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旅途之中 第十五章     路线规划

作者:末世公主叶逍然|2020-06-20 12:26:00更新|3779字

    (赫萝,是什么剧情让你这么着迷,像这种几块钱一本,路边摊报刊亭里卖的故事汇,基本都快消失在大众的眼界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无法实时接收外勤人员传回的消息,隐蔽在安全屋里的人,自然要找寻解闷的出口,而二者关系越发亲密的我与艺婉,就这样有的没的聊了起来。

    【我的年纪是成员里最小的,这点毋庸置疑,当我逐渐形成意识,越发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时候,已经是2012年了。】

    说罢,欣然一笑。

    (所以,不仅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以及千禧年后发生的大事,对你来说都是毫无印象的咯?)

    艺婉说中了实情,如此差异直叫人感慨,这要换做其他人,恐怕这趟逃亡之旅结束也不见回应。

    【种类繁多的故事教会了我许多从课堂乃至生活中获取不到的知识,范围当然也就不止局限在某个时期。】

    (爱看书终究是好事,至于落下的功课,全看赫萝你的想法,毕竟我们主要还是待在安全的地方等候龙恩他们回来,说没时间也不现实,另外你慕容姐姐可是高文凭,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去请教她哟~)

    艺婉接茬之迅速,说话之地点。

    乍一看,离事主也就二三米远。

    转念一想,前者莫不是替后者弥补之前话不投机的尴尬?

    果然,善良体贴,总是有意无意将别人的担子搁在自己肩上的人,真的好温柔呀~

    【嗯,有需要的话,我会的。】

    相较于立即给出回应。

    举手投足间,仍是建立在不失礼貌的微笑之上。

    然而这回,同样是一把合上书本,以此宣告本次阅读结束,随即将目光投向了正心心念念等候龙恩归来的慕容

    ,至于其对伊木有没有想法便不得而知了。

    【在外的每一分钟往往充斥着风险与危机,相反也会蕴含着机遇与可能,兴许会因为意外收获从而改变路线,或是提前推断出将要面临的阻碍,只要是对我们有利的事,龙恩他们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做,同伴之间,信心也很重要哦!】

    缓缓说完,我递到慕容面前的汤匙总算得以探入那对粉唇,是百香果瓤哦,面对有些惊讶的美人微微笑道。

    (诶哟,酸掉牙啦,外皮青青青的怎么可能好吃嘛~)

    不出三秒,只见慕容脸上露出一丝为难,字里行间更是提醒我她敢情是知道果实不成熟这回事的,却还是径直含下了一口,怎么又莫名其妙朝着狗血剧的方向去啦。

    【我以为百香果生来就是这个样子呢,平时喝的也都是调味过的百香果饮料,其实我根本就没见过实物~】

    【唔,好刺激!】

    自言自语地收拾局面,但还是败在了酸味素的强烈冲击之下,神情顿时变得无助可怜起来。

    (赫萝,你是喜欢吃我的口水嘛,怎么连勺子都不想换一根呢?)

    话音未落,慕容便一把将我揽在怀里,待我后知后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但还是硬着头皮解释道。

    【我,我是给艺婉方便呢!】

    【不然她就要洗两支汤匙,是不是就浪费了宝贵的水资源呢!】

    毫无底气的辩解,显得既苍白又空洞,就差把我是百合四个大字写脑门上,但同为女生的富裕,也因此体现了出来。

    “喜欢≠爱”

    还未确认关系之前的种种,完全可以通过插科打诨的形式来蒙混过关,“是因为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才会有这种表现哦”云云~

    ————

    值得庆幸的是。

    居家隔离的伙伴们通过种种方式进而消磨时间,并在临近傍晚的时候迎接龙恩与伊木的平安归来。

    几乎与夜色融合的漆黑战甲上不尽沾染血污,经过一番快速冲洗,这对略显疲惫的兄弟俩这才放心踏进屋内,此举既是对她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将明显感染源带进日常起居的地方,称之罪人也不为过。

    同样,为处理装备而专门开设的房间也是这个道理,只见伊木身后那鼓鼓囊囊的背包,走起路来是咣当作响,毫无疑问,指不定又去哪“血拼”了一场,好似收获颇多的样子,敢情真就利用了在外的每一分钟呗~

    一种近似于尴尬的情绪,随着艺婉上前嘘寒问暖,慕容上前察言观色而顿时萦绕在我心头。

    想也知道,之前许许多多的日子里,我与男性的身份以及立场即相互颠倒的,往往我才是那个踏夜而归受到幸存者迎接的人,如今却要改换献殷勤咽苦楚以寻求保护,究竟是该继续演戏,还是顶着一副自闭的样子呢?

    与中午的气氛截然相反,晚饭吃得那叫一个死气沉沉,稍微有点眼力见的人也知道自然是出门在外遇了事情,而且很有可能是需要小队成员并肩应对的难题。

    艺婉更倾向于让大家好好吃饭,于是默默上菜,默默摆好碗筷,只为尽快填饱每个人的胃,不对劲的地方索性暂且搁置,正因性格中有所相似之处,与她也就走得更近了。

    相反,慕容的态度在我眼里着实有那么些“咄咄逼人”的架势,相信她也是想要分担一部分压力才这么做,可显然与温婉二字背道而驰,句句挑拨着本就压抑的青年,简直是把商学院老师交给她的话术通通还了回去。

    【接下去——会变得更加凶险么?】

    趁着气氛陡然沉寂之际时发问。

    目光全然避开所有人,从而默默盯着饭碗,早已握紧筷子的手,这时不自觉地搅动起米饭来。

    (对,如果你觉得好奇,我们完全可以摆到餐桌上来说~)

    乍一听,龙恩满嘴欲擒故纵的调调,以为人家悟不出来么,故白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做自己的事。

    (我在想,是顾及大伙的食欲优先,还是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干脆举手投票好了,这样谁也不得罪~)

    话音刚落,只见踌躇犹豫中,依然是刷刷刷三声响起,片刻之后,即是少数面对多数,令我与艺婉的表决显得是那么多余。

    (不要露出那种眼神啦,咱们又不是恶魔,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还是先吃饭吧!)

    伊木赶忙打起圆场。

    似乎交际能力更甚的他,已然看出如此投票,只是在变相分割小队成员之间的情意罢了。

    当然,这只是个人看法,依据艺婉的性格,就算某一天被某个成员伤了心,也会一声不吭的咽回去,因为这就是其如今的生存之道,一旦脱离团队,她又该何去何从呢~

    桌下。

    我悄然伸去的右手,轻轻落在了艺婉的大腿上。

    动作仅维持短短数秒,却已能表示我的态度。

    矢志不渝。

    “我想保护你”~

    ————

    【参考参考?】

    饭后,待每个人将自己清洗爽快,往往刚走出浴室,便顶着一头湿润,听取龙恩的邀请,而纷纷围坐在沙发开会。

    于是,在各种小动作频发,各种白噪音不断的此刻,先是默默打量着桌面上那张早早铺开的区域地图,得知是今后将要前往的中转站后,便抓住龙恩话语中让我在意的字眼进行再度询问。

    (嗯,既然赫萝你有孤身外出的经验,那么,对于如何运营与幸存者之间的关系,对威胁程度的判断,乃至对地形的见解,想必不比我们俩兄弟少多少~)

    青年略带调侃的语气中,径直提出了对我的指认,至于其他人呢~

    起哄,说笑,排比,轻视,等等出现在电视剧里用来表示成年人蜜汁骄傲的举动都并未出现,反倒是受目光聚焦之下的期许,令我不得不在心里告诉自己,可别整出些模棱两可的话来。

    【行吧,容我瞧瞧~】

    说罢,积极调整坐姿,以获取更好的观察角度。

    【沙县!?】

    跟随线条延伸至后段,立即看见往日时光中那耳熟能详的名字,引发格外好奇。

    (是的,南方小炒的摇篮之乡~)

    也许是察觉到我心情渐佳,龙恩见状插嘴道。

    【呃,可这地方也太“通畅”了吧?】

    (如你所见,排除容易堵塞的穿山隧道,另有四条如今路况不明的区干道可前往。)

    【且特色鲜明~】

    (你是说途径的建筑物么?)

    (的确,按ABCD加以区分的话,A路是有着连接大桥、学校、片区公务大楼、货运站等一系列人口密集地段的选择。)

    【那岂不是要一头撞进丧尸群里?】

    前者话音刚落,我便脱口而出一句吐槽。

    【论地位职权,普通职工还轮不上军方的顺风车,且军方也不会轻易冒险再次突入街区,所以保守推断,A路呈几乎沦陷,或幸存者自治的可能性不低。】

    【结合留存有大量物资,货运站里那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储备,省吃俭用养活一个连应该不成问题,假使有幸再碰上搜救车队,那么我们前往安全区的行程可以说是直接跳过前中期,准备后续收尾了。】

    (你是说风险中充斥着机遇么?)

    听过见解,龙恩喃喃自语道。

    默默喝上两口水的我,给了他充足的思考时间。

    【再来说B路的情况,与A近似,甚至地图上都已经标出那是条以分流18-24匹大货车的辅路,试想一下,日复一日的引擎声、轮胎压过地面产生的共振,种种噪音之下,想必很少有人会坚持在此定居,说明能让我们轻易补给的物资也会相对更少,倘若路管局只草草进行维护,坑洼破碎地段,对于我们满载物资、人员的汽车悬挂、车胎也是不小考验,保不齐就偏偏困在车祸现场动弹不得。】

    相信这番话绝对暴露出我对汽车知识的积累,虽然提及的重点不多,但通过这几天的朝夕相处,要想摸清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性格还是很容易的,无非藏着掖着不肯说而已,估计离我亲自钻车底修配件的日子也不远了。

    这回,龙恩倒是没有直接评价,更别说他人的掺和,令这场研讨会从某种角度上看,简直与面对面的单聊无异,反正一直专注倾听的群众席里始终不见声响。

    【C和D路线大同小异,乍一看有种城乡结合部的调调,前者在地图上的显著建筑较少,偏偏没有加油站、便利店、酒店等一听就能补给资源的地点,所以有可能是一条人流量稀缺的快车道?】

    【至于最后的D路线,这座“丰源大型养鸡场”有点意思,置办家禽业少说也是按公顷规划地皮,更何况还是大型养鸡场,我推断这一片空白地带应该都是厂房。】

    话说中途,手指连连围绕着一个定点画起圈来。

    【养鸡场的小额工资应该不足以支持其所有员工每日驱车一个半至两个钟的时间往返市区,换言之很有可能都是附近的原住民,说得再直白一点,即是物资有了着落,但路上同样需要面临更多风险。】

    憋着一口气吐完这长篇大论,说实在的我也有点乏了。

    不仅仅是因为得不到有意义的回复。

    在场其他人的表现,也让我感到失落。

    那一张张面面相觑的面孔,鸦雀无声的氛围,仿佛形成一只无形的手指着我的鼻子说,“看你分析了那么多,人家还不是得遵循龙恩的选择”。

    既然这样,就欣然接受吧,一路走来,何尝不是这么无语,在无法获取更多支持之前,好好做好自己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