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温

作者:啊哈|2019-02-22 08:57:34更新|3240字

    季辰本来打算将周慕送上楼的,可是在周慕的百般推辞下,送到楼下就走了。

    周慕一个人哼着歌蹦跶着往楼上走着,可是刚一上楼,正到门口,一个人砰的一下压过来,死死地握着周慕的双手,完全不能动弹,温热的气息不断在周慕的脖颈出缭绕。

    “林存烨,你要干嘛呀。” 看清来人后,周慕惊讶的呼声而出。

    林存烨没有回答,幽深的目光就这样死死盯着周慕,面部冷峻,浑身都散发着寒气,渐渐地松开周慕的手,可是周慕还没来得及挣脱掉他的怀抱,他的唇就这样精准的覆上。

    炽热的唇不断进攻,似乎在发泄着今天的愤恨,舌尖在周慕的嘴里横冲直撞,闲着的手也没有停下来,不断在周慕的背上游移。

    周慕没有想到林存烨会忽然吻自己,一下子头皮发麻,整个人都是懵的,只能任由其摆布,瘫软在墙边。

    林存烨本来是想惩罚一下周慕,宣示一下自己的主导权,可是没有想到她的唇是那么香甜,软滑,像罂粟般让人一碰触上就再也放不开,情不自禁的不断吸吮着,围绕着周慕的舌尖画圈。

    周慕今天出门很匆忙,穿的也很宽松,上身就简单地T恤,可这正好方便了某人犯罪,一双宽厚的手掌悄然探进宽大的下摆,在光滑的肌肤上不断游移,似乎摸着美玉般,让人爱不释手,想要得到更多。

    突然,楼道上的灯不知道被谁打开了,忽的一下亮的刺眼,周慕一个激灵,乘着空隙赶紧跳出林存烨的怀抱。

    周慕忽而看着林存烨冷笑着说道:“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林存烨淡淡地瞥了周慕一眼,身体向前倾,附在耳边一字一字的说;“你,周慕只能是我的女人。”

    林存烨下楼开车的时候,想着周慕听见那句话一脸呆滞的小傻样不禁笑出了声,可是转瞬又想到今天周慕在别的男人面前笑得如此开怀,肆无忌惮的样子,脸色不禁又暗沉下来。

    在林存烨走后,周慕一晚上都辗转难侧,完全猜不透他的意。

    第二天,周慕只能一大早就顶着一双熊猫眼,脸色恹恹地去继续上班。

    周慕刚一坐到办公桌上,旁边的林颖就一脸八卦地问道:“周慕姐,你和林总两个人去国外有没有发生什么呀?”

    周慕不解地看着林颖:“能发生什么呀,就是去谈合同。”

    林颖瞪大了眼,似乎不太相信周慕的说辞,凑在周慕的耳边悄悄说着:“我可是听说那文总监和刘特助是先回来了,而你可是和林总一起回来的,孤男寡女,干柴烈火,难道就没有发生什么吗?”

    周慕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昨天 林存烨突如其来的霸道的吻,炽热又浓烈,像猛烈的浪潮吞噬而来,似汹涌的雨雪倾面而来,没有一点防备,就攻略了整座城池。

    “周慕姐,你不会生气了吧,我就是和你开玩笑。”林颖看周慕忽然沉默起来,脸色也不太对镜,不禁出口询问道。

    “啊,没有呀,就是忽然想起还有一份工作没有想起。”周慕赶紧从回忆中抽离出来。

    “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我也正要去复印文件呢。”林颖说着摇了摇手上的文件,示意自己也要去开始工作了。

    待林颖走后,周慕赶紧拍拍自己潮红的脸颊,羞愧又无奈地唾弃自己怎么脑海里总是重复那个画面,颓丧的趴在桌子上忿忿不平。

    “你在干什么啊。”

    “啊!”突如其来的人声吓得周慕猛地站起来,正色看了看,才发现是曾总监正站在旁边。

    周慕赶紧整理了一下:“曾总监,有什么工作需要安排吗?”

    曾睿看周慕开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但是又不好多问,便只吩咐道:“一会十点多的时候,你和我去锦江楼盘踩点。”

    “好的,没问题。”

    在曾睿走后,周慕也开始差不多回归到工作状态了,赶紧开始看关于锦江楼盘的文件,以为一会的踩点作准备。

    而在顶楼的办公室,有个人却望着窗外,怎么都无法投入到工作中,手中的笔不断在指尖盘旋。

    林存烨一大早就醒来了,昨天晚上放纵自己吻了周慕,可是现在却开始懊悔担忧,心中十分担心周慕会因此而躲避自己,担心她俩连开始都没有就要被迫结束,心中的困苦扰乱的他看着文件都大脑一片空白。

    后来实在忍不住,便尝试着给周慕发了一条信息:“中午一起出来吃饭。” 发完后,一直紧紧盯着手机屏幕,心急如焚的等着回复。

    周慕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看文件,头都看的昏天黑地了,起来转转脖子,伸伸腰看了下手机才看见林存烨发的消息,果断发过去:“没空!”

    林存烨心急如焚的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却只看见了两个字没空,心想她一定是在生自己的气,内心不禁咯噔一下。

    可周慕现在确实很忙,正在和曾睿一起去锦江楼盘踩点。

    曾睿还是和往常一样,身着一身工装,穿着一双工制皮靴,旁边手上还放着一个安全帽,又顶着一头不怎么打理的头发,若不是身上与生俱来的贵气,肯定会被当做工地上的工人。

    “曾总监,这块楼盘现在地基和初步设计都已经完工了,怎么想到来看楼盘呢?”周慕翻看着文件,不禁提出疑问。

    “你可以再仔细看一下,不要单单拘泥于图纸的构造。”曾睿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稍加提醒道。

    周慕又再次看了下文件,仔细想了想,还是感到毫无头绪。

    正在驾驶座开车的曾睿,透着后视镜,正好看到后桌的周慕一脸冥思苦想的模样,一会挠挠头发,一会托腮,整张小脸都因困惑而皱在一起,看着就像一只调皮的小孩子,嘴角不自觉地翘起。

    周慕忽然茅塞顿开,拍了拍前面的曾睿,一脸兴奋地说道:“我之前一直在想这个楼盘的设计上出现了什么问题,陷入这一误区而久久不能自拔,却忘了不是最经济的设计方案本来就是个错误这一点。”

    曾睿一直就是个理工宅男,几乎就没怎么和女孩子接触过,周慕忽然的拍肩,让他不禁有点不知所措,只能克制自己不要转过身,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前面的车子上。

    周慕并没有发现曾睿的不对劲,兴奋激动让她早已经忘记了面前的人是是自己的上司,高兴地凑上去说;“你看,现在这旁边本来就有一条河,那我们的主要绿化工程就可以直接这里来做,而没有必要再在其他地方浪费人力物力。”

    曾睿正是早就看出这个问题了,才来这里实地考察一下方案的可行性 ,可是他现在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于方案,而是周慕不断靠近的馨香:“所以我们一会就是去看那条河,看看方案可行不?”

    因为在郊外,所以一个多小时才到,车子一到,周慕就迫不及待的下车了,她迫切的想要探寻方案的可行性。

    河边的景色很美,河水清澈见底,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点点星光,微风吹过,顿时,金光被扯成无数块碎片,在河面上飘荡着,河边的树木也不甘寂寞,迎着风骄傲的飘扬着。

    周慕不禁伸出手想要拥抱一下这蓝天白云,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气息,可是转瞬想到这里即将被打造成工地,不禁惋惜者说道:“唉,怎么美丽的风景,却又要被残忍地破坏了。”

    曾睿侧目看了看周慕,及膝的碎花连衣裙和波浪小卷发在微风的吹拂下交织出美丽的形状,侧脸在透过树缝的斑驳阳光下呈现出圣洁的光辉,柔和而美丽,长长的脖颈像高傲的白天鹅般美丽高贵,白皙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粉红。

    曾睿只感觉心跳了跳,那是心动的声音吗?

    周慕望着这美丽的景色,不禁再次忧叹道:“我都要怀疑我的职业选择了。”

    “其实你完全不用怀疑,我才入行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迷茫,想着自己本来想做帮人们建造美丽家园的灵魂工程师,可是后来却变成了破坏大自然的杀手。”曾睿耸耸肩,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你只需要在工作工程中始终名记者自己的初心,为广大人民建造美丽的家园,那么,你在设计的时候就会不见自觉地规避一些破坏大自然的设计,就像我们现在来实地考察,就是想尽量减少对其原有景点的破坏,并且为顾客争取更经济的方案。”

    周慕定神思索了一下:“真的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周慕一脸惊喜的望着曾睿。

    曾睿不还意思的避开了眼神,侧过脸指着河边:“我们开始测量吧。”

    周慕赶紧从车子里取出工具,拿着仪器准备开始行动,可是正准备抬着机器往前走时,曾睿过来一把接了过去:“这些事,还是我们男生来做吧。”

    周慕并没有松手,而是反驳道:“这时候 分什么男生女生啊,我在国外的时候没少跟着教授跑实地。”

    曾睿看周慕一脸斩钉截铁的模样,也不好再说什么。

    两个人都是对工作极其执着的人,一忙就忙到了傍晚,连饭都没来得及吃。

    上车时,曾睿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今天辛苦你了,在这里忙了一下午,一会请你吃饭。”

    “怎么会辛苦,兴奋还来不及呢,从回国到现在第一次跑实地,真的很有成就感,感谢师傅的栽培。”周慕说着还有模有样的作揖,经过今天的相处,周慕对曾睿很是崇拜。

    曾睿脸上不禁有了一丝酡红,腼腆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