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哪里只是什么上司领导呀

作者:凉粥词|2018-08-25 20:53:33更新|3038字

    “还想吃点什么?刚才拿的那些晚上吃感觉热量太高了一点。”

    如此窘境之下,推车又有路景行把控着方向,唐萋萋干脆放弃了和他继续讨论,背着双手快速的走到生鲜区去,似乎是对放在冰块上的海鱼和三文鱼鱼片很感兴趣。

    尤其是摆在一边绿油油的芥末,回忆起那令人耳聪目明又痛哭流涕的口感,唐萋萋真是又爱又恨。她拿起一盒三文鱼,又拿起一小管芥末,眉头微蹙,显然是不愿意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再做一次直播。

    于是,下定了主意的唐萋萋快速的将盒子放回推车里,甚至手又魔鬼的伸向了柜台想要再拿几盒。

    “晚上三文鱼不新鲜,芥末伤胃,你要是喜欢吃,我明天带你去吃好的。”

    “???”

    手中的东西被迅速的抽走,唐萋萋郁闷的撅起嘴,想要和那人理论一番,她抬起头来,只听到“砰”的一声,两个人同时吃痛的发出声音。

    唐萋萋的脑袋,正好磕在了路景行的下巴上。

    “抢了你一盒三文鱼,就想出了这么个谋财害命的招来?”路景行的声音闷闷的,显然是被撞的不轻。

    下牙齿正好顶在舌头上,铁锈味道从舌尖散发出来。本来就食欲不振的某人,瞬间觉得自己着实应该向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讨要一点说法。

    但是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摸着自己的头顶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路景行不由得叹了口气。

    明明是他有厌食症需要刺激食欲,结果反到头来被唐萋萋吃的死死的算是怎么回事?

    “你的胃要静养,直播有很多种方式,不是每次走极端都一定会是最好的,有得必有失。”路景行把东西一样一样放回去,顺道还借着身高的优势摸了一把唐萋萋的额头。

    宽厚又干燥的大掌从额头掠过,光源被切断了几秒,扫下来的几根碎发和眼睫毛一起扎过眼睛,带来微痛的刺觉,仿佛在提醒着她此时一切的真实性。

    太过陌生又憧憬的男性荷尔蒙从后脑勺透过来,一时间唐萋萋几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

    心跳加速之间,唐萋萋甚至还能分辨出路景行换了个洗衣液的牌子。

    她扯住自己的衣角,快速的向后退了几个小步,正好旁边有一个餐车上正在推销芒果青柠味的酸奶,她随手拿起一小杯,低头品尝的同时也总算是避开了路景行的目光。

    路景行一手扶着推车,看到唐萋萋的动作和表情也不说破,也从导购的手中接过一小杯酸奶来端在手中把玩。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唐萋萋乌龟似的用刘海遮住的脸上,看着她喉咙口吞咽的动作,破天荒的对这种益生菌发酵的东西有了支离破碎的半点兴趣。

    “喜欢?”

    “嗯。”

    唐萋萋下嘴唇叼着纸杯,茫然的点点头。为了避开路景行越发接近的身体和手,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脚下“哐当”一声,后面的推车车轮正好撞上了唐萋萋的脚后跟,在她雪白的脚背皮肤轧出了一道灰印子。

    “嘶——”

    “小心。”

    “诶?这不是萋萋嘛。”

    三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来,路景行将抱着脚疼的差点跳起来的唐萋萋搂进怀里,抬头向另一辆推车的主人望去。

    导购餐车的位置正处于货架与收银台的中间,又加上晚上的客人本来就多,窄窄的通道各种推车挤在一起水泄不通。所以唐萋萋这一步退的伤了自己,还真怪不了别人。

    唐萋萋他们遇上的是之前的邻居方阿姨和方叔叔,两人是A大的一对教授夫妻。在她妈妈生病了一筹莫展,没有亲戚愿意帮助他们的时候,是这对邻居夫妻把唐萋萋和唐历接到家里,在寒冷的冬天给他们做了一桌子菜,甚至在没有告知唐萋萋姐弟两的前提下,把医院的一切都打点好了。

    后来唐萋萋大学休学工作,直播后拿到的第一笔提成,就是还上了方家的钱。唐历考上了C市最好的高中,虽然住校,平时周末也会经常到方阿姨家吃午饭。

    再后来唐萋萋搬了家,除了节假日会主动前去拜访,就很少见到了。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超市里用这样的方式重逢。

    “撞到脚了吗?我看看,肯定很疼吧,都红了。”

    方阿姨戴着一副新配的圆眼镜,上前拉着唐萋萋的手就要探身蹲下去,好不容易被唐萋萋拉着顿住了,轻叹了口气,满脸都是心疼。

    “没事的方阿姨,我皮厚,不疼!”

    虽然车子不重,但是架不住那又细又小的轮子整个从光滑的脚背上碾过去,又加上唐萋萋穿的是拖鞋,不疼是不可能的。

    可是方阿姨如此心疼又自责的表情,让唐萋萋咬着牙放下了腿,除了半个身子还靠在路景行的身上借力之外,眼眶里的眼泪被她硬生生给憋了进去,全咬碎在了肚子里。

    不想让被人担心。

    从前是,现在也是。

    唐萋萋脚背通红,方阿姨显然是不会相信她嘴里说的“没事”的,可是他们四个人往这里一站,两辆车子又堵在一起,狭窄的通道更加没有办法走人,后面等待的人有的已经开始不耐烦,看到他们似乎是起了矛盾,纷纷伸长了脖子想要来凑个热闹。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方叔叔打量的目光终于从路景行的脸上挪开,开口提议道。

    等到四个人把买的东西付好钱之后,路景行提着其中比较重的一个袋子,一只手虚扶在唐萋萋的后腰上,在超市的咖啡厅前与方叔叔和方阿姨汇合。

    “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看到唐历了,明年应该就要高考了吧,得好好补补呀,国庆的时候让萋萋带着来家里吃饭,本来就是长个子的年纪。”方阿姨和方叔叔靠在一起说着话,抬头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了走过来的两个人。

    方阿姨的眼睛一亮。

    刚才在超市的时候只注意到了唐萋萋一个人,没想到这后面还跟了个大的呀。

    看这身高,这长相,还有这衣服品味和气质,虽然在方阿姨的眼里算不得最好的,但是足够配得上他们家唐萋萋了。

    要知道,方阿姨的眼光可是高的很,评价也大多中肯,像这么一边倒的评价一个人,还是很少见的。

    “阿姨,叔叔,这是我的领导,顺路碰上的。”

    方阿姨眨眨眼睛,一副过来人理解的表情:“这么年轻的领导呀,萋萋长大了,会和我瞒事情了哟。”

    唐萋萋干咳了一声,连忙去挽方阿姨的手。

    这个时候,路景行开口了。

    “叔叔阿姨,我是路景行,萋萋现在是我杂志社的专栏写手,我勉强也算的上是半个领导吧。”

    唐萋萋咋舌。

    真会说话。

    半个领导,还有剩下半个事雇主。

    方阿姨瞧着路景行的样子,更加喜欢,不过看这两个人说话,虽然有暧昧,显然是还没有捅破窗户纸,不禁有些遗憾:“小伙子你就没点别的想法?”

    唐萋萋越听越窘,路景行却不负众望。

    “有想法,正在落实,不过萋萋害羞,还没有答应我。”

    轰——

    伴随着方阿姨慈善的目光,还有方叔叔理所当然的微笑。

    唐萋萋觉得自己的脸红炸了。

    不管怎么害羞,饿肚子的人还在边上,本职的工作肯定不能马虎啊。

    于是唐萋萋告别了方阿姨夫妇,提着大包小包往家里走去。

    东西不多,但是挺沉的,唐萋萋把布包换了一只手,随口向路景行问道:“你自己来的?那车停哪了?”

    路景行走在前面放慢了脚步,将唐萋萋手里的袋子也顺道提了过来,轻松的放在一只手上。大约是没有想到唐萋萋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他的表情中掺杂了几分无奈:“你的智商和力气无法同时在线是吗?”

    “???”

    唐萋萋有点不知所以然。

    不过并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让她对于遣词造句好好的多加研究,因为他们已经走到了唐萋萋的楼下。

    本来还落落大方心无旁骛的人,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生出了害羞的心思来。

    人家路景行本来就是为了吃饭来的。起初说是带着出去吃,路景行没有同意,说要买了菜回来自己做,她当时想着别的事情也就没往深处想。这会儿回过神来,才觉得这个主意有多暧昧又糟糕。可是都答应人家了,总不好再赶人家走,或者让他在外面干站着吧。

    唐萋萋足足犹豫了有半分钟。

    她盯着路景行宽阔的后背,还有因为提重物而愈发显得精装的肌肉,眼神飘无不定,最终终于落在了自己的脚尖。

    于是她加快了脚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家门钥匙。

    开门,让路,等电梯。

    一套操作如行云流水。

    直到把路景行迎进了门,看着自己粉红色的窗帘和淡蓝色的墙纸,才终于觉得自己今天果然是冲破了“唐萋萋向来胆小怕事”的诅咒,向着未来迈出了一大步啊!

    至于会不会发生些什么

    害怕?

    不,或多或少的还有些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