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这两个奸佞不太靠谱

作者:一只里奈|2020-05-20 12:10:18更新|2090字

    在百家争鸣的时期,周饶的画风完全与别国不一样。

    周饶的永德帝脾气好,人还厚道,爱好就是时不时的求个仙问个药,连敌国闹灾荒都没趁机捅刀子还美滋滋的送粮食帮人抗灾,

    像极了幼教童话里爱心泛滥的小兔几。

    如果非要找出一个原因,大概就是周饶太有钱了

    家里有钱了,外人不敢欺负了,朝中大臣也就没什么好暗斗的了。

    故而朝中大臣都相处的十分融洽,有什么事儿都明着来,但哪怕在美好的盛世中,也有这么一类人让人闻风丧胆:奸佞。

    周饶两个最大的奸佞恐怕就是天师张千秋与异姓王沈絮容。

    天师张千秋天天带着皇帝到处瞎胡闹,张千秋的目的很明求,便是人如其名要活千秋万世,而皇帝意向也在此,君臣两人一拍即合,不是今天去拜访仙岛就是明日去炼仙丹。

    相比较天师而言,沈千岁沈絮容则简单的多,人如其名,沈虚荣十分的爱慕虚荣,人美嘴甜又是祖安少年,日常争宠互怼皆是不在话下,毕竟她的目的一直就是当本朝最大的权臣。

    若是放在别的国家,恐怕这二人早就被言官戳的脊梁骨都碎了,奈何周饶国强兵富,其他的君主也都没闲心到处征战,朝中大臣不但未阻止两人,反而还各自站队站的整整齐齐的,一时间竟是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这第一足便是以张天师为首的‘有神论大队’,其中的大臣皆是些个文臣,日常烧香拜佛不在话下,智斗怼人煽风点火更是个中好手。

    而这第二足便是以沈千岁为首的‘无神论大队’,沈千岁本就是武官,所以朝内尽数武官都站在这一路纵队,一言不合便拔剑转身,打架斗殴无人能敌。

    第三足则是以著名祖安郡主赵婧晗为首的‘你们都是垃圾’大队,可以说此大队容纳了朝臣与后宫中所有的祖安选手,又是郡主亲自指挥监督,不管是第一大队还是第二大队都只能避其风头

    “一路上光听你张天师叨叨叨叨,叨叨个没完,听得本王耳朵生茧子你赔?”沈絮容嘴里叼着不知从哪儿捡到的小草,柳眉一挑,说不出的痞气。

    “耳朵灵的和狗一样,你把耳朵闭上不就好了。”张千秋也不恼,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

    “我不和你一路了,你太烦人了,谁以后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

    两个人就这么你一眼我一语的互怼的,不知不觉就到了上朝的时间,竟是谁也没落了下风。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刘公公声音还是那么洪亮,即便是在殿外也能清晰的传到每一个人耳朵里。

    “启禀圣上,臣有本奏。”其中带了七分怒气,众大臣不用想便知道是沈絮容,一众文臣不由得有些怨懑,心中不由得哀叹千岁事情就是多,都赶着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谁想在这大太阳下面站着。

    而武将这一边则是十分欣慰,要知道正值盛世,他们这些个武将手里便是有兵权也没什么大用,再加上长期练武,肤色不如文臣白皙,就连那花楼里的妹纸都笑话他们像石头,又黑又硬。

    而他们的沈千岁是武将里最白最美的一个,不,在他们心里是满朝文武里最白最美的一个,还勇于上奏,多令人感动。

    沈絮容也不顾周遭大臣的各色目光,昂首挺胸的走上前去。

    永德帝老远就见得沈絮容脸色不佳,不由得一怔,问道:“千岁有何事?”

    倒不是永德帝怕沈絮容,而是他对于沈絮容是由内到外的发憷,这沈千岁向来是个好欺负人的,今天不知道又想着法要折腾谁。

    “圣上,臣要弹劾天师张千秋无礼,他面辱大臣,太欺负人。”沈絮容朗声怒道。

    永德帝还未及答话,就听张千秋出列说道:“臣也有本上奏,臣要弹劾异姓王沈絮容,蛮不讲理抢人财物不好好吃饭。”张千秋声气高亢,毫不退让。

    眼看两人又是要互相攻伐廷辩,年轻的皇帝心里有些为难,昨日他看话本看晚了,这早朝也不能不上,本就等着回去补觉呢,这二人一旦开始就没有个节制,但是他是真的困。

    永德帝不得不给二人陪着笑脸,柔声说道:“絮容啊,你莫要太过于急躁,你看千秋多么关心你呵护你爱护你啊,对不对,连你吃没吃饭人家都知道。”转过来又对张千秋说道:“千秋啊,你也不要因为絮容不吃饭就侮辱人家啊对不对,你们两个和好握手言和还是好朋友好不好啊。”

    一番言论下来,众臣只觉得永德帝像极了像极了在花楼里劝姑娘们和谐共处不要打架的老鸨,但毕竟是皇帝,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笑。

    沈絮容听永德帝这么说,又起了不依不饶的架势,双手插着腰,便是一顿乱按罪名,骂够了坐在地下便是一副泼妇的架势,“反正他骂臣是狗,你可得给我做主,不然我今儿就坐这儿不起来了。”

    张千秋看陆姒哭闹,眼睛咪咪着带着笑意:“你爱起不起,又不是我给你洗衣服,无赖。”

    “张千秋,你说什么!”沈絮容不敢相信的看着张千秋,张千秋性情向来温和,但自从今天上朝后,这脾气像是吃了火药一般。

    他一定是要与我争权了,沈絮容这么想着。

    “我说你爱起不起,不起就在这儿坐着。无赖”张千秋还是眯眼笑着,只是语气毫无退让,反而更加强横。

    “赵沢!我说他面辱大臣,是没有冤枉他吧,他刚刚是不是说我无赖!”沈絮容气得站了起来,“你今日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我就饿死我自己!”

    “回启陛下,我这里有上等的辟谷丹,一会给沈千岁喂进去,饿几天也是无事的。”张千秋一句话顶了回去,搞得许多人为他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好啊,不出人命就行,你们两个都是朝廷的栋梁,周饶的希望,朕也不好评判啊。”永德帝接着张千秋的话急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给了张千秋一个欣赏的眼神,急忙道;“诸位爱卿快请回,退朝退朝。”

    说着,便急忙忙离去,头也不敢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