨。虽然……他确实很伤自己的心。

    雨蔓跟在高数的身后,缓缓的步行。她想着路上能与高数搭个话,可高数似乎并不想和自己说话,雨蔓用余光偷偷瞥了高数好几眼,只觉得心中憋着气,他就这样把自己丢下不管,难道就不想说点什么吗?

    “咳……”雨蔓小声的咳了一下,吸引他的注意。

    无人回答。

    “咳咳……”雨蔓又咳了两声,这回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仍是无人回答。

    “咳……咳咳……”本来她还想继续咳,但不小心没咳对,还真的使自己咳嗽了起来。雨蔓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被自己的唾液呛到了,她也无暇顾及旁的,只弯腰狠狠咳嗽了好几声,才能直起身来,待直起身子时,面颊已经憋得通红。

    高数故意放慢了脚步等等她,希望她能跟上,可就是不回头看她,也不跟她说话。

    无趣极了!

    雨蔓心中谩骂,皱着眉头,跟着他直到陈氏小厨,找了个角落靠窗的位置坐下,等着他去点菜。

    当高数端着两碗米饭和一盘糖醋小排回来时,雨蔓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窗户四敞大开着,风就漫过她的发梢,将她的秀发吹的铺满了整个桌子。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吃饭都能睡着?”高数不禁吐槽,即便他说出了声音,雨蔓也是听不到的,因为她此时睡得正香,或许在梦里已经吃到了糖醋小排,笑的直流口水。

    高数把窗子关上,防止雨蔓感冒。他坐下来,满脸嫌弃的把雨蔓的头发拨到一边,把菜和饭放到桌上,静静的观察她。

    他歪着头,看到了雨蔓正洋溢着幸福的脸庞,心想,她或许是上了一天的课,刚才又闹了那么长时间,可能太累了,就睡着了。想到此处,他不禁一笑,伸手把着她的肩膀,轻摇了几下。

    感觉到有人把她的糖醋小排夺走了,雨蔓觉得十分不满。她睁开眼,皱着眉头十分气愤的看着对面的人,可忽然一股熟悉的气味飘到了她鼻子里。雨蔓睁大眼睛吸了吸,惊讶的发现是糖醋小排的味道,尖叫一声,从他手里抢过一双筷子,便开始大口扒饭。

    一有吃的就什么都忘了,真是个没心没肺的蠢猪。

    高数看她吃的正香,忽而觉得自己的胃也开始叫嚣,便不再想其他,享受美食最为重要。

    雨蔓吃的很快,在她看来,美食不必慢慢享受,要大口吃才是最幸福的。她心满意足的撂下碗筷,看着还在细嚼慢咽的高数。

    他吃饭可真是斯文,真不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这么高的个子,怎么做什么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连吃饭都这么墨迹。

    高数被雨蔓看的浑身不自在,他夹了一口米饭,放进口中,随口一问,“吃饱了吗?”

    然而藏雨蔓的回答让他猝不及防,“你有女朋友吗?”

    “噗!”高数一口米饭还没咽下去,一下子呛到,狠狠的咳了几声,低头没有说话。

    雨蔓以为他还在生自己的气,她看了看他,犹豫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知道,我这么做是不太道德,但是我离不开你呀,只有你在,我才不会发病……你是我的主治医生,你……你应该对我负责的!”

    高数没抬头,听她说的这些话只觉得十分别扭,“对你负责这种话不要乱说,谁离开谁都能活。”

    高数毫无感情的话将雨蔓的一腔热血全都打了回去,雨蔓抿抿嘴,想了想,才说,“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我这不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吗?”

    高数沉默不语。

    “你别生气了,要不我让妈妈给你办退学?”

    高数还是门头不说话,继续吃他的排骨。

    藏雨蔓咬着牙,狠狠的盯了他许久,忽然把手中的筷子一摔,把盘子和碗都从他那处抢了过来,“吃什么吃!吃死你!”

    小绵羊终究还是发作了,高数也有些没想到,他不过是想逗逗她,没想到又把她惹生气了。

    藏雨蔓哼了一声,站起身把椅子使劲的踹到一边,背上自己的书包就走了。高数紧忙追上去,生怕她出了什么问题。

    雨蔓的步子迈的极快,是从前不曾有的,几乎于跑,高数在后面走都险些追不上。雨蔓生气了,这是让高数想不到的,此刻她就如同一个烫手的山芋,高数又不能丢下她不管,可他又从来没哄过人,怎么才能让她不生气呢?

    高数快跑几步追上去,扯住她的书包,“你怎么还生气了?”他的语气仿佛质问一般,让雨蔓更加生气,她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挣脱了他的束缚,继续朝前走。

    高数又追上去,他也恨自己,怎么话到了嘴边就不会说了呢?怎么明明是好话,却让他说的这么难听呢?

    他再次扯住不可控的雨蔓,“好了好了,你别闹情绪了,我陪你上学。”

    “嗯?你说什么?”雨蔓似乎变了一个人,扬起头,再没了刚才那生气的模样,问他,“你再重复一遍!”

    高数这才后悔莫及,又一次着了她的道,如今却只能认命的说,“我陪你上学!”

    “耶!耶!耶!”

    等高数说完,雨蔓忽然高喊几声,表达兴奋,整个人像兔子一般的蹦蹦跳跳朝前跑去了。高数皱着眉头,摇了摇头,也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