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阴差阳错

作者:末世公主叶逍然|2019-07-29 22:56:09更新|5800字

    一夜过去。

    早早便起来忙活开的杜少本不想吵醒我,奈何我已经习惯了轻度睡眠,往往是一触即发,再想睡也睡不着了,也就是前后脚,我径直去往维修间,稍稍露头,朝里观望。

    (赫萝,你醒啦,睡得怎样?)

    【嗯,还行,相比床垫,我更喜欢沙发一点~】

    【你现在在做什么,今天可以挪窝吗?】

    (应该没问题,但为保险起见,我要根据师傅的经验再最后调试一下,可能需要一至两个小时左右。)

    【好,你忙吧,我去跟倪慧讨两份早饭,顺带告诉她志坚的下落,我昨晚明明应该先去见她的~】

    (诶,那不就是说,我对你比倪慧还要重要咯?)

    【你少给我油嘴滑舌,一个是与外界重新联系的契机,而另一个是对拆迁改造积怒已久的怨妇,对我而言当然是前者更重要!】

    (说到倪慧,你得好好劝劝她,毕竟是没办法的事,为老旧街道招商引资,同时牺牲掉一部分底层人民的生活水平,是常有的事。)

    【哼,在方圆近千近万众的住宅区边,深深埋下数颗“重磅炸弹”,暂不提爆不爆,光是影响土层.地下水就值得说道说道,果然相较于钱,平民什么的,都无所谓~】

    杜少随即沉默不语,可能是在思索若继续聊下去可能会引发的麻烦,不禁要问,麻烦在哪?

    毫不客气的说,基于种种前因,更多哭笑不得的事还在后面呢~

    “拆迁改造”?

    不不不,那只是基本操作。

    ————

    “啪叽~”

    好奇心害死狼,既然已有定义,我选择避开那道异人的“遮羞门”。

    就在这时,倪慧突然向游戏厅这丢来一件噙满血液的收尸袋,掷地有声,分量不小,甚至砸出了血点。

    自进门起,闻到那格外新鲜的血腥味,我就已经放弃动用一切外部手段以探明现场的打算,彦长已然凶多吉少,然而这并不是我所期望的结果,因为倪慧——

    (为了好生招待我们这位好领导,我可是足足熬了一个通宵来办他!)

    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就连反语里也充满着愤怒。

    然而她的脸上,却挂着异样的兴奋,与其同样明显的黑眼圈形成最大的反差。

    我不需要表现得像个人道主义者。

    也不能太过冷酷无情助长暴虐歪风。

    【姐,看在咱们异父异母我还主动叫你一声姐的份上,你实话实说,对我,你还隐瞒了什么。】

    【比如委屈?】

    事已至此,不如再三确认。

    莫非深仇大恨,何必剖尸剔骨。

    (赫萝,真不好意思呐,把你袋子弄脏了,我们一起去个地方好不好呀?)

    可恶,怎么好话说不听的?

    非要扯开话题。

    【你现在需要休息,在我得到合理的解释之前,你别想走出这栋楼~】

    话音刚落,震慑立场三米展开!

    跟我玩病娇,算了吧~

    扩散便会削弱,聚集便会增强。

    10米之外就能驱散“暴徒”的强度,区区一个倪慧我还真有些不放在眼里。

    (赫萝)

    同样是扇一巴掌使对方平静下来。

    姐妹之间亲自动手,可能收效微薄。

    所以,我干脆直截了当的告诉她,再装疯卖傻,我会直接动手~

    (我要去的地方就是我的说法!)

    少女毅然决然,非去不可。

    【包括带着这袋垃圾?】

    (对!)

    偏偏在有闲余的时候碰上这种事,我都怀疑是不是杜丰予特意找的借口,想来并不是,因为其一点也不像知情的样子。

    于是,操起对讲机,直接koll他。

    【杜,我现在要跟倪慧出门一趟,你自己注意安全。】

    (大清早的,什么事那么急?)

    【别担心,一件私事,所以时间不太好估计。】

    (我是通讯专业生,步骤都对的情况下自检时间也短,可不要放我鸽子哦~)

    【那就要看倪慧的意思了,完毕。】

    说罢,故意瞥向倪慧一眼,摆明了告诉她到时少说废话。

    【走吧,愣着干嘛?】

    【还有,你剜出来的东西,别指望我替你提。】

    (自己的事情自己干!)

    (我又没要求别人帮忙~)

    哎唷,到底是你逼我还是我逼你?

    分清角色好不好!

    可能是被盖过了势头,当倪慧再一次提起时,已然需要动用双臂及腰腹的力量,说明生者的血肉对于异人来说是犹如短期兴奋剂般的存在,得好好记上一笔。

    ————

    唉,每次都是这样。

    我话虽少,可该说的我都会说。

    我是人,也有喜怒哀乐。

    参与事件本身,是希望能届由我做出更好的选择,而不是单方面成为你们宣泄情绪的垃圾桶~

    凡事,都是互相的。

    今有烂官,后有清官。

    死活抓着前者不放,就能说这世上已经没有好官了吗?

    今有渣男,明有舔狗。

    不如放慢脚步,通过时间,发现一个真正对你好的人。

    然而,却有太多姑娘不懂得自尊自爱,被人玩完了,伤透了,便开始到处叫嚷着世上再也没有好男人,最后沦为田园女权的又一位代言人,认为连一杯水都想侵犯她~

    我就是我,坚持自主,说什么也不能被那些有的没的带走了节奏。

    掐着点去,掐着点回。

    一趟下来,除了让我深感无奈与郁闷,别无他物。

    所幸,倪慧还能动手下厨,在我特意交代用旧肉的情况下。

    说好的便当,我得给杜少送去。

    【喝了这碗汤,听我说几句~】

    【以后,少借机炫耀你的专科生学历,并不是每个谆谆学子都能理所应当的结业,看在倪慧的份上,积点口德~】

    (嗯我明白。)

    (其实,贪玩散漫不要紧,可千万别落把柄在学校的纪委那,小事给人点头哈腰赔礼道歉也就过去了,人大爷真想逼死你的时候,塞大红包都没用~)

    关于彦长,我只字未提。

    所以杜少单纯做出判断也算不上什么直男脑筋,但他确实说对了一部分。

    【假如是有人动用官权来挟私报复呢?】

    粉饰太平的活就留给那些宣传机器吧,关于人性,我倒想说道说道。

    (官?)

    (我们这的官平常都不露面的,非要提一个,也就彦——)

    说到这,杜连忙放下嘴边的汤,冲我瞪大了双眼,仿佛是在验证这两句话之间确有联系般~

    目光对视中,答案已经明了。

    (难怪难怪)

    身为聚集地里一景一幕的亲历者,此刻便是他组合碎片,进行推理的最好时机。

    (当初,彦长和安贡各自拉帮结派的时候,我们大多还只是针对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争论,唯有倪慧,她始终对彦长表现出很强的敌意。)

    (我猜,既然法律已是一纸空文,索性让那老头付出血的代价也不为过,想必是怕自己应付不了那群壮汉,或者跟啊暖提过,可啊暖缺少果断,不肯帮她之类的。)

    (总之,倪慧很早就脱离了聚集地,虽然中间被啊暖劝回来几天,可后边她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也就是燕珠出事,自治难以维持的时候,志坚也跟她走了。)

    徐徐说完,杜少又捧起了碗。

    但他心里明显还藏着其他的事,磨蹭半天,这才呡下一口。

    嘛,是时候告诉他了。

    ————

    (倪慧呢?)

    (她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货梯前,见我单独回来,杜少明显有些不解。

    【需要有人留下联络啊暖,要不她回来了却发现我们不知去向会怎么想?】

    一边解释,一边使用钥匙,打开电路盒,对准按钮应势按下,货梯也就随之开启。

    (不是说钥匙没了吗?)

    不知从哪掏出来的关键道具看得杜少是一愣一愣的。

    【人家不相信你,自然有得是理由拒绝你,就别纠结那么多了。】

    【还有,这是我借来的冻肉,也是今后几天的存粮。】

    说完,抬起左手,亮出那块正散发着悠悠寒气的“冰块”。

    【怕你后腰受不住,我特意交代倪慧多裹了几层布。】

    先将肉随地一放,再从背包中取出我的防水胶袋 ,然后带着两样一并走向杜丰予。

    【喏,放你包里,这样就不凉了吧?】

    叮!

    厢门于此时打开。

    我顺势上前按住键钮,几秒钟后,仍不见小车推动。

    侧目,发现杜少正垫着脚尖,露着脑袋,望着一楼的丧尸群而面露难色,似乎还在用他的个人经验告诉我这并不是最佳选择。

    【你给我下来!】

    一把抓住他的后领,立即就给拽回了身旁,跟拧小奶狗似的。

    【走!】

    一个字就是一句命令,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于心中默数五秒,再次见面,即是冲锋!

    致残,破身,斩首,一气呵成~

    其余丧尸,无非练手。

    壮,意味着它强,但不代表就没人可以治它!

    莫非急切需要,自然是一动不动的好收拾,无视身后已然看懵的杜少,开始旁若无人的回收我的脊髓液。

    最后,反手背刀,清洁自身。

    回眸,继续发号施令~

    ————

    【别怕,有我在,架好你的手推车,看准路面 ,保持速度!】

    轻声指引,警惕周围。

    【大路常被追尾汽车所阻塞,我们大部分时间得改走小道继续前进,若有丧尸无法保持安全距离,我会视情况解决掉它!】

    皇权震慑,不免遗漏。

    【只要这附近有任何生者活动的迹象,我都不会使用这招,方便自己,却害了别人,然而——】

    病毒要是肯跟你讲道理,那还叫病毒吗?

    【嘖,我昨天从这些人家屋顶过去的时候压根没留意底下这些丧尸的站位,数量如此密集,想找到幸存者恐怕真就只是一个美好的设想。】

    有啥说啥,我也像志坚那样,时不时跟杜单方面聊上一段,以削减他来自其他方面的不安,也令这趟行程走起来也不至于那么压抑。

    【我想过,是独占一室好,还是在慧乔家落脚,后者需要人工将设备搬上五楼,而前者可能还有趁手的工具。】

    【另外,我并不觉得一个已经与社会脱节的瘫痪人士急需护工的陪伴,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本就要比一般人强,让志坚时不时去给她打扫卫生也能达到少许慰藉,事成与否充其量也就几天时间,所以我们会直接去新的安全屋 ,后面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嗯,最好像国贸商城那样,生活起居较为齐全一点,毕竟咱们得亲手做饭了。)

    足足走过三分之二的距离杜少才开口回了我第一段话。

    我以为他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了,没想到他鸡贼的时候可一点也不含糊,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小九九~

    默默无言中,我们又走了一小段。

    (哎,赫萝你这是要去哪?)

    【我不是说了吗,新的安全屋啊!?】

    我不解的回头查看,杜少也在东张西望,车轱辘已经几次撵过不平处,造出足以间断我控制力的怪响,令我不得不稍微用力推了他一把。

    【注意脚下!】

    我冲杜皱眉又瞪眼,一路上都好好的,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

    【有话快说!】

    见他依旧分心别处的样子,我也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给我看看场合啊喂!

    被我絮叨几句后,杜丰予反而变得莫名自信起来。

    (赫萝,要不我来领路吧?)

    【额你确定?】

    ————

    话是这么说,可关系却没变。

    仍然他推着车,而我负重步行。

    我们继续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在追踪视角里,杜少甚至要比志坚这位先驱还要坚定不移的去往目的地。

    拐过墙角,助力上坡。

    北边是民宅区,东边是小商品批发市场,西边是安置小区,以小型信号塔为标识,及其附属小楼,作为安全屋说实话有些大了,附近四周都是曾经的人员密集处,说是处在丧尸的包围之中也不为过。

    但,在对周遭威胁程度做出具体判断前,针对杜丰予的表现,我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赶紧先蓄点词,别等会需要说公道话的时候反倒哑了火。

    (这边这边!)

    作为唯二向他靠近的对象,志坚大老远便向我们连声轻唤,不住挥动着臂膀。

    我提议先找个阴影地乘凉,然而志坚已经按耐不住兴奋,冲我邀起功来。

    (赫萝,赫萝,这地方可是我发现的!)

    嗯,嗯,我随口说着应付的表扬,心想杜少准备何时开始他的表演~

    说时迟那时快,小车突然就动了起来,驶向近在咫尺的货梯。

    (我看过了,没电~)

    在胸前叉起胳膊,志坚可谓一点也不把坏消息当回事,搞得等会搬货的时候他就能袖手旁观似的。

    (赫萝,能麻烦你进到这间屋子吗?)

    bang~

    不问理由,临门一脚,应声而破。

    人生第一次被请求破坏公物,感觉还不错~

    解锁,掀盖,推闸,送电。

    一系列指令,足以说明杜丰予对这的熟悉程度。

    (这是单管货梯的分线,与二楼无关,等会你可以把它关掉。)

    留下这句话,杜少便独自乘梯去往二楼。

    (我说,他初来乍到,怎么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

    看看,人家都知道你会这么问。

    那刻意回避的举措不要太明显,志坚可能真就是比较年级单纯吧。

    【杜丰予是通讯专科毕业,我想,你很有可能正好摸到了他平日上班的地方~】

    (那他干嘛不直接选在这个地方,还让我们白跑一趟?)

    【嘘,你小声点~】

    【拿书,是为了调试机器好直接投入使用,去教堂,一方面是替他探明一位忘年交的生死,另一方面,法石教堂所处地段信号接收理论上最佳,因某些原因,这才退而求其次,你晓得嘛?】

    (随便吧,你能完事就行。)

    志坚横头一扭,往后退了几步。

    要我说,既然你满不在乎,又何必争论那些细节?

    只会让人感觉你在恰柠檬~

    事不宜迟,这门是挂不回去了,且不交火主要电路的话,便叫上志坚一块,直接顺着台阶去往二楼。

    等到了跟前,三人又被一扇室内大门挡住了去路。

    这回可踹不得,要不连最基本的屏障都没了,失去安全屋之根本,那还住个锤子。

    (赫萝,小册子还我~)

    【喏,右边附袋,自己拿。】

    我有种预感,杜丰予接下来的举动绝对会让志坚狠狠带波节奏。

    只见他从容不迫的翻开其中一面,一把钥匙正夹在其中,随即准备开锁进门。

    再看身旁,志坚已有瞠目结舌之态。

    是啊,杜丰予这几手操作,不仅秀,还巧得很。

    我倒是无所谓,只要计划仍在推进,专门找个时间问问缘由也耽搁不了多久,靠瞎猜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

    (那就先走了~)

    【嗯,有空常来,记得给慧乔讲一讲经过,她心里其实还是挺希望获救的。】

    毕竟是仓库型办公场所,设施都比较齐全,志坚看帮不上什么忙便打算先行离开,我理当去送行。

    话说,他怎么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实在想待着明儿带上生活用品搬过来呗,可想到我给他安排的任务,到时动不动就两头跑是真不方便,也没法为他的安全着想。

    (赫萝,这句话可能有点冒犯,但我还是想最后问你一句~)

    志坚突然变得一本正经是?

    虽然他进屋以后就没笑过。

    【说吧,我保证不生气。】

    起码他还懂得提前告知,像那种直言不讳尽得罪人的家伙我本来就没什么好感。

    (赫萝,你是一个自尊自爱的姑娘对吧?)

    这什么鬼问题,竟让我愣了两秒。

    【不,然,呢?】

    是,我不生气,但我的不解和不满全部浓缩在了那三个字里边,换句话说,他在质疑我的私生活?

    (那就好,那就好~)

    目睹其渐渐远去,这也是我所能听到的唯一回复。

    【什么毛病!】

    终究还是骂出了口。

    特意把他拽到楼下,是不想让杜少听见容易伤害交情的话,没想到呀没想到,他是冲着我来的!

    (92.3,失讯。)

    (90.4,失讯。)

    ()

    设备正在运行,戴上耳机,铺好白纸,随即写下记录。

    通过杜少时不时轻声念叨出的信息,我对此倒是没有多大感受,毕竟都是些半娱乐半交通广播性质的电台,不急。

    通过使用上等滑油,令室内少有臭机油味,甚至还能闻到一股带有欺骗性的香气,对我这种空调忠实者来说,哎唷,破费啦~

    知道该认真的时候认真,这样的男生就是招人稀罕,虽然因为死读书而显得有些直,但还是在人可以接受的范畴嘛。

    清洗水壶,开始烧水。

    高温烫过,送至手边。

    (谢谢~)

    【不用~】

    杜少仍专注于耳机对面的声音,轻声表示谢意, 对来源看也没看一眼。

    短短时间,半页纸上各大电台均已告吹,情况似乎不容乐观,这其中也包括我曾成功收听过的频道,明明准备妥当,却一无所获,令他兴致略显低沉。

    见状,我默默退了回来。

    轻手轻脚的将一人大小的两张帆布椅变换成床,然后抱上我的包,躺入其中一张。

    时间还早,但天气燥热,不如提前休息,待避开直射时段,赶紧出门探索一番。

    哈,呼~

    起码能容纳十多个人走动的仓库,若真要静起来,连自己的呼吸声都盖不住,哪怕只是稍微调整睡姿,身下也是各种嘎吱作响。

    只望这点小杂音可千万别影响到我的大技师~

    想到这里,怀抱着背包的力度,又默默多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