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旅途之中 第八章     乙一

作者:末世公主叶逍然|2020-03-23 01:48:46更新|3861字

    实话说,哪怕就是艺婉,也不足以打消我的全额防备。

    “一人不进庙”,意旨切勿独身留宿或驻留自己无法应对的场面,坦言我有能力去应对,是谓冒险,也为求索。

    本以为会重蹈汽修厂的悲剧,只因那次案例实在太过深刻~

    以致我如今一旦看见男人扎堆,其中不见一名女子的时候,主要还在已知侵害事件已然发生的情况下,可以说是将这伙人间接视作死尸来看待。

    这会留着他们,不是一时心软,只是需要讲解员罢了,只要期间有任何不当行径发生,我不在乎自己一个人进行调查,乃至得出结论,拍拍屁股走人。

    然而事实证明,只是再一次想多了。

    村子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尚且个人也只有在城市生活过的体验,虽说早已将搜寻声呐融会贯通,可日常所习惯的倍率若是放在乡村,那些无法覆盖到的区域,想来会被误解,也不是说等于出现致命漏洞,我依然将身边的情况时刻把握,这时只需再放大些,许多幸存者的讯号顿时浮现眼前。

    仿佛是要我亲眼去见证般,路上随行人员一句话也没有说,当队伍陆陆续续经过村民开设的鞋匠铺、杂货铺、乃至米粮铺之后。

    迎面而来的是住宅区,大致打量了下,基本都是简易的红砖配混凝土建成的两三层小楼,麻雀虽小可五脏俱全,家家户户皆不相同也没有什么美观可言,起码贴点花砖装饰一下呗,没有~

    再来,我所心心念念的女子们,或者说是村妇,有的正坐在家门口编织各种手工制品,年纪看着不大不小,身边尚有个蹒跚学步的小男童为伴。

    而年纪再大些的阿姨、阿婆一类,则系着红头罩,撩起裤腿,在菜地里忙活着,番茄、丝瓜、火龙果、上海青、芥菜、地瓜还有许多我叫不上来的植物,可谓长势喜人,要说弱势群体没有人身自由,这话谁信呐~

    平日里,她们可能连外乡客都十分少见,更别说有副“异国”面孔招摇过市,宛如一台无情的目光收割机。

    显然我也不是个自来熟,且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她们只顾着看,却没有人敢主动问上一句。

    默默又走了一小段,只见从远到近,伴随着稚嫩的嬉笑声,几个孩子结伴向我所在的人群跑来。

    等到了跟前,他们在惊呼怎么来了个“外国人”的同时,继而冲着队伍里几名男子软软地喊着“呗啊”,这个我知道,在泉南方言里,是父亲的意思。

    早在族长先前一声令下,派遣跟随的族人无外乎赤手空拳,可能是不想吓到孩子们,然而村民想不到,仅是一念之差,他们很有可能便是天人永隔。

    只看她牵起父亲的手,继而搭在自己的小脑袋上想被摸摸头,再看他钻进父亲的怀抱,不肯撒手。

    亲子间关系密切,令人好生羡慕,诚然还是亲爸爸好呀。

    (爸爸,你们这是要去哪呀?——泉南方言)

    小女孩眼看人多得奇怪,便用她奶声奶气的声线替我问出了口。

    (我们欲去看啊玲呀,这个小阿姐也是来看她的,跟朋友继续玩耍吧,不要躲在人找无的地方让老爸老妈担心受怕!——泉南方言)

    听闻父亲教诲,小女孩连连点头,正准备与小伙伴重新集结,因为害羞,她本来想和我打招呼的,但还是低头跑开了。

    想来,又是因为我这张就算平淡如水,俨然能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

    【看在孩子的份上,暂时把你当成一个好父亲,但是最近这段日子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得给我好好说清楚。——泉南方言】

    我不是不懂,只是碍于超出词汇量之后,普通话会与方言产生混淆,既然那样还不如不说。

    可谓阴差阳错,这位父亲即是那位殷勤的“翻译官”。

    (不用问,等你到了,自然就清楚~)

    怕被冠以变节者的名声,男子不愿多说一句。

    随行人员亦如之前一样,哑巴一群。

    不知,他们究竟要把我带到哪去。

    “啊玲”~

    这一听就是个姑娘的小名。

    想必她与曝尸荒野的少女有着直接关系。

    村子里的迥异氛围其实不难理解。

    只要水源充足,粮食尚存,丧尸不主动前来找麻烦,继续过着自给自足的农耕生活,也算是悠然自得。

    然而看似平静的表面之下,却极有可能潜藏着意想不到的收获。

    至于疑惑,希望下一站,能给我答案~

    ————

    “咣当当,当咣咣,咣当,咣当~”

    各式鞋底时而略有节奏,时而又杂乱无序的行走在水泥地上,聒噪得令我深感久违,已然回想不起上次听见这么密集的脚步声是什么时候了。

    “嘎嘣,嘎嘣~”

    顶多也就六七米,平整的路面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敢情是为了应付上级巡查而修的“门面”呀!

    此刻,松散的石板路被践踏得东翘一头,西歪一边,亦是高高扬起,再径直拍下,种种迹象表明我们正在接近村子的核心地带,正因如此,才需以破败为假象。

    兜兜转转,几乎从头走到了尾,果不其然,活像谚语说的,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眼看一座与民宅格格不入的古建筑在树影中忽隐忽现,顿时叫人心跳加速,我可没忘少女生前的衣着,那身反常的民俗服饰,绝对与之有关!

    随着距离越发接近,竟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景观。

    林中,有片特意清理出来的空地。

    两尊以石雕制成的地藏菩萨,不知自何时起便坐落在来时明显可见的方位。

    历经岁月沧桑,佛像的五官早已模糊不清。

    只见许多大小规格略有偏差的石像娃娃纷纷簇拥在两位大人身边,它们各个都系着一条已然褪色的红围脖,并且可见最近还有人前去祭拜。

    冰室探秘,已然让我对于民俗产生了浓厚兴趣,从而得知地藏大人对于诸多祭祀活动来说,有着无法取代的影响力。

    因此,一场看似单纯的谋杀案,即刻笼罩上了一层异端色彩~

    “红贽祠”

    心里默默念叨着牌匾上三个大字。

    脑海正在处理搜寻声呐日常作弊般提供的预感。

    此刻,宽敞幽邃的林间小道上,突兀的传来老者几声咳嗽,看他一把年纪,又走了这么远的路,是该坐下歇歇,可他就如同把持着坚定的信念,不到目的地不甘罢休的势头。

    队伍因此停滞下来,陆续有人开口关心老者的身体,这会距离门堂仅有几步之遥了~

    稍微平复下来后,老者缓缓转身,已然咳得面红耳赤,但他还是连连摆手,说着没事没事,继而似乎有话想对众人说。

    这回便清楚了许多,连我也能全额听懂,内容如下。

    “送到这就行了,都回去吧。”

    “已经走到这里还要动手就没意思了。”

    “外人事需外人解,依既然好奇,不妨让她试试。”

    等等善意劝退,只要是人想必都听出了其中的门道。

    这会顺势有要回家的,有想四处逛逛的,都不拦着,向来好聚好散~

    直到最后,林间小道上再无他人,仅剩这位老者,口口声声说要引我走向事件的开端,此举无异于直接挑明又是祭祀害人呗?

    还没走几步,只见从祠堂单开的门扉里走出一位俊朗少年,后者直奔我们跟前。

    他看起来与我年纪相仿,却有着同龄男生里难得一见的温婉性子,令我不由得联想起夕摩来。

    只见少年主动上前搀扶老者,樱唇微张,贝齿轻启,含着欣然微笑,轻轻唤了声——爷爷。

    尽管惊奇在他眼眸中一闪而过,然而直直看着客人实在有失礼节,于是我们之间只进行了最简单的点头示好。

    就这样,身为外乡客的我,即如此轻率地走进了村子里的重要场所。

    不受认可的人,心地不纯的人,或是误入、闯入,基本有去无回。

    无论电视剧,小说里,还是游戏剧情,向来都这么写。

    当然,一切要以实物为准~【笑】

    ————

    (村子里有其他地方用来祭拜祖先哟,客人不必在意是否闯入禁地而惶恐,正午炎炎,赶紧坐下休息会吧~)

    少年目光如炬,一眼便看出我的疑虑。

    此刻,只能怪自己顾着东张西望,轻易被“符咒”、“注连绳”、“灵牌”等对我而言的罕见物件所吸引去了视线。

    (善男信女们供奉的茶包多种多样,不知客人是偏爱绿茶还是红茶,亦或者花茶如何?)

    【随意都好,太客气了反倒令人觉得拘谨,还是让我们以同龄人的关系进行对话吧~】

    以礼相待,岂能轻视。

    推杯换盏,悄然搁置。

    (唔,叫我乙一就好,甲乙丙丁的乙,汉写的一,敢问小姐姐你呢?)

    【赫萝,双赤赫,草头罗,名字是音译来的,所以都要念轻声才对~】

    (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别致的客人,不经意间有好几次直勾勾的盯着你看,真是不好意思!)

    【彼此彼此,我也好奇你生为男儿身,何故早早蓄着一头落肩短发,还扎着小马尾,再配上你姣好的模样,纤细的身姿,俨然一位不折不扣的柔弱美少女呀~】

    难道不是吗?

    明明到了男生该登高爬低,且乐此不疲的年纪。

    乙一却拥有一双白皙光滑的小手,就像从未参与过人间烟火似的,就事论事,可谓离奇。

    (赫萝——)

    少年眨了眨水汪汪的双眸,继而微微低头,轻轻呡上一口茶水。

    待他放下杯盏,经水润过的樱唇,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的Q弹美味。

    一瞬间,有种想把他压在身下又啄又吸的冲动,直到双方喘不上气为止。

    可这样一来,我岂不变成正太特攻的女流之辈?

    使不得,使不得。

    (赫萝~)

    (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

    少年此时嘟囔着嘴,可无论怎么看都像极了位撒娇的小姑娘。

    【没有诶,如此可爱的人在场,无论是谁,都会先好好欣赏欣赏,再考虑其他,不是吗?】

    被夸的次数多了,乙一再故作镇定也掩盖不住其脸颊泛起的红晕。

    少年似乎早有准备,指不定为了这番对话打了多少遍腹稿。

    他本想寒暄之后即时切入正题,却遭我好生打乱,顿时失了分寸。

    我们都一样。

    外表若过于显眼,势必会让他人选择性失明,全然受美色所吸引,从而忽略了其他优良品质。

    【呐,村子里近期可曾出逃过少女?】【她当时受了重伤,宁可血染村路,暴尸荒野,也要离开此地,倘若这里的人和物都像表面看起来这般平静,岂会酿成悲剧?】

    (不是你想的那样!)

    少年当即摇头回绝,语气中带着一丝焦急。

    (确实,双贽村有着难以启齿的过往。)

    (可经过两任族长多次改良,民俗紧随时代变化,活人祭祀早就不复存在~)

    说到这,乙一默默看向他已然回屋纳凉的族长爷爷。

    【“红贽祭”】

    (诶,你怎么知道的!?)

    少年终究是少年,稍微超纲冲塔,他的惊讶便全写在脸上。

    【红色的围巾、红色的符纸、红色的漆水、红色的家具、甚至红色的牌位等等等等,说明你们对于红色有着异样的追求与喜好。】

    许多变态杀人狂也喜欢红色~

    【再来,是贽这个字十分少见,从选用村名,到为仪式命名都要用上这个字,显然有着特殊含义,所以在我看来,便是一场以红色为背景,以双子为主角的仪式,那么举行这种祭祀又是为了什么呢?】

    (赫萝,你真聪明~)

    乙一听后不由得鼓掌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