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久违的家

作者:末世公主叶逍然|2019-09-19 23:23:30更新|4161字

    冷静,冷静。

    你能做到的,赫萝!

    既然已经过了一夜,就该换新的态度去面对新的问题。

    今天上午,我哪也不去,就往家走!

    回到最初的起点,茫然路过栅栏边,各种不该出现的痕迹显现~

    冷锋,啊暖,罗真,澄涵,一个不落。

    我并不是对久违的家产生了距离感,而是如我设想那般,冷锋与罗真的痕迹一路延伸进了物业电控室,被断电的岗亭更进一步证明这个说法。

    我是不懂如何操作,但根据痕迹残留的新旧将其一一恢复,可谓十分顺利的迎来了电大人的归来。

    这下,我可以大大方方的进门了。

    输入密钥,解锁指纹,居家钥匙,推门而入。

    做好心理准备之后,看着纵贯满屋东西南北却不留明显脚印的分散轨迹,我推测他们各有分工,自以为是的把整栋楼翻了个底朝天。

    我说过,上午哪也不去,就在家待着!

    打野打得好好的,家被偷了,什么道理~

    随手放下背包,并从沙发靠背末端摄起了首要物证——一根黑长发。

    虽然我暂时无法通过残留人体物质最低的头发上直接获得信息,但大痕迹表明啊暖实实在在躺进了沙发,起因甚至可以追溯到初次见面时,她曾不止一句吐槽过自家沙发粗制低廉, 而我当时只顾笑笑,说着中庸的话,她会留下这个把柄也就不足为奇。

    早间烈日,促使气温开始逐渐回升。

    这会位于低层,只要一打开落地门,各种令人不愉快的气息便会扑面而来。

    还不是我咎由自取,现实哪能跟游戏一样!

    尸体自行消失一说???

    是我把自己给圈在了一个“腐烂国度”~

    开启空调之后,我顺势来到厨房。

    或许还对正常食物抱有留念,还是说想看看腐败流汤的食材?

    罗真她像在自家那样,打开了冰箱,然而我早已将易于腐败变质的食材进行烹饪乃至丢弃,这下倒没熏着她,去了她家的我反而因此蒙受阴影。

    取出冷饮,关上箱门,我准备边喝边找~

    我与澄涵交情不深,只能试着代入男生视角,去判断其走向的意义。

    忘了提一句,他们是翻墙进来的。

    因为我太过自信自家的隐形电网,没想到那么重要的电控室随随便便就被冷锋破了进去,那还有什么地方他去不了?

    戴辉的办公室里恐怕全都是他的脚印,这种人千万留不得,哪怕他之前是个令人敬重的职业。

    是的,我除了在电控室门上挂把私锁以求近几日安稳以外,其余什么也做不了。

    或许是意图将责任降至最低,就算被发现了,我也不至于拿对付冷锋的杀招去对付他。

    迹象表明,小伙子左右简单看看,没动任何东西,便径直去往楼梯口等待楼下姐妹俩。

    但冷锋就不一样了,天晓得他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没准已经把我当成潜伏已久的特务了~

    刻意侵入她人住宅,搜集各种能够彰显其所谓正义性的证据,我也是受害者,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冷锋,你是当兵当傻了?

    还是兵王小说看多了?

    低情商,偏执症,在军队里你也只能当个大头兵!

    如今不用你的本领帮助自己乃至他人获得更好的待遇,倒一股脑冲我耀武扬威起来?

    我这还骂着呢,又要开始想事情没有绝对,我能找到证据,他自然也可以。

    我绝不会忘记病毒爆发当天,听闻需自裁以谋求灵魂出窍时,一时找不到更好办法的我,竟主动递给妈妈一把刀。

    当时真要一刀下去我可能直接就凉了,所以掐个昏死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就是了。

    而那把厨刀,则被妈妈情绪波动时给一把甩到了墙上,捅得严丝合缝,后边我花了不少功夫才给拔了下来,但齐整无比的刀口却十分突兀的留在了上边。

    正因如此,家中又上演了罗真这个傻姑娘拎着厨刀跑上跑下,就为给冷锋试试对不对~

    这项举措显然是值得的,因为少有人能够轻易将刀锋一次性扎进墙体那么深,虽然不是我做的,可只会徒增我的怀疑,比如刻意隐藏实力,幕后另有其人之类。

    这时,冷锋果断一波臆想推断,当场镇住所有人,只见他们聚在原地,想必正在进行言论汇总,好得出初步结论。

    接着,他们又分开了,因为二层首当其冲的便是我与养父及养母共三个房间。

    我想,除了亲信戴辉,恐怕没人知道养父母这十年来分房睡。

    相敬如宾被她俩体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在外人眼里,恐怕会被认为是夫妻生活长期分立,对我的定义也会变成一个在父母离婚边缘各种徘徊的可怜姑娘~

    我都认为家中不会被人入侵,哪还有给闺房上锁的心思,轻轻一拧就开,啊暖和罗真虽有所迟疑,但还是走了进去,而另外两人则各分工一个房间。

    养父母做事,向来谨小慎微,不但不会落下什么把柄,又经过我二次收整,你们别想找着什么。

    反倒是我自己的房间,这种能够轻易借由事物反映她人性格的地方,简直是要把我的老底给透光了。

    不行,我要看看你们究竟做了些什么!

    ————

    前边没有~

    后边也没有呢。

    喔,我在检查门把手,这会要是有客人来的话请勿怪罪招待不周哟~

    行动轨迹所体现出的病毒成分已经达到近期含量,说明啊暖等人应该是准备返回聚集地之前来的我家。

    没法开门,乃至没这念头,不留下触碰痕迹,对啊暖来说,也很正常。

    如此一来,想必罗真已经替她姐姐干了不少活才是,明明手套之下还那么灵活,啊暖会直接选择澄涵肯定不单单看中他比较正常而已,我不相信罗真一点都瞧不出来,难道她也爱看破不说破?

    既然这趟行程在他们的计划末尾,那么计划开始直到计划末尾之间的一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

    想起刚刚站在别墅区大门口观望时,几条轨迹时而分散时而聚集,有的拐进周边小路暂时看不见,有的竟朝着江滨大道一往无前,其中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恐怕就是冷锋和罗真组队了。

    一阵头脑风暴,差点忘了眼前正在办的事~

    讲道理,我的房间不比同龄人大多少,她们真要好奇起来,恐怕摸得到处都是,然而并没有。

    “书桌”

    因为暴乱前一天晚上是星期五,各类科目的各种作业被我通通堆在上边,其中不乏成绩平平的小测单子,罗真恰恰抽出了那张,对此我只能判断她试图验证我就读如月学院的说辞,没准还会提出——长得那么好看,为什么成绩不咋地~

    不咋地?!

    别说我现在拥有来自父亲母亲的双倍加持,可我还是搞不懂解析这篇文言文有何意义!

    虽然啊暖可能是出自好心,光倚呀靠的,倒也没碰过一件个人用品,毕竟她那一爪子捞起,东西不坏也得留几道痕,然而这并不影响我判断以下举动是出自谁的主观,亦或是谁的小心思~

    “衣柜”

    不用想,与啊暖之间的身材差距令我第一秒就将她pass,而且都已经穿上新衣服了,想必已经有过斟酌再三,会下意识开人衣柜的大概是与我有过胸围“过节”的罗真。

    咱们还在长个,你这一趟出去回来,不也能够兜住我的尺码了嘛~

    可惜,手套虽然阻隔了锋芒,却也阻挡了你的念想,如今并不适合穿得繁琐华丽,还会影响你在外行动,容我细心挑选挑选,到时送你一套~

    ———

    橱柜,床头柜,书桌柜,甚至用尺子代替手套去撩起我的枕头看底下有没有藏什么,各种举动无不表示这伙人就是奔着某样东西来的。

    那么,含蓄的翻箱倒柜之后,他们又带走了啥?

    经过回忆及重新检查,我的房间里没有遗失一件主要物品。

    其余像什么商家赠送的纪念款橡皮擦,买饮料集齐的纪念徽章,要是喜欢,她们拿走便是,再说我也顾不上那些。

    谁也不知道我平日里有多压抑,尽可能维持一副正儿八经的状态,任何令养父母容易意识到我早已醒悟的举动更是做都不做,懂得隐藏自己本意本身就是最直截了当的醒悟体现,还想从我房间里翻出什么“反抗日记”?

    想都别想!

    但话又说回来,虽然她们没碰我电脑,可像水杯样式,正版及同人创作小说,游戏海报,动漫挂画,包括猫耳耳机,衣柜里的同款cos服,无不体现我是个资深动漫宅,我那副对待任何事物都冷冰冰的形象恐怕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这可如何是好~

    我是个心理活动大于实际行动的人,只要啊暖主动提出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不光是入侵住宅的事,包括对其异变的看法,总能找到解决的途径。

    可一味躲着我,吊着我,不明事理的冲我指手画脚,再如小贼入室,用光我所有耐性,到时又来怪我不听解释。

    这种人,该死!

    如果没有演变到今天这出,我会在临走前一天当面邀请包括杜少在内的几位泛泛之交前来做客。

    失去最后的信任,我估计养母的房间也不能幸免,但也不会有明显被翻动过的迹象就是了。

    毕竟他们想不到我还隐藏了多少本事,真要全亮出来,我自以为是的一个停电,直接洗刷他们所有嫌疑,估计还要背地里偷着笑我。

    淡淡香气并未被贸然闯入的小贼所污染,尽管我知道那只是护肤品的香气。

    养母,其名叶彤。

    生日不详,因为我往往要到当天晚上才能通过一盆长寿面去推断。

    岁数不详,可看在她已经开始动用护肤品的状态来看,得有三四十了吧。

    爱好不详,口味不详。

    房间里到处都有被冷锋翻动过的迹象,但没有任何男性用品的房间很快便打消冷锋继续下去的念头,即刻前往养父书房。

    你真把自己当成了绝不走空的毛贼呀,昂?

    养父,其名叶正天。

    生日是在植树节那天,我在小学四年级时得知。

    植树节嘛,学校总叫我去充当宣传看板娘。

    忙活一天,回家还要装出十分欣然的样子给他庆祝生日,以至于记得格外清楚。

    爱好不详。

    对,不详~

    因为相敬如宾的日子里,有什么喜欢的只要在允许额度之内,没过几天就会变成家中摆设,有时两人还会互相交流意见,但更多时候还是互不干扰为主。

    爱吃饺子~

    是我对这个男人最深的印象。

    家政课上,包饺子往往是兼职老师常有的套路。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是前世的小恋人。

    不知道这句话放在我这种家庭还合不合适。

    但我每次带回来的饺子他都没剩下,期间的几句短暂交流,都可能是我一周里跟所谓“家人”说得最多的一次话。

    关于我的家庭,实在有太多可讲,到头来却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一旦得以离开泉南,我会把这的存在感从心里再减三层,然后装进其他东西。

    出区?

    出市?

    出省?

    呵呵,非要到如今这般窘境我才有机会出去见见世面吗?

    ————

    客厅,沙发。

    上午转瞬即逝,我即信守诺言,回到座位,思绪万千,度过中午。

    我没能淘来一份现成地图,所以茶几上还是那张我一个多月前画的简易地图,我正通过它判断下午若继续跟着路径走,大致会去到哪个地方。

    气?

    我已经气不动了。

    如何尽快解决问题,是直接过去把人杀了,还是再看看他有何意图?

    没有报酬,没有目标,还需分离,为的就是能让我在聚集地里放开拳脚大干一场。

    我也就按礼尚往来的套路去判断她们的意图——协助我撤离泉南。

    只有一次。

    以后我不会再做任人“空手套白狼”的活,这句话如今怎么听怎么真切!

    我需要一辆车,首选全包围状态良好箱车,其次半露皮卡,最次SUV。

    载满足够的药品饮食。

    可有可无的司机。

    因为“父亲”已经教会我怎么开车了。

    路上多一个人,如果还是意见不合的那种,还不如不要~

    显然滨海大道是正确方向,冷锋便让啊暖澄涵这对夫妻俩——

    我想已经不用避口了吧~

    让他俩先行侦查一番,想当初苏茉莉也是走的这条道。

    出于信任,我暂且相信那条双向六车道,素来畅通无阻的捷径,究竟实地情况如何,还等当面与夫妻俩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