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旅途之中 第二十四章     梅兰丶萝丝

作者:末世公主叶逍然|2020-09-12 10:37:07更新|4859字

    嘿嘿~

    事关隐私,谈及风雅,注定没法与人分说,待到日后,触发新一轮的纷纷扰扰,估计也就慢慢淡忘了吧。

    可是你不一样,梅兰~

    梅花的梅,兰花的兰,音译而来,各取一字,寓意孤傲贞节.贤德高雅。

    你既是我,我既是你,我很喜欢梅兰赫萝这个名,下决定之前倒是想问问你的意见,可你看不见摸不着,过往的大多数互动尽是我单方面喋喋不休的碎碎念,而你总能将我各种负面.正面情绪汇集成的话语照单全收,有好多好多的困扰在和你聊过以后,心里顿时轻松不少,与其说从没得到你的回复,我更愿意将其定义为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我个人的处理方式,想开了,负担自然就飞走了~

    无论什么事,只要在意,感兴趣的,我都可以说与你听,但显然你已经目睹了我当时的一举一动,羞涩也好,难为情也罢,若不配上解说,连你这么善解人意的存在,恐怕也会误解什么的吧?

    还记得我说过的修女守则吗,它一共有三条核心纲领,其一是绝财,其二是绝情,乃至其三,绝意。

    是的没错,意向的意,意识的意,虚无缥缈.无法定义的意,它可以代指万物,也可指定唯一。

    早年因见识尚浅,尚无权选择自己想要达到的境界,而随着脱离管控的日子越发习惯成自然,再也不用扮演养父养母眼中那尽管有些小叛逆,但总归还是知书达理的好孩子。

    如今每天发生的事件对我来说,都充满着新奇与期待,失去束缚的身体与思绪亦如渴望遨游天际的鲲鹏,毕竟我是那么显眼,无论容貌还是能力,只好一而再再而三的忽悠他人说自己无非是只难得一见的白杜鹃,到处飞呀飞,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好家伙,说了那么多就是不长记性,该内敛的时候别只顾着动嘴皮子,随即被绊了个跟头想也不想冲人大脚一蹬,怼出去足足八百平,到那时谁还信你的鬼话,你个认怂装哑的小妮子,坏的很~

    自言自语欢笑间,一抹独有的质感扫过肩头,继而停靠在我耳边轻声询问道是否可以让其短暂现身发言。

    嗨,好久不见呐,萝丝~

    位于思维层面,我稍稍借位,方便将她推至幕前,欣然应允,没有二话。

    位于现实层面,则要牵紧对身体的主导权,即她们想要出来透透气,而我想要维系感情满足挚友,确保底线的承诺建立在各方平起平坐的基础上,倘若失去她们,拥有再多异能又如何,拥有这个世界又怎样,到头来只剩下一具浑浑噩噩的皮囊,走向最不可接受的结局——向万千男性俯首帖耳,自甘堕落,沦为玩物。

    ————

    你既是我,我既是你。

    我,萝丝,发誓直到毁灭以前都将化身圣骑士守护你。

    我比任何人都要在乎你,你的喜怒哀乐,你的一举一动,通通映入我的眼帘。

    为了避免你因无法应对各种危情而丧命,只好不断加深你的危机感,降低他人给予的信任感,同时增大对命运的不确定感,只有这样,你才能琢磨出更多异能以图保护自己。

    为了阻止你春心荡漾的少女情结,导致忽略本我,纵容渣男侵害的情况发生,我唯有无限放大对性的鄙夷蔑视,好让你觉得男人就是一群精虫上脑的渣滓,省得你再动了粪坑里挑金子的念头。

    你自以为情投意合,便倾城相送,大腿分开,放情呻吟,实际上别人巴不得把你这朵高岭之花玩烂了再当成破鞋丢掉,期间你收获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比起纯洁如一,那点破事值得吗!

    所以,就连挤过浴帘闯进盥洗室的妖风也能惹得我火冒三丈来,那一双双无形的手,就这么从前到后.满满当当的拂过小赫萝的翘臀,你无耻,你下流,那该死的妖风!

    最好的方式自然是像现在这样,由本人亲自上手才合情合理,哪怕身处最廉价的空间,也要认认真真地做自我清洁哟,上至发丝,下到肌肤,干干净净,白白嫩嫩,香气扑鼻,我骄傲的小公主呀,萝丝最喜欢你了!

    ————

    呼,真清爽~

    不枉我一瓢接一瓢地往头上浇。

    类似寻求某种发泄,使得再正常不过的冲凉,陡增几分潇洒。

    后续几次猛的扬头,恰似摇滚乐手忘我演奏时的模样,出于象征意义,也是二者之间仅有的联系。

    唉,实话实说,真不知一旦脱离规划,自己该怎么去面对生活~

    习惯了用红色毛巾去擦干身子,而用黄色毛巾去裹住湿发,另有添设面巾与擦脚巾,不慎拿错或少拿,不分前者与后者,立马下意识赶在淋水之前冲出门外以修正世界线,而非修正某项单纯的错误。

    正因无法从容应对突变,所以才必须设想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当下就举最简单的例子。

    尽管目前自己仍是以冷兵器战斗为主,可不代表弓.弩.标.枪便因此退出了凶器行当。

    搜寻声呐光扫描人体是远远不够的,同时还得扫出其手中是否持有危险品的轮廓,紧接着还得判断他所处方位是否能对我进行精准射击,不管其出于什么理由。

    对于潜藏在暗处的各种风险,哪怕做不到胸有成竹 ,至少也得心知肚明,继续对目标周边几米范围内皆手可得的摆设做轮廓扫描。

    另一边,则是抵御遭到远程攻击时的解决办法。

    首先,是运用大量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分子位于体表附着一层坚韧的“薄膜”。

    “薄膜”的制作,部分参考了多数防弹衣的设计,即并非直接了当的堆积厚度起到防御,而是通过分散冲击,以削减威力,乃至以整块防弹钢板的结构寿命为代价,使子弹停滞或破碎。

    尽管在他人眼里看不见摸不着,可在我眼里,兼备极佳的契合度,作为材料本身绝无仅有的罕见度,先根据零保护.零距离受步枪命中者所需承受的焦力,再乘以三倍的效能进行制作。

    于是,可近乎完全抵御0-500米外,来自手枪与步枪袭击的胞衣即大功告成,并作为守护我不受任何伤害的底线之一,今后处理起那些喜欢叫嚣着把枪口顶在你脑门上的人也无需多言了。

    之所以在距离上没报出更高数额,是因加装高倍镜也好,下握把也罢,随着距离更远,子弹飞行时间越长,受到来自风力.射手本身晃动的影响也会增多,难以瞄准.打偏实属正常操作,兴许还能擦到个一两发,然而相同的条件摆在我身上又不一样了~

    “狙击手”,我自然忘不了他们,也不想想三倍量制作,只是防御步枪,何须我杀鸡用牛刀般挥霍,然而面对狙击枪口.以及机炮.榴弹.炮弹等爆炸物时,等同于间接暴露能力。

    能够挡住手枪步枪还可以使劲往自己身着高级防弹衣上扯,问题是人家狙击镜里眼睁睁看着你抗住了一发甚至几发,可实在说不过去,更别提遭蓄意炮击过后依然毫发无伤的样子~

    嗯嗯,看样子,头发还得再过一会才能吹干呐。

    总结之前,先卖个关子,因为正巧说到了炮击。

    “既然胞衣是沿着体表进行覆盖保护,那么我又该如何保护这一头银发呢?”

    相信不久之后会有机会展现的。

    当下便总结完善一番刚才有些描述得零零散散的设定吧~

    ①自胞衣成型之日起,便已随时覆盖在我的皮肤上,雨淋不走,水冲不掉,坚守在每个岗位的病毒因子,就像知道自己的根在哪一样不为所动,所以尽可放心的进行肢体接触,无惧摸爬滚打,不会出现被风一吹,胞衣荡然无存的尴尬场景。

    ②关于异能越来越强,所消耗的体力是否会越来越多,这点我自己都还搞不明白呢,好比初次使用精神力时的头痛欲裂,到现在搜寻声呐随随便便就是扩散一千米甚至更远,记得妈妈曾经说过,我的能力尚不至被升级.解锁所困扰,要敢于发挥想象,付诸行动,进行多次练习,新能力便是你的了~

    ③胞衣并非抵御万千恶意的唯一,就手枪步枪,近距离伤不了我,远距离伤不到我,而军方一旦出动诸如大口径狙击枪.小口径狙击炮.单兵云爆弹.自行榴弹炮,武装直升机.凝固汽油弹等等等等只为抹杀掉我个人的军武,也就到了该撕破脸皮的时候,我自然

    会开足马力运转起体内的病毒核心,同时动用驾轻就熟的精神力进行同等报复,所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暴制暴~

    ————

    雨可是越下越大了,然而屋里偏偏就只有一个窗户。

    无论是从吹干衣服,还是交换空气的角度来说,势必做不出把自己给“闷死”在棺材房里的决定,好在隔着防盗网,加之楼层高度在那,顾虑许久,终究让给理性。

    想着冲杯热饮来喝,所以用电热水壶烧了水,从放置小食品的橱柜里摘出一条“姜茶”,还以为是纱包装,结果却是颗粒,形态上的改变,令人深感掉价。

    基于对庇护所的需要,住进了因各种缘由而被抛弃的屋子,尽管原主人已不知去向,但长期.短期生活过的痕迹还是在的,不会轻易被抹去。

    从前也好,现在也罢,幸福也好,孤独也罢,独身也好,同居也罢,自爱也好,堕落也罢,渐渐的,随着见识越来越多,心气催动着始终如一的洁癖,导致我极少贸然使用与死者亲密接触过的物件,而非息息相关的物件,若是后者,干脆连桌椅纸笔榻榻米都别用了,干脆睡过道上等哪个异人把我扛回去当压寨夫人算逑。

    左寻右找,共两支马克杯,外表皆为陶瓷白,其中倒置在风干篮里的那个,明显要比单独挂在小吊钩上的多了两抹“唇印”,即个用与客用的区别,简单推想可知用过它们的人注定九死一生,更别说我还主动送了他们一程,故不作冒犯,转而将姜茶冲泡在了自己珍用多年的水壶里,至于像懒人沙发.晾衣架.底垫等泛用性强的物品自然是爱怎么用就怎么用。

    既然毛巾有红黄之分,那么在着装打扮上自然也有黑白之分。

    就像白衣白裙白袜,会与黑衣黑裙黑袜,分别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形象色彩,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具体会有哪些感受我管不着,当下仅说说自己的想法。

    白色,代表着纯洁与神圣。

    试问如今,人为了生存而去做的事里,哪一件能够避免血与肉?

    当一袭白装,出现在普遍以实用稳妥为主的暗色调之中时,自然会起到吸引目光的作用。

    即适当,且不过分地利用色彩学进而表现别样的存在,触发条件目前仅在茶余饭后,因为那时争端.事件,往往已经平息解决,是独自默默总结一天行程,还是主动与好友们亲昵,无论心态还是意识上都会有所放松开放。

    而黑色,含义象征即为之颠倒,本质上其所代表的固执与自律与我不谋而合,同时我又对无法较为灵活地面对生活缺少信心,所以哪怕本身已是如此显眼,但仍需要黑色来给予自己保护。

    同时黑色也代表着放弃,最后的放弃,在我看来,就像是在对已经摆出防御姿态的自己一遍接一遍的唠叨,“放弃幻想,准备战斗”,既然同理心差出一定境界,那么就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

    赤脚踩着榻榻米,先将窗帘拉上半边,再将水壶摆上小书桌,重新入座的同时,铺好本子,抓起黑笔,思绪开始转向对明日,乃至今后的行动规划,我称之为节点。

    从结识幸存者,到解放异人聚集地,再到搬入新家,直至离开泉南,每一场事件都是一个节点,这次也不例外。

    B道口的情况有目共睹。

    预计A道口的情形非但好不到哪去,甚至还会更糟。

    首先,显然是已知发生了严重灾情的情况下,才会有大量慌不择路,宁可入侵货运车道,搁置扣分罚单等问题,一心想要尽快逃离的小轿车流。

    仅凭这一点,足以逆向推断A道口当时恐怕早已乱成了一锅糊糊,感染迅速在车与车之间蔓延,倒下的人进而化作一只只丧尸,立即展开对幸存者的猎杀。

    “所有发生在B道口的情况大有可能以相反的形式于A道口呈现。”

    在笔记本上徐徐写进这样一段话。

    即,不会有侧翻的大卡以如此极端的形式挡死小轿车的去路,变相帮助了闸道管理人员完成封路的壮举,使得仅有部分感染者以目视距离出现在延伸至城乡结合部的道上。

    用反话来说,便是A道口没起到任何阻拦,搭载着各种感染者的小轿车就像一颗颗定时炸弹,兴许就会在某些路段产生更为严重的堵塞,偏偏其中一个方向,正是我临时起意,试图前往的目的地——英林县。

    要说英林县,这地方属实名不见经传,在校期间我所看过的新闻联播也少有提及,言外之意,得力于社交媒体进行相关了解。

    英林,泉南方言称之为欧拿,若是再将其翻译成普通话,就会有黑色篮子的意思,但显然已经牛头不对马嘴,之所以提这一茬,是庆幸自己多多少少自学了能与同省人进行基本交流的

    方言,如果能够遇上通情达理的幸存者,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加分项。

    英林,别的不多,富豪不少,简直就是扎根在龙脉上长出来的家族,多得是各种赚了大钱的老板,因为从小就被培养出了浓厚的乡土情怀,待他们生活居于优越,便会返乡大摆宴席.出资修缮祠堂.掏钱扶贫助贫.新建小学.初中等等,纷纷慷慨解囊,做出许多一般富人光脑子想想,却永远也不会付诸实现的好事。

    早在半年多以前,一所名为“先锋”的书店横空出世,地点就位于英林县某街某路。

    短短两个月,便包揽了饮品.图书.文创等全省优秀复合书店评选,“好好读书,总有一个梦想在等你。”,“世界常常严肃,我们偷偷可爱~”,这两句名言迄今仍为打卡者与网友们津津乐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

    只是这家大型复合书店据说能让每个文青都找到自己心仪的书。

    而我心仪的书是什么呢?

    一本记录着“赫萝”的北欧神话,仅此而已。