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旅途之中 第十三章     归来迎

作者:末世公主叶逍然|2020-04-24 11:47:21更新|3391字

    【就这么放我进去,行嘛?】

    【阿伯,现在可不比从前,我看您孙儿也已经到了好动的年纪,或多或少也要多问几句吧~】

    实际上,我连出村后门的时候都没跟人打声招呼便窜了出去,谁叫这位大爷当时悠哉悠哉的躺在摇椅上,手里还抓着一把蒲扇摇啊摇,就好像门禁内外站着个什么玩意都不重要似的。

    只不过遇见的次数多了,对于这种心态也有了自己的理解,说直白点就是苦中作乐呗,反倒像我这样没事找事地压抑自己,觉得外界无法相信的种种,才是更早出现心理危机的那一批人呐。

    (天蒙蒙亮,我就看见一身白衫窜进去,原来是你噢!?)

    老一辈自然只说方言,将其转换为能够听懂的普通话也无可厚非。

    然而你关注的点是不是错啦,或者是根本没听懂我的大白话呗?

    罢了罢了,与看守简单攀谈几句后,便从容离去。

    话说刚才匆匆跑开的孩子,其实昨天就见过了呢,是跟向导的孩子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一眨眼的功夫就没影了。

    总觉得事件契合的时机有些突兀呢,倒不是多么在意,只是对接下来的结果有了预感从而有些淡然,试试呗。

    (赫萝?)

    (门口站着干嘛,快进来呀!)

    【啊,我才刚到,就被你发现了~】

    (哪有哪有,是村里的孩子跑来跟我提了一句,早就恭候多时了!)

    相视一笑,无需多言,侧身进屋。

    心思敏感的少年,与同样敏感多虑的少女,此刻纷纷想到了一块,只见纸袋鼓鼓囊囊,装有几样女教师的遗物,虽然少年亲自前往选择会比较好,既然决定委托外人,那么对于种类应该没有过多要求,再说我也是十分感性的好不好!

    【吼啦,你是把那群大爷大妈又叫回来了对吧?】

    本来因临时布置场地而略显杂乱的祠堂,几个钟头不见,明显干净也完整了许多。

    (没有没有,我是根据回忆复原的祭祀场景。)

    (看得出来,赫萝你对红贽祭既好奇又有些惶恐,生怕会因此堕落村民们的信仰,但只要咱们关起门来自己办,走个过场,不就迎刃而解了~)

    【啊,你有心了。】

    【想知道袋子里都有什么吗?】

    一来二去,仿佛跟自己家一样。

    于门前,习惯性的用鞋尖去蹭鞋跟,脱离包裹之后的长袜,明显处于濡湿的状态,舒适之余,很快便飘散出了微妙的气息,臭味倒不至于啦,再说自己身上的汗味也不轻。

    (别在意,夏天就是这样,不活动还好,一动起来满身汗,快清凉一下吧。)

    顺势接过少年递来的湿毛巾,脚下跟随着迈过门槛,就这样半推半就地进了屋。

    【虽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小学的方方面面我基本都走到咯~】

    随手放下袋子,迎着电扇坐好,自顾自解开了发带,好让聚集在头发里的汗水也随之风干。

    (很奇怪吧,一个陌生人,甚至都没见过面,说什么也要来辅导我学习,她是语文老师哦,对文学类自信满满的人,却对数学方面一窍不通,明明连供销部那种开不了大钱的地方都能数个半天,来自大城市的天真笨蛋~)

    【嘛,每个职业都有属于它的本分,不忽视任何一个孩子也是教师的天职呢。】

    说罢,示意将话语权交给少年,由他决定是接着侃大山还是直达核心,毕竟故人已逝,没做好心理准备便草草开始,想想实在太过轻率。

    (遗物吗?)

    (就说明她已经死了?)

    当我默默递出物件,只见乙一自言自语着,双手始终没敢来接,也就只好在桌面将其码正。

    【抱歉呐,从某种角度上说,她以非人的面目存活着。】

    【身着的服饰,桌面的教案,想与你分享的故事,再结合每周六日曾作为家教上门的习惯。】

    【灾变发生之际,我想老师正准备出行,不料毒素很快便经由空气进入她的呼吸道,死法近似于晚期肺结核病人那样突发大量咳血导致身亡。】【周末选择住校办公的人屈指可数,基本都是那些大城市来的支教,所以习惯性反锁的房门恰好形成了一个屏障,至少沦为行尸走肉的时候,不会轻易危害他人。】

    将所见所闻大致说了一通,对于深居简出,如今更不可能贸然外出的少年而言,细细听来既觉得新鲜又格外惋惜。

    (项链、衣服、讲义,基本都是她最常用的东西呢。)

    默默往手心里攥紧首饰的少年,想必心有所属。

    【其实,在把东西转交给你之后,我就应该先告辞,多一个人分享回忆这种事,果然还是很不自在的,那我先走了~】

    (没关系的,无论今天还是往后,又有谁会比赫萝你更适合这个人选呢。)

    乙一是有心挽留,可我也有着令他无从反驳的理由。

    (伙伴?)

    【是的,如果被他们察觉我悄悄跑出来探险,两个壮汉绝对会把双贽村搅得鸡犬不宁,所以得赶在之前回家去。】

    说罢,也就即时起身,欲有非走不可的架势。

    (说好的。)

    (明天我就能把场地布置完毕。)

    (到时,啊澪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只要稳稳当当的走好每一步,生活总归是有条不紊的。】

    留下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在出房间后,不忘向着里外通透,乃至老者的所在打声招呼,互相获得回应之后,这才头也不回的往暂住地赶。

    ————

    (赫萝,怎么感觉你活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了,跟昨天比,简直像跑了女子1500米似的~)

    慕容先是好言劝我将体温平复下来进而考虑淋浴的事,以致本来“摇头晃脑”的电扇,现在一度锁定了方位。

    然而事实上,只是三人都找到了得以聚在沙发上进行热量堆积的理由。

    环顾四周的同时,缓缓喝下一口凉白开,单纯做短暂停留想必不会留下太多生活过的痕迹,注意力渐渐的也就回到眼前。

    稍微倾斜摇晃着水面,试图让它变得更凉一些,就这还是经过我多次请愿,艺婉才勉强答应温水兑冰水,然后像个老妈子似的,三言两语离不开伴随女子大半辈子的“毛病”。

    【呐,龙恩他们,今天会去哪,对于接下去的路怎么走,有头绪了吗?】

    还没见过遭遇突然发问能够立即给出回答的,其他要么鬼话连篇,要么心猿意马,不觉得快问快答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吗?

    眼看慕容因此愣了几秒才反应出说的是她,所以哪怕再等上一两分钟也无妨。

    (往后,我们可以叫你赫儿嘛?)

    【呃,随意,名字无非是个代号而已~】

    好家伙,差点自个也着了道,要是露出轻浮的样子,那还不如当即回绝算逑!

    (现在算是分帮结派了呗?)

    (女子队、男子队,而我呢,就是个牵线搭桥的人,要说不知道就太牵强了~)

    (姑且说不容乐观吧,兴许是离热闹街区有些距离的缘故,大型商场、周边住房都寻找过以后,兄弟俩是抱着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心态出门的,倘若依旧一无所获,可能明早就走——)

    【明天?】

    脱口而出的问句,可以说无意中暴露了我的行程安排。

    (看样子是有事呀~)

    好巧不巧,让艺婉觉察到了这一点,这时她的表情就显得有些微妙。

    (赫儿~)

    (可以跟我们聊聊你的行程吗,起码发生意外的时候,龙恩要是问起来,好歹还能指个方向。)

    话音落下,随之而来,是不再对视的目光,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态势已经明了,反观慕容还翘首以待着回应。

    (快,去洗澡吧,要不待会他们回来更说不清楚了~)

    眼看话题进行不下去,艺婉连忙打起圆场。

    当我操起换洗衣服的时候,慕容已经下意识收走了我的鞋,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该有的谢谢还是要说的。

    ————

    容我瞧瞧,现在大家都在做些什么~

    伊木刚进浴室,提醒他与外界仅一墙之隔以后,这货搓澡的时候总算知道压低声线去唱那些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

    艺婉则独自待在厨房,不时听见碗碟碰撞声,水流冲洗声,整理杂物声等等,尽管分工明确,但那句“多么漂亮白皙的手呀,用来淘米洗碗可惜了”还是将形影不离的两人分离开来。

    乍一听,似乎是对慕容的劝解,可细细想来,又何尝不是一种误解呢,没准其大户人家,得闲天天琢磨饮食也说不定,善后收拾早已是司空见惯。

    总拿市长女儿这如今只是一个名号的背景去定义她,恐真有些不妥,但我又能说些什么呢,观察者弱就弱在嘴巴上~

    既然这样,悄悄地溜出客厅,亦是光明正大的走出客厅,都不显得具有明确目的性,慕容说不定还以为我要去洗手间呢,实则直指楼下龙恩独处的小单间,几个钟头里斟酌了无数遍腹稿便是为了他。

    (噢~怎么是你?)

    青年惊讶之余,从容放下手中书本,此举正对应着我关上房门,好似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龙恩大哥,明天的计划,恐怕需要另行安排~】

    (行动是有些急迫,确实也跟我选址错误有关,刚才不是已经商量过了吗,话说你是来?)

    倘若龙恩有心做好领导者的话,没必要因此上纲上线,咱又不是来逼宫问责的,相反还得请他给我一个面子。

    (外出么?)

    【对,地点就在过马路、走荒地,随即抬头就能看见的小村庄。】

    (村庄啊,那就是人比较多?)

    【嗯,平日较为封闭,所以出事以后反倒得以幸免,都是些比较和善老实的村民。】

    (能够保护好自己吗?)

    【要是在意的话,过一个小时来接我吧,站在村口就能眺望整条街道,再说车队撤离的动静肯定不小,兴许能抓个舌头问问路~】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附近有人的,我和伊木跑了十几个地方都一无所获。)

    循序渐进总归好事,但突飞猛进不免唐突。

    而坦率的讲,我第一时间只考虑到回避,不曾想过其他,换言之,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