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正面的碰撞

作者:严冬寒|2018-11-19 21:37:16更新|2129字

    “妈妈的遗愿,妈妈的遗愿!”这几个字在余落华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响着,越来越多的事情超出了他的认知。然而现场却是一片叫好,似乎完全没有觉得这样的事十分荒唐,而这样的掌声,在余落华听来却十分刺耳。余落华猛然站了起来,“你在说什么?她不是我妹妹么?”

    这时顿然安静了,余青林走了过来,“这个,我日后再跟你解释。”

    “什么日后再跟我解释,你不用现在就说清楚吗?如此荒唐的事,你不用跟在场的各位解释一下吗?”

    余青林的表情有些凝重,好似堆积着的万丈怒火将要喷涌而出,凌厉的眼神一直打在余落华的身上。

    余落华却也没有一丝惧意,两个人眼神碰撞,全场鸦雀无声,场面一度尴尬。

    微微有些紧张,还有些害怕。她轻轻地拽了拽余落华的衣袖,眼泪不住的流下来,但是余落华没有任何反应,正当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收场之时,莲心阁的厅门被推了开来。

    “诶,怎么这么安静啊!”这时候目光都转移到了孟秋雨的身上。

    “诶,余落华,我找了你一下午,你去哪儿了?”孟秋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向了余落华,一把抓住了余落华的手。不知是不是因为气氛过于僵硬,还是口干舌燥导致嘴唇粘在了一起,余落华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你是什么人?”眼见此状,微微的情绪倒是来了,站起身来质问道。

    “我啊,我是余落华的女朋友啊!”

    微微看了看眼前的这个女孩,感觉似曾相识。“你,你是孟秋雨对吗?”

    “诶,你怎么知道?哦。学校贴吧上看到的对吧,全校都知道我和余落华关系不一般,你们就不要白费心机了。”说罢,拉着余落华的手匆忙而去。

    “你怎么不拦着他啊?”素心走到余青林身边说到。

    “我拦得住吗?”余青林的脸上透露着无奈,突然整个人变得十分低沉,缓缓地向厅外走去。素心微笑着,招呼着客人,安慰着微微,宴会倒是勉强继续。

    这时孟秋雨拉着余落华到了天桥上,余落华甩开孟秋雨的手。

    “怎么谢我,大才子!”

    余落华看了看孟秋雨,“谁让你来的?”

    孟秋雨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微笑,有些俏皮的样子。“谁叫我来的?当然是你啊!我们的命运注定被绑在一起。”说罢,孟秋雨转身就走了。“这次的恩情我暂且记下,我们会一直见面的,有机会你要还我。”

    清北市的夜,灯火通明,车水马龙之间,拉长了昏黄的灯影。看着离去的孟秋雨,突然对她充满了好奇,脸上不觉露出了笑容。

    夜已渐深,寝室几个人还在讨论着余落华为何还没回来,突然余落华便推门而入了。

    “吓我一跳啊,老铁!你真是怎么了,感觉不对啊。”

    余落华露出微笑,“唉~,没发生什么大事,我已经脱离了闹剧,现在只想睡觉。”说罢就爬上了床。

    “余落华,明天一定要去上课啊,再扣学分你就危险了。”叶枫一本正经的提醒道。

    余落华虽听到了,却没做反应,就这样安然睡去。

    “哥哥,你抓住我的手,千万别放开!”谁都不会想到,一个这么娇小的女孩竟有力气能够抓住一个大她两岁的男孩。男孩另一只手抓住了峭壁上的石块,但是悬在半空中身体在瑟瑟发抖,无法使出气力。女孩的手臂被峭壁上的石割伤,慢慢渗出了血,她没有哭,用脚缠住了旁边的藤蔓,另一只手本来撑在地上,然后转而去抓住了男孩的手。鲜血顺着女孩的手臂往下流,滴在了男孩的脸上,男孩使出全身力气,终于爬了上来。男孩着急的看了看女孩的手,血肉模糊的样子让男孩不禁发抖。

    “哥哥,我没事,一点都不疼。”

    男孩不禁落下泪来。“快上来,哥哥背你。”

    “我自己能走。”当女孩想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双腿已经被藤蔓的刺刮伤。

    男孩发现血流不止,于是撕下了衣服,给女孩包扎。看着无法起身的妹妹,原本已经变得有些发软的四肢,也不知怎么突然有了力气。男孩将女孩扶起来,然后顺势背起了她。眼见血慢慢渗透了衣服,男孩加快了脚步。

    “哥哥,我能永远和你在一起吗?”

    男孩沉默了三秒钟,“可以啊。不过你要追上我的脚步才行。”

    “我会的。”女孩已然忘记了疼痛,将头靠在男孩的肩膀上。

    “余落华!快起来了。”欧阳云阳嘴里含着牙刷,手上的动作十分迅速,另一只手推醒了余落华。

    余落华睁开了眼睛,恍惚之中脑海中回想起女孩的样子,“是梦!梦里的女孩,好像见过,是她吗?”

    “哎呀,你想什么呢?快点起来,今天你再翘课就玩完!快点!”

    再欧阳云阳的催促下,余落华迅速的穿起了衣服,总算是跟上了大部队的步伐。

    来到教室感到十分的陌生,他环顾着四周,对于同班同学丝毫想不起来。老师随即也进了教室,他的眼光在迅速的扫射中,很明显是在寻找余落华。

    “总算是来了哈,大才子!”林老师的话中一丝讽刺和调侃,他十分讨厌旷课的学生,管得比高中老师还要严。

    余落华听到林老师的话不以为然,或者说他根本对于“大才子”这个称呼毫无感觉,一脸漠然的余落华让林老师更加生气,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淡定地开始他的课堂。可到了琴音示范的环节,林老师突然点名了余落华。所有人都明白老师是为了整余落华,但是大家又都知道,无论什么乐曲对于余落华来说,都没有任何问题。被点了名的余落华上了台,他的心里有些紧张。他坐了下来,将手放在琴上。

    “怎么了,余落华,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余落华听出了老师的意思,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的看着乐谱,手指在琴弦上开始跳动起来。

    “好了,好了!你弹得,这就是你的水准吗?”

    虽然余落华努力识别着乐谱弹奏,但是他的节奏,指法,并没有将这首乐谱该有的意境表现出来,全场一片哗然,在同学们的嘈杂声中,他慌张得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