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作者:傻二缺|2016-08-17 01:01:36更新|2033字

    “在想什么呢?”目送警车呼啸而去,回过头的木元发现华月正在发呆,问道。

    “我在想,如果真如白雨所说的那样,那那些资料和视频是谁给她的。”华月依旧保持发呆的姿势,回答也只是下意识而已。

    “你想那么多干嘛,这和我们没半毛钱的关系啊!”木元一副吊儿郎当地靠在墙上,道。

    “谁知道呢。”华月笑了笑,然后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木元,木元顿时就进入全身戒备的状态,通常华月露出这种目光,都不会有什么好事。

    “小木木,你看你刚才吃的那么爽,而我却没有吃到多少,我相信你如此的美丽善良,肯定不忍心我饿着吧!”华月眨巴着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刚出生不久的小狗,不匀世事,十分的可爱。

    虽然在心中大喊“卖萌可耻!”但身体却没骨气地点了点头,木元觉得自己也是够了。

    “那么我的夜宵就拜托你了,这是清单,麻烦你去超市按照什么将食材买回来,至于钱吗,你先出着吧,我没带钱出来。对了,先给我二十搭出租车回去。”华月自顾自地将话说完后,就从木元的钱包拿出二十,闪了,留下了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木元。

    二十分钟后,新鲜超市前,木元一脸怨念地提着两大袋子的食材。

    “请问是木元木小姐吗?”就在木元浑身上下散发着怨念时,一辆黑色的林肯停在她身边,一道温和的女声自车内传出来。

    “看来是了呢,请上车吧!”就在木元准备回答时,女子的声音再一次传出来,与此同时,一支冰凉的东西抵上了自己的腰部。

    “呵,看来我没有反抗的余地啊?”木元冷笑了一声,然后用一种痞子的语气道:“啧啧,不知道我干了什么,让九科的人来找我畅谈人生?”

    九科,晨熙最神秘的一个组织,它不缔属于如何国家部门,九科的人只听令九科的科长。能进到九科的都是绝世天才,所以知道其存在的人少之又少。九科的职责只是保护晨熙的安全,不参与任何政治纠纷。

    “木小姐,请上车先吧!不然被误伤到就不好了!”女子的声音还是那么温和。

    “呵,我还有选择的权利吗?”冷笑了一下,木元进到车子里。“木小姐,我开门见山地说明自己的来意吧!我想请你帮我监视华月,将她每天的行踪报告给我,当然,不会涉及什么重要隐私的,这里是一张十万元的支票,是给你的酬劳。”

    坐上车子后,木元看到自己旁边坐着一个很好看的女子,她年约二十七,一头短发显得干净利落,嘴角勾着笑,给人一种温暖的气息。

    “为什么,直接让九科的人去监视不就行了?”木元大咧咧地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十足十的痞子样。

    很显然,对于木元的行为,女子并不生气,她依旧笑着,但说的话却让木元好一阵无语:“我派的人在她身边待不过三天,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可以说,你是唯一一个在她身边待过一星期的!”

    “……”木元沉默了好一阵,“我拒绝。”

    “为什么?”女子的声音依旧温和,似乎对她的回答并不意外。

    “我对自己的小命还是挺着紧的!”木元丢下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就离开了。

    “木元,你到底是能救赎她的doctor 还是将她拉下地狱的恶魔,我期待着,不要让我失望哦!”看着木元渐行渐远的背影,女子笑了笑,喃喃自语道。

    离开了的木元自然听不到女子的话,此刻背着两大袋食材的她正浑身散发着怨气,好不容易打到出租车,木元感觉自己已经累觉不爱了。

    回到别墅,看到正躺在沙发上逗维克多,嘴里还含着一颗棒棒糖,好不悠闲的华月,木元的怨气简直是化成实质能冲天了。

    “我说,华月你行啊,九科的人你都能惹到!”木元的语气有些佩服,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九科那些人基本都是疯子,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今天她拒绝了,他们一定还会找别人来的。

    “噢?看来她已经找过你了,怎么,她有出钱让你监视我吗?”华月逗猫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问道。

    “我没收。”将手上的袋子放到地上,木元淡淡的答道。

    因为弯着腰,所以木元错过了华月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满意。

    “哦,可惜了,你应该收下,这样我们就可以平分了。”华月继续逗弄着维克多。

    “……”木元给了一个白眼华月,然后问道,“你和那女人是什么关系?感觉她在九科的职位挺高的。”

    “她啊,嗯,怎么说呢,我和从小一起长大,我们的父母可以说是同一个人。”华月无视了木元的白眼,语气淡然地答道。

    “可以说?”

    “嗯,我和她都是被收养的。”

    “哦,也就是说,她是你姐姐咯,她叫什么名字?”

    “华殒,殒命的殒。”

    “……”木元沉默了一会,然后猛地咳嗽起来,“咳咳咳,what!我没听错吧!华殒,我记得九科的科长就叫华殒!不会的,一定是恰好同名同姓罢了。”木元自我安慰道,然而现实是残忍滴!

    “她好像就是那什么九科的科长。”华月看了看先是一脸不可置信,然后又拼命摇头的木元,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木元沉默了许久,然后发出一声哀嚎,“丫的,我刚才居然拒绝了九科的科长,我好不好被九科那群疯子报复啊!”

    “华殒我可以保证她不会这么做,至于她的手下么,我就不确定了。”华月淡定的插了一嘴,细看的话还会发现她的嘴角微微翘起,显然她是在幸灾乐祸。

    “嗷!”木元再一次发出哀嚎,大半夜的,这声哀嚎显得特别诡异。

    “希望你能有全尸,阿们!”

    “我靠,华月你还有人性不!”木元愤怒的看着华月。

    “没有!”华月淡定的答道。

    木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