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情不知何起 忆往成殇(一)

作者:兰烬落々殇流景|2016-06-17 05:04:16更新|2072字

    某条街道的转角处。

    繁华的城市中总会有那么几条阴暗潮湿的小道是灯光照射不到的,小巷空无一人,女子的声音显得格外突兀。

    “寻,你……你怎么可以这 样………呃……你不是说喜欢我的吗……为什么还、还要… 丢下我………呜……”

    许是跑来酒吧买醉的,醉得不醒人事,断断续续地哭喊着。

    “宝贝啊,他不要去没关系,哥哥要你,哥哥会好好疼你的啊。”后面几个男子看时机成熟,其中一个忍不住上前从后面抱住她。

    另外几个男人对视一眼,似乎在征求老大的意见。

    “你们上吧,别给玩死了就行,我对这娘们儿不感兴趣。”站在中间穿着一套褐色衣服的男子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地说 着。

    几个男人一听,立马磨搓着手掌走过去。

    殁烟璃下了车,倚靠着拐角处粗糙的墙壁,发愣。

    听着里面女子带着醉意痛苦哭,和男人的粗喘,还有衣物被撕裂的声音。

    那女子大概是被衣物的撕裂声惊吓到,酒也醒了一分,这才发现自己身前埋着一个陌生男人的头,而身子被按在墙壁上,顿时惊叫起来:

    “啊!你是谁,你给我滚开!贱男人,谁准你们碰我的,放开我!”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宝贝,看你伤心成这样,你直接跟着我就行了,我可你比你口中的什么寻中用多了,不信,你试试,试了你 就会爱上我。”

    “是呀,放轻松,哥哥们会好好疼你的。”

    醉酒的女子根本使不出力气,几个男人轻而易举地就将她压得死死的,对着她上下其手。

    而后,里面尽是女子怒骂的声音和抗拒时候发出的声响,还有男人卸裤子时候的声音,如果此刻没有人阻止,她在劫难逃!

    殁烟璃原本以为,自己看到此情此景,心里会看到报复的快意,哪怕只是一丝丝;然而,她并没有。

    听到那个女人叫她的名字,殁烟璃只觉得一阵恶心,还夹杂着淡淡的讽刺,因为那一声带着眷恋的“寻”,更是因为那话语的内容!

    殁离华一袭黑衣,只静静地站在殁烟璃的身后,一副忠诚的守护者姿态。

    他看到自己放在心上的人儿露出异样的情绪,他知道是因为巷子里那个买醉的女人。

    他不清楚烟儿与她之间有什么故事,却感觉得到在听到那个女人口中的“寻”之一字,烟儿就控制不住情绪了。他什么都不明白,因而只是心疼烟儿,懊恼自己的无力,但又不得不眼睁睁地在一旁看着,默不作声的心传来一阵阵绞痛。

    两人冷眼看着这出闹剧,反倒是心境各异,十分复杂。

    最终,殁烟璃还是动了,她从暗处缓缓走出。

    紧随其后的是殁离华,他虽然担心殁烟璃的情绪会失控,但此时除了让她发泄出内心的消沉以外别无他法。

    几名男子看到突然现身的两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迅速站起身,警惕地直盯着两人。他们还没有傻得误认为两人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世家公子小姐,毕竟这种地带早已被人舍弃,就连普通人都不会涉足,他们才敢为所欲为。

    “放了她。”殁烟璃烦躁地开口道。

    “小姐,你为什么一定要她呢?”话音刚落,几人面面相觑,为首的男人想再沟通一番。

    “要么留,要么死。”淡淡的语气,却让人无端地听出了肃杀之气。

    “凭什么?”几个男人被气势摄住,其中一个回过神后觉得很是没面子,自己竟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给吓住了。

    他厉声呵斥道:“你们要想活命,就别多管闲事!”

    “砰――砰――砰――砰――砰――”连续几声枪响,几名大汉应声而倒,血流一地,起先被凌辱的女子浴在血泊之中。

    许是受不了身上溅满血渍的粘稠,女子悠悠转醒。看到血迹斑斑,她的脸瞬间变得煞白。

    “啊――”一声尖叫响起,女子惊恐地望着殁烟璃和殁离华,“你们,你们怎么能杀人呢?”

    “苏可莞,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殁烟璃讽刺地出声。

    “寻?”刚刚因为光线的缘故,苏可莞并没有看清两人的长相;可如今听到那一直被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熟悉语调,令苏可莞喜出望外。

    “莞儿终于找到你了,寻……”苏可莞迅速起身,直奔向殁烟璃所在的方向,“寻,跟莞儿回去吧,我们……”

    “苏可莞,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心呢――”殁烟璃毫不留情地打断了苏可莞的话,语气中满满的都是讥讽意味。

    “难道你忘了当年是怎么对我的吗?”殁烟璃一边说着,一边远离苏可莞。

    一听到殁烟璃提起当年,苏可莞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浑身颤抖着,眼神灰败,似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寻,不是,不是这样的……”苏可莞急切地解释到,“莞儿没有,真的没有――是,是……”

    “呵,又想说是璟吗?”殁烟璃气极反笑,到现在她都不肯说出来吗?还想着要找别人为她替罪?想得真好呢。

    “寻……”苏可莞看到殁烟璃的表现,知道殁烟璃已经发觉她在说谎,那她就不能再自圆其说下去了,只好转移话题,“寻,我们一起回去吧。”

    苏可莞平复心情,片刻又露出微笑,欲上前拉着殁烟璃的手。

    “回去?你让我回哪儿去?”殁烟璃避开她的碰触,面无表情道。

    “寻,我们还是快回去吧,伯……大家都很担心你”苏可莞当然没那么容易就放弃了。

    “是吗?你确定是担心而不是无聊,找不到玩具解闷?”

    在那个地方待了几年,那段光阴是殁烟璃最不想回忆起来的,她在那时就像个供人玩乐的工具般,麻木不仁地接受他们每日给予的屈辱。现在她为什么还要回去?不好意思,她真的没有被虐症。

    “不是的,寻,”苏可莞连声否定,“寻,你知道吗?我们一直在找你,找了好久好久……”

    找了好久?殁烟璃笑得讽刺,他们会来找她?她不过是可有可无的,怎么可能会被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