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砸场子,阴谋的开始

作者:尚尊澈|2016-05-28 12:47:59更新|1239字

    夜晚,凉风习习,月也躲在云后。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娱乐城,既是风花雪月的场合,也是一个混黑的一名下的地盘,他人称:刀爷

    “啪”一人把酒瓶子一把砸在吧台上,酒瓶瞬间四分五裂,玻璃碎散落在各个地方。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他 ,有人幸灾乐祸,有一脸同情,也有人鄙视。

    “谁!谁敢在猴哥的地盘上放肆!”

    “没看到吗?”陈御眨眨眼,一脸无辜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不能想象这样一个邻家男孩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刚刚才做过的事。

    “小子你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就你……哈哈别笑掉别人的大牙!”

    “所以哪?”陈御天真无邪的看向他

    “告诉你,识相的话自断双手双脚!不然……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说话的这人长得五大三粗,右脸上有一块疤,留着八字胡的中年大汉。

    “什么后果啊?我不喜欢吃糖果呀?”陈御很假、很恶俗的歪歪头,有让人鸡皮疙瘩起一地的声音说道。而且如果他的脸上没有露出那抹讥笑的可信度会高很多。

    “你!别以为会耍嘴皮子 ,最了不起!让你爷爷我教你做人!”那自称为猴哥的人被陈御气的七窍生烟,脸像调色板一样五花十色,不停地变幻着颜色。他被气的直接上手,打算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那猴哥一拳砸过去,空气中都能听到他拳头砸过时带的咻咻地风声。这一拳砸到人的身上,不死也得脱层皮。

    陈御就站在那儿不动,拳头已经到他鼻翼尖,陈御微微往旁边倾了一点,拳头就与他右脸擦过,胳膊顺着陈御的脖子滑过。

    猴哥再把手臂一压,同时右脚抬起,一个腿鞭横扫而过。

    陈御身子骨一弯一滑,一个转身,瞬间与猴哥位置调换。

    猴哥看着陈御,神色凝重。他这一招虽不是大遍天下无敌手,但也不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的躲过的,很明显那人是个练家子,这下可谓撞到铁板了,这人明显的是冲着砸场子来得。

    陈御一脸无辜的看着猴哥“咦,你不是要教小轩做人吗?那你为什么还不说教啊?还有哦~小轩的爷爷早就死了,小轩好可怜的!如果你想见他的话可以下去找他哦~可以随便替小轩带句话吗?”说这话的时候陈御都笑的坏坏的,看着可贱可贱了,都让人想一巴掌拍他脸上。

    “你!有种你等着!”

    看他这样应该是打算叫人了,这样才有趣嘛。陈御刚这么想完,一群人倾泻而出把陈御团团围住。站在陈御背后的一人一个右勾拳击向陈御。

    陈御左脚向前,以左脚为轴,右腿为鞭,一个横踢攻向那人。“啪!”那人呈一漂亮的抛物线坠地,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等大家反应过来,他左、右脚前后变化,微微跳跃着,陈御已经处于攻击状态下了。他左、右脚跳了三下以后俯身,右脚一个腿鞭挥出,一人倒地不起后,跟着左脚一个180度回旋踢,有一人镶入墙里拉都拉不出。陈御动作太快,别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他都已经把他打入墙里或地里再也起不来。

    猴哥看情况如此,赶忙叫他们一起上先下手为强。

    …………

    陈御打完架神清气爽的走出去,背景是一群七倒八歪和一脸震惊的人。

    勾搭了一个身材高挑火辣的太妹去开房了,陈御出了娱乐城,看着满天星辰。突然一个冷颤,不详的感觉缠绕在心头,陈御看着那遥不可及的星辰,嘴角上扬,眼睛微眯散发着危险的冷意和一闪而过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