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总是撩拨我

作者:啊哈|2019-02-22 20:57:09更新|3070字

    夜,是乡村的宁静,是城市的喧嚣。大家都在夜里寻找白日的答案,却不知,这本就是一个无限循环往复地问题。

    在Franic酒吧的最高层包间里面有一群人一杯一杯的喝着,一个长相斯文的男生却直接拿着酒瓶往自己的嘴里一杯杯的灌着酒。

    这就是今天刚和周慕说着释然的曾睿:“为什么,我人生中第一次喜欢一个女人?就这样被拒绝了。”曾睿想着,又猛地给自己灌了几口酒。

    旁边一个穿着一身休闲服,还带着一顶鸭舌帽,长相偏妖媚,是最近正当红的明星言希,看着曾睿还在一杯杯的灌酒:“你这不是第一次喜欢一个女人,就被拒绝了吗?这才几个月,你看一下咱旁边的这林存烨,他不是喜欢人家女孩子十多年,连被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吗?”

    言希自己一说完就躲在曾睿背后捧腹大笑起来,曾睿看了看林存烨的黑脸,也跟着捧腹大笑起来。

    林存烨看着对面这两人笑的站不起身,恨不得直接站起来掐死他们。

    “言希,最近需不需要什么女人的绯闻呀?”林存烨倒了一杯酒,慢慢的品起来。

    “好的,林哥,我闭嘴。”说完就捂住自己的嘴,一脸同情的看了看曾睿,让他自己自求多福。

    “曾睿,你要不要我把你现在的照片,给那个谁,对了,让你第一次告白就失败了的。”

    曾睿立马神色慌张:“林总,你赢了,来干一杯。”拿起酒瓶就猛地灌了一口。

    言希看着曾睿全力维护着那个女生的样子,不仅升起了浓烈的好奇之情:“曾睿,你喜欢的那个女生是谁啊?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过,我倒对她好奇起来了。”

    “她很漂亮,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但是却有着特别气质的人,如深谷中的幽兰,但是明明是如此优雅清冷的长相,却又有着活泼可爱的性格,工作起来又是如此努力认真。”曾睿一边说着,一边又默默端起酒杯:“她就是这样百变的一个人,但是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步又会带给你很多惊喜。”

    林存烨听着曾睿的描述,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周慕的身影,又忽然想起之前曾睿和周慕一起出去吃饭,脑子里忽然就咯噔一声,跨步过去,一把提起曾睿的衣领:“她叫什么名字?”

    旁边的言希还没有搞懂这说的好好的,林存烨忽然就满脸阴沉,像谁欠了他几百万。

    曾睿很少喝酒这次又已经喝了那么多酒,整个人早就已经醉醺醺的了:“她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你不是你那白月光姓啥名谁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吗?”

    "你先松开人曾睿,他都已经喝成这样了,就算他真的说了什么?你敢信吗?”旁边的言希扶额一脸无奈地望着两位大爷,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拍完戏,冒着被媒体拍到的风险出来陪这两人喝酒,结果这两人真的只能用两个字形容~矫情,再闹下去,我可自己转身就走了。

    林存烨松开曾睿的衣领,得到自由的曾睿,倒头就睡在了沙发里。

    林存烨皱眉:“你先回去吧,我等曾睿醒来,有事和他谈。”

    言希望了望已经熟睡的曾睿,又看了看一脸阴沉的林存烨,想着自己还是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两人关系这么好,真有什么事,也是自己被毒打的份。

    言希离开后,整个包间就只剩下林存烨和曾睿,一下子静了下来。

    林存烨直接掏出手机打给了周慕。

    周慕这个时候也正在和关兰兰吃饭,饭店里比较吵,就把手机拿到外面去接听:“喂?”

    林存烨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喂,周慕,你在干嘛。”

    周慕没有想到林存烨会忽然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我在外面和朋友吃饭,林总,你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想问问你。”林存烨沉默了一会,才继续说道:“你快去吃饭吧。”

    “好的,林总你有什么事,记得和我说。”周慕总感觉今天的林存烨有一点奇怪,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怪。

    林存烨听到手机里出现了忙音,才挂掉了电话,拿着手机埋头想着什么事。

    周慕回到桌子上和关兰兰继续吃饭,但是关兰兰就感觉接了电话后的周慕神色不太对劲,就像以前每次想和林存烨告白结果却又错死机会后的苦涩。

    “慕慕,林存烨给你打的电话?”关兰兰夹了一块牛肉,放在碗里,等着周慕回答。

    周慕夹菜的手轻微停滞了一下,顿时恢复正常:“没~没有啊。”

    “慕慕,你什么时候连我都要隐瞒了。”关兰兰放下筷子,双手放在桌子上,正色道。

    “对的,是林存烨给我打的,他也没说什么。”周慕说到这,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兰兰,我不是要隐瞒你,只是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和你说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周慕略带苦涩的笑了笑。

    “你如果说我和他只是公司里的上下级和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朋友,但是我们之间的有些行为举止又不像是这么简单的关系,但是你如果说我和他是暧昧的男女朋友之间关系,但是他有时候的反应有让我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有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特别贱,为什么他一招惹我,我就甘之如饴。”周慕端起一杯水,慢慢地品尝着。

    关兰兰握着周慕的手,一脸真诚地说道:“你只是喜欢他罢了,那你像我以前那可是没脸没皮的追着那王亦凡,不知道有多少人笑话我呢?”

    周慕看着关兰兰幽默的自嘲,不禁扑哧一声:“好了,兰兰,我都想明白了,过几天我就找个时间和他说清楚,要么断的干干净净,要么就收了关兰兰看着周慕如此决绝的表情,却忍不住笑了声。

    “关兰兰,现在是该笑得时候吗?”周慕故作生气的口吻。

    “好了,我的姑奶奶,我不笑了。”可是关兰兰就像是被戳中了笑点,看着周慕就想笑。

    最后你就可以在一家餐厅里面看见,一位穿着长裙,长相可爱的女生在那里一直笑,而对面的女生却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曾睿一醒过来,就看见林存烨正坐在不远处的吧台上,望了望四周,才发觉过来自己还在酒吧,可是言希那家伙呢,就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冰柜身边了!

    “林存烨,言希呢?”曾睿说着就坐起来,拉过一张椅子,坐到了林存烨的对面。

    林存烨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夹了几块冰块,摇了摇杯子,看着冰块在杯子里碰撞着,融化着:“他早就离开了。”

    “那你今天怎么还在这里?”曾睿想着林存烨平时都是早就离开了,今天居然还等自己酒醒,这太阳是打西边升起来了吗?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喜欢的是哪位啊?”林存烨慢慢的开口询问道。

    “你怎么对这件事那么好奇?她是谁好像不太重要吧,我不想你们去打扰她”。曾睿没有想到林存烨会这么追着自己问喜欢的是谁,可是自己又不想给周慕增添无谓的麻烦。、

    林存烨并没有理会曾睿的回答,转动了下中指的戒指,好半晌才说道:“是周慕吧?”

    “你怎么知道?”曾睿没有想到林存烨会一下子就猜到是周慕,难道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哪个女人你都可以喜欢,唯独周慕不行。”林存烨望着周睿一字一字的说道。

    曾睿望着林存烨阴沉的表情,还以为周慕和林存烨有什么过节,就试探着问道:“你们之前有什么过节?”

    林存烨没有理会他的话,不过他和周慕之间确实有过节,剪不断的缘分:“周慕是我的女人,所以你准备着叫嫂子吧。”

    “怎么~会。”曾睿正想反驳,可是却忽然想起来之前公司里面传的一些谣言,自己本就是不相信那些,再加上林存烨一天的谣言那么多,可是不对啊,林存烨不是一直只喜欢他的白月光,对呀,周慕是她的同学,才从英国留学回来,以前的信息就都对上了,周慕就是~

    曾睿朝林存烨看了一眼,见着他点了点头,瞬间就全明白了:“你们不是还没确定关系吗?那我还有追求周慕的机会。”

    林存烨听见这句话,脸色瞬间就变了:“曾睿,我不想到最后我们连兄弟都没得做。”

    曾睿忽然苦涩一笑:“不知道你在这里瞎担心什么,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人周慕早就明确的拒绝我了吗?”

    林存烨见着曾睿苦涩的表情,却大笑起来:“对啊,周慕这么看得上你。”

    曾睿听见林存烨这句话,气的差点想拿着这个酒瓶往林存烨脑袋上砸去:“不知道是谁,那么多年了,人周慕不是也没见着喜欢你啊。”

    “你~”林存烨也不想再和曾睿多加辩解,就径直自己开着车到了周慕楼下,可是看着周慕家里的灯光还光已经熄灭,也不想再去打扰周慕,怕影响她休息。

    曾睿开车里离开的时候,不禁想起很多个夜晚,自己也是在她家楼下等着,却从来没有勇气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